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熬38年才登基,一夜寵幸數人,寢宮傳出尖叫聲:皇上駕崩

张希宁 2023/01/13 檢舉 我要評論

1620年,萬歷皇帝去世,他苦命的兒子朱常洛登基。 被壓制了38年的他,終于可以放縱一下了。

恰好這時,他最大的敵人鄭貴妃為了討好他,一連送來8個美人,他一夜連幸數女,夜夜奮戰,身體很快被掏空。

而此時他不請御醫,居然請了個太監給自己開藥,要命的是太監正是鄭貴妃曾經的貼身太監。而他給朱常洛開的藥方是「瀉藥」,他認為皇帝需要清火。

理由也沒有錯,皇帝為了完成「一夜,連幸數人」的任務,服用了大量的藥物,上了火,瀉藥清火也算對癥下藥。

只是,太監畢竟是太監,用藥過猛,朱常洛一晚上瀉了幾十次,生命垂危。

為了補回來,朱常洛連服兩粒「仙丹」,身體終于有了好轉,大臣們十分高興,歡呼雀躍。

然而,凌晨皇宮里突然傳出太監的一聲尖叫聲:「皇上駕崩了!」

這位苦熬38年,卻只當了一個月的皇帝,他的死留下了一連串的疑問。

為什麼登基后不先利用手中的權力,除掉對手鄭貴妃?

反而要接受她送來的「禮物」,而且對她毫無戒備心理?

作為皇帝他還年輕,幾個美人又不會過期,他為何那麼著急去享用,以至于連生命都不愛惜?

究其原因,他的悲劇是父親萬歷皇帝窮養兒子的結果,朱常洛無論是從物質上還是感情上都是匱乏的。

他從一出生就夾著尾巴做人

他雖貴為皇帝的長子,卻一直扮演著奴婢的角色,卑微到了塵埃里。

他的母親王氏是位小宮女。一天,萬歷皇帝來給母親李太后請安,結果李太后不在,萬歷閑來無事,四處打量著,突然物色到一個還算順眼的小宮女王氏,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萬歷就臨幸了她。

臨走時,按照宮中規矩:但凡臨幸,必賜禮物,萬歷也賞給了王氏一副首飾。

之后,萬歷就忘記了這件事,但王氏卻懷了孕。王氏眼看著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實在瞞不住,便如實告訴了李太后。

李太后倒挺高興的,那時萬歷跟王皇后感情不和,也沒有子嗣,這給皇家開枝散葉自然是好事。她找到萬歷說了此事,萬歷的反應是矢口否認,一口咬定沒干過這種事,因為他覺得寵幸宮女是很丟人的事。

李太后有辦法,她命人去查《內起居注》,白紙黑字萬歷抵賴不了,才勉強承認。在母親的逼迫下,萬歷承認了這個孩子,封王氏為恭妃,住進了景陽宮。

帝過慈寧,私幸之,有身。——《明史·卷一百一十四·列傳第二·孝靖王太后傳》

只是,這景陽宮地處皇宮內最偏遠的角落里,皇上也不愿意來看她,她實際上是被打入了冷宮。

苦熬幾個月后,她很爭氣的為萬歷誕下了兒子朱常洛, 這個兒子身份高貴,他是萬歷的皇長子。

當時,王皇后還沒有兒子, 按照明朝的繼承制度,無嫡立長,朱常洛是最有資格做繼承人的。但也正是因為這一特殊身份,使這對母子的生活更為悲慘。

因為當時最受寵的是鄭妃,萬歷希望能立鄭妃的兒子為太子,而朱常洛就是最大的障礙。

萬歷干脆一把大鎖將這對母子鎖在了景陽宮, 吃沒得吃,穿沒得穿,待遇上連個奴婢都不如。

長大后,書不讓讀,太子當不了

5歲時,朱常洛還被鎖在景陽宮,也不讓他讀書,大臣們便紛紛上奏要求皇上立太子。 皇上則不是裝聾作啞就是一拖再拖:「王皇后還年輕啊,萬一她生下嫡子怎麼辦呀?」要不就是:「朱常洛年齡還小,不著急。」

而等到朱常洛9歲時,王皇后也沒有生兒子,大臣們更是坐不住了,紛紛上書立太子。

但萬歷不但不立太子,還下達了要封鄭妃為貴妃的諭旨,態度已經很鮮明,就是慢慢抬高鄭妃的地位,再找機會取代王皇后,她的兒子便是嫡子了。

而這幫遵循禮制的言官集團,表現出了無謂的戰斗精神,勢必要跟萬歷抗爭到底,他們一個個地頂著炸藥包往上沖。

為此,無數的官員被貶、被撤職......但舊人走了,新人頂上,依然不斷有人堅持上書,且人越來越多。

逐漸地這件事演變成了皇權與臣權的對決,萬歷為了贏得這場戰斗,硬是借助皇權,把鄭妃變成了鄭貴妃,朱常洛依然連出閣讀書的希望都沒有。

這也是萬歷為什麼要虐待這對母子的根本原因, 他不喜歡被人施壓。李太后強迫他納王氏為妃,他就虐待王氏,大臣越是上奏立朱常洛為太子,他越是不立。

可憐這對母子,便成了其中的犧牲品。以至于朱常洛自小被幽禁在宮中, 一沒見識,二沒學問,見了人就嚇得打哆嗦。

朝堂上,萬歷和大臣們的爭斗無休無止。言官們為了博得一個直臣的好名聲,拼死上奏,烏紗帽可以不要,命可以不要,但名聲必須得要。

萬歷則是上奏一個罷免一個,寧可罷凈百官也要維護自己的權威,一股寧愿把江山干翻了也要斗倒這幫言官的氣勢,讓他們看看誰才是當家做主的人。

雖然太子沒立,但言官的戰斗力太強,迫于壓力, 萬歷終于在朱常洛12歲那年同意讓他出閣讀書。

這場「國本之爭」持續了15年,萬歷逼退了首輔4人,部級官員10余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員300多人。

但結果是,非但沒有嚇退官員,反而越罷越來勁,他們軟硬不吃,把丟官當成很光榮的事。

萬歷終于撐不住了,這些年他被折磨得焦頭爛額,身心俱疲,而大臣們卻越斗越勇。

李太後來找萬歷談話了:「妳為何不立朱常樂為太子啊?」

萬歷還是搬出老套路:「他是宮女生的兒子。」

李太后一聽,龍頭拐杖往地上「咣當」一杵,大怒道:「妳也是宮女生的兒子!」沒錯,李太后也是宮女出身。

萬歷嚇一大跳,連忙跪地認錯。他知道自己終究是輸了, 萬般無奈下,才把朱常洛立為了太子,那年朱常洛已19歲。

未幾,鄭貴妃生子常洵,有寵。儲位久不定,廷臣交章固請,皆不聽。二十九年十月,乃立為皇太子。——《明史·本紀第二十一·神宗二》

當上太子依然不受待見,眼看著母親慘死無能為力

可以說,萬歷皇帝從沒有把朱常洛看做兒子,從他出生到長大沒得到過一天的父愛。身為皇長子,他的待遇一直連個奴婢都比不上。

而作為國家未來的繼承人,他十二歲才開始讀書,就這還是用無數個官員的烏紗帽換來的。可笑的是, 教他讀書的先生,皇帝不但不給錢,連飯都不管,先生自己背著飯去教他。

好不容易熬到當上了太子, 冊立的時候儀式從簡,方方面面都透露著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極度厭惡,而一個不受待見的太子,自然也沒有什麼人愿意搭理他。

雖然與母親都住在皇宮內,但 出閣后的他10年都沒有與母親見一面,他過得孤苦伶仃,混到這份上,怎一個慘字了得。

當然,比他更慘的是母親王恭妃,她在兒子離開皇宮之后就日日思念著他,擔憂著他的生命安全,眼睛都哭瞎了。

直到病重生命垂危時,才用畢生所有的積蓄買通宮女向兒子傳話,告訴兒子,想見他最后一面。

為此,朱常洛才鼓起勇氣,去向父親請示見母親最后一面。

得到批準后,他來到昔日的景陽宮,那把大鎖依舊牢牢地鎖在門上,朱常洛含淚把鎖砸開。宮內雜草叢生,破舊不堪,可想而知朱常洛看到這一幕該有多痛苦。

而眼前的母親,雙眼已經哭瞎,枯瘦如柴,奄奄一息。她用手把兒子從頭摸了一遍說:「兒長大如此,我死何恨?」然后,當天就離開了人世,享年46歲。

所有這一切, 朱常洛都沒有能力去改變,他只能承受著。

朱常洛的級別很低,低到普通農民拿根木棍就要殺他

1615年,朱常洛正在慈慶宮休息,而 他所住的地方也是要啥沒啥,基礎設施一應俱缺。堂堂太子就連個護衛都沒有,只有 兩個別人淘汰下來的老太監。

因此,有一個手持木棍的農民輕而易舉地就進入了慈慶宮。他與太子的距離只有兩道門,而第一道門沒有人看守,他直接就邁了過去,就像進自己家一樣輕松。

第二道門,他遇上了兩個老太監,太監相比農民力氣差了不是一點點,再說又是老太監,根本就不是農民的對手。

農民掄起木棍朝一個老太監揮舞過去,老太監被打傷,危險越來越逼近太子。老太監扯開嗓子大聲呼喊,畢竟是皇宮,很快一群太監蜂擁而上,將他拿下,太子才躲過一劫。

這就是明朝著名的奇案——梃擊案, 作為太子,居然讓一位普通農民拿根木棍就想刺殺他,可想而知他在外人眼中的地位有多低。

而審判人匆匆一審,就得出結論:他叫張差,是個瘋子,稀里糊涂闖進了皇宮,見人就打,似乎合情合理,便想結案。

但這樣草草結案,大臣們不服,紛紛在朝堂議論,宮外更是傳遍了大街小巷。大家的看法也很一致, 此事就是鄭貴妃干的。

皇上也壓不下去了,于是下令再審。

審來審去,張差也說出了實情:他曾見到過兩個太監,是太監把他帶過去的,還告訴他:「妳進去之后,見一個就打死一個,事成后我給妳幾畝地,保妳衣食無憂。萬一被抓到,我也會救妳。」

果然大家的猜測沒有錯,這是一場暗殺案。雖然大家懷疑鄭貴妃,只是疑點很多,也沒有誰敢直接說出就是鄭貴妃干的。

但好笑的是,鄭貴妃的弟弟卻突然冒出來喊冤,真可謂此地無銀三百兩。

緊接著張差又指正了他所見的兩個太監,正是鄭貴妃的兩個貼身太監,而鄭貴妃又天天跑到萬歷皇帝的面前哭哭啼啼,求他幫忙洗冤,向太子求情。

這事是不是真的與鄭貴妃姐弟倆有關系,已無人知曉,只是這倆人的種種行為卻是越抹越黑,連萬歷都表明幫不了她了,讓她自己去求太子原諒。

鄭貴妃很識實務,她見到太子噗通一跪萬般委屈地訴說冤屈,請求太子原諒。而向來忠厚老實的太子也不計前嫌,原諒了鄭貴妃,倆人的關系也變仇敵為好友。

薊州男子張差持梃入慈慶宮,事復連貴妃內珰。太子請以屬吏。獄具,戮差于市,斃內珰二人于禁中。自是遂有「梃擊」之案。——《明史·本紀第二十一·神宗二》

很多人說太子這一招很高明,如此大度,讓萬歷另眼相看,也穩固了他太子的地位。當然,在這個時候他這麼做的確是對的。

但在他登基后,他依然沒有為難鄭貴妃,說明了他的確善良,是個大好人。但歷史無數次證明, 在皇權斗爭中,好人最后的結局就是廢人。

朱常洛從小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他已經習慣了被人欺負而不反抗。

心理學有一個詞語: 「討好型人格」,這種人往往寧愿委屈自己,也要滿足對方的請求,即便是對那些沒有好感的人,他也會在一種心不甘情不愿的狀態下給予對方幫助。

朱常洛其實就是這類人,而造成他這種性格的原因,就是父親對他的刻薄無情,甚至可以說是虐待。

朱常洛登基,放縱致死

擔驚受怕38年的朱常洛,終于修成正果,登基稱帝了。他是一個經歷無數風雨險阻,終于達成目標的人,如果在此之前都是他努力上進的奮斗史,那他是勵志的。

正如朱元璋所受的委屈和痛苦比朱常洛肯定多得多,但不同的是,朱元璋是自由的。他不受父母的壓制阻礙,不受宮廷的約束,他可以大膽放手一搏,努力打拼,在這個過程中磨煉了意志,成長了能力。

而朱常洛是在父親的壓制下長大的,他是沒有安全感的,他一直處在驚恐、害怕的狀態,他抵御的方式就是躲避,逆來順受。

越是這樣, 他內心對自由的渴望度更強,一旦獲得了自由,便會急于發泄出來。

按照常理,鄭貴妃在之前把朱常洛母子害得如此凄慘,而且還跟他爭了15年的太子位,這個女人在萬歷死后是必會遭到清算的。

所以,她急于討好朱常洛,禮物就是八個美女。而 朱常洛也很容易滿足,得到這個禮物后他就非常高興,也不再為難鄭貴妃。

他畏畏縮縮幾十年,終于獲得了自由,他認為自己該好好享受一下了,恨不得把上半輩子欠下的統統補回來。

史料記載:「是夜,連幸數人,圣容頓減。」

他一夜就要寵幸好幾個美人,顯然,這個任務很艱巨,辦不到就借助藥物,為此樂此不疲。

但很快,登基時那個意氣風發的朱常洛就變得面黃肌瘦,病倒了。

鄭貴妃「進侍姬八人,上疾始憊」——《國榷》

皇宮內不缺醫術高明的御醫,但是御醫的方法就是慢慢調理,時間上肯定長一些。于是,急于求成的朱常洛又想到了太監。

因為明朝太監給皇帝看病已經成了慣例,他找御醫房的太監拿藥也并不是稀奇的事。

只不過,太監的醫術肯定是差些,加上他之前侍奉過鄭貴妃。不管是不是巧合,都可以看出朱常洛對鄭貴妃絲毫沒有戒備心理,這也是他性格上的缺陷。

雪上加霜的是,他為了早點好起來,又連服兩粒「仙丹」,叫紅丸。

朱常洛不想死啊,他在宮里如同坐了38年的牢,卻只做了一個月的皇帝,他還想再爭取一下。

于是,他下令召李可灼進宮,聽說這人有金丹進獻,藥到病除。

的確,剛吃下一粒感覺很舒服,食欲也增加了,渾身舒暢,朱常洛和大臣們都非常高興。

但是,朱常洛是個急性子。

他一看藥效這麼好,幾個時辰后就趕緊吃下了第二粒,結果就一命嗚呼了。

這便是明宮第三大案「紅丸案」至于這背后究竟藏著什麼樣的陰謀,不得而知。

總之, 在一個接著一個的陰謀下,朱常洛毫無招架之力,最終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而此時萬歷皇帝尚未下葬。

又由于在位時間太短,他的陵寢都還沒開始修,也只好又委屈了一次,借了個「二手皇陵」葬了下去。

這個皇陵本是明代宗朱祁鈺為自己修建的陵寢,後來爆發了「奪門之變」,朱祁鎮便以親王的規格給他下葬。所以,皇陵正好被朱常洛借用了。

寫在最后

朱常洛這一生畏畏縮縮,雖身為皇子卻沒享受過什麼好的待遇。吃不好、住不好、書都讀不上,唯一的親人母親,他也保護不了,本該屬于他的太子,被父親一拖15年。

好不容易熬上了太子,卻也不受待見。

不但待遇上不見提升,反而被別人反復利用玩弄、整出一波又一波的事件,不是受遭猜忌就是差點丟性命。

對此,他只能在恐懼中慢慢煎熬著,默默忍受著, 哪怕棍子打到自己頭上,也不敢說什麼,一切只能看父親的臉色行事。

長此以往,致使他形成了 唯唯諾諾的性格,遭受迫害不懂得反擊,也不懂得如何防備。面對誘惑把持不住,對自己的身體和感官絕對的順從,最終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朱常洛的故事,也給做父母的我們也敲響了一記警鐘:所謂的窮養兒,不是在物質上去刻意地限制他,更多的是窮他那些不合理的欲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