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瘦幼」川渝系美男勢力崛起,古偶天花板如今有了模板?

wang 2022/10/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年的夏天,古偶劇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風。

披著《琉璃》的皮《香蜜》外衣的《沉香如屑》,竟被《星漢燦爛》和《蒼蘭訣》聯合絞殺......

古偶男神爭霸賽,花落誰家?

所謂各花入各眼,答案自在你心中。

但,不管爆的人是王鶴棣還是吳磊。歸根結底,都是猴系男星的勝利,也是川渝系男明星的勝利......

近幾年,娛樂圈神不知鬼不覺地,崛起了一批來自西南的神秘力量——

川渝古偶美男。

因演古偶而「飛升」男明星,比較典型的有:

2018年暑期走紅的羅云熙(成都),2019年夏天大爆的肖戰(重慶)、2021年成名的龔俊(成都),2022年出圈的王鶴棣(樂山),全部來自川渝地區。

有段時間,古偶因為男主太丑頻遭吐槽,但現在,川渝系的崛起,讓古裝美男天花板,有了可參照的模板。

川渝出美男,尤其盛產骨相相似的濃顏帥哥。

就拿今年「猴王爭霸賽」主力選手,吳磊和王鶴棣來說,偶然閃過的幾個畫面,恍惚間以為串了台。

▲側顏對比:吳磊(左)王鶴棣(右)

更相似的妝發造型:

▲左《蒼蘭訣》東方青蒼(東方員外);右《長歌行》阿詩勒隼;

切換到現代,利落抓發,棣棣仿佛吳磊的plus版。

特點都是:眉眼深邃、小窄臉、薄情唇、人中明顯、輕微凸嘴、招風耳。

都是典型的猴系美男長相。

相比較而言,吳磊鼻梁比王鶴棣稍虐一丟丟,所以幼態稚氣有余,霸氣不足。

▲吳磊出生上海,祖籍廣安,《星漢燦爛》花絮,跟趙露思一口流利四川話

當然,并不是骨相似猴就是猴系大帥哥,膚色和身材比例條件也是重中之重。

羅云熙、肖戰、龔俊,雖長得不猴里猴氣,但共同特質明顯。

肖戰古裝首秀,演男三號時就獲封「肖美人」。

他眉目含情,眼波流轉間顧盼生輝,當真配得上美人二字。

羅云熙學跳舞出身,身姿優美,各種打戲游刃有余,完全不用擔心儀態問題。

龔俊,五官端正,眉眼深邃,一雙「狗狗眼」,時而魅惑時而惹人可愛。

至于吳磊和王鶴棣,一個氣質陽光,一個邪魅痞帥。

所以,雖然他們整體顏值在線,但川渝美男細分下去,每個人特質又不同,只有把他們個人魅力發揮到極致時,才能被稱為年度古偶天花板,大爆出圈。

川渝為何出美男?我們今天就來分析一下。

首先是:骨相優越。

以近年古偶出圈男星為例,用他們跟三星堆出土古蜀國面具對比,相似度驚人:濃眉大眼、高挺鼻梁、眼下三角區凹陷,以及窄薄唇。

受環境因素影響,川渝地區地處盆地和山區,空氣濕潤、霧氣大,紫外線薄弱,川渝男生天生具有「精致」優勢。

川渝地區號稱「天然氧吧」,潮濕的氣候,給川渝子女做大自然SPA。很多去過成都重慶的人應該都會發現:男男女女普遍皮膚白皙細膩,跟空氣濕度有很大關系。

此外他們骨架小而纖長。

北方男生多體格粗獷,川渝男星多單薄瘦削,他們駕馭起仙氣飄飄、動輒里三層外三層的古偶服飾,毫不費力。

他們臉部窄而內斂。

五官體量大的濃顏系帥哥,一張線條分明的建模臉,好似漫畫里走出的人物。

而神奇的是,線條分明的男星有很多,可是川渝地區的男星,還額外被老天爺賦予了另外的紅利:基本上都面部清秀干凈,有少年感加持。

比如,重慶的王俊凱、王源。

以及20年前演《像霧像雨又像風》的著名「廠花」陳坤,一雙憂郁的小鹿眼,眼神澄澈,惹人心動。

因為顏值上的相似度,川渝男星的臉,還可以玩疊疊樂。

少年仔吳磊+熱衷美黑的陳坤=現象級爆紅的四川理塘小伙兒丁真。

第二、川渝男生的特色長相,除了環境氣候影響,還有特殊的地理因素。

湖廣填四川后,人口遷徙使川渝人兼具各族人種優點。在鏡頭前占先天優勢的川渝明星大軍,持續為娛樂圈輸送新鮮血液。

第三,川渝年輕人自帶時尚和娛樂基因。

作為選秀第一大省,火爆全國的「超級女聲」,海選第一站就是成都,李宇春張靚穎何潔都來自四川;川渝還是中國嘻哈文化聚集地,川渝人均Rapper,說話自帶BGM。

時尚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內心自信,不是用力過猛。

看看成都滿大街的麻將攤和茶水鋪子就知道了,他們精神世界高度自洽,自有一套生存哲學,不內卷不雞娃,不會拼命讓孩子考這考那,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行業,比如王鶴棣就是上的西南航空專修學院。

從里到外的松弛感,組成特殊的城市文化。以成都為例,香奈兒,LV等一線奢侈品品牌在這辦秀,愛馬仕、Dior等相繼開店,時尚度快趕超上海廣州。

包容的土壤和氛圍,開放的時尚基因,川渝地區盛產時髦帥哥就不奇怪了。

但,煉成古偶天花板,單靠外形條件還不夠,演技和被粉絲愛慘的人設,缺一不可。

寫到這里,必須要拿今夏意外大火的王鶴棣來舉例。

王鶴棣出道作品《新流星花園》曾因駝背,被嘲「最丑道明寺」,去年演《遇龍》被吐槽「木頭演技」,如今卻是整容般的妝造,奪舍般的演技,以至于《蒼蘭訣》播完后,愛慘了東方青蒼的網友表示,自己得了「決癥」。

要想做天選Bking,必須得裝而不油。

一分冷漠、二分邪魅、三分譏笑、四分漫不經心,看這眼神,「三界第一跩王」的味兒就對了。

從下往上掃視時,滿腹野心算計,一舉爆發出狠厲的霸王威壓。

擔心小蘭花轉動戒指輾轉反側,下一秒大黑龍進來,秒恢復尊上模樣。

還有這歪頭殺名場面,試問內娛男星又有幾個做出來不油膩?但他可以。

王鶴棣在劇里設計了很多比如歪頭、抬眸、摸戒指等動作,表現出冷酷性格。

更戳心的是他嘴硬心軟的反差萌。嘴硬不養花,結果第二天一早,從蒼鹽海一霸變身乖乖接露水的望妻石。

當切換到換身戲,變成小蘭花時,則是嬌俏可愛。夸張的動作幅度,嘟嘴瞪眼歪頭賣萌提裙子,跟女孩子動作如出一轍。

能看出來,王鶴棣在演這些變化的時候,是認真下功夫的。哭戲的詮釋,更是每次都不一樣。

有沒安全感的哭。剛恢復情感的東方青蒼,在父親的忌日悲傷啜泣,他緊握蹴鞠,就像孩子一樣,眼淚掉下來用手心擦掉。

有絕望、歇斯底里的痛哭。捶地、大喊、雙手掩面,所有都活了、只有愛人一人離去的悲慟。

除了演技到位,東方青蒼這個人設,也是今年古偶之最,前期大強讓人覺得很爽,慕強心理得到極大滿足。

但東方青蒼遇上小蘭花,一路降格為東方小蘭花、東方傻大強、東方小侍從,最后命都沒了.....

有很多評論說,尊上武力值下降,人設面臨「崩塌」。

隨著劇情發展,我們看到了東方青蒼的脆弱、見證他的成長,由死向生,鳳凰涅槃。

強大,應該是破碎后的重建,是內心的豐盈,是感情與事業的平衡。

東方青蒼由技能的強大,變成內心的強大、人格的強大,這樣的人設才是符合邏輯的。

市面上很多打著勵志旗號、以女性群體為受眾的職場劇,人設都假到讓人腳趾摳地。

女主背后,必有愛慕者充當人生導師,關鍵時刻出手為女主排憂解難。

其精神內核,默認男性仍然是上位者和女主的救世主。這種金手指大開類型的主人公,我們無法感知其成長,而《蒼蘭訣》的邏輯,是尊重觀眾智商的。

最后,讓我們回到川渝美男這個話題。

一個現象級的誕生,背后會有時代原因:我們會發現女性話語權在變大,從男性視角的凝視,變成了女性視角的欣賞。

當女性經濟獨立內心自信,相應的,情感需求投射到影視劇中,審美取向也就不一樣了。

羅云熙是病嬌破碎感代表男星,「男二文學」發揮到極致的明星之一。他哭起來,就像一塊絕美、易碎的琉璃,仿佛指尖輕輕碰一下都怕碎了。

有著濕漉漉小鹿眼的肖戰,人畜無害,也是那種想把他抱在懷里保護的長相。

肖戰和羅云熙是一掛的,哭時都有那麼點病嬌在身上。

待播古偶劇List中,羅云熙有《長月燼明》、肖戰有《玉骨遙》。

吳磊和王鶴棣,一個99年一個98年。他倆年齡雖小,卻荷爾蒙滿滿性張力十足,因為常年酷愛運動,薄薄一層肌肉掛在身上,線條清晰明朗,卻也有濃濃的少年氣。別管是18少女還是38歲老阿姨,被他們注視5秒,都有臉紅心跳的感覺。

比起纖弱款,更男友力MAX,安全感滿滿。

不笑時,姿態挺拔眼神有力,眉眼間有股殺氣,演攪動風云的狠角色很有說服力。

據說王鶴棣待播古偶劇《浮圖緣》,就是演了個權傾朝野的太監。腹黑(假)太監愛上我的設定,想想就帶感。

至于龔俊,他真的適合演那種,集邪魅單純風流放蕩于一身的翩翩公子。

龔俊出圈后待播古偶劇有兩部:《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和《安樂傳》。

張愛玲說,有美的身體,以身體悅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悅人,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分別,本來是對女人說的。

但如今,對越來越強大的女性來說,這話也適用于男性。美男盛行,對女性承擔了一種愉悅功能,只需要視覺上養眼,附帶再提供情緒價值即可:悄然從改變命運的霸道總裁,變成被媽媽粉、姐姐粉守護的兒子和弟弟....

前幾年古偶劇頻繁出現男版「白瘦幼」,他們面容清秀,放大了病嬌感、脆弱感特質,激發女性觀眾的母性和保護欲,跟當下的姐學流行無縫銜接。

但到了2022,疫情三年,大環境里的無常感,和小環境里內卷和躺平的撕拉,這個時候,《蒼蘭訣》里出現一個既能搞事業又尊重女性又專一的男主形象,簡直再合適不過。

所以還是那句話:從沒有無緣無故的大火,從王鶴棣的爆紅到川渝男星的集體崛起,就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

弟弟們的好時代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