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瑯琊榜》原著才懂,赤焰逆犯衛崢為何能成為藥王谷的少谷主

张希宁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藥王谷素玄,敢問身犯何罪?竟勞動朝廷官兵圍捕。

這是懸鏡司捕抓衛崢的時候,衛崢說的話。

藥王谷財勢雄厚,潯陽云氏是衛崢的妻子,也是名昭一方的世家,懸鏡司若不是有確鑿的證據,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懸鏡司有霹靂手段,衛崢不能眼睜睜看著藥王谷的一眾人跟著自己遭罪,只能放下手中的劍,跟著懸鏡司走。

衛崢被抓,素老谷主一大把年紀了,卻愿意為了衛崢的事趕來京城,他全力以赴參與營救衛崢。付出了遠超生命的代價,可他卻只有一句輕飄飄的「叫了我這麼多年的義父」,何等的理所應當,何等的輕巧。

那麼,衛崢是林殊的副將,他又是如何能成為藥王谷的少谷主的呢?

衛崢和素老谷主的一面之緣

素老谷主素天樞和瑯琊閣前任閣主藺如風是同門師兄弟,他們爭了幾十年,不是為了爭第一,而是爭第二。

不怪他們不求上進,他們的大師兄是天下第一神醫荀珍,無人可及的江湖威望和醫術,他們想爭也爭不來。

既然第一排不上,有個老二當當也是不錯的,可誰是老二?多年下來數次對決均無定論。

兩個人約定,誰能治好對方不敢救治的疑難雜癥,誰就是老二。只是,疑難雜癥可遇而不可求,他們身為醫者,平日里的夙愿唯有,寧愿架上藥生塵,但愿天下人無病!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遇到難以救治的病患,也定是救人為先,絕不會去下個戰書看看對方是否敢醫治,再行醫治。

就因如此,多年的約定只是一場空口白說。

大梁北境和大渝交界之處的山脈終年雪封,其山上定有不少珍稀藥草,他們決定擇個時機,同去那里采藥,誰采的藥材更為貴重誰就是贏家。

素天樞采到千年的蘭芝草,哪怕是開膛破肚之傷,也能用其暫保性命。而藺如風則采到了一朵雪蓮,被冰封住的粉色的雪蓮,千年罕見,萬年難得的粉色雪蓮。

正當素天樞略顯難堪之色,正想著要如何應對之時,發生了雪崩。他們飛快地逃離。逃離的時候,落入他們視線的是一處泛紅的山頭,是梅嶺北谷。

北谷地勢險峻,途徑道路唯有一條,且易攻難守,守在那里的應是赤焰最精銳的部隊,赤羽營。可他們看見的卻是謝玉帶著人火封北谷。

明明衛崢自己已經自身難保,可他仍要去奔赴火場;明明衛崢深知自己此去有可能有去無回,可他仍要去找少帥林殊;明明衛崢知道自己這一去是送死,可他卻沒半點猶豫。

素天樞看著如此執著忠貞的衛崢,就像看到了年輕的自己。用藺如風的話說,衛崢的性子簡直就是跟素天樞一個樣。

素天樞攔住了衛崢,他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了一顆藥丸,讓他吃了,說是短時間內保無憂。

也正是這顆藥丸,才讓衛崢有了力量前去尋找林殊。

是素天樞跟著一起去,這才護住了衛崢;是素天樞再次拿出護心丹,救下了衛崢的命;衛崢在月黑風高的夜里,迷失了方向,是素天樞掏出熒石辨別了方向。

這一路來,他看著衛崢的赤膽忠心,看著衛崢的鍥而不舍,看著衛崢的錚錚鐵骨,他更看好衛崢了,也打心里喜歡衛崢。

是素天樞帶衛崢離開了北谷,徹底救了衛崢,原著中是這樣描述的:

孩子,我可以找到他,但妳先要答應我三件事!第一,無論他是誰,他現在的情況一定危重,是死是活難以預料,但無論他情況如何,妳一定要鎮定。第二,他若是妳少帥固然好,若不是我也會盡全力救他。第三,他若不是林殊,只要他有幸存活,妳就需要跟著我帶著他馬上離開……這里將士的手環都沒被收帶走,對方隨時會折返來取赤焰手環,以此邀功,所以妳我要盡早離開!

為了救幸存者,衛崢不得不答應素天樞的要求。

素天樞則是醫者仁心,能救一個算一個。但更為重要的是,他要救衛崢,救這個深得他心的年輕人。

素老谷主救下了林殊

幸存者的熱血才引得寒蚧子紛涌而來去食他的焦肉,但是衛崢是沒有辦法找到幸存者的。素天樞卻自有辦法,他作為醫者,必然要營救幸存者,更為重要的是,他為了衛崢,為了他那份忠貞,為了他那份鐵骨,更為了他那份赤城之心。

他們找到了雪洞,將雪洞扒開,借著微明的天色,兩人當下就看清了洞內的景象,有人,真的有個人蜷曲著臥倒在雪洞中。密密麻麻的寒蚧子正不斷地爬向他,啃食著散發著焦糊味卻滴著血的焦肉。如此駭人的情景,對洞外的兩人卻是驚喜,這意味著,那人還活著。

是林殊,是他的少帥,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愿意以命相報,請求素天樞救救他的少帥。

林殊火毒甚重,還有一口氣息已是不易,他身上的寒蚧子看著恐怖卻也因為它們才讓林殊得以保性命。

是素天樞施針喂藥穩住了林殊的心脈;是素天樞讓衛崢把林殊身上和洞內的寒蚧子都收集起來,等到了安全的地方讓它們繼續去咬林殊身上的焦肉;是素天樞把剛采的蘭芝草塞入林殊的口中,讓他有了活下去的能量。

林殊心系國之安危,北境如何?主營如何?戰士們如何?每說一句每念一字,都牽動著全身的痛,被濃煙灼傷的喉嚨更是有著撕心裂肺的痛,可林殊對此已經毫無感覺,因為他憋著一口真氣,在雪洞里等了太久太久。

久到他再也聽不到洞外的慘叫,久到洞外再也沒有廝殺之聲,久到洞外再沒有「仔細檢查,赤羽營不能有活口!」、「他還活著,補兩刀!」等聲音……久到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不放任自己陷入黑暗……

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明白為何謝玉會手持圣旨說他們是反賊?他不明白赤焰軍為何會遭此橫禍?他的景禹哥哥怎麼樣了?金陵又怎麼樣了?他身處金陵的娘又何如?太多太多的迷惑,他有太多的疑問。疑問越多,活下去的奢望就越大。

林殊有多想要活下去,對于救了林殊的素天樞,衛崢就有多感激,他愿意為素天樞做任何事情,甚至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來報答這份救命之恩。不僅是報答素天樞救了自己的命,更是報答素天樞救了他最看重,最想要守護的人的性命。

衛崢對素天樞只有唯命是從的感激,他真的是從心里想要報答他的所作所為,只要能救下林殊,救下他的少帥,他想著不論今后素天樞要他做什麼,他都答應,無怨無悔。

素老谷主看上了衛崢

素天樞又怎麼會要他的命,他喜歡衛崢,喜歡得不得了。

他要把衛崢留在自己的身邊,不論以什麼身份,只要能留這個年輕人在自己的身邊,他都愿意一試。因為,他真的越看衛崢就越覺得和自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甚至他有些恍惚,覺得衛崢就是自己的兒子。

林殊醒來,從衛崢的口中得知了一切近況,兩股清澈的淚從他的臉頰流下,滴落在唇邊就著蘭芝草的藥汁慢慢咽下。

他是這樣跟衛崢說的:

聶鐸雖是赤焰大將,可一直跟著聶叔叔,尚無領營經驗,若赤焰主將尚有其他僥幸逃脫者,所有幸存兵士聽那人調遣,包括妳衛崢和聶鐸,若赤焰主將無人逃脫,傳我將令:所有幸存兵士,無論階位,就此蟄伏,不得擅動!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赤焰軍是那樣一支精兵,是那樣一支強將所在,而衛崢更是林殊的副將,他更服從林殊的命令。

離北境最近的小鎮,是在北境稍有規模的小鎮,也是素天樞和藺如風約定的見面之地,在一處熱鬧的酒坊里,幾經周折用了近五天的時間一行人終于在一家酒肆的密室內碰面了。

如果不是因為素天樞,藺如風不會派馬車前來接應;如果沒有藺如風精巧設計的馬車,衛崢和林殊是不可能逃過懸鏡司的人上上下下的檢查的。

赤焰軍已經變成了叛軍,懸鏡司的人到處都在盤查,在抓捕逆犯,沒有素天樞,別說蟄伏了,就是逃離北境都是個問題,他們很有可能沒被大火燒死,卻死在懸鏡司的霹靂抓捕手段中。

所以,當素天樞提出,要讓衛崢當他的義子的時候,衛崢沒有猶豫就答應了。一方面,他想要報答素老谷主,另一方面,他要服從林殊的命令,就此蟄伏,以待來日方長。

若不是其中緣由頗多,若不是素天樞對衛崢有如此深重的恩情,衛崢定是要守在林殊的身邊,寸步不離的,不論生死,不論艱難與否,衛崢這個副將,他一定是要和林殊一起面對一切,一起承擔的。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林殊希望衛崢留在素天樞的身邊。藥王谷的勢力雄厚,素天樞又對衛崢那般看重,一定會護衛崢周全,林殊不能再失去任何一個存留下來的赤焰軍人了,他不能護他們周全,他也會想方設法讓有能力的人護他們周全。

林殊的意愿,衛崢定當思慮,也定會聽從。他們之間有著超越主將和副將的情分,是患難與共,生死與共的交情。

所以,衛崢成為藥王谷的少谷主,是素老谷主和衛崢的雙向奔赴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