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平寧郡主看不上明蘭,原因竟是齊衡最不屑的東西

小九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看了好幾遍,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為小公爺齊衡和明蘭意難平,哪怕顧廷燁對明蘭很好,把她寵上天,還是覺得如果明蘭跟小公爺在一起了,應該會更幸福!

賀弘文本來勝券在握,可為了曹錦繡的事情左顧右盼,磨磨唧唧,沒有早一點跟明蘭定下親事,若他能干脆利落一點,顧廷燁也蹦跶不起來。

齊衡心里想娶的一直都是明蘭,在母親的壓力下頭婚娶了位高權重的縣主,二婚時本想去盛府提親,卻被顧廷燁搶先了一步。

看到平寧郡主去盛家準備提親時,被王若弗指桑罵槐的一頓數落,灰頭土臉地離開時,觀劇的吃瓜群眾有沒有感覺特別爽。

可若是齊衡在喪妻之后,不選擇苦讀科舉掙功名,而是立馬去盛府提親,盛家看到國公府跟賀家的差距會不會心動,明蘭會不會選擇齊衡呢?

可事情就是這麼陰差陽錯地發生了,就如同生活中每一天都會有意外發生。

后來看了原著才發現,明蘭對齊衡的感情并不是愛情而是愧疚,而平寧郡主一直都沒看上盛家的女兒,即便是齊衡二婚,她也在挑挑揀揀找兒媳婦。

連盛家的嫡女盛如蘭都只是個備選,遇到更好的人選(首輔申大學士的女兒看上了齊衡)時,立馬放棄了盛家這個小蝦米。

對她而言,兒子的婚事是用來聯姻爭取更多的利益,而作為四品官的庶女的盛明蘭,從來都沒有出現在她兒媳婦的名單里。

1,

早在齊衡第一次出現在盛家的私塾學堂時,平寧郡主給盛家的姑娘們打了預防針,本來莊學究的課,盛家的女孩是正經的學生,每日跟著哥哥們早起晚歸的讀書練字。

可這麼一個翩翩美少年降臨到私塾后,三個女孩的心思都起了不同程度的漣漪。

最開始的表現就是墨蘭和如蘭都要和明蘭換位置(因為齊衡坐在明蘭的前面),接著就是在裝扮上下功夫,從髮型到穿著打扮,都下足了功夫,墨蘭還拿著新鮮出爐的詩文去找齊衡「請教」。

可這樣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平寧郡主就直接殺到了盛府,以一串南珠作為補償,就斷了盛家女兒們的求學之路,也斷了她們跟齊衡的可能性。

平寧郡主還拿明蘭做由頭,說她活潑可愛,讓齊衡把她當成親妹妹對待,如此一來盛家的女孩們都成了齊衡的妹妹,也只能是妹妹。

后來齊衡每日在壽安堂蹭飯,明蘭在對面作陪,兩個人的交集最多討論下一頓吃什麼,齊衡送明蘭菜譜,明蘭給齊衡撈魚,而菜譜里夾著的那張「如沐春風」的字條,明蘭看到了,也只能當沒看到。

明蘭在地上用樹枝畫了兩根長長的線,齊衡問她畫的是什麼,她告訴齊衡這叫平行線,雖然離得很近,可就是靠不到一起。

齊衡捉了一只毛毛蟲放在她的身上,明蘭嚇得慌亂的蹦跳著跺腳,齊衡笑著指著地上的兩根線「你瞧,這不就靠到一起了嗎?」明蘭瞪了她一眼,丟了他一塊泥巴后轉身跑了,他想去追,卻聽到小廝叫他回家。

也許,一些事情冥冥之中就注定了結局。

2,

作為齊國公的獨子,齊衡從小便被當成眼珠子一般重視,平寧郡主沒少給他灌輸男女大防的思想理念,對一切想成為她兒媳婦的女孩子都嚴防死守。

連逢年過節走親戚,平寧郡主都不許齊衡跟親戚家的女孩說笑,更不會允許府里的丫頭打扮得花枝招展。

給齊衡選妻子,平寧郡主也是煞費苦心,皇帝的寵妃榮妃的妹妹榮飛燕一心傾慕齊衡,可平寧郡主看不上他們市井小民的出身。

而且榮妃沒有兒子,也就等于說,皇帝死了她就失去了靠山,那榮家也就沒有了榮寵和地位,這樣的親家,她才不想要,她想找的是可以給齊衡帶來權勢可以保證齊國公府富貴延綿的親家。

幾番考慮后,她選擇了六王妃的女兒嘉成縣主。

六王爺的兒子過繼給三王爺,三王爺當上皇帝后,那過繼來的兒子就成了太子,而太子的姐姐自然也就成了公主,放眼全京城,再沒有比她更尊貴的女人了,而且娶了這樣一位公主也不會影響齊衡發展事業,何樂而不為呢!

在嘉成縣主出手滅掉了榮飛燕這個威脅后,齊衡就成了六王爺家的乘龍快婿。

按照平寧郡主的想法,齊國公府將因為娶了嘉成縣主而無上榮光,可事情的發展和轉折都來的太快。

榮妃因為妹妹的事情恨透了六王爺,從而跟沒有得到太子之位的四王爺聯手,不但殺掉了太子候選人三王爺,還把六王爺一家給滅了,六王妃跟嘉成縣主不但沒能逃脫,還被凌辱至死,齊衡剛結婚幾個月就變成了繯夫。

嘉成縣主那種屈辱的死法讓整個齊國公府都抬不起頭來,齊衡更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整日在家里苦讀備考。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第二年的春闈,齊衡考上了進士,還是二甲前幾名,一個很不錯的成績。

齊國公府恢復如常,還宴飲待客,請了不少親朋好友,達官貴人,這其中就包括平寧郡主的遠房親戚王若弗和伯爵府梁夫人,而這一次的飯桌上,平寧郡主又一次決定了齊衡的命運。

3,

「孽障,你說什麼?」平寧郡主氣得渾身發抖。

齊衡冷漠而諷刺地輕笑: 「我說,這會兒我已入了翰林院,若將來有更好的婚事,母親是否又要改弦更張,何必這麼早定下呢?」

「啪」的一聲,齊衡白皙秀美的面龐紅起了幾個指印, 「你個忤逆不孝的東西,放肆!」平寧郡主看著昔日聽話的兒子竟敢對自己這樣說話,不由心寒。

齊衡眼中含淚,苦笑一聲: 「母親明知道兒子的心意,不過是一步之遙,卻這般狠心!」

平寧郡主顫顫后退幾步 ,「那日宴飲,我們三人坐在一塊兒,我本想試探著問盛家太太,誰知才說了兩句,永昌侯梁夫人就半道兒插話進來說相中了明蘭,你叫為娘如何言說?去與人相爭嗎?」

齊衡明知道母親心高氣傲,冷笑道: 「母親素來思辨敏捷,那時立刻就想到與永昌侯府也可結個轉折親吧,況且您的兒媳又是嫡出的,有高人一等了是不?」

平寧郡主從未想過平時百依百順的兒子會這副模樣,心中不由得一驚,可是她從未想過要娶一個庶女做正兒八經的兒媳婦,以前風光的時候不曾想過,現在眼看著家門不濟了,更要娶一房拿得出手的兒媳婦才行。

「你莫要怪娘貪圖權勢,你自小到大都是眾人捧著,從不曾嘗過落魄的滋味,可你看看現在的情形,有多少人在背地里笑話咱們。

若你爹是世子,若咱們有能耐,你愛娶誰就娶誰,就是讓盛家送那個庶女來給你做側室也未嘗不可。

可現在新皇登基,你爹爹如何還未可知,咱不能不為家里多想想啊!」

平寧郡主說著只剩下哭了。

平寧郡主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齊衡娶明蘭,哪怕一定要娶盛家的女兒,也一定要娶個嫡女,哪怕一定要讓明蘭進門,也最多不過是個側室,在她的心里,明蘭配不上齊國公府兒媳這個「尊貴的稱呼」。

4,

平寧郡主從小養在宮里,眼高于頂,身為襄陽侯府的獨女,又嫁到了國公府這樣的勛貴人家,自然瞧不上盛家一個小小的四品官,何況還是個庶女。

她跟王若弗說想娶如蘭做兒媳婦,也是迫于齊衡是個二婚,且齊國公府還不知道以后的路會咋樣。

齊衡初入翰林院,也沒有什麼根基,而翰林院大半的人員都是海家的門生,盛長柏則是海家的女婿,若是娶了如蘭,跟海家搭上個轉折親,那齊衡在翰林院也能混的更好一點。

在平寧郡主的眼里,聯姻就是要選一個對自己家族有利,對兒子仕途助力的兒媳,親家,而這兩點盛明蘭都不具備。

她雖是盛家女兒,可是個沒了娘的庶出,上不了台面,雖然養在祖母身邊,可盛老太太畢竟年紀大了,哪天撒手去了,盛家能疼愛照拂的還是自己的嫡親女兒,所以如蘭比明蘭有價值。

可是當更大的利益拋過來時,她立馬舍棄了明蘭。

內閣首輔申大人的嫡出女兒看上了齊衡,讓父親去上門提親,平寧郡主兩口子沒有半分猶豫就答應了親事。

內閣首輔自然比盛家的官位高,且做了申家的女婿,齊衡這輩子的仕途都不用愁了。

多年后連顧廷燁也饒有興趣的評價, 齊國公真會挑兒媳,有了申家這座靠山,齊衡算是有福氣了。

二婚娶個嫡女,還是個高門大戶的嫡女,平寧郡主自然喜上眉梢。

在王若弗看來,齊衡雖然跟如蘭沒有過明禮,可平寧郡主跟她已經是心照不宣了,只等著如蘭及笄了再定親,可齊國公說變卦就變卦,惹得王若弗很生氣。

王若弗著人去質問,誰知平寧郡主只陰陽怪氣的答了一句: 「貴府四姑娘的婚事如何了?」

很顯然,墨蘭的不守婦道,當眾勾引梁晗,讓盛家的女兒們都丟了人,可這只是一個托詞,真正改變平寧郡主心意的,還是申家的權勢比盛家要大。

在面對更好的選擇時,她一腳就踢開了如蘭,還譏諷王若弗,這才是從小養在深宮,眼高于頂的平寧郡主最正常的反應。

5,

權勢和愛情哪個更重要,齊衡認為是愛情,可是他無法反抗父母,只能被迫接受他們一次又一次安排的婚姻。

多年后齊衡的孫子又遇到了跟他一樣的問題,他把選擇權交給孫子,讓他自己做決定。

可孫子經不住母親的訴苦和嘮叨,還是放棄了心愛的姑娘,選擇跟對自己有利的女子聯姻。

「還是這樣,怎麼還是這樣!」老邁的齊衡心里嘆息,為孫子,也為了多年前的自己。

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有舍有得,每個人都有選擇舍和得的權利,但太多時候我們被其他的感情左右,就放棄了這個權利,齊衡是這樣,他的孫子也是這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