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司藤》:同樣是受傷,千年赤傘為何敗給了才精變百年的司藤

wang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赤傘是黔東巨妖,已有上千歲。縣志記載: 康熙四十二年,頂天立地,遮天蔽日,其狀如傘。每穿州過府,必傷人無數血流成河

最后是麻姑洞出面,信傳武當、青城、龍虎、齊云,又得隱士高人助拳,去妖一臂,重創此妖,由是妖蹤絕。后人感嘆此乃黔東第一妖患,遂名‘赤傘’。

巔峰時期的赤傘,無人或許妖能出其左右。

而司藤精變于1910年,雖然也曾一時風頭無兩,可比起前輩赤傘還是差了幾個點,最關鍵的是1930年前后,她還一分為二,妖力只有之前的一半。

赤傘雖然受過傷,但好歹是整妖,比司藤強多了,為何最后死在司藤手上?

原因有四。

原因一

司藤的助手更得力

1. 同命相連的秦放

從復活開始,秦放就跟在司藤身邊,他知道司藤是妖怪,也嘗試過逃走,奈何他的命仰仗司藤的一口妖氣,司藤只有半妖(說是半妖,其實只有一點點妖力),秦放不能離開她太遠,否則就會變成骷髏死掉。

關鍵造成這種情況的并不是司藤,而是天意使然,要沒有司藤,秦放墳頭的草長得老高了,那還有第二次復活的機會。

司藤給秦放選擇,跟或不跟,如果跟她就得替她辦事,不跟就各走一邊。

秦放自然要跟著她,而且是絕不背叛的那種,畢竟司藤活了他才能活。

秦放本身質量就很好,人又聰明,還有錢,是個難得一見的好助手。

那次,司藤先去探查沈銀燈山洞時,被機關打成重傷,沈銀燈正要進洞查看,是秦放及時叫住了她,以 司藤的秘密吸引沈銀燈,還冒險跳下山崖,沈銀燈為了探知司藤的秘密只能出手相救,一下子解了司藤的危機。

2. 憨憨的顏福瑞

顏福瑞算起來還是司藤的小師弟,不過他們從來沒承認過,一個是不敢,一個是不屑。他們有個共同的師父——丘山。丘山對待二人的態度也是天壤之別,他把司藤當牲畜一樣,隨意打罵,逼司藤殺害同類。

顏福瑞是丘山撿來的孩子,他對顏福瑞就跟自己兒子一樣。顏福瑞也很喜歡丘山,當他得知丘山虐待過司藤后,就帶著瓦房買了東西找司藤道歉,司藤讓他去道門那邊做臥底,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顏福瑞答應了。

若不是沈銀燈吃掉瓦房,顏福瑞也不會那樣堅決站在司藤這一邊。他要借助司藤替瓦房報仇。(劇中瓦房沒死)

顏福瑞在黑背山下,看到另一條路的沈銀燈正往上山去,他想打電話秦報信,卻因信號不好沒報成。

顏福瑞擔心他們,就上山去找,結果遇到了重傷的司藤,顏福瑞按照司藤的要求把她埋進土里療傷(劇中是圍)。

后期顏福瑞幫了司藤很多忙,而且他和秦放一樣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司藤也很喜歡和他們相處。

道門中的人和央波

沈銀燈用謊言把道門眾人拉到了司藤的對立面,牢靠度就差很多。

還有,他們也不知道沈銀燈就是赤傘。

山洞里,能對付司藤的法器,沈銀燈還不敢讓他們全用。

原著中寫道: 道印封門是困妖之術,古法捉妖,四面八方的八卦印會雪片般飛來緊貼妖身,然后嚴絲合縫,幾乎形成個布袋,就像是把妖怪裝到袋子里,然后用掛了銅錢的紅繩一圈圈把人捆個嚴實——不過一來法子太過高深,這群現代的小道士們不會使,二來主意是沈銀燈出的,她也是妖,也在洞中,一旦道印加身,自身也難保。

以蒼鴻觀主為首的道門并不能幫她太多。

工具人央波

央波是沈銀燈的后手,「復活」她的工具人。如司藤所說 安排倉促,操作拙劣

原著中司藤這樣說道: 那個銀首飾盒子打開時還有殘存的怪異味道,我猜第一次打開時有瘴毒,用來迷幻和控制央波,但她分量沒有算好,高估了人對瘴毒的承受程度,以至于央波吸入之后,有些瘋瘋癲癲,雖然還照著她的要求行事,但是顧前不顧后,破綻百出。

結果就是央波也死了,赤傘復活無望。

原因二

司藤愛看書

愛學習的司藤

司藤是被丘山強行精變,丘山只是把她當作揚名立萬的踏腳石,對她非打既罵,冬天晚上把她關在籠子里放在外面凍,還給她下了道門符咒,在這種虐待下,司藤不得不乖乖聽話,她吸引同類讓丘山鎮殺,慢慢地丘山有了名氣。

若不是遇見邵嚴寬,司藤可能無知無畏,早晚會被丘山殺掉。邵嚴寬教她讀書認字,她一目十行過目不忘,超強的學習能力使她有了反抗丘山的智慧和勇氣。

在司藤的謀劃下,丘山不但沒坐上青城山天師,還被道門除了名。

丘山追殺司藤的路上,她都找機會讀書。 她看了許許多多故事,朝代興替,兄弟鬩墻,后宮爭斗,陰謀設計……

超強的學習能力加上超強的記憶,使她迅速了解人類世界,陰謀詭計信手拈來。

七八十年后,司藤醒來后,世界已經天翻地覆,她通過看電視和秦放了解這個世界。

在青城山等待道門中人的那十天里,她還是在看書學習。

赤傘

反觀赤傘是自然精變,沒有像司藤那樣被人虐待,修煉多年,妖力比普通道門中人都強悍,她沒有強烈改變命運的渴望。

還有非男非女的狀態,也沒心思和人類談情說愛。自然不會像司藤那樣遇見邵嚴寬,教她讀書識字。

赤傘也沒學習的欲望,她從康熙年間被麻姑洞為首的道門中人打傷后,一直在深山老林躲藏,直到民國時期,她聽聞沈翠橋被司藤打成重傷,這才前往麻姑洞,殺了沈翠喬,變成她的女兒。后面每隔三十年,她都會偽裝難產,然而從嬰兒長大。

雖不愛學習,畢竟活了上千年,智慧還是有的,拉攏道門眾人,嘗試從秦放這里打探司藤的消息,布置山洞,赤傘也算步步為營,只是司藤技高一籌。

原因三

司藤有底線

沈銀燈主要目標是干掉司藤,順帶把道門眾人一起弄死,還吃掉了七八歲的瓦房。

黑北山的洞里,沈銀燈被釘在墻上時,她含糊不清問秦放:她和司藤都是妖,為什麼幫司藤。

她聲音那麼凄涼,秦放突然間覺得她也挺可憐的,頓了頓說:「司藤雖然是妖怪,雖然給道門的人下了藤殺,但她沒有真的害人。你不一樣,你害死麻姑洞的人,你還殺了瓦房。」

沈銀燈就將司藤同類相食之事告訴了秦放,就是想讓秦放知道司藤也是個惡毒的妖。

司藤殺同類是丘山逼的,她為了活下去不得不聽話。 可司藤知道同類相食是大逆不道之后,非常難受,而且沒有再做過同樣的事——東逃時,司藤放出風聲說自己又連殺三妖,那是為了讓丘山怕她,不敢對她輕易下手了。

而赤傘則不同,她在麻姑洞已經李代桃僵,聽到司藤連殺三妖的消息,也曾轉過心思,想著,若是能從司藤手里得到這殺妖以奪妖力的法子,豈不事半功倍?不過,她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 司藤聲名太盛,還是不要惹她,小心避居道門,假以時日,養好了傷,又有新的毒蠅傘精變,未必不能東山再起的…

一個是被迫害同類,后期悔悟,一個是天生殘忍,老天也會幫助前者。

原因四

沈銀燈運氣不好

沈銀燈在麻姑洞休養了幾十年,雖然比不上巔峰時期,但對付司藤這種半妖綽綽有余。

可她太小心謹慎了,她窺伺秦放記憶時,被司藤的一點妖力打了一個耳光,若她再進一步就能發現那只是司藤的一點小伎倆,可她被嚇破了膽,不敢再輕舉妄動。

沈銀燈救下秦放后,給了他觀音土,讓秦放找機會給司藤服下,觀音土能損傷司藤的妖力。

原著中這樣寫道, 秦放覺得好笑,又有些替她可悲:沈銀燈的心思的確縝密,但總有些不那麼走運,司藤已經幾乎沒有妖力,就算服下這藥,也不會有什麼分別,沈銀燈的每步算計,都像是重拳打在空氣上,輕飄飄的沒什麼作用。

黑背山山洞里,司藤和秦放吵雙簧,沈銀燈中計,結果中了她自己布置的機關,最后被司藤吸盡妖力而亡。

連司藤也有些感慨:「也許她是運氣不好,其實在青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如果就對我下手,我早就死了。」

何止是在青城,直到黑背山對陣之前,任何時刻,只要沈銀燈敢下那個狠心出手,司藤都必死無疑。

或許沈銀燈活得太久,又沒做什麼好事,老天也看不過眼,派了司藤來收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