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甄嬛最后一次懷孕時,為何百般不適?聽陵容怎麼說

小九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甄嬛最后一次懷孕時,百般不適,只覺胸口發悶,頻繁嘔吐,便已預感到這孩子「來者不善」了。

大家不要以為甄嬛的妊娠不適,或許又是被人暗中搗鬼,此時的甄嬛今非昔比,并且實權在握、盟友強大,是再也沒人敢在她的湯藥中做這種手腳的。

所以,唯一的解釋只能是甄嬛原本就念隨心生「心懷鬼胎」,恰如她意圖扳倒宜修的心思一樣。

1:后宮平地起風波,帝王嬪妃惹心魔,城門失火殃池魚,甄嬛恩寵遭打折

事情原本很簡單,來自果郡王府的瑛貴人年輕漂亮、溫柔嫻靜,因為多與三阿哥說了幾句「掏心窩子」的話,就被三阿哥誤以為瑛貴人「蓬門有意為君開」,于是便如同中了心魔一般,對瑛貴人展開了激烈追求。

最后還發展到為瑛貴人的古箏作詞譜曲,這種事要放到別的女人身上,可能會成為一段佳話,然而,不幸的是,瑛貴人早已名花有主,而且還是他父皇的女人。

三阿哥卻不死心,以為父皇已經老了,白白占著那麼多年輕漂亮的女子,純屬「暴殄天物」。 自己身為皇長子,分享一二又何妨?

何況,這樣的事情自古有之,比如武則天、楊玉環,不都曾引發聚麀之誚麼?鮮花本無主,擷來即是家。只要能得到她的芳心,這事就成了一大半。等父皇駕崩,他立刻把瑛貴人「暴斃」一下,然后換另一種名字和身份成為自己的女人。甄嬛從甘露寺回宮,不就變身為「鈕祜祿甄嬛了麼?」 對于帝王而言,這種瞞天過海、掩耳盜鈴的事,原本就是小事一樁啊!

弘時想得倒挺美,然而,遺憾的是,他這番心思偏偏就被敬妃看穿了,甚至還在御花園閑逛的時候,撞見了他向瑛貴人表白的一幕。敬妃如獲至寶,忙吩咐人盯緊了三阿哥,只有他有下一步行動,即可來稟報。于是,才有了后來的東窗事發。

這件事放在尋常人家,可大可小,但出在帝王家就不一樣了。后宮是一個錯綜復雜、人心叵測的地方。皇帝本就敏感多疑,而瑛貴人又恰恰出自他身為忌憚的果郡王府中,只要稍微一聯想,就會聯想出一系列細思極恐的故事來。

比如,果郡王試圖在皇帝身邊安插內奸,一邊勾引著三阿哥為將來鋪路,一邊監視著皇帝的一舉一動。 只要有機可乘,果郡王便立刻響應,趁虛而入。

再比如,果郡王的側福晉玉隱是甄嬛的義妹, 或許是甄嬛授意玉隱利用瑛貴人搞臭三阿哥,令其徹底失去做太子的資格,然后甄嬛就可以毫無懸念地扶持自己的某個兒子當太子了。

因此,甄嬛也被動卷入這場是非風波當中,被當作參與陰謀的「嫌疑犯」被禁足起來。

眼看甄嬛又要失寵,戲劇性的一幕再次發生了,甄嬛居然發現自己「又懷孕了。」而且,懷孕之前,還做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夢。

2:冤親債主來投胎,將功補過圖釋懷,一為了結心中恨,二補虧欠將罪埋

某日午膳過后,甄嬛覺得有些精神倦怠,神思恍惚。便吩咐人扶自己去床上躺一會兒。剛閉上眼睛不多時, 便看見穿白掛素的陵容從門外飄然而至。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讓甄嬛不禁渾身一冷。

奇怪的是,甄嬛也清楚自己這是在做夢,也知道陵容已經死了,這次不約而至,必定有話要說。聯想起陵容死前那句:「 皇后殺了皇后。」甄嬛便想趁機問個明白,陵容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還未及開口,陵容已飄飄下拜,低聲道:「妹妹知道姐姐想問什麼,只是時機不到,妹妹不便告知,還是不要問了吧。」

甄嬛道:「既然如此,此次來見本宮,你意欲何為?」

陵容面露慚恨之色,悵然嘆道:「姐姐,陵容負了姐姐, 自覺罪孽難贖,特來向姐姐請罪,并希望能得到姐姐的寬恕。」

甄嬛道:「俗話說,殺人不過頭點地,現你已經以死謝罪,本宮還有什麼寬恕不寬恕的?想想當日,本宮與你一起入宮,情同姐妹,終究也沒想到,你我會走到如此水火不容的地步。細細想來, 也未必全是你的過錯,或許本宮也有欠妥之處,以至于令你心生怨懟,萌發恨意。」

陵容道:「也不怪姐姐,姐姐出身高貴,又酷似純元皇后,進宮便得了皇上的恩寵,怎能切身體會像我這種出身寒微的人的無奈與苦楚?姐姐性子孤傲,不愿做純元皇后的替身,寧愿出宮修行。可是, 妹妹卻任不起這樣的性。

妹妹出身寒微,無依無靠,一切只能靠自己。家中還有一個失勢的母親,全靠我的得寵才能挺直腰板做人。那些姨娘們,也是看在我的份上才會對我娘親敬畏三分。倘若我失寵了,我娘也就會被姨娘們欺凌踐踏。因此,妹妹不敢輸,也輸不起。所以,寧可埋葬了自己,也要投其所好, 去模仿純元皇后的歌聲,就是為了得到那點可憐的恩寵。」

「我知道,你投靠皇后也是逼不得已,如今,我也體會到了你當初的苦衷。可是陵容,別忘了,很多惡事都是你自作主張的,并非逼不得已。比如, 你故意在我懷朧月八個月的時候,找人告知我父親入獄的消息,試圖讓我一尸兩命,還有往我父親的獄中投放老鼠,險些要了我父親的命。據我所知,當時皇后并未逼你。即便你恨毒了我,也不該拿我的家人泄憤。況且,我父母對你有恩,你曾寄住甄家,我父母對你不薄,視同女兒一般,你何以下此毒手?」甄嬛怒從心頭起,聲色俱厲道。

陵容自知理虧,忍不住低頭哽咽:「姐姐,我知道錯了。事后,每每回想起對甄伯父的所作所為,妹妹亦是追悔莫及,自責不已。當時,我利令智昏,只想在皇后面前邀功請賞,穩固自己的地位,真真是利欲熏心不能自拔了。」

甄嬛冷笑道:「你倒是忠心,可結果如何呢?皇后可曾真心待你?還不是想著法兒的給你避孕, 唯恐你生下皇子會恃寵而驕、難以駕馭?」

陵容嘆道:「正是。因此, 陵容亦如姐姐一樣,恨毒了皇后,恨不得誅之而后快,我這一生,終究是毀在她手里了。」

甄嬛悠悠嘆道:「路是自己選的,能怨誰?如今你已命喪黃泉,恨毒了又能怎樣?我一個活生生的人尚且不能把她怎樣,你一個自戕的弱鬼,又能如何呢?」

陵容面上逐漸顯露出陰冷地恨意,一字一頓道:「姐姐切莫如此說,姐姐目前不能扳倒她, 只是欠缺一個機會罷了,只要妹妹從旁協助,姐姐定會如償所愿的。姐姐只需善加利用這個機會便可。」

甄嬛聽罷這話不由冷笑了一聲,揶揄道:「妹妹若真有這手段,何須協助我?自己去報仇不就完了?何況,本宮如今自身難保,自量也沒有這樣的本事。」

陵容篤定道:「姐姐切莫如此說,許多事只有二人聯手才可成功,就如諸葛亮,若非輔佐劉備,天下誰人知他?劉備再會用人,若無諸葛亮輔佐,又怎能得三分天下? 姐姐難道就不肯給我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麼?」

甄嬛有所動容,緩和了語氣道:「看來妹妹這是有備而來的?說吧,本宮如何與你聯手?」

陵容意味深長的一笑,道:「姐姐, 我們會有幾個月的母子情分,只是,姐姐不要顧念這些, 只需狠下心來做你想做的事即可如此,妹妹也算報答姐姐的恩情、贖回自己的罪孽,并報仇雪恨了。」言罷瞬間消失不見。

甄嬛猛然睜開雙眼,卻原來是場夢,與此同時,腹中開始隱隱作痛。甄嬛忙吩咐了太醫來瞧,才知自己懷孕了。 而這一胎,便是扳倒宜修的關鍵一步。

聲明:此文乃小編自續的一篇,大家只當娛樂,切莫較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