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外出工作「無力盡孝」!70歲奶奶獨自在家,遭闖空門 「不料被監視器全錄下」秒破案,兒女:「防賊并非我本意」

hh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家中如果有長輩獨自在家,許多為人兒女的總會不放心,前不久年過七旬的帥老太家中部分現金和貴重物品被盜,由于家中安裝了監控攝像頭,「直播」下男子行竊的全過程,僅僅一個半小時,行竊者就被擋獲。

不過,帥老太的女婿劉先生安裝這個監控的目的,卻并非防賊。

7月24日,劉先生稱,自己和妻子在南京打工多年,家中岳母和母親都已年過七旬,自己因為打工,無力盡孝膝下,加上二老身體多病,如不時時查看,恐出現意外都不知情。無奈加擔憂,劉先生于年初回來,給老屋裝上了三個攝像頭,以便時時查看家中二老情況。 思念、牽掛和安全,更緊密地連在了一起。 眉山市公安局東坡區分局永壽派出所民警李輝介紹,永壽鎮常住人口4萬余人,獨居老人有3000余人,已經有不少老人家中裝了攝像頭。 在李輝看來,這些監控攝像頭的背后,不止是農村老人的人身、生活安全問題,還是外地兒女的無奈之舉和擔憂之心,更是一份濃濃的親情……

↑帥老太坐在有監控的家里

盜竊案發

留守老人家中監控 拍下失竊全過程

嫌疑人不到兩小時落網

6月27日中午12點30分,眉山市東坡區永壽鎮居民帥老太趕集回家,進屋后發現床上、衣柜里的物品被翻動,家里2000多元現金和一些貴重物品全部不翼而飛,懷疑被盜,于是報了警。

接警后,眉山市公安局東坡區分局永壽派出所民警迅速趕到現場。帥老太告訴民警,當天自己著急出門趕集,隨手帶過大門卻忘取下鑰匙,就匆匆離開了,女兒女婿給的現金還在衣柜里。

民警在現場勘查、詢問過程中得知,帥老太的女兒女婿因工作在南京,為陪伴父母與其聊天,便在房間里安裝了攝像頭,沒想到竟然把小偷到她家行竊全過程都錄了下來。民警立即與帥老太女兒女婿進行了聯系并調回監控視訊。

監控畫面顯示,當天8點40分,一名身著白色衣服的男子鬼鬼祟祟開門走進了房間,躡手躡腳在房內的床上、抽屜、衣柜里一陣亂翻,還時不時地往兜里揣著東西,直到8點52分,犯罪嫌疑人走出房間。

↑楊某入室盜竊現場

根據這一線索,現場辦案民警一方面將作案視訊傳回派出所綜合指揮室進行分析,一方面按照嫌疑人可能逃跑的方向進行視訊追蹤。

通過綜合指揮室的分析、研判、篩選,民警很快從轄區內有盜竊前科人員中「篩」出了曾有多次入室盜竊前科的楊某(男,31歲,東坡區人)。

6月27日14時,在精準布控后,辦案民警立即在楊某暫住地對其實施抓捕,抓獲成功后追回了帥老太被盜現金和物品。

審訊時,犯罪嫌疑人楊某供述,當天自己途經帥老太屋外,意外發現鑰匙掛在門上且大門沒鎖,四處觀察無人后,便直接進入室內實施盜竊。只是沒想到,偷來的錢物還沒捂熱,警察就找上門來。

家人講述

兒女在外打工無法盡孝

在老家裝監控「陪伴」 ,看到老人安全才踏實

說起此事,劉先生表示,安裝監控的本意并非防賊,家中經濟條件不好,母親和岳母都已年過七旬,且有多種疾病,安裝攝像頭的目的,是為了時時查看兩位老人的身體狀況和生活起居等。

劉先生稱,自己是本地人,這些年和妻子一直在南京務工,家中就母親和岳母兩人住在一起。沒有安裝攝像頭之前,自己關注兩位老人的人身、生活安全問題,基本上就靠每天的電話問候,但總擔心老人突發疾病自己卻不知道。

隨著兩位老人年齡越來越大,經常給她們打電話無人接聽,劉先生就想到安裝監控。但由于疫情,來去不便,今年年初,劉先生才回了家,給老屋裝上了三個攝像頭:一個在堂屋正門處,對著院壩,其余兩個分別裝在兩位老人的臥室里,手機上就可以查看老屋情況,也可以對話。

「我用的是電信的號碼,每個月電話費要打200多元,這個攝像頭相當于是電信公司送的。安裝好了后,每天早上看一下,確保安全才會放心去上班,每天晚上也會看一下,有時也會聊會天,看到她們安全,心頭才會踏實。」劉先生說,畢竟老人上了年紀,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7月21日中午13時許,李輝等人再次來到帥老太家中了解情況,公路邊一條小路,步行百余米,老屋出現在玉米地后。

↑民警李輝在帥老太家

夏日午后,蟬噪林靜,帥老太在家中休養,還沒吃午飯,她給出的理由是,早上補種了豆子,早飯吃得晚,還沒餓。

帥老太還有兒女住在眉山城里,可她不愿意去,理由也很簡單,「爬樓好惱火,城里的房子地方又不大,還是鄉下安逸,地方寬敞。地里可以種點瓜果蔬菜,逢場天還可以去趕場,生了病實在不行,就打電話請人幫忙。」

對于她的生活,幾個兒女每年都會給一些錢財,雖不富足但足夠生活。另外,為了隨時了解她的生活起居和監控狀況,還給她在家中安裝了監控攝像頭。自從有了這個監控,帥老太的生活也更有規律了。她說,「每天早上,女婿他們都要喊我再去上班;每天晚上,他們下班回家了,也要喊我,要和我聊一會。

雖然帥老太覺得住在鄉下安逸,家中攝像頭也裝上了,但女婿劉先生和家人們心中難免還是擔憂:老人家身上病不少,小病還好,萬一突發重病呢?

背后現象

鎮上獨居老人多達3000余人

一個監控連起牽掛思念,「發現父親很孤獨」

在永壽派出所民警李輝看來,農村留守老人家中的監控背后,折射的不僅僅是其人身、生活安全問題,更是兒女的無奈之舉和擔憂,永壽鎮常住人口4萬余人,獨居老人有3000余人,已經有不少老人家中裝了攝像頭。李輝希望,全社會能有更多的人參與、關注其中。

中國電信眉山分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截至目前,眉山已有上萬戶邊遠鄉村群眾自愿參與電信的相關工程,主動對接安裝了智能監控,思念和牽掛,更緊密地連在了一起。

工作人員稱,在眉山,城鄉結合部、城中村、農村、社區等技防薄弱地區的視訊監控正在逐步實現全覆蓋,讓邊遠農村地區也能通過技防措施維護社會安全穩定,預防和打擊違法犯罪,降低發案率,提高破案率,著力提升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

↑帥老太坐在家里 后方是監控

其實,不止是劉先生,由于生活壓力等原因,許多人只身在外務工,家中只剩下老人,不得已只能靠監控攝像頭,讓思念、牽掛和安全,更緊密地連在一起。

37歲的張靜在深圳工作,也是家中獨女,她父親老唐在眉山市仁壽縣的一個小山村,幾年前,父親患重病,母親回家照顧父親。

出于安全等原因,前年,張靜在老家客廳和門口安裝了兩個監控,每天早晚,張靜都會打開手機中的監控軟件,「看著父親一個人在家,想起打電話時父親說一切都好,心里就發酸。」

大學畢業后,張靜就在外上班,回來結婚后,父母來到身邊幫她照看小孩。2020年,父親身患重病后,執意要回到老家,沒法,母親只能回去。

家里還有點田地,母親會種些小菜、玉米、大豆什麼等,有時候母親出了門,父親就一個人在家,活動范圍就是家門口。

看了監控之后,張靜才發現父親很孤獨,農村里幾乎都是老人和小孩,父親行動不便,無法獨自外出找人聊天,門口擺放的幾個花盆,被父親種上了小蔥、大蒜,消磨著白天漫長的時間。更多的時候,是父親獨自一人,坐在門口,向外凝望……

「本來裝監控,是為了家中安全,擔心防止爸爸媽媽生病或者摔跤等出現意外。但看了監控之后,發現他們的生活和我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這是我以前打電話、回家時都不會發現的。監控可以視訊通話,但我爸爸不知道,他耳朵不好,每次我打回去,他都會扶著墻,慢慢湊過來,巍顫顫的樣子仿佛隨時都可能倒下去,可是他嘴里,都說的是一切都好……」說著說著,張靜沒了話語。

話筒里,只有她的抽泣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