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與姐姐搶夫婿的王若弗,為什麼說低嫁才是她最好的歸宿

小九 2022/12/20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里的王大娘子,是個爆竹脾氣,容易沖動不說,說話做事還不愛過腦子,得罪人是常態。

幸好,王大娘子嫁到人際關系簡單的盛家,婆母不愛擺譜,丈夫對她也諸多遷就。

雖然盛紘娶了個林小娘,整日與大娘子作對,但那也是因她不懂管家之道,讓林小娘鉆了空子。

總體而言,王大娘子嫁到盛家,日子過得相當平順,不像嫁入康家的姐姐王若與,既要為家里的銀錢操心,又要與滿屋子妾室斗爭,日益內耗自己。

在劇中,王大娘子的搞笑天賦掩蓋了她的「蠢笨」,而在原著里,她做的蠢事足以看出低嫁才是她最終的歸宿。

0 1 王若弗嫁到盛家的真實原因

在原著里,如蘭看上齊衡,卻因平寧郡主公開讓齊衡認盛家的三個姑娘為「妹妹」,實則是斷了盛家高攀齊家的念想。

王若弗聽出平寧郡主的意思,回去后便警告如蘭,以后不得再與小公爺接近。

回到葳蕤軒,王若弗對劉媽媽嘆氣道:「 我吃了大半輩子的苦,才知道當初父母給我擇的這門親事真是好的,婆婆省心,夫婿上進,雖不是大富大貴,卻也衣食富足。

若不是我自己不當心,也輪不到那賤人進門!想想我姐姐如今的日子,唉...真是好險,我還眼紅姐姐嫁得比我好,姐姐那般手段,嫁入康家都成了那樣,要是我...唉...不說了。

劉媽媽給王若弗揉背:「 太太四五歲時,老爺便被派了西北巡檢,老太太一意要跟了去,便把您托付給了叔老太爺。

要說叔老太爺兩口子真是好人,他們自己沒閨女,又和老太爺兄弟情深,便待太太千分萬分嬌寵,

可他們到底是做生意的,見識如何和老太爺、老太太比得?大小姐那些本事都是跟著老太太學的,太太十歲才和父母團聚,如何能怪太太?

王若弗幽幽道:「這世上好壞都難說得很,我自小便覺得處處低了姐姐一等,待到出閣時,她夫婿的門第也比我高,我還大鬧了一場,險些被父親上了家法。

當時母親就對我說,盛家人口簡單,婆婆又不是親娘,自不會拿架子消遣媳婦,夫婿是個上進的,但凡有些幫襯,將來定有好日子過,只要我自己做好規矩就成了。

而姐夫雖家世顯貴,學問也不錯,為人卻沒什麼擔待,是個公子哥兒,家里三姑六婆一大堆,母親并不喜,因是康家老太爺與父親交情極厚才做成親家的。」

不得不說,知女莫若母!

王老太太了解女兒王若弗的脾氣,知道以她的爆竹性格嫁到人際關系復雜的康家,將來肯定會遭殃。

與其看著女兒嫁入高門被消磨,倒不如替她擇個門戶小的,將來受了委屈,還能給女兒撐腰。

所以,王若弗在盛家能順順當當度過二十余年。若不是她不肯聽勸,硬要與康姨媽往來,受她挑唆,相信她這輩子都不會經歷什麼大風浪。

只可惜,就像盛老太太所說:「一個人要過得太順了,難念眼花耳聾。」

一個人的日子過得太平順,容易失去自省能力和判斷能力,從而被人鉆空子。

所以,一個人最難的就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能為之付出多大的代價。

當然,如果你不是個理性的人,那麼遇到重要事情時,一定要找身邊頭腦清醒的人幫忙出主意。尤其是婚姻大事上,多聽聽父母的意見。

0 2 王若弗隨意插手外宅之事

王若弗自小被寄樣在叔叔家里,也是被捧著長大,以至于性格直爽,全然不知示弱和忍讓。

在原著里,王若弗與盛紘新婚之初,盛紘待她相敬如賓,事事都尊重她。

可王若弗的好日子過久,就開始瞎折騰。劉媽媽說:「 您內事要管,外事也想管,老爺的銀子、人、事你統統都要做主,行事言語說一不二,

開口閉口就是王家如何,老太爺和舅老爺如何的,這叫老爺心里如何舒坦?男人誰不喜歡女人做小伏低,誰不想要個溫柔可心的婆娘?

王若弗插手的事越多,盛紘對她越發冷淡,漸漸地盛紘連話都不想對王若弗說了。

而王若弗也只顧著抓尖要強,想要里外一把抓,把盛府牢牢捏在心中,誰知正得意時,林噙霜冷不防地闖了進來,狠狠地挫了王若弗銳氣。

然而,王若弗做的這些事,就像劉媽媽所說:「 老夫人說,自古女人出嫁都是依附夫婿的,太太不緊著籠住老爺的心,卻只想著一些銀錢、人、事,這是本末倒置了。

在心理學中,有個著名的效應叫「刺猬效應」,指的是刺猬在天冷時彼此靠攏取暖,但要保持一定的距離,避免互相刺傷。

不管是伴侶還是親人,一段關系想持續發展下去,需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感和分寸感,讓大家都處在安全的范圍,才能持續走下去。

恰恰相反,要是過度依賴,或者過度強勢干涉,只會引起對方的反感,從而越走越遠。

王若弗不僅插手盛紘外宅之事,甚至還將手伸到兒子長柏房內,想以此拿捏住兒媳海氏。

因海氏有了身孕,王氏便想給兒子塞個通房,說他讀書工作辛苦了,該有個知冷知熱的人。

長柏就說:「 爹爹掙錢養家更辛苦,您有好的先緊著爹爹吧!」沒想到,這個消息傳到盛紘耳朵里,他立刻表示對書房伺候的兩個丫鬟有好感。

王氏氣得半死,雞飛狗跳鬧了一陣,最后盛紘多了兩個通房。

其實,王氏這樣做,無非是借勢壓著兒媳海氏,可沒想到兒子長柏護犢心切,沒讓王氏得逞。

話說回來,經王若弗一通折騰,丈夫和兒子對她都心生反感,為了一點點私心,竟讓親人對自己離了心,真是得不償失。

若是沒有劉媽媽的提醒,王若弗大概永遠都想不到自己錯得多離譜。

就像房媽媽所說:「 女兒家的得厲害在心里頭,厲害在表面上那是要吃虧的,不但叫人詆毀,還不見得頂事!那越是厲害的,越是臉上看不出來。」

真正厲害的人,說話做事從來不顯山露水,都是悄無聲息地把事情處理妥當。

而厲害在表面的人,往往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本性,被人拿捏住把柄。

像王若弗的爆竹脾氣,一點就著,每次與林噙霜發生爭執,總能被林噙霜抓住把柄,有理變無理。

這種性格的人容易吃虧,若是嫁到人際關系復雜的家族,王若弗估計被早就算計干凈了。所以,比起高嫁,低嫁顯然更適合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