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才懂:30歲顧廷燁拼死也要娶16歲明蘭背後的真實隱情

古月 2022/07/11 檢舉 我要評論

盛明蘭嫁給顧廷燁時,剛過及笄之禮。古代女子及笄禮,大約在十五六歲左右。而彼時的顧廷燁,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大女兒蓉姐也已近10歲。

關于顧廷燁的擇偶觀,原著中這樣寫道:

這個男人表面上再怎麼張揚叛逆,骨子裡依舊是個王孫公子,這種與生俱來的驕傲和尊貴早已刻進他的血液裡,一個賤籍戲子出身的女子,他願意寵愛、願意包養、甚至願意護佑一生,卻還是不願託付中饋。他終究還是希望娶一個門當戶對的淑女,找一個舒雅嫺靜的妻子,能識大體、能相夫教子、能拿得出手。

明蘭攪黃顧廷燁婚事

余嫣然,是京城裡的名門貴女,祖父是一代首輔,清譽滿天下。余嫣然的性格也是極好的,溫柔賢淑那是出了名的。

名門貴女配侯府嫡次子,原本是很登對的,眼看顧廷燁即將把自己的婚事談成,可他那個外室曼娘,卻橫生枝節。

顧廷燁原本的算計就是找一個性格溫順的姑娘做正妻,這樣才能讓曼娘順利地進入侯府,不受苛責,這些打算本是為曼娘著想,可誰知,這位外室心裡另有算計。

曼娘跑到余府一哭二鬧三上吊,裝的很委屈,硬是逼著余嫣然喝自己的妾室茶,鬧的街頭巷尾紛紛圍過來觀看,氣的余嫣然的祖母當場吐了血。

余嫣然這樣溫順得像貓一樣的女子,哪見過這陣仗,只能哭鼻子,不知所措。還好明蘭及時趕到,明蘭教訓這些「下作女人」不能說很有經驗,卻也算得上有些手腕兒。畢竟林小娘和大娘子鬥爭了十幾年,明蘭在一旁多少耳濡目染了一番。

事關自己閨中密友的清白,明蘭大刀闊斧,三下五除二地收拾了曼娘。余家見識到顧廷燁這位難纏的外室,最後,說到死也不願意這麼婚事。

在明蘭眼裡,女人的一輩子不比男人,就一條路,決不能行差踏錯,錯一步,就會被外頭的唾沫星子淹死,想再重來,那是要搭上身家性命的,所以她從小謹小慎微、謹言慎行。

尤其是男女之事,倘若有個差錯,于男人是皮毛之痛,而于女人可是骨血之痛。明蘭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好姐妹平白無故地被人毀了清白。

可這事到了顧廷燁耳朵裡,顧廷燁卻認定自己的曼娘是被冤枉的,把這筆賬記在了盛明蘭頭上。他氣勢洶洶地找明蘭算帳,而明蘭站在「理」這方,並不怕。

明蘭當場挑破顧廷燁的「奸計」:二叔,你究竟為何要娶我余家姐姐?我原本也不知道,可我那天見到你的外室,我就什麼都明白了。嫣然姐姐素來溫順,有這麼一個原配娘子,定能容忍你的外室。 女兒家比不得你們男子,在外面天地寬廣,任意翱翔,我們每天就這麼一畝三分地的事情,這來來回回、仔仔細細地琢磨,我都能猜著,何況別人?

明蘭斷定,顧廷燁對于余嫣然是別有用心,這種初心不純的男人,不能跟,更何況,曼娘心術不正,可偏偏顧廷燁就是不信,如果余嫣然嫁過去,以她溫順的性格,肯定會被曼娘欺負死。

顧廷燁對明蘭的話並不認可,他覺得明蘭還小不懂婚配,他對明蘭說: 等你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你就知道,這世間萬物什麼都是需要考量的,婚姻也逃不過。

可見,在顧廷燁眼裡,婚姻不是愛情,只要愛了就能娶回家,婚姻是需要考量的,是需要合計的,婚姻不光是愛,合適最重要。

余嫣然是顧廷燁考量後的結果,盛明蘭又何嘗不是呢?

顧廷燁第一次惦記明蘭

明蘭與齊衡的感情受挫後,盛老太太帶著明蘭回宥陽老家。一來是想讓明蘭散散心,二來是想讓明蘭躲過這是非之地,畢竟現在滿京城都在笑話明蘭想要攀高枝。

不巧的是,路上遇到了水賊,打砸搶劫,還好顧廷燁那陣兒順著水路找自己的兒子,和漕幫的一眾兄弟救了明蘭。

兩人再次相遇,顧廷燁向明蘭袒露心聲,恨自己沒有早點識破曼娘的黑心,才會讓自己的兒子到現在依然下落不明。

當顧廷燁看清曼娘的真面目時,也看清了盛明蘭的「真面目」。雖然明蘭平時不怎麼言語,在家裡也總是謹小慎微,可這個姑娘卻很有「心思」,也很有主見。斷文識字是才學,可是慧眼識人卻是本事,非一朝一夕能練成的。

這樣慧眼識人的女子,安置在家裡當正妻,還愁內院會生出心術不正的丫頭婆子來?

明蘭臨走時,在江邊和顧廷燁促膝長談:我方才在屋裡瞧著蓉姐怕我冷,又是替我掖被子,又是喂我喝姜湯,我是真心希望她好。然而她是你的女兒,你是什麼樣的人,她就是什麼樣的人, 你是侯府公子,她就是侯府的千金,你現在流浪于江湖,那她未來就是水賊草寇的女兒,一天一地,雲泥之別。顧二叔,這女子活在世上,殊為不易,你還是為蓉姐多想想吧。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明蘭從小喪母,又不得父親寵愛,在夾縫中生存的她,不想看到乖巧的蓉姐將來落到像她這般田地。

當明蘭說出此番話,顧廷燁心裡更加確定要娶明蘭的決心,這樣一位心地善良、又有遠見的女人,娶回家做正妻,何愁自己的後代們沒有一個好的家庭教育?

可是顧廷燁只把愛藏在了心裡和眼裡,卻沒有半分聲張。因為他自己現在身無功名,浪蕩江湖,自己的未來都還沒個定數,又怎麼能讓心愛的姑娘把未來託付給他。

顧廷燁只是旁敲側擊地說了一句:別人的事情你倒是想得清楚,可你自己的事情怎麼那麼糊塗呢?你也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六妹妹。

顧廷燁是想勸明蘭,愛情,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你得給自己留後路,瞧瞧其他人也無妨,畢竟婚姻是選擇,而不是定數。聽了明蘭的勸告,顧廷燁將女兒送回了京城,託付給長柏讀書識字學禮儀,然後自己投軍一刀一槍地拼未來。

顧廷燁此舉,比齊衡強百倍。他沒有坦露自己對明蘭的喜歡,因為自己的未來還不確定;他沒有給明蘭任何承諾,是在給明蘭留後路,如果自己依舊沒有前途,明蘭日後還有很多好男兒可以選;他即便喜歡明蘭,也是默默守護,替她擋刀擋槍,畢竟明蘭已經被齊衡傷了一次,成了滿京城的笑柄,他不想因為自己明目張膽地喜歡,再影響明蘭的聲譽,女子不比男子。

而齊衡,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衝動,傷了明蘭的感情。他明明拗不過自己的母親,卻向明蘭承諾未來;他明明放不下家業,卻要明蘭等著他。就像明蘭說的,小公爺的心太大了,什麼都想要,最終什麼也得不到。

所以,說到底,齊衡這樣的翩翩公子只適合談戀愛,而顧廷燁這種沉穩熟男才適合結婚,適合託付終身。

毫無經驗的初戀是迷人的,但受得起考驗的感情才是無價的。

顧廷燁處心積慮娶明蘭

顧廷燁為了娶明蘭,真是煞費苦心。

他先是告訴盛長柏「我看上了你家妹妹」,但並沒有說是如蘭還是明蘭,只說是長得漂亮的、性格溫柔的。想要攀高枝的大娘子,當然覺得這樣的描述是自己的女兒如蘭,便同意了這門婚事。

其次,顧廷燁又對外放出消息,說自己要娶盛府嫡女。

再者,他故意設圈套,讓如蘭和文炎敬私會,被盛長柏瞧見,然後自己名正言順的不要如蘭,要明蘭。 這樣一來,明蘭出嫁,就是以嫡女的待遇出嫁。顧廷燁做這一切,就是想讓自己心愛的人,不受嫡庶之分,享受十裡紅妝的氣派。

最後,顧廷燁又向皇上討婚事,皇上親口恩准了這樁婚事。天子賜婚,誰人敢不從。

顧廷燁憑一己之力,將尊貴、體面、全部替明蘭討回,可他也知道,這些做法甚是強硬,有「逼人就范」的意思,所以他選擇了軟硬兼施。

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有點害怕,怕得到她,怕失去她。顧廷燁怕就此錯過明蘭,連天子賜婚這一招都用上了。可同時他又怕這樣做太生硬,惹惱了明蘭,所以才有了後面深情款款的告白,女孩子嘛,總歸是喜歡一些儀式感的。

顧廷燁其實很懂明蘭,他和明蘭一樣,看人都能看到深處去,大概是兩人從小同病相憐,沒了母親的庇佑,在深宅大院內討生活,難免要學會察言觀色的原因吧。

明蘭在盛府,憋悶了十幾年。她瞧不上那些嫡庶的臭規矩,可不得不遵行;她明明事事出色,可偏偏得處處低就;就連選夫家,也不敢冒頭,所以才有了後來不上不下的賀家。

這一切,都被顧廷燁看在眼裡,放在心上。如今顧廷燁靠自己的一刀一槍在朝廷拼出一席之地,也算是揚名立萬,他篤定自己可以給明蘭一個舒坦的未來,讓她不必再過察言觀色、謹言慎行的日子。

明蘭深感這十幾年在盛府的委屈與不易,處處敷衍、時時賠小心、常常裝傻充愣,想起這些,她的眼淚竟不自覺地濕了臉頰。

顧廷燁見狀,內心頗有酸澀,他想庇佑明蘭一生,上前告白: 吾傾慕汝已久,願聘汝為婦,託付中饋,衍嗣綿延,終老一生。

張小嫻說:愛一個人,就是在漫長的時光裡和他一起成長,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一同凋零。所以,沒有什麼比「我們結婚吧」「我們生孩子吧」「我們一起老去吧」,更能證明感情的百轉千回,和愛情的靡靡之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