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甄嬛去拜見眉莊,卻被拒之門外,莫非要恩斷情絕?

小九 2022/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上一回說道,甄嬛協理端妃審理完茯苓的案子后,便告辭出了冥府景仁宮,雖表面上不動聲色,然,方才端妃的話卻亦猶在耳,這話成了甄嬛心中的一根刺,若端妃不提,盡管甄嬛對眉莊的態度也有所疑惑,但終究還隔著一層「遮羞紙」,不點破也就罷了。如今,這件事竟被端妃點在明面上,倒是不得不面對了。

按照彼此生前的交情,得知甄嬛大歸,眉莊必然會即刻前來來與她敘舊,彼此拉著手促膝長談。可如今,眉姐姐即便見了她,也是形同陌路,一臉漠然,眼神里再也沒有昔日的親切厚密、關切和熱情了。甄嬛越想越覺得郁悶惆悵,不由得加快了回宮的腳步。

1:陽間冥界兩重天,人鬼殊途各安然,若是無端遭惡業,難入輪回陰壽添

甄嬛回到自己的永壽宮,被兩名小宮女解下外衣,又沏了茶來。槿汐迎上來道:「小主回來了?今兒的事辦得怎麼樣,可還順利麼?」

甄嬛道:「倒沒什麼,都挺好的,靈犀呢?」

槿汐道:「公主歇息了一陣子,喝了杯茶就去了,說以后會隨時過來望候娘娘。」

甄嬛道:「知道了。你看她精神可好?」

槿汐道:「倒是心平氣和了許多,亦不似來的情狀了。」

甄嬛道:「那就好,對了, 靈犀說她陰壽未滿,這是什麼意思?她說你懂得,不妨說給我聽聽。」

槿汐笑道:「倒也沒什麼玄的,我還是聽祖母說起過。她說,人活著時有陽壽,死后便有鬼壽,這便是‘陰壽’了。只是,每個人的陰壽長短不一樣,是根據過往的因果業力所決定。比如,自盡的人怨氣重, 又有自盡的罪業,鬼壽就會長一些,一百年或幾百年的都有。

倘若為了解這怨氣去害人,那就變成了厲鬼,想投胎都不能了。被鬼差抓住,還要判重刑,亦有可能把他們打得 魂飛魄散、永世不得投胎。

一般壽終正寢的人,若善業多,便可即刻轉世投胎,若惡業多,就要等很久。沒有惡業也無功德的人,就會按照人的陽壽計算陰壽。不過,這是倒過來算的。比如,一個人七十三歲壽終正寢了,死了以后, 就是七十三年的陰壽,明年七十二歲,后年七十一歲,以此類推,過到一歲上,便可準備轉世投胎了。」

甄嬛唏噓不已,道:「這冥界之中,竟也有這麼多規矩禮法,我倒是受教了。」

槿汐忙笑道:「奴婢不敢。只是班門弄斧呢。」

甄嬛忽想起一事,抬頭望著槿汐道:「槿汐,橫豎今兒公事已完了,趁現在得閑,我想去看一看眉姐姐,你可知她如今住在哪所宮中?」

槿汐道:「 惠妃如今還住在碎玉軒——冥府碎玉軒。」

甄嬛詫異道:「 她已經身居妃位,為何還會住在那里?」

槿汐低頭嘆息道:「奴婢也不知道, 聽說是她自己選的,端妃只管審理冤魂的案子,這些事,原該由純元皇后親自料理。然,純元皇后自稱精力有限,還要照顧那些皇子公主們,便把這些事交給了內務府全權代理。 只要嬪妃們的要求不是過分苛刻無禮,都會盡力予以滿足。」

甄嬛低頭沉吟了一會子,輕聲道:「眉姐姐竟主動要求住在‘碎玉軒’, 不知她是舍不得我,還是舍不得‘他’?」

槿汐不解道:「小主在說什麼,他是誰?」

甄嬛道:「沒什麼,槿汐,待我更衣,咱們去看望眉姐姐。」

槿汐道:「要不要先讓小允子過去傳個話?以便讓眉莊小主有所準備。不瞞小主說,如今的眉莊小主,與生前的脾氣秉性大不相同了, 竟有幾分像從前的寧貴人;清高孤冷,不易近人。」

甄嬛道:「不必傳話,沒得倒顯得我輕狂張揚。不拘她怎麼想, 我待她亦如生前。」

槿汐應聲下去準備,小宮女便過來攙了甄嬛去洗漱更衣。稍傾,槿汐便隨了甄嬛一起來至在‘冥府碎玉軒。’

來到這碎玉軒的宮門口,甄嬛站住了腳步,一時間, 五味雜陳,生前記憶也隨之沉渣泛起,不知不覺便淚濕于睫,神情黯然了。

槿汐提醒道:「小主,且緩一緩,奴婢要叩門了。」

甄嬛忙掏出帕子揩干了眼淚,點點頭。

2:故友大歸再重逢,怎奈情分已不同,諸多恩怨難分辨,心冰已結怎消融?

出來開門的是眉莊身邊的太監小施,小施見是槿汐,有些詫異,問道:「槿汐姑姑怎麼來了,可是有事?」

槿汐道:「勞煩回你們小主,就說‘太后’,不,就說永壽宮的‘熹貴妃’,不,算了,就說娘娘的故友, 從前碎玉軒的‘菀常在’過來了,特來拜會你們沈貴人。就這樣回吧。」

甄嬛走過來,睨了槿汐一眼,輕拍著槿汐的手道:「還是你懂我,這正是我的意思。」槿汐回望了甄嬛一眼,彼此心照不宣,也微笑著點點頭。小施復關了宮門,領命而去。

須臾,只聽見里面傳來采月的聲音,道:「 小主,從前碎玉軒的菀貴人來拜會小主,已經在宮門外等著了。」碎玉軒里卻是一片靜默,眉莊并未搭話。

甄嬛心頭一緊,已顧不得許多,便在門外高聲喊道:「眉姐姐,眉姐姐可在里面嗎?嬛兒已大歸, 一別數年,甚為牽念,今日你我姐妹冥府重逢,特來相會。」

碎玉軒仍是一片靜默,越發連采月與小施的言談聲也沒了。甄嬛的心再次沉了下去,低下頭,略想了想,便又高聲道:「眉姐姐,嬛兒若有什麼錯處,姐姐只管教導我,許是有什麼誤會也未可知, 便是有什麼嫌隙誤會,姐姐打也打得,罵也罵得,只求姐姐開門,讓嬛兒見姐姐一面。」

靜等了良久,卻仍不見小施過來重啟宮門,更不聞眉莊的回應,甚至連采月也不敢擅自回話了。

槿汐心疼道:「算了,看來,眉莊小主對娘娘成見頗深,一時半會恐怕是難以化解了,索性,來日方長,娘娘還是回去吧。」

甄嬛忍不住淚水奔涌而出,對槿汐泣道:「我不信眉姐姐當真會這樣無情,竟能避而不見,我們的情分不比旁人,是自幼一起長大的姐妹,真真是親如手足,即便她恨我怨我,我也不怪她。即便我真有何不當之處,我情愿長跪賠罪, 只求能博得姐姐的寬恕原諒。槿汐,我也相信,眉姐姐也必是舍不得我的……」

槿汐也禁不住潸然落淚,撫住甄嬛的手,勸慰道:「究竟眉莊小主為何這樣怨恨娘娘,奴婢也不得而知,或許, 真是有什麼難解的誤會。只是眼下恐怕一時半會也難以化解了,娘娘還是先回去吧。畢竟,這里還住著芳貴人和淳小主,若驚動起她們來,恐也不好。」

甄嬛只得作罷,又抬頭仔細看了看碎玉軒的大門,嘆息道:「 看來,我與眉姐姐的情分,只能有這一世,從此以后,我們真的要恩斷情絕了。」

槿汐默默點頭,陪著流淚,甄嬛緩緩轉過身,對槿汐道:「既然姐姐不肯見,那咱們就回去吧。」主仆二人遂相攜相扶一起轉回了永壽宮。

甄嬛只當眉莊與她已經恩短情絕,豈不知,在這碎玉軒的宮門內側,眉莊已經貼著宮門哭成了淚人,她在傾聽著甄嬛的呼喚, 傾聽甄嬛的哭泣乃至呼吸,只是,越不舍,越心疼,也就越是恨到不能原諒。

小施和和采月悄悄過來,把眉莊扶到屋里,采月心疼道:「小主,這又何苦,既舍不得她,又何必給她吃這閉門羹?既折磨了別人,也折磨著自己。分明心是軟的、情是熱的,卻偏偏裝出這冰冷無情的樣子來……」

眉莊能不能原諒甄嬛,姐妹二人能不能和解如初?甄嬛協理下一個案子時,又會經歷怎樣的奇聞異事,要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

聲明:此文乃小編自續之「浮想聯翩」,大家理性觀看,切莫過分較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