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她雖青樓女,對十三爺的愛卻比誰都真!何苦逼她絕路

wang 2022/10/05 檢舉 我要評論

《步步驚心》是改編自桐華的同名長篇小說的一部穿越劇,講述了現代白領張曉因交通事故而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間,成了格格馬爾泰若曦,并由她而展開了九龍爭嫡的故事……

劇中有一對戀人的感情,頗讓人感動與動容,那便是十三爺胤祥與青樓女子綠蕪。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

十三爺與綠蕪間的愛情,或許用這兩句詩來形容,較為貼切。

綠蕪,是品行絕佳又才貌雙絕的一名絕色女子。因受父親明史之案的牽連,她被抄家而落入了奴籍,至此成了青樓間的一名雅妓。

因緣際會下,十三爺認識了這個人淡如菊又身處桎梏仍向往自由的女子。

品趣相投,性情相似。十三爺對綠蕪更是一見如故,又遺憾相識太晚。

十三爺不僅欣賞綠蕪,也很尊重綠蕪。

他從未因為綠蕪的青樓身份而去看輕與輕薄她,反而將綠蕪當成可以紓解自己心事的一名摯友。他對她毫無保留,無比信任。

而綠蕪,縱使自己對十三爺是心中有愛的,但她始終是清醒克制的,總恰到好處從未有失分寸感于他。

總結來說,兩人的關系就是友情以上,戀人未滿。

綠蕪就是十三爺的紅顏知已,更是最為善解十三爺心意的一朵溫柔解語花。

閱人無數的若曦,卻是在見過綠蕪寥寥幾面后,毫不吝嗇自己的贊賞之詞,感嘆綠蕪是個奇女子。

毒舌險詐的九爺為了打擊宿敵十三爺,也為了出氣讓十三爺難堪,他故意前去青樓為難綠蕪。

綠蕪面對著九爺故意的刁難,她委屈求全又不卑不亢將九爺遞過來的酒飲盡,希望喝下這酒后能平息他的些許怒火。

九爺在十三爺那沒占到什麼優勢,自是把自身所有的不快,都宣泄在十三爺的這位紅顏知己身上,所以他對綠蕪一直不依不饒。

幸得十四爺出面相助,才為綠蕪解決了難題。

十四爺禮貌好心提出要送她回去,綠蕪卻擔心自己身份會有損他皇子的名聲。

她奉勸著十四爺離開,還求著十四爺千萬不要把九爺為難自己的事情,告訴給十三爺聽。

綠蕪,并不是一個貪慕虛榮的女子。

如若她愿意,她隨時可以攀附上十三爺這位金主。

但是綠蕪對于十三爺,她的骨子里是帶著倔強與自立的,精神上更保持著自己的獨立與自尊。

她不想給十三爺帶來任何的負擔,他安好一切便好。

如果不是十三爺受難,也許兩人的感情永遠都不會捅破這層紙,更不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九龍爭嫡的紛爭,終于到了白熱化階段。十三爺因此被誣陷落難,為了保護四哥而被皇帝懲罰,囚禁在養蜂夾道。

這種囚禁,無疑就是將十三爺判處了無期徒刑。多麼熱愛自由的一個人,一輩子就要困在了桎梏的囚籠里。

十三爺府上已亂作一團,人人自危而逃。十三爺的妻妾更是自危著自身,已無暇顧及十三爺的生死與否。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唯有這個被世人唾棄的青樓女子,深情綠蕪在為十三爺四處奔走,尋求幫助。

綠蕪甚至可以委屈自己為奴為婢,只要能求得機會,讓她進去養蜂夾道陪伴著十三爺便足矣。

綠蕪無助地跪在四爺府上門口,跪了好幾天,只求四爺能出面幫忙。

但她不知道,十三爺本就是為了保護四爺而被囚禁的。

四爺若這個時候出面,只會白費了十三爺的一片苦心和犧牲。所以四爺選擇無視綠蕪的苦苦求助,并沒有出現。

綠蕪見四爺沒有出面,她轉而跑到其他阿哥們的府邸求助。但無一例外,一一被拒絕。

她不死心地跑來十四爺府上,又是連著跪了一天一夜。十四爺府中小廝心中不忍,又被綠蕪一片真誠感動,偷偷帶著她見了十四爺。

綠蕪一介卑微弱女子,拼盡一切地為十三爺,無悔地做著一切。終于她如愿以償了,她有了前去陪伴十三爺的珍貴機會。

在養蜂夾道,暗無天日又苦楚的十年囚禁時光,該是多麼艱難、多麼孤寂。

是綠蕪無微不至,不辭辛苦日夜照顧著十三爺。

也是她深情不移默默陪伴十三爺,用她的琴給他溫暖與慰藉。更是她驅走了十三爺潦倒困頓的一切不如意與不開心。

綠蕪,于十三爺而言,就是救贖他的一道光,是他心中的一點光亮。

后來四爺順利登基繼位,十三爺才得以平反,從養蜂夾道被釋放出來。

那時候,綠蕪和十三爺已經有了個可愛活波的女兒——承歡

承歡,承歡膝下,承歡于父母膝下之愛。

原本以為綠蕪就會苦盡甘來,她和十三爺就這樣過上他們幸福美滿的一家三口生活。

竟不想十三爺自由的時日,便是綠蕪的忌日。

綠蕪在十三爺的府中,處境并不好。因為自己卑微的身份,經常被府中的福晉們私下欺負著。綠蕪不想給十三爺添麻煩,自顧默默承受著這一切委屈。

她們笑話自己不要緊,可她們變本加厲地笑話起了承歡。

說承歡到底是青樓妓奴養出來的孩子,果然跟其他格格們不一樣,不愛精致的糕點,只愛吃市井小民的玩意兒。

十三爺高興地告訴著綠蕪,自己已經向皇兄請旨,冊封綠蕪為自己的側福晉。

綠蕪并不在意名分,她愿意陪在十三爺身邊,能夠伺候他就心滿意足了。

綠蕪勸解著十三爺,告訴他自己不值得他這樣做。她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一個身份,她并不想十三爺為了自己為難。

十三爺心里毅然要為綠蕪爭取個名分,綠蕪為了自己吃了太多的苦了,他不想綠蕪再受半點的委屈。

但十三爺想得有些簡單了,他不知道綠蕪是是明史案罪臣的后人,是已經不能再有翻案機會的罪臣之女。

綠蕪,注定只能是青樓女子的身份。

而這樣不堪低賤的身份,不旦不能給十三爺增光外,還會拖累十三爺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而承歡,也會因為有一個青樓出身的母親,受盡閑言碎語。

十三爺福晉的話,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綠蕪心中已暗自做了一個決定,她帶著承歡去花田里,陪著女兒再盡興地玩一次。

十三爺忙著公案勞累得睡了過去,綠蕪輕輕地走了進來,來與十三爺道別。

她含情脈脈地看著眼前自己深愛著的男人,靜靜地望著他俊朗睡容。看著他的面容,她多麼想要把他的模樣,深深刻在心里。

這一眼,便是萬年;這一眼,便是一輩子;這一眼,竟是生離死別了。

那個若皎潔明月光般溫柔,又若雪山綻放的山蓮花般潔凈的綠蕪,終是身沉于滔滔江水中。

帶著對承歡的不舍,帶著對十三爺的思念……

十三爺翻遍了整個天下,他還是沒有找到自己心愛的女人。

他整日頹廢沮喪地借著酒,想要麻醉著自己對綠蕪的思念。他更是將綠蕪的畫像畫滿整個屋子,掛滿整個房間。

十三爺不明白,為什麼綠蕪怎麼能如此決絕地丟下自己。她就這樣留了一封信給十自己,便毅然離開了。

她更叫自己不要去尋她,說她回江南去了。

若曦前來勸解十三爺,她知道十三爺若是知道綠蕪死了,他的精神世界必定坍塌崩壞。

為了十三爺,她只能結合綠蕪留下的信,編了一個故事,讓十三爺安心地相信了。她說綠蕪離開不僅是因為自己身上背負著家仇與國恨,更是為了自我的解脫與放下,所以她只能離開。

十三爺一向都尊重綠蕪的決定,知道她過得好,他便不再執著要求她守在自己身邊……

只是,他不知道,綠蕪短暫的離開,她是永遠地離開了。

那個美麗的姑娘,投身江水而亡去了。

相愛之人,卻不能相守終生人生總是這樣無奈與遺憾。我們能做的,便是好好珍惜當下了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