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碧至死都不知,為何滴血驗親槿汐拼了命要保全自己?甄嬛知道

古月 2022/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是無數后宮女子的縮影,她的一生,起起伏伏,幾次跌入生命的谷底,從一個單純善良的少女成長為各種手段用盡的深宮婦人。

而內里的勾心斗角,更是牽扯出了很多深意,其中有一幕, 在滴血驗親的時候,槿汐拼了命的保全了浣碧,浣碧對此可能至死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但心如明鏡的甄嬛卻知道。

甄嬛前期性格特征

最初的甄嬛單純善良,對于愛情有著美好的向往,一直想著能夠一心一意一雙人。

無奈家族中有父親在朝為官,甄嬛只得面對命運入宮選秀。

接下來的甄嬛接連被晉封為貴人、賜湯泉宮沐浴、椒房之寵、連著七天侍寢,此時甄嬛的盛寵已然壓過此前的華妃。

在四月十七甄嬛生日這天,皇上更是讓果郡王允禮找來滿湖的荷花,更有滿天的風箏來為甄嬛慶生。

鳳凰于飛,琴瑟和鳴,這時的甄嬛一心一意愛著皇上,認為自己的「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愿望已經實現了。

此時的她即沒有工于心計,也沒有去追名逐利,她只是靜靜地享受和皇上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甄嬛心態的轉變

后宮女子眾多,爭寵嫉妒是家常便飯,而此時甄嬛的盛寵已然使她成為眾矢之的。

由于甄嬛的面貌與先故純元皇后的神似,皇后烏拉那拉氏設計以純元皇后的故衣陷害甄嬛,父親也被奸人陷害牽連到文字獄中而遭牢獄之災。

只到此刻她才明白,端妃為何初次見她就那麼驚訝,槿汐又為什麼忠心不二。

原來一切都是因為純元皇后,因為甄嬛長的像純元皇后。

這一切的情意和榮寵,都是因為她是純元皇后的替身。

這時的甄嬛傷心欲絕,她認為的情愛與時光不過是別人替身罷了,這徹底打擊了甄嬛的尊嚴。

就是這時她的人生走入低谷,從前的風光和寵愛全無,只剩下甘露寺尼姑的為難、生活的艱辛和一手的凍瘡。

深受打擊的甄嬛在宮外得允禮悉心照顧,二人在機緣巧合下相親相愛,只等有機會遠走高飛。

后因誤傳允禮死訊,甄嬛為保全腹中骨肉也為營救重病的父親,設計了與皇帝的相遇。

甄嬛早就意識到失寵的妃子在宮里活著有多難,沒有皇上的寵愛,她在這宮里什麼都不是。

于是,甄嬛在做好所以準備前,就已經斷掉對皇上的所有情感,留下來的只有心狠的鈕祜祿氏。

就像在甄嬛回宮前槿汐所說:「娘子若要在宮中立足,便要記住一個狠字。不是狠心,狠心亦是有心。娘子要做的,是狠、而無心」

從前的甄嬛步步隱忍,只為可以保住家人平安,而現在她的家人卻并沒有因為她的隱忍而健康平安。

所以她決定回宮,用皇上的權力來為允禮報仇、守護家人。

槿汐獨自攬下刑罰

甄嬛回宮之后,恢復榮寵,晉封熹貴妃。

此時的甄嬛,在宮中地位十分穩固,不可撼動。

甄嬛突然霸氣回歸,讓皇后再次地感受到了威脅,為了能夠再次陷害甄嬛,皇后布下了一個大局,先是由自己的棋子祺貴人告發甄嬛與溫實初私通。

雖然皇后下的這布棋不夠精妙,與甄嬛在宮外的不是溫實初而是果郡王允禮,但是由于還有甘露寺的尼姑靜白和甄嬛的宮女出來做人證,此時的甄嬛還是很難洗脫清白的。

在到滴血認親這一重頭戲時,祺貴人為了讓槿汐和浣碧說出甄嬛的秘密,變向皇上提議將她們二人送去慎刑司嚴刑拷打。

這時的槿汐就走出來說:「奴婢甘愿受罰,只是熹貴妃千金貴體,不能無人照佛。」以此為借口請求皇上免于浣碧刑罰。

可是,槿汐真的只是怕甄嬛身邊無人照料才一人擔下嗎?

槿汐保全浣碧的原因

(1)浣碧的身份特殊。

浣碧第一次出場就不一樣,她和流朱同為甄嬛的貼身丫環,但她穿著華麗,身旁的流朱則穿著樸素。

在流朱的襯托下,浣碧愛顯擺、窮講究的人物性格就突顯了出來,也暗示了她身份的特殊性。

浣碧明面上是甄嬛的陪嫁丫鬟,但實際上是甄嬛同父異母的親妹妹。

浣碧是私生女,這樣的身份注定不會讓她像甄嬛一樣得到重視。

「私生女」像一個永遠無法擺脫的魔咒,折磨著她,摧殘著她,她不能光明正大的叫一聲父親,母親也不能入享宗廟,自己也只能跟著為奴為婢。

但是浣碧這個人,心氣高,是絕不甘心陪著甄嬛在宮中生存下去的。

于是在入宮前,浣碧還主動表明不愿陪甄嬛入宮,她更想留在父親身邊,到時,說不定父親還會為她尋一門好親事。

所以可以看出浣碧是絕不會像流朱一樣忠心耿耿的,比起旁人,她更在意自己。

在入宮前,甄遠道向甄嬛告知了浣碧的身份,一是想讓甄嬛的身邊有一可靠之人,二來,有甄嬛這個「長姐」的庇佑,浣碧的生活也能更好一些。

于是甄嬛知道了浣碧的身世,所以待她也比其他侍女更好一些,她的吃穿用度已經早已不是一個侍女該有的程度。

這也在另一層面上膨脹了浣碧這個人的私欲。

(2)防止浣碧壞事。

在浣碧的眼里「安常在也沒多美,家世也算不上好」,總之是個不及自己的人,卻也能得到恩寵和位分。

那麼為什麼自己卻不能呢?同樣是父親的女兒,甄嬛可以獲寵,為娘家帶來榮耀,自己卻只能做一個宮女了卻殘生。

她不甘心自己一直默默無聞,她想要的是同姐姐甄嬛一樣的榮華富貴和身份地位。

為了出入頭地,浣碧即聰明又愚蠢,利用與甄嬛相似的容貌,主動引起皇上的注意,浣碧頭戴大紅花,想讓皇上夸獎她,喜歡她,最好能和甄嬛一樣,納為妃嬪。

甄嬛在這時就明白了浣碧的小心思,但是礙于情面,甄嬛也并未點明。

誰知,浣碧的精心打扮最后卻只被皇上說是俗氣。

浣碧負氣跑到園子里,巧遇允禮,允禮還夸贊了她的穿著,這雖然也更像是一禮貌之舉。

但就是從這天的安慰開始,浣碧就對這位王爺動了情。

所以這時的浣碧對于甄嬛和允禮的相愛無疑是嫉妒的。

這些年跟著甄嬛遭遇深宮險惡,浣碧的心早已不復從前,在這個大染缸下,浣碧心懷鬼胎,并且心機愈發深沉。

槿汐知道浣碧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她在心里就是不相信浣碧這個人的。

滴血認親這件事畢竟非同小可,如果一旦進入慎刑司,那麼皇后一黨肯定會讓人對她們嚴加拷打。

而且浣碧作為甄嬛的親妹妹,如果浣碧真的出了什麼事,甄嬛一定會方寸大亂,到那時甄嬛這邊的勝算難免會有影響。

槿汐則是一個靠得住穩重的人,她知道自己是肯定不會將甄嬛的秘密說出去的,但是如果是浣碧,誰也不能保證在嚴刑拷打下她會不會說出甄嬛的秘密,到時所有人在外面多年的苦難都將付諸東流。

所以,槿汐寧可一人擔下這份罪責,不僅是為了能在甄嬛身邊留下一人,更是為了防止浣碧再生事端。

(3)蘇培盛的幫助。

在皇上的身邊,有一個貼身的得力助手,那就是蘇培盛蘇公公了。

蘇培盛作為皇帝身邊的貼身太監,位高權重,深得皇帝的信任。

而崔槿汐,作為甄嬛身邊最得力的助手,更是蘇培盛的同鄉,于是從一開始,蘇培盛對崔槿汐就存了心思。

于是,在凌云峰事件中,當她出現在蘇培盛郊外的私人住宅時,蘇培盛立刻愉快地笑了。

但他知道槿汐是帶著目的來找他的,如果不是崔槿汐需要為甄嬛謀出路,她是絕不會想到蘇培盛的。

但是蘇培盛并不在乎,只要崔槿汐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就可以想辦法讓在皇帝面前為甄嬛助力。

蘇培盛不僅沒有強迫崔槿汐,還給了她足夠的尊重,對待槿汐也是寧愿傾其所有,看到槿汐身上所穿的還是幾年前的款式,就遞給崔槿汐一大包銀子,讓她去買衣服,不愿意委屈她半分。

而崔槿汐在這時對蘇培盛是利用居多,兩個人更像是為了搭伙過日子,她需要蘇培盛在皇帝面前為甄嬛提供幫助,以確保能夠在關鍵的時候替甄嬛扳回一局。

蘇培盛待她好,也有看好甄嬛的原因在里頭,皇帝待甄嬛的不同,蘇培盛是看在眼里的,甄嬛作為皇帝的寵妃,也可以作為蘇培盛在后宮的一個新的靠山。

太監和宮女走到一起,自然會被人詬病,而蘇培盛在他和崔槿汐的事情曝光之后,蘇培盛在慎刑司里被嚴刑拷打,卻始終沒有供出槿汐半分。

蘇培盛甘愿為槿汐放棄所以待決心感動了槿汐,這樣一個珍惜自己,愛護自己的人讓槿汐覺得可以依靠。

他們之間的真情實感是不會讓蘇培盛眼睜睜看著槿汐受苦不管的。

蘇培盛必然會幫助甄嬛這邊,所以甄嬛對這場戰斗更有信心。

結尾

回宮之后的甄嬛像換了一個人,她的每一次反擊,都暢快淋漓,縱然「滴血驗親」的情節,讓人心驚膽戰,但最終她還是化險為夷。

她從不貪戀宮中的名位,「放得下榮華富貴的人,才能成大氣候。」

滴血驗親之后,果郡王允禮被殺,甄嬛對皇上更加仇恨,最終與葉瀾依合謀弒君。

皇帝駕崩后,甄嬛的養子弘歷登基,甄嬛被尊為圣母皇太后。

浣碧作為皇權和封建制度的犧牲品,不僅可恨,更可悲,從她愛上了果郡王的那一刻起,她就完全陷入自欺欺人的陷阱中。

自身強烈的欲望將她推向了危險的處境,最終在果郡王允禮死后也用慘烈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可笑的一生。

甄嬛從純真的秀女一步步陷入后宮爭斗,最后成長為善于權謀、陰險狠毒的深宮婦人,看似榮華富貴,但是也落的孤苦一生的下場,不免讓人感嘆命運的無奈和悲涼。

「在皇權制度和封建制度下,任何女子都不可能真正擁有屬于自己的愛情和自由,再光鮮再亮麗的情愛外籠罩著的外殼,都不過是一襲襲爬滿了虱子的旗袍罷了,看似光彩無比,一經虱咬,便萬劫不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