《知否》賀家為了曹錦繡狠狠打了明蘭的臉,為什麼不怕得罪盛家

小九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明蘭是在祖母的安排下認識賀弘文的,祖母想給她找一個家境富足,人口簡單的婆家,過一眼就能望到頭的安逸生活。

賀弘文剛好符合這個條件,自己當大夫會賺錢,家里祖母給他分的還有許多家產,沒有兄弟姐妹,父親早逝,只有一個病榻上的母親,不能管事理家。

這樣的家庭,明蘭嫁過去就能當家,沒有公婆啰嗦,沒有妯娌掣肘。

且出身醫家的賀弘文對后院那些婦人之間鉤心斗角的腌臜事兒很反感,所以從小便立誓只娶妻不納妾。

夫妻倆自己關起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的確是挺幸福的。

明蘭跟賀弘文從相識到相知,到最后準備談婚論嫁,都是在兩位祖母的見證下進行的,兩位祖母是老閨蜜,孫子輩兒的孩子結為夫妻,無論怎麼看都不錯。

眼看著幸福正在跟明蘭招手,可賀家卻出現了讓明蘭無法接受的事情。

半路殺出個跟賀弘文從小青梅竹馬的表妹,一哭二鬧三上吊要做貴妾。

對于這件事情,明蘭的態度是堅決反對,盛家祖母也不同意,哪怕賀老夫人說兒媳婦可憐,娘家就這麼一門親戚了, 盛老太太也一口咬定,自己當年吃過的苦,絕不讓明蘭再吃一遍,還跟明蘭說,賀家如果不行,就給她多看幾家。

1,

墨蘭出事兒時,林小娘威脅盛纮去梁家提親時曾說,如果墨蘭的事兒不能妥善解決,盛家的女兒們一個也別想好,別說是舉人秀才,哪怕是山村野夫也不會要這樣人家的女兒,可老太太卻覺得,以自己跟賀老太太的交情,明蘭的婚事不會受到影響。

可事情臨到賀家頭上,人家只是想照顧一下落魄的親戚,想給表妹一個依靠,想納個妾室,何況在當時的社會,男人妻妾成群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又不花盛家的錢,又不吃盛家的米,為什麼明蘭還沒有過門,就敢趾高氣揚的說不呢?

原因無非就是盛家是官宦人家,明蘭的父親兄長都在朝為官,而賀弘文只是個大夫,賀家雖然在太醫院掛過牌子,但也只是過去式了。

按照社會等級來說,盛家的地位在賀家之上,這才是明蘭敢直接叫板,盛家祖母敢直接說不的底氣。

明蘭不同意曹錦繡進門為妾,賀弘文并不是沒有努力過。

他跟明蘭保證自己只拿表妹當親妹妹看待,絕沒有男女之情,還當眾拒絕了表妹要嫁到賀家的請求。

為此他還孤身去了一趟曹家,把事情說清楚,還說愿意母親收曹錦繡做義女,請族人長輩一道見禮,以后賀弘文便待她如親妹妹,賀家也會成為她的依靠。

賀弘文這趟曹家之行,還被姨父姨母以及幾個曹家的表兄弟狠狠的收拾了一頓,左臉上有被指甲劃出的一道道印子,右臉也是一片淤青,一只手上還纏著厚厚的白紗布。

對著盛老太太,賀弘文誠懇的說道:

「弘文幼時,母親叫我讀書科舉,我不愿,就依著自己的性子學了醫。老太太請相信弘文一次,弘文并不是那沒有主見由人拿捏的性子,我曉得是非好歹,絕不辜負祖母和老太太的一番心意。」

盛老太太雖然對賀弘文的表現很滿意,卻不再給肯定的答復:

「心意不心意說不上,弘哥兒是我瞧了這些年的人,品性自然信得過,若能天遂人愿那是最好,便是月難長圓也是天意,總不好一天天扛下去吧,姻緣天注定,哥兒不必強求。」

盛老太太肯定賀弘文的努力,但也露出了要另覓親事的打算,她不打算讓明蘭等著賀弘文慢慢解決曹錦繡的問題,更不打算讓明蘭委屈接納曹錦繡。

賀弘文滿臉是傷的跑到盛家,苦肉計都沒能換到盛家祖孫倆的心疼。

賀家剛出了個擋道的曹錦繡,盛老太太后腳就對李郁流露出好感,時常叫他到壽安堂查問學習情況,如果賀弘文真的支棱不起來,那李郁就是明蘭的下一個人選。

2,

最終,賀弘文還是「心軟」地收下了「身世可憐,走投無路」的曹錦繡,明蘭也嫁給了更好的顧廷燁。

本來在賀家的盤算中,就算盛家會不高興,明蘭會不開心,按照當前的形勢,明蘭還是會認命嫁給賀弘文,畢竟他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而且,聽說了曹錦繡的遭遇,衡量過其戰斗力和傷害值之后,盛家祖孫倆也覺得她沒有多大威脅了,何況賀弘文還提前甩掉了曹家這個累贅親戚。

正當明蘭準備松口接受時,顧廷燁提著程咬金的大斧頭從半路殺了出來,祖孫倆立馬重新抖擻了精神,盛家祖母的那句: 「倒叫大家都知道,我們盛家的女兒有的是人惦記。」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賀家老太太明知道自己的老閨蜜把明蘭當心肝肉一樣疼,肯定不舍得讓她受半點委屈,為什麼還由著曹家鬧騰,甩手讓「心軟」的賀弘文一個人處理,不幫他收拾那些惡人。

她十幾歲嫁入賀家,面對自詡風流的丈夫,面對一大院子的妾室,她表面跟彌勒佛一般,可多少妾室,通房還有庶子,庶女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可見她對妾室和庶出子女的態度。

她看上明蘭,不過是覺得盛家的門第高,想求個嫡女根本不可能,明蘭雖然是庶女,但好在養在祖母身邊,而且有樣貌有本事,父親兄長都很疼愛她,這樣的明蘭雖然身份上有些低,但勝在好處很多。

她有的是辦法對付曹錦繡,甩手不管,不過是想看看盛家和明蘭的容忍度,畢竟是個高門第的媳婦,她也害怕明蘭嫁到賀家后擺譜,托大,不好管控。

她想到了明蘭會生氣,但沒想到盛家真的會為了曹錦繡的事情不認這門親事了。

在她看來,就算盛家不打算解這門親了,她也能給賀弘文重新物色更合適的姑娘,因為像賀弘文這樣的經濟適用男還是很吃香的。

明蘭前腳剛嫁給顧廷燁,賀弘文還在云貴深山里采藥療情傷,賀家祖母又給他選好了老婆,就等著他回來結婚了。

而進入賀家的曹錦繡當然也沒有好果子吃,賀老太太正憋著大招收拾她,不但讓她見不到賀弘文,連賀母的身邊都不讓她待了,直接帶回白石潭老家關著,還說要等到賀弘文娶妻生子后才放她出來。

這麼簡單暴力的打擊無論是對賀母還是對曹錦繡都很受用。

話說失了盛家這門親事,還是被一個妾室攪黃的,賀老太太難道不怕盛家人怨恨,不怕幾十年的老閨蜜生了嫌隙,不怕盛家以后給賀弘文給在仕途上混的其他賀家子孫使絆子嗎?

3,

在曹錦繡試圖挑撥賀弘文跟祖母的關系時,賀弘文就淡淡的說了一句: 「兩家的老太太該來往還是會來往的,不會為了一樁沒有挑明的婚事就斷了聯系。」

在賀家看來,盛家不會直接對賀家發難,因為發難總要有個由頭,若是被有心之人傳出了明蘭跟賀弘文從小私交甚密,那不但會影響明蘭的聲譽,還會丟了盛家的臉面。

何況,是明蘭主動不要賀弘文的,而且她嫁了更好的侯府,盛家自然覺得面子上有光,又怎麼會想翻出以前的歷史。

而且,賀家幾世行醫,賀老夫人又是婦科好手,盛家混的再風光,但人吃五谷雜糧總有三災六痛頭疼的時候,這個時候賀家就派上了大用場。

賀老夫人不但幫華蘭調理好了身子,讓她接連得子,三年抱倆,還幫海氏診治了孕期不穩,明蘭出嫁后,她還特意給盛老太太送去了一本自己寫的藥冊子。

冊子是講婦科病的,還特意寫了如何孕前調理如何孕期保胎,如何產后撫育孩子和保養自己,以及要注意的吃食,最后還備注了好幾個婦科好手,推薦了得力的大夫,這簡直就是女人必備的婦科寶典。

盛老太太收了這個冊子,自然就念及她的好,明蘭拿到這個冊子,也不會為以前的事情郁悶,反而十分感激她。

「賀老夫人知道糾纏無意,索性把事情做的漂亮些,讓咱們家念著賀家的好處。

她心機靈敏,慮事周到,預知先機,真是了不起。」

明蘭一直都很佩服賀老太太。

「她自然是了不起的,賀家老太爺告老還鄉了,可賀家還有兒孫在仕途上,還需尋些幫手才是。

以前想跟我們結個親家,現在結不成了,自然想讓我們念著賀家的好,以后賀家若有相求,我們能不幫嗎?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盛老太太的語氣中略有嘲諷,她雖看不上賀老夫人的做法,卻不得不承認她的厲害。

不管是利用明蘭的親事,還是利用賀家的吃飯本領,盛家的這棵樹,她最終還是攀上了。

做一件事情就要學會考慮各種后果,事情朝著自己期盼的方向發展自然是好的,但若是中間出現了轉折,也要想著如何去補救,如果不能挽回,也要想著另辟新徑,再次達到目標。

4,

知道曹家的意圖后,賀老太太不是沒法子阻止,她甩手不管是出于兩方面的考慮。

她知道盛家不會同意曹錦繡進門,就想著用盛家逼賀弘文在親情和愛情之間做個選擇,無論賀弘文如何選擇,她都有辦法收場。

盛家若是接納了曹錦繡,她也可以幫著明蘭約束曹錦繡,若盛家因為曹錦繡的事情不認這門親事了,她也能保證這件事情不會損害到賀家的利益。(事實上,她真的做到了。)

而且曹錦繡作為兒媳婦的外甥女,這種隔著關系的親戚,她不能出手收拾,可做了賀弘文的妾室,成了賀家的人,她就有辦法對付了。

畢竟她面對一院子的妾室還能在賀家站穩腳跟,到如今兒孫滿堂都是自己的骨血,合家敬重,她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她前面已經給足了兒媳婦的面子,曹錦繡既然入了她的地盤,她自然能關起門來慢慢收拾。

不但能左右逢源,也能心狠手辣,這才是個厲害的人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