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皇帝至死不能扯斷黃帶子,蘇培盛:皇帝在用命保護她

古月 2022/06/20 檢舉 我要評論

一部《甄嬛傳》,火了十年不止。

甄嬛入宮之初,因為容貌酷似已經離世的皇帝白月光,所以受到了雍正的寵愛。

很多人分析,雍正對甄嬛,其實只有「寵」,沒有「愛」。

但是在雍正臨死之前,明明可以扯斷黃帶子從而達到扳倒甄嬛的目的,但是他沒有這樣做,這是為何?

臨到人生最后關頭終醒悟

《甄嬛傳》的所有[高·潮]劇情,幾乎都集中在了甄嬛回宮后的日子。

徹底與安陵容反目成仇、眉莊難產血崩離世、安陵容吞苦杏仁自戕、誕下雙生子、與果郡王的私情被發現、果郡王和浣碧先后離世、扳倒皇后。

甄嬛看似贏得風光無限,可是回首一生,她已經沒有了最初陪伴著她一路走過來的人。

對甄嬛來說,她像不像純元,已經不重要了;皇帝的愛,也不重要了,因為回宮后的甄嬛,對皇帝,只剩下了恨。

她不再是那個初入宮時浪漫的少女了,她的棱角已經被現實磨平,她學著利用純元去反擊皇后,一個個料理當時陷害過她的人。

正如甄嬛所說,「剛入宮的甄嬛,已經死了;臣妾是鈕祜祿·甄嬛。」

她還是甄嬛,卻不是皇帝喜歡的甄嬛。

她從熹妃到熹貴妃,她的位份越爬越高,甚至手攬六宮大權,位同副后,但是眼下的甄嬛,被迫和自己深愛的果郡王分開,還要讓果郡王的血肉喊皇帝為父親。

盡管如此,甄嬛再怨、再恨皇帝,都沒有想過要殺了他。

直到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被皇帝猜到,滴血驗親結束后,他又讓自己的「血滴子」再次給六阿哥驗血,由此可見,皇帝已經開始懷疑甄嬛。

作為一個皇帝,他在這個時候,可以很輕松地處死甄嬛,但是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讓甄嬛殺了果郡王。

一杯毒酒入腹,甄嬛親自送走了果郡王,之后,一路陪伴她的浣碧也跟著殉情。

也許是從這一刻開始,甄嬛決定要徹底結束皇帝的性命。

葉瀾依對皇帝恨到了骨子里,她每日給皇帝服用的「金丹」,其實是一種慢性毒藥,甄嬛知道了,卻也當做不知道,任由葉瀾依去了。

皇帝彌留之際,甄嬛在她的床前,用一種冰冷的目光看他。

在這一刻,皇帝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本心,從而說出那句話。

「朕與嬛嬛,與純元,終究是回不去了。」

他已經能夠分辨,甄嬛是甄嬛,純元是純元,而且這一刻,甄嬛的名字,竟然排在純元之前。

但是晚來的情意比草賤,甄嬛對他沒有愛,只有恨。

皇帝渴望再摸一摸甄嬛的頭髮,再聽她喚一聲「四郎」,但是甄嬛通通沒有應答。

他知道甄嬛和果郡王有了茍且,卻沒有大肆張揚,而是想辦法壓下了這件事情。

一個性情多疑的帝王,居然為了甄嬛退步至此,焉知不是因為愛嗎?

但是甄嬛愛他的時候,他不愛甄嬛;甄嬛不愛他的時候,他卻愛上了甄嬛,造化弄人莫過于此。

知道自己沒幾口氣可以活了,不甘、失望、難過、悲痛一一浮現在皇帝眼中。

他想要喊人,想要坐起身,但是已經被毒藥侵蝕的身子,早已無法支撐他做這些動作。

皇帝唯一能做的,就是費力抬起手,用力地拽住了垂落下來的黃帶子。

但是已經黑化的甄嬛,不再惦記昔年的恩愛,而是冷漠地告訴皇帝,「如果眉莊知道你那麼疼愛她和溫實初的孩子,肯定會很高興吧。」

甄嬛這句話說出來,想必皇帝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眉莊生的靜和公主不是自己的血肉,恐怕他一直疑心的六阿哥,也不是自己的孩子。

對于這個問題,甄嬛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諷了一句:「全天下的人,都是皇帝的孩子。」

皇帝說不出話,只能恨恨地盯著甄嬛,一滴眼淚從他的眼尾緩緩滑落,皇帝不甘、憤怒、絕望......

瀕死之人的力氣非常大,因為他知道,這是他最后一口氣,最后一擊。

皇帝手中的黃帶子越拽越緊,但是臨到關頭,皇帝卻松開了手,繼而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對于劇中皇帝拉拽黃帶子的行為,曾有一種說法,「黃帶子斷,君死有疑」,如果皇帝臨死之前,拽斷了一條黃帶子,那麼相關部門的人,需要重新調查皇帝的死因。

那麼當時在場的人有誰?只有甄嬛。

也就是說,甄嬛的嫌疑最大,如果皇帝一旦扯斷了黃帶子,那麼甄嬛難逃干系;皇帝自然也想到了這一層,在最后的時刻,他卻選擇了放棄,把自己的江山、權力全都交給了甄嬛。

這也就難怪蘇培盛會說:皇帝在用命保護甄嬛。

之所以是甄嬛,因為彼時皇帝的后宮中,甄嬛已經只手遮天,再沒有一個人會是她的對手。

如果她被抓,勢必會讓朝廷風起云涌,那麼許多對皇位虎視眈眈的人,很有可能跳出來爭搶皇位。

而且甄嬛準備的繼位人選四阿哥年紀尚小,暫時沒有到可以獨攬大局的年紀,還需要甄嬛從旁協助, 若是甄嬛倒下,那皇帝經過九龍奪嫡搶來的皇位,就會落入他人之手。

除了這個原因外,還有另外一個較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皇帝不舍得讓甄嬛去死。

畢竟純元年輕輕就去世了,從此給皇帝留下了一輩子的傷痛。

皇帝曾經把甄嬛當做純元,在他心里,他或許不希望再一次看見純元死去,所以他松開了手,他成全了甄嬛。

也許到這一刻,皇帝才好好地想明白,他對甄嬛的寵愛,固然有純元的一部分原因,但更多的是,甄嬛和他攜手走過了人生中許許多多重要的坎坷。

甄嬛之于他的意義,遠遠要比少年情動的純元大得多。

可惜,皇帝愛的太晚,明白的也太晚了。

雍正和甄嬛的愛恨情仇

甄嬛的命運,在她秀女入選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好了。

彼時天氣晴朗,十七歲的甄嬛一心盼著秀女落選,但是她生得那樣傾國傾城,又是正四品的出身,她的入選,才合乎情理之內。

面對自己的入選,甄嬛沒有像眉莊那樣勢在必得,也不像安陵容那樣喜極而泣,對于她來說,入宮,從來不是她的第一選擇。

甄嬛尚且不知,秀女初選時的驚鴻一瞥,她就給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遠在大殿上的皇帝,他看著甄嬛,想起了自己心愛的女人——純元。

純元是皇帝唯一承認的妻子,是他的朱砂痣、白月光,也是他極力挽回卻仍舊失去的摯愛。

在那一刻,甄嬛或許會想,自己的大好年華、青春時光,竟然都要埋葬在這四四方方的宮墻。

但是對于皇帝來說,他得到了一個與純元相似的影子。

在一旁陪同選秀的太后看見皇帝失態,難免想起昔日純元亡故,皇帝是如何哀傷悲慟到難以自處,她不希望再有第二個跟純元相似的女人來左右皇帝的一生,所以她設了重重關卡給甄嬛,卻沒料到,甄嬛從容應對,有驚無險地過了選秀這一關。

為新入選的小主們擬定封號的時候,皇上眼前又浮現了甄嬛的模樣。

與其說是想起了甄嬛,不如說是想起了純元,當年進入王府的純元,大約和甄嬛一樣的年紀,最是天真浪漫、無憂無慮的年紀,她一笑起來,能讓天地萬物黯然失色。

皇帝想要給甄嬛貴人的位份,但是被皇后勸了下來,于是他退而求其次,決定親手給甄嬛擬一個封號。

「朕覺得她莞爾一笑的模樣甚是美麗,便給她賜‘莞’字吧。」

莞常在,成了甄嬛剛入宮的初始位分。

對于皇帝的決定,皇后向來是樂得雙手贊成,尤其是這個「莞」字,皇后心里明白,皇帝對甄嬛的留意,只是因為「莞莞類卿」罷了。

入宮后,眉莊的恩寵扶搖直上,但是甄嬛卻一昧稱病,拒絕侍寢,久而久之,喜新厭舊的皇帝,自然忘記了這個與純元有幾分相似的女子。

若不是那年杏花微雨,兩人在御花園偶遇,或許薄涼如斯的皇帝,會就此忘記甄嬛也說不定。

但是命運偏偏讓他們相遇了,面對安靜吹笛到天明的甄嬛,皇帝遠遠看著她,再一次想起了純元皇后。

對于此時此刻的皇帝和甄嬛來說,一個正當青春年華,另一個則人到中年,皇帝已經不復初見純元那般年輕,但是在深宮中,卻有無數個「純元」正年輕著。

甄嬛,便是其中之一。

皇帝借了果郡王的名義,多次與甄嬛會面。

皇帝把她當做純元的替身,而她卻把御花園中,與她蕩秋千、品笛聲的男子認作果郡王。

有一個詞語叫做「一語成讖」,甄嬛哪里會想到,他們充滿謊言的初見,已經為日后的命運埋下了禍端。

后來,郎有情妾有意,甄嬛與皇帝漸生情愫,他稱她為「莞莞」,為她親手畫就姣梨妝,許她椒房恩寵、恩賜她湯泉宮沐浴,給了她風光無兩的寵愛和榮耀。

而甄嬛,把皇帝稱作「四郎」,旁人不敢說的,甄嬛敢說;旁人不敢做的,甄嬛敢做;她把皇帝當做自己一生一世的夫君,渴望攜手相伴,白頭到老。

甄嬛一顆心全系掛在皇帝身上,可皇帝呢,在一聲又一聲的「莞莞」中,漸漸迷失自我。

皇帝生性薄情,卻用一生來懷念早逝的純元,當甄嬛有孕時,他心里想著的,或許是他和純元那個沒有福氣誕生的孩子。

但是造化弄人,因為歡宜香和舒痕膠的緣故,甄嬛驟然小產。

可皇帝卻在宮外為國祈福,彼時闖進后宮救出甄嬛的人,赫然是當初皇帝假借之名:果郡王。

于是,在這場愛戀中,又加進了一個人,他就是果郡王。

甄嬛小產以后,心情郁郁了許久,她不愿意梳妝打扮,也不愿意面見雍正,而雍正呢,轉頭卻寵上了安陵容。

可見皇帝雖然傷心,卻不妨礙他繼續寵幸別的女人。

好在甄嬛不是一個輕易認命的人,在幾次受辱后,她很快清醒過來,如果她繼續這麼消沉,等待她的只有被陷害的命運。

所以她借著雪中胡蝶祈愿,一舉翻身。

可是甄嬛不知道,就連雪中紅梅,也是借了純元皇后的回憶,才會讓皇帝動容。

甄嬛又承寵了,這一次,她的位份爬到了莞嬪,離妃位只有一步之遙。

這時候的皇后,已經為了一舉扳倒甄嬛做足了準備。

一件純元穿過的舊衣,就讓皇帝的美夢破滅了。

皇后用一場血淋淋的方式提醒皇帝:你的純元已經死了,你眼前的這個女子,不過是一個長得跟純元相像的人罷了。

皇帝這才驚醒,純元已經死去多年。

而可憐的甄嬛,終于明白,槿汐的無條件效忠,端妃的無條件袒護,皇帝給予她的盛寵,全是因為純元皇后的緣故。

但是最致命的打擊還沒有到來,為了給家人求情,甄嬛撐著懷孕的身子面見皇帝。

彼時她抓著皇帝的鞋尖,哀求他放過自己家人。

高傲如甄嬛,何曾做過這種低三下四的舉動?可見,在她心里面,她還是渴望皇帝的愛。

緊接著,皇帝一把甩開她,與此同時,皇帝給純元皇后寫的家書,也一并甩飛到甄嬛眼前。

她顫抖地舉起來看,每看一行,就如同錐心刺骨,讓她痛不欲生。

「寄予宛宛愛妻......縱得宛宛類卿,暫排苦思,亦除卻巫山非云也。」

原來,在皇帝心中,宛宛才是她的妻子,她甄嬛,不過是「莞莞」。

甄嬛如遭滅頂之災,她想起昔日種種美好過往,竟然都是另外一個人的替身。

此時此刻,那些恩愛,變得格外虛假。

在此之前,無論甄嬛歷經了多少折磨和苦難,她都能很快地調整好自己,重新站起來,但是這一次,卻像是將她的主心骨給抽離了,她再也提不起斗志,她不想再皇宮里待著。

九死一生誕下朧月后,甄嬛替她取名為「綰綰」。

綰綰又與「宛宛」和「莞莞」音同,甄嬛希望皇帝能夠念在純元皇后的面子上,對朧月多加照拂。

甄嬛離開皇宮那日,她最喜歡的華服珠寶,全都沒有帶走,只帶走了她的長相思。

她來到凌云峰,從此再無甄嬛,也無莞莞,有的只是一個斷情絕愛的「莫愁」。

甄嬛離宮以后,甄嬛的對家樂得高興,她們本以為自己可以伺機爭寵,卻不想,皇帝在甄嬛離開以后,忽然掛念起她的好。

有一回,皇帝踏入碎玉軒,卻見什麼東西都完整如初,他看著這些與昔日恩愛有關的物件,眼角竟然滑落一滴眼淚。

自那以后,皇帝再也不愿意踏入碎玉軒半步;他有意忘記甄嬛,卻在甄嬛生辰這一日,恍惚想起,今天仿佛是某個人的生日。

在皇帝因病昏迷時,他口中念著的名字,已然變成了「嬛嬛」,而不再是自欺欺人的「莞莞」。

但是甄嬛已經被他傷透了心,再加上遠離深宮,甄嬛和果郡王發展起了一段為天地所不容的感情。

雖然甄嬛在凌云峰飽受苦寒,但是她的心境,從未有一刻這麼滿足和自由。

皇帝是害她小產的人,是把她當做純元皇后替身的人;然而果郡王是救她的人,是將一顆真心完全交付給她的人。

在深宮之中,為了榮寵,為了地位,為了活下去,闔宮嬪妃百般算計,但是等甄嬛離宮之后,她和果郡王,只有花前月下,耳鬢廝磨。

但是甄嬛萬萬沒有想到,她自己還會有返回宮廷的一天。

果郡王的「死」,腹中的孩子,讓甄嬛沒有選擇,她想要為自己的愛人報仇,她想要讓自己的孩子得到一個好的出生,所以,她要回到皇帝身邊。

這一次,甄嬛和皇帝的身份顛倒過來。

甄嬛接受了自己作為替身的身份,甚至在某些時候,還利用純元皇后當做擋箭牌。

然而經歷過失去和離別的皇帝,居然將甄嬛和純元分離開,在那之后,皇帝只有「嬛嬛」,再無「莞莞」。

雍正對甄嬛有幾分真心?

《甄嬛傳》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那就是皇帝到底有沒有愛過甄嬛?

答案是不單單愛過,還有愛。

甄嬛回宮后,彼時的安陵容已經不再得到皇帝的寵愛,她為了復寵,不惜苦練冰嬉。

為了烘托安陵容的冰嬉,許多跳舞的宮女手捧梅花,但是看到梅花的皇帝,心里面想起的人居然不再是純元,而是甄嬛。

他轉頭對甄嬛說:「還記得朕與你結緣,還是因為梅花。」

然而在剛開始華妃大擺宴席的時候,皇帝看到桌上的梅花,想起的人是純元。

從這個細節可以看出來,甄嬛已經漸漸脫離了純元的影子,她才在皇帝心中,真正以「甄嬛」這個形象立住了。

甄嬛離宮那幾年,皇帝在宮中苦于沒人和自己談心,探望生病的果郡王時,皇帝說道:「在宮里,也只有甄氏可以與朕說上幾句話。」

后來,皇帝親自到凌云峰探望甄嬛,他爬上那麼高那麼陡的臺階,心中的雀躍呼之欲出。

為了迎接甄嬛回宮,皇帝又是大修宮殿,又是給她晉位,并且改掉了「莞」字的封號,給她另外賜了一個「熹」字。

從這一刻開始,皇帝對甄嬛的感情,不再因為她是純元的替身,而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甄嬛。

甄嬛和純元像嗎?可以說她們的模樣相像,但是性子,是絕對不相像的。

純元性情寬厚溫柔,甄嬛卻有著絕境反擊的膽識和魄力,還記得九州清晏上,皇帝和甄嬛聯手上演一出大戲,就為了徹底扳倒華妃。

當時的甄嬛,看見遠遠渡河而來的侍衛,她不知皇帝是成是敗,但是她已經握緊了匕首。

如果皇帝敗,她便要與皇帝一同赴死。

甄嬛果決勇敢的品性,是不會在千嬌百寵的純元身上看見的。

為了給華妃致命一擊,甄嬛不惜火燒宮殿;為了恐嚇富察貴人,甄嬛對她大肆描繪人彘一事。

這些事情,善良溫柔的純元不會做,因為純元已經得到了皇帝的所有愛護,她不需要與別人爭寵。

或許在某些時刻,皇帝仍然固執地以為甄嬛是純元的替身,但是當這些與純元性子相悖的事情發生,皇帝也會覺得,她是嬛嬛,不是莞莞。

只可惜,皇帝發現的實在太遲了。

固然他對甄嬛有真心,可是他的真心,永遠比不上一個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死去的人。

純元之所以能贏過甄嬛,不是因為她是皇帝的發妻,也不是因為她多麼溫柔美麗,而是因為,她死在了最美好的年紀。

當皇帝生命走到最后剎那,他想起了同樣年輕的甄嬛。

所以他選擇放開黃帶子,選擇成全;他愛甄嬛,卻沒機會讓他說出口,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讓甄嬛過完后半生。

遺憾的是,他們之間的感情,正如同甄嬛說得那句話:也許從一開始,就錯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