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顧廷燁說曼娘「品性純良」,為何常嬤嬤見第一面說她是騙子

小九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常嬤嬤坐在床邊,正低頭縫補衣衫。顧廷燁趴在門邊,探出腦袋輕快地喊了一聲「嬤嬤!」

聞聲,常嬤嬤停下手中的針線活,轉頭向外望去,看見一襲藍衣的燁哥兒,老人家臉上笑開了花,立馬起身準備迎上去。

「嬤嬤,你看,我把曼娘給你帶過來了。」顧廷燁的話音還沒落下,曼娘帶著蓉姐兒和昌哥兒,也出現在了屋內。

常嬤嬤看見曼娘的那一瞬間,臉上的笑容消散得干干凈凈,往前邁的步子也立馬收住了。

曼娘見狀,趕緊主動示好,讓兩個孩子問候嬤嬤,可是常嬤嬤卻視而不見,直接朝外頭大聲喊來丫鬟小翠,讓她把兩個孩子領出去玩。

安排完孩子,常嬤嬤轉身坐回床邊,繼續拿起針線活做起來,誰也不搭理。

曼娘怯生生地望著顧廷燁,顧廷燁看了眼曼娘,又瞥了眼食盒。

曼娘趕緊換上笑臉,上前兩步,把手里的食盒放在常嬤嬤跟前的桌子上,柔聲對嬤嬤說,這是她專程為嬤嬤做的點心,想到嬤嬤上了年紀牙齒不好,特意做得松軟香甜。

嬤嬤連頭都沒抬一下,就說自己是個仆人,沒福氣吃。

曼娘愣了半天,看到顧廷燁鼓勵的眼神,又連忙擠出笑顏說,那自己幫嬤嬤捶捶背。

結果,常嬤嬤用一句冷冰冰的「娘子不用這麼殷勤」,就給拒絕了。

隨后,嬤嬤追加一句,只要曼娘把顧廷燁服侍好,她這個老太太就感激不盡了。

看到場面如此尷尬,顧廷燁悄悄伸手扯了扯常嬤嬤的袖子,撒嬌式的再次為曼娘說好話,而曼娘為了證明自己對顧廷燁是真心的,并非貪圖富貴,當即發誓。

然而,奇怪的是,常嬤嬤不僅大發脾氣,甩手離去,還丟下一句話,直指曼娘是個騙子,說她「好得很,把顧廷燁騙得嚴嚴實實」。

要知道,常嬤嬤這是見曼娘的第一面,短短幾句話的功夫,常嬤嬤憑啥給曼娘扣這麼大一頂帽子?判斷的依據又是什麼呢?

且不說顧廷燁當時,處處表明自己相信曼娘、看重曼娘、喜歡曼娘,他第一次把嬤嬤接到甜水巷的這座宅院里時,就給常嬤嬤介紹了曼娘。

他是怎麼形容自己的這個外室的呢?

說曼娘和他很恩愛,替他生兒育女,照顧蓉姐兒和昌哥兒,讓他有了一個家,是個好女人。

說曼娘身世可憐,他偶遇她被人欺負時出手相救,後來曼娘相依為命的哥哥死了,曼娘執著地追他,一直追到白鹿洞書院。

說曼娘對自己好得不得了,時時關切自己,甚至比處處愛護他的小秦氏母親還要好(那時候的顧廷燁,還沒看透小秦氏的真實嘴臉)。

說曼娘就是他的精神寄托,他在顧侯府孤苦伶仃,好歹有曼娘寬慰。

總而言之,常嬤嬤還沒見到曼娘時,顧廷燁第一次給常嬤嬤推送的,都是曼娘的好。

按理說,曼娘應該給常嬤嬤留下不錯的第一印象。

而且,常嬤嬤本就是個通情達理的明白人。

入住甜水巷的第一日,常嬤嬤就提到顧廷燁也需要個貼心的人照顧,理解顧廷燁不讓她住侯府的緣由,就是為了曼娘這個外室和兩個孩子。

她還笑呵呵地直言: 「只要曼娘品性純良,對你能夠實心實意的就好。」

由此看來,常嬤嬤在見曼娘的第一面之前,對這個外室并沒有惡意,甚至還希望顧廷燁身邊有個貼心的人照顧。

可是,為何後來一見面,常嬤嬤不僅瞬間黑臉,句句懟曼娘,還說她騙顧廷燁,甚至用「騙得嚴嚴實實」來形容曼娘的居心叵測?

1、未婚先育,不是良家女子的品性。

顧廷燁告訴嬤嬤,他和曼娘有了孩子時,嬤嬤大吃一驚。

雖然顧廷燁言語中暗示,是自己情不自禁的結果,而嬤嬤也并沒有指責曼娘,甚至覺得孩子是無辜的,而且畢竟是燁哥兒的血脈,她會好好照看。

但是,未婚先育,在那個時代,實在不是良家女子的品性。

你看,明蘭只是和齊小公爺打了一場馬球,回家就被盛紘訓斥,罰他跪了一夜。如蘭去玉清觀和文言敬告別,盛長柏撞見氣得摔了一跤,而盛紘直接要拿白綾勒死如蘭。

理由一致:明蘭和如蘭的行為,不是好女兒的品性。

所以,曼娘和顧廷燁沒有舉行婚禮儀式,便委身顧廷燁,還替他生下兩孩子,常嬤嬤雖然沒有明面上指責曼娘,但心里恐怕已經給她打上了「品行不端」的烙印,所以初次見面,老人家才沒給曼娘好臉色。

2、顧廷燁的一句話,讓嬤嬤篤定曼娘品性不良。

常嬤嬤剛入住甜水井的宅院,石頭就說顧廷燁被老侯爺打了,身上腫了好大一塊。

常嬤嬤一聽又心疼又著急,非要給顧廷燁看傷口,還急急忙忙跑著去拿自己帶來的金瘡藥。

老人家一邊給顧廷燁抹藥,一邊抹眼淚,哭著哭著就和顧廷燁講起了他母親白氏:如何嫁到侯府,如何被顧偃開冷落,如何無意間聽到小秦氏給顧廷煜灌輸「白氏是殺母仇人」的鬼話,最終雪崩難產而亡……

顧廷燁聽完,竟然不相信,說是常嬤嬤聽錯了。

因為在顧廷燁眼里,小秦氏是顧侯府唯一對他很好的人,處處維護和疼愛他,而他也一直視小秦氏為母親。

所以,當常嬤嬤初見曼娘,不理會她,氣沖沖從屋內跑到院外,而顧廷燁卻追上來勸她,直言:「曼娘對我處處關切,甚至比我小秦氏母親還好」時常嬤嬤便意識到,曼娘是和小秦氏一樣善于偽裝的壞女人。

也就是說,顧廷燁不僅被小秦氏騙得團團轉,還被像小秦氏的朱曼娘騙得不自知。因此,常嬤嬤才敢在第一次見曼娘的時候,就說她是個騙子。

3、曼娘跪地求嬤嬤,貌似懇切,實則脅迫。

顧廷燁有句名言,常常掛在嘴邊:「 我那外室柔弱不能自理」,說的就是曼娘。

而曼娘,只要顧廷燁在現場,她都會擺出一副弱柳扶風般嬌弱的模樣,說話怯生生、嬌滴滴,不知情的人見她,都會以為這是個惹人憐愛的弱女子。

所以,曼娘第一次出現在常嬤嬤眼前,也是相當乖巧溫柔,主動獻殷勤。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若是曼娘不繼續作妖,常嬤嬤頂多也就是黑臉冷落她而已。畢竟嬤嬤也說了,自己只是個仆人,顧廷燁找不找外室,她原本沒有說話的資格。

可是,曼娘為了讓常嬤嬤接納自己,相信自己對顧廷燁是真心的,撲通一聲跪地,哭訴著懇求,若是嬤嬤不答應讓她留在顧廷燁身邊,她就跪地不起。

曼娘已經把姿態放低到這份上,幾乎是委曲求全,讓顧廷燁都看得于心不忍。

然而,常嬤嬤卻突然大發脾氣,不僅猛然起身快步離開,還給曼娘扣了一頂大帽子,說她把顧廷燁騙得好狠!

因為曼娘這一跪,貌似懇切,實則脅迫。

更有意思的是,前一秒才說嬤嬤不答應她就不起來,后一秒顧廷燁上前一拉她就起身了,常嬤嬤嘲諷道,做戲都不肯做全了。

也正是曼娘這自作聰明地一出戲,徹底讓常嬤嬤驗證了她的品性不良。

而顧廷燁絲毫識不破曼娘「貌似懇切、實則威脅」的伎倆,讓常嬤嬤更加篤定,他的確被曼娘騙得嚴嚴實實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