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偽裝者》原著才懂明台從公子哥,火箭式逆襲成軍統中將的真相

wang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明台即將從軍統軍事學院畢業,王天風特意叫他陪著一起走一走。

王天風對明台說「明天妳就要離開這里了」,明台聽出了不舍,兩人聊起了初次見面彼此的盛氣凌人和目中無人,更聊起了往后生死不論的為國效力,從這一刻開始,王天風與明台,既是師生,更是并肩作戰的戰友。

王天風取下手腕上的一塊名貴手表送給明台,明台很不給王天風面子地說他從來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在王天風無語地表示留作紀念時,明台才勉為其難地拿來壓箱底,而王天風,也早就知道明台為他提前定制了一套高級西裝,兩人都給彼此留了珍貴的禮物,明台離開之前,給王天風留了一封信:

老師,我們殺敵去了。軍裝等物替我們收著,若戰死,替我們埋了。若勝利回來,我們還要穿著授勛。老師好好活著,正如我們努力死地求生!學生:毒蝎。

明台第一次用自己的代號,寫在了給王天風的告別信上,而看到這封信的王天風,內心欣慰又溫暖,這個被他帶入軍統的學生,成了他手下最得意、也最受他重視的學生。

他可以在明台向他提出帶于曼麗去維也納散心時,一口茶水噴出來說「滾出去」,然后嘟囔著「我還沒去過呢」;他可以在明台為于曼麗生病還強行訓練在他面前據理力爭時,他生氣地將話筒砸向明台,看到明台一動不動地倒在地上,他疑惑地看了看手中的電話筒,王天風和明台的相處,很給人一種王天風是明台失散多年父親的錯覺。

我一直不懂的是,明台作為初出茅廬的大學生,憑什麼能得王天風的「特殊對待」,甚至王天風十幾年的出生入死才得了少將之銜,而明台,幾乎是火箭般的速度從上尉到中校再到中將?看了《偽裝者》原著,才懂明台逆襲的真相,更懂王天風待他不一般的真實原因。

主動

劇中,明台是因為在飛機上救了王天風,或者也可以說落入王天風早就計劃好的「死間計劃」,在下飛機后,被王天風和郭騎云強迫才加入軍統的軍事學校學習的。

但原著中,明台在飛機上,救的不是王天風,而是王天風的「老闆」,戴笠。

當明台讓服務員喝下他倒給戴笠的酒時,服務員出短刀突襲戴笠,明台眼疾手快地一腳將服務員踢飛,戴笠三個穿中山裝的手下,包括王天風來到貴賓艙,王天風用皮鞋狠狠地踩著服務員的臉后將服務員拖了出去,明台和戴笠聊了起來。

戴笠問明台的第一問題并不是問他為何會發現酒里有毒,而是問明台手上拿的是什麼書,明台告訴他是《西印度毀滅述略》,戴笠再問明台去香港做什麼,明台說讀書和照顧家族生意,并向戴笠說明了他的家庭背景,王天風用一杯毒酒送走服務員后向戴笠匯報情況并問明台是怎麼知道酒里有毒的,戴笠和王天風截然不同的問詢方式和態度,讓明台對兩個人的第一印象也頗為懸殊。

明台對戴笠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耐心作答,態度很是配合與誠懇,而對于王天風僅僅一個似審訊的問題,就讓明台極為反感,明台拒絕回答王天風的任何問題,師徒兩人,彼此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最后,戴笠對明台說:

妳是一個有「個性」且有「悟性」的人,妳張揚極致的背后隱藏著憂世拯民、奮進求成之心……妳的本領可以化為經濟濟世以外的抱負,原則上,看妳自己,是愿意做一個蕓蕓眾生里披了保護色的‘逃兵’,還是做一個看不見的戰線里孤軍奮戰的勇士。

戴笠一眼就看透了明台扎在根上的本性,推動明台選擇了一條更為崇高和冒險的革命之路,更給了明台自主選擇的權利。

從「看不見的戰線里孤軍奮戰的勇士」,明台已然明白戴笠、王天風等人的真實身份,明台內心世界打開了另外一扇門,他「心動了」,當明台懷疑自己能力不足時,戴笠問明台是怎麼發現服務員倒的酒有毒時,明台從酒的香氣、服務員倒酒的手指顫抖等侃侃而談,戴笠說這就是他的能力,被肯定的明台「感到有一股血液正沖擊自己的脈搏」,但他還是以做不來婉拒了戴笠,而戴笠卻說「妳不是不能做,也不是不宜做,而是不肯做,事實上,妳已經做了」,戴笠再次邀請明台,明台終下定決心「我愿意為國效力」。

從心動到血脈沖擊,再到愿意,三種心理,明台,他是自愿的。

他愿意站出來解他人之危,更愿意以一腔熱血報效國家,從明台站出來的那一刻開始,他躍躍欲試的心就再也抑制不住,戴笠給了他鼓勵和肯定,讓明台在安逸和冒險中清晰了自己的選擇,走上了勇士這一條路,而這,其實最合乎明台本心。

一條勇士之路,一條甘愿犧牲的路,是什麼能讓一個人不懼生死?是信仰、是本心、是堅定不移的初衷,即: 為國效力,不論生死。而這,是明台的信念,有了內心足夠的支撐,才讓明台在外一次次的任務中無所畏懼、義無反顧。

一顆矢志不移的心,最珍貴,最令人動容,也最讓人所向披靡。正如為了「死間計劃」,故意反水卻被明台活活罵得心臟病突發去世的王天風一般,寧愿一輩子背負「叛徒」的罵名,也要完成計劃最關鍵的一環;正如為了「越軌」行動,在被敵人打穿身體后,毅然決然地拉響手中炸彈大喊「分離掛鉤」而消逝在一片火海里的明鏡一般,他們,都在用命踐信仰,也用命在完成自我生命價值的升華。

明台亦不例外,這是他從一名安逸的大學生,經過九死一生而榮升軍統中將的最根本的原因,始終相信: 信念,讓生,無所畏懼,信念,讓死,死得其所。

「大哥」

明台決定參加軍統為國效力后,戴笠就將他安排在王天風手下學習,并用最高的規格,自己的專機送明台去的軍事學校,并對王天風說:

我很喜歡這個孩子,活得真實,不虛偽,實在難得。天風,妳好好帶,他是一塊好鋼。

有了戴笠的特殊交代,王天風在軍校也給了明台不一樣的關照,戴笠,是明台在軍校能「橫」起來的最大靠山。

戴笠之所以如此,主要源于明台做的兩件事。

救命之恩。

戴笠承了明台在飛機上的救命之恩,他打心底喜歡明台,而明台也對戴笠有了一種尊敬和「依賴」之感,他管戴笠叫「大哥」。

明台進軍校后,戴笠給了他很多照顧。

下文特批授予明台少校軍銜,讓明台的軍銜要比很多教官的都要高;明台厭倦軍校生活,以于曼麗生病還被強行訓練借題發揮,與低他一級的教官打了架,王天風要送明台去軍法處,明台給戴笠打了個電話,戴笠很耐心地聽完并對王天風說了一句「妳就是這樣帶兵的」就把電話掛了,王天風反手就將話筒砸向了明台;明台執行暗殺日本天皇特使的任務和明台上任軍統上海站行動組組長,都是戴笠親批的。

而明台為戴笠也做了很多表面功夫。

明台總是一口一口地叫戴笠「大哥」,讓身居高位且殺伐果決的軍統頭子戴笠很受用;明台去香港執行暗殺日本天皇特使任務時,在百貨公司給王天風和戴笠各定做了一套高級西裝,而戴笠拿到西裝后,直接拿過來打開了西裝,還比肩試了一下。

可以說,戴笠奠定了明台在軍統的起點,也在很大的程度上決定了明台的升遷之路,而明台,也懂得以他特有的方式去維系他與戴笠非同一般的關系,有靠山可依,更懂如何讓靠山屹立不倒。

「誤會」之情

戴笠對明台一直叫他「大哥」很是受用,而這個「大哥」的分量,在一次誤會中讓戴笠更偏重明台。

王天風故意在明台和于曼麗去香港執行暗殺任務時,安排了軍校飯堂里負責燒開水且與于曼麗養父有些相似的劉伯,試探于曼麗對過去傷疤的勇氣和明台能否掌控局面的能力,結果明台看錯了人與手中拿著明鏡皮箱的中年人黎叔打了起來,事后,明台還拿錢賄賂給他們開車的軍統甲室阿松,王天風按照軍規給了明台和于曼麗選擇「妳們一人殉法,一人上前線」的選擇,明台率先搶到槍,并對著自己的太陽穴,說了三句話:

姐姐、大哥,對不起。于曼麗,替我多殺幾個鬼子。姆媽,不孝孩兒來見您了。

說完,毅然決然地扣動了扳機,一聲槍響,明台依舊筆直地站著,手中握著槍,成了軍統瀕死訓練,槍不落地、魂魄懼在的第一人。

而戴笠一直在電話機旁等明台的消息,后下屬向他詳細匯報,不管是下屬的疏忽,還是下屬因佩服明台的故意為之,當戴笠問「他臨行前,叫大哥了?」,下屬應聲答道「是,他說,大哥,對不起」,戴笠聽完之后,臉上有欣慰,更有滿滿的笑容,他自以為明台口中的「大哥」,說的就是他。

所以,戴笠親發手諭,命明台為軍統上海站行動組組長,為明台的建功和逆襲中將鋪了最好的一條路。

一次救命之恩,讓戴笠對明台另眼相看,使明台成為軍統極有背景與靠山的人,一次誤會之情,讓戴笠加深了對明台的信任與重視,戴笠引明台入行,也給了明台在軍統如此特殊的底氣,而作為戴笠手下的王天風,自對明台也不能平常待之。

當明台與軍校教官打架時,明台不僅將對方打得站立不穩,還以軍銜的高低讓對方敬禮,看對方不服,明台說「妳打電話找戴笠啊」,對方聽到戴笠兩個字嚇得渾身一哆嗦,後來厭倦軍校生活的明台打電話給戴笠,戴笠耐心聽明台說完后就讓王天風接電話,而拿起電話,王天風立刻一個標準的立正姿勢,很是恭敬。

幾乎所有人對戴笠怕且敬,唯獨明台,他的晉升之路,尤離不開這個令人生畏的「大哥」,這是明台逆襲最直接的因。

能力

劇中,我一直不懂,明台作為王天風最得意的弟子、軍統的王牌特工,卻總是犯一些「匪夷所思」的錯誤。

去日本領事館為截取第三戰區軍事部署計劃時,被日本人發現,在與日本人搏斗時,不小心將手表遺落現場而不自知,還很是悠然自得地與程錦云在樓頂談笑風生;營救勞務營勞工,明知有圈套,在程錦云一遍遍的「滿崽……滿崽」聲中不顧紀律以身犯險;明鏡被汪曼春綁架,明明上級已經安排「已死」的他轉移,他還是不顧紀律地去營救明鏡……明台的能力不得不令人質疑。

原著中,這些情節都是沒有的,且明台確實如戴笠所說,他是一塊好鋼,這在明台執行的兩次任務中得以彰顯。

完美的狙殺

戴笠親批,由明台和于曼麗去香港執行暗殺日本天皇特使高月三郎的任務。

于曼麗假扮酒店女侍者確認了目標,并在目標所在的房間窗簾上系上了代表行動信號的紅色絲帶,待于曼麗退出房間后,明台拿著槍在房間里尋找目標,可房間里卻突然出現了三個人,明台一時找不準真正的目標,時間不多,明台瞬間做了「大開殺戒」的決定,快而準的連開三槍,目標被洞穿頭顱,一人被擊中眉心、一人被擊中太陽穴 ,三人當場喪命。

一場完美的狙擊。

任務完成后,明台很快回到自己的房間,如釋重負地洗了個澡,然后睡覺了,比起劇中明台的不敢開槍而是酒店門口解決目標,比起任務完成后明台惡心地想吐,小說里的明台輕車就熟,一氣呵成,不愧王牌特工之名,而此次任務,明台被授予中校軍銜。

清除明樓。

明台得上級密令清除汪偽要員明樓。

明台分析:如果明樓是漢奸,明鏡不可能會置之不理,況且他一直也不相信明樓是漢奸;如果明樓是軍統,那麼上級沒必要下暗殺令;還剩一種可能,明樓和明鏡都是地下黨,而為了印證自己的猜想,明樓去找了程錦云核實。

盡管程錦云以直覺否認了明樓是地下黨的身份,但明台從明鏡帶去香港的皮箱,轉到了黎叔再轉到程錦云手中,董巖去銀行開明鏡的保險箱,董巖是「櫻花號」專列列車員、阿誠緊急報信讓他去銀行解救董巖、解除明鏡的危機等等,明台認為他們都在一條線上,且明樓就是自己未曾謀面的上峰,而清除明樓就是一場「秀」。

有了這個認識,明台反而在明樓和阿誠眼前開始演戲,他毫無糾結與傷感,甚至對明樓很輕松地笑著說「大哥,走好」,明樓怒不可遏,認為明台狼心狗肺、心狠手辣,以致後來明樓借明鏡知道明台被大學退學的怒氣,泄私憤地讓阿誠對著明台一陣毒打。

明台,既能做得完美,也能想得透徹,這就是明台的能力。

而明台,早已因「粉碎計劃」,與地下黨合作,炸毀了日本專列櫻花號,殲滅日軍中將2人,日本大佐2人,內閣專員2人,汪偽政府高級政要18人,日軍及汪偽情報員多人,共175人的軍功,被授予中將軍銜, 軍銜,是軍功的彰顯,更是能力最好的佐證。

明台,有一顆最堅定的抗日救國之心,有為國效力之初最大的依靠,有令人稱道的思維與行動能力,而這些,造就了一把能扎進敵人心臟的利劍,以信念為支撐,以任務為磨石,明台從一名養尊處優的公子哥逆襲成軍統中將,更在最后找到了為之奮斗一生的事業。

明台被汪曼春所抓后,先是被醫用手術鉗子將十根指甲蓋連根拔起,在意識逐漸模糊之時,汪曼春給他注射清醒藥劑,后汪曼春一遍遍問明台關于第二戰區情報的真假,一回回的注射致幻劑,殘忍的汪曼春還用沾了鹽水的鞭子抽打明台,明台被生生折磨三天三夜,可盡管如此,明台沒有哭過一聲、也未交代一句,他心甘情愿去殉國。

后明樓問阿誠明台怎樣,阿誠說了一句:

小少爺真是一個鐵打的英雄漢子。

說完,明樓掉下了淚,在明樓的計劃里,他其實有兩種「賭」: 賭明台垮掉,經過酷刑再招供,明樓就能順理成章將他接回家、送出國,但明台就成了「逃兵」;賭明台贏,明台戰勝了一切,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戰士。

逃兵和戰士,在飛機上,明台就做好了選擇。

而他,一輩子都在踐行自己心中不滅的信仰。

無所畏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