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甄嬛去到冥宮地府才知道,自己剛進宮時差點被雪藏

小九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上一回說道,端妃與甄嬛一起審理了小福子被華妃溺斃的案子之后,甄嬛依舊心有不甘,認為即便小福子被溺斃是因為母親作孽,事出有因。但華妃作為行兇殺人者證據確鑿,卻依舊逍遙法外,這還有天理嗎?這種結果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端妃便告訴她,稍安毋躁,每個人的因緣果報自有定數,不必急于一時。但凡有罪業在身者,任誰也逃不過去的。現在還沒輪到審判華妃的時候。

另外,自己還有一件往事要對她聊,雖眼下看來已是‘歷史’,但對于甄嬛來說,也算一樁‘新聞’,畢竟以前不曾聽說過,但凡沒聽過的事,都可算作‘新聞’了。

1:宮闈處處藏玄機,步步為營好算計,若非費心巧謀劃,豈非糊涂命歸西?

甄嬛隨了端妃來至后堂喝茶,兩人落座后,甄嬛方問道:「端妃姐姐就別賣關子了,方才你說華妃對我有恩,她對我有何恩呢?自我進宮之日起,就只見華妃專橫跋扈氣焰囂張, 用盡了法子欺凌新人,就連皇后都不放在眼里的,她又怎會憐惜我?」

端妃端起茶來,呷了一口,道:「她倒不是憐惜你,只是無意間做了一件蠢事,竟歪打正著的成全了你。」

甄嬛不解:「哦?端妃姐姐說說看,她究竟做了什麼蠢事?」

端妃道:「記得那年妹妹剛進宮,就親眼目睹了華妃賞賜夏冬春一丈紅,之后,又在井里親眼目睹了小福子漂浮上來的尸體。隨后, 又在碎玉軒挖出了傷害女子肌體的麝香,妹妹深感危機四伏,惶恐不安,之后便稱病不肯侍寢了。

甄嬛垂下眼簾,嘆息道:「我那也是權宜之計,若非如此,沒得倒做了出頭鳥,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就被人害死了,豈不冤枉?」

端妃道:「正是,妹妹聰慧,懂得收斂鋒芒韜光養晦,在沒有十足得寵的把握之前,還是先蟄伏下來靜觀其變。只是,妹妹不知, 你的這一舉動卻恰合了某人的心意,此人決定順順推舟,把你徹底雪藏在碎玉軒呢。」

甄嬛道:「此人莫不是華妃?」

端妃搖頭道:「華妃只知道一味施威,并沒有這樣的心智,何況她也不知內情,自然不懂得該從何入手。」

甄嬛略一思索,旋即恍然:「此人莫不是皇后?」

端妃道:「是的,此人正是皇后。早在你參加殿選的時候,宜修就已經從太后處得知, 你長得酷似去世的純元皇后。宜修如臨大敵,惶恐不已。太后也曾試圖阻攔你進宮,怎奈皇上執意要留你,太后也無可奈何。」

甄嬛道:「難怪呢,當日殿選太后百般阻攔,一會子說我的姓氏不好,犯了皇上的名諱,一會子又讓竹息用茶水潑在我的腳下;最過分的是,還扔過來一只貓,姐姐知道的,我最怕貓,但當著太后、圣上的面,又不敢御前失儀,內心里當真是怕極了。」

「所以,你的出現,才成為了 ‘烏拉那拉氏家族女兒們’的共同敵人,」端妃接著道:「太后與皇后勢必要把‘那種可能’扼殺在萌芽里呢。」

甄嬛冷笑道:「她們是怕我會‘取而代之’?」端妃點點頭。「可這與華妃又有什麼關系?還請姐姐明示。」甄嬛言歸正題,問道。

2:前塵往事復開封,一樁懸案尚未明,若非華妃巧做媒,哪得甄氏獲榮寵?

端妃道:「既然你稱病不侍寢,皇后也便順水推舟了,不僅趁機舉薦了沈眉莊與富察氏,還派了剪秋去你的碎玉軒探聽虛實,并授意剪秋要好好對你講一講夏冬春的慘狀,以便你更加憂思恐懼、病情加重。最好能一死了之,也省得她日后親自動手了。」

甄嬛道:「不錯,當日剪秋確實是以轉達皇后的‘關照’為名,前來探視過妹妹,還對我說,原本我可以第一個侍寢的,可惜卻病了, 倒讓那沈氏奪得先機,侍奉了皇上。不過那也無奈,誰讓小主偏偏病了呢。都怪那夏冬春,得罪了華妃不說,還連累的小主為此受驚。」

端妃道:「你這一病就是兩個多月,眼看就要到年下了,按照慣例,除夕之夜是要闔宮宴飲,一起守歲的。然而,皇后卻怕你出席這次宴會,重新勾起了皇帝對你的牽念,便提前吩咐江福海去給你傳口諭, 讓你不必出席除夕夜宴,只管好好養病。」

甄嬛道:「難怪了,當時我的病已經大好,原本打算著趁除夕之夜去拜見皇后和皇上,不料卻接到了江福海的口諭,內心里還納悶, 這要是皇上的口諭,必定是蘇公公來傳旨的,如何會是江福海?

只是,當時妹妹也沒多想,橫豎是病了,不如多‘病些日子’,不求有寵,但求無過,能保住娘家滿門平安也就罷了。」

「可據我所知,妹妹除夕之夜卻并未在碎玉軒安心養病,而是去了‘依梅園’祈福,還吟誦了一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這句話恰恰是當初書純元皇后吟誦過的,皇上聽罷這話,怦然心動,于是, 便讓蘇培盛去尋找那夜在依梅園里的‘宮女’……」端妃道。

甄嬛道:「是,皇上突然來依梅園,真真嚇了我一跳,除夕之夜,皇上不應該是與諸位王爺以及嬪妃們在宮宴上飲酒麼?如何會出現在這里?我當時只看到他團龍密紋的袍擺,再難料竟是皇上的。」

端妃笑道:「 這便是華妃的功勞了。」甄嬛不解:「這話怎麼說?」

端妃道:「這次除夕之夜的酒席布置,都是華妃一手操辦,可是華妃卻不知道皇帝的忌諱,竟然吩咐人把依梅園的梅花插瓶擺放在酒宴上。皇上一見那梅花,便觸動了清腸,睹物思人, 復又想起了純元皇后。

甄嬛更加不解,道:「這是為何, 皇上為何一見梅花便想起純元皇后?

端妃嘆息一聲,方道:「 這依梅園里的梅花,是當年皇上與純元親手種下的。如今,紅梅依舊如期綻放,除夕夜凌雪而開,而純元卻不在了。正是那句‘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怎不讓皇上睹物思人、黯然神傷?」

「因此,皇上才執意要撇開眾人,只身來至這依梅園中追憶亡妻?’甄嬛問道。

端妃沉吟了一會兒,方壓低了聲音道:「不止是皇上,宜修擔心天黑路滑,隨后便吩咐果郡王暗中相隨——」

甄嬛聽罷這話,心中不免「咯噔」一聲,她偷偷窺探了一下端妃的神情,暗暗揣測道:「端妃連這麼多私密的事都知道, 那麼,那夜果郡王在依梅園撿到我小像的事,想必也該了然于心了吧?若不然,為何她會突然壓低了聲音,連語氣神情也這般意味深長起來——這該如何是好?」

「所以才說,華妃是妹妹的大媒人。」端妃的話,瞬間打斷了甄嬛的浮想聯翩。「若非華妃布置梅花,皇上恐怕就要把妹妹忘了,皇上是個勤政的人,原本來后宮的次數就有限,又有諸多新人獲寵——倘若妹妹久病不愈。即便不忘,皇后和太后也會勸說皇上, 久病之人難免晦氣運衰,恐擔不起受寵的福氣,也會殃及龍體受損。如此一來,妹妹就形同住進了冷宮,即便康復如初,恐怕也再難得寵的了。」

甄嬛道:「妹妹何嘗不怕如此?因此才打算在除夕之夜去拜見皇上與皇后,不料卻被皇后以關愛之名阻攔了。再不成想,會意外在依梅園遇到皇上,雖一波三折,未曾當即面圣,卻也勾起了皇上的‘ 追憶亡妻之心’,這才由此及彼聯想到了我。」

端妃點頭微笑:「正是,這樣推算下來,華妃算不算你的‘貴人’呢?雖非有心,卻著實幫了你一個大忙。」

甄嬛也笑了,道:「這樣說來,還真是呢。」

二人正在說笑,吉祥走來,向端妃道:「娘娘,方才閆君又派鬼使送來一樁案子,娘娘何時方便受理?」

端妃道:「這就去,這事耽擱不得的。」言罷,送目與甄嬛,甄嬛會意,忙起身隨端妃去前堂。

要知這件案子的原告苦主是誰,端妃和甄嬛又要作何審理,且聽下回分解。

聲明:此文乃小編自續之——「浮想聯翩」,大家只當娛樂,切莫過分較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