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獨母親56歲再育雙胞胎:為了兩個孩子,我想活到100歲

网瘾少女 2022/06/3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北京生活的人都知道,朝陽區的學區房以及附近學校的入學資格,有錢也未必買得到。

這些學校里的激烈競爭在全國首屈一指。有幸身在其中的孩子們,幾乎無不以名牌大學為目標。 為了不落人后,許多家長投入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資源。

2022年,已經12歲的任嘉彬和任嘉怡,就是一對在一所重點小學就讀的兄妹。可他們的母親郭敏,對孩子倆未來的前程,似乎豁達得不可思議。

郭敏不但從沒給兒女報過任何補習班,甚至希望他們連高中都不必上,結束義務教育之后,直接進個技校學份手藝,就趕緊進入社會賺錢。

子女教育毫無疑問是所有中國家庭的頭等大事, 「再苦不能苦教育」是已經刻入中國人骨髓的信念。 在全中國,因為懷著望子成龍的夢想,心甘情愿流盡血汗的父母,又何止億萬。

明明擁有別人求之不得的財富,卻好像對自己的孩子如此不負責任,郭敏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母親呢?

54歲的孕婦?

對于一般小孩來說,童年是無憂無慮的,直到入學,他們才會開始面對壓力。

而任嘉彬和任嘉怡所遭遇的困難,卻在他們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當初郭敏懷上這兩個孩子,就是普通人眼里的天方夜譚。

時間回到2008年,一位頭髮花白,身材瘦小的女人走進了北京一家私人診所。

一進門,她就對著醫生撲通跪下磕了三個響頭,嘴里幾乎是哭著哀求道: 「博士,求求你幫幫我,我一定要個小女孩。沒有女兒我就活不下去了。」

來人正是郭敏,這一年,她54歲。來到這家私人診所之前,她早已跑過不知道多少公立大醫院,每次都提出同樣的要求—— 為自己做胚胎移植手術,好讓自己懷上一個女兒。

胚胎移植本來不是什麼復雜難題,可當所有的醫院了解到她的歲數,大夫的回答就像事先串通好的: 「54歲?沒有希望…不可能成功」「我們醫院里沒有50歲以上的」「50歲天方夜譚,不可能。」

眼前這家醫院,已經是郭敏最后的希望,為此她不惜放棄尊嚴,跪地苦求眼前的「博士」。

公立醫院的大夫們沒有說錯,一般女人到35歲以上就是高齡產婦,并不建議輕易生育, 而54歲早已遠遠打破了此前中國孕婦的年齡記錄。

雖然郭敏的要求非常離譜,但畢竟還是一單生意,私人診所按照流程先為她做了B超檢查。

檢查結果讓郭敏眼中立刻有了亮光:她的子宮尚未萎縮,停經也不到一年,的確具備再次懷孕的可能,只不過需要六萬元手術費,在手術前后,還需要服用大量藥物調理身體機能。

最危險的地方在于, 即使她花了這麼多錢,懷孕失敗的機率依然遠高于成功的機率,幾萬塊錢很有可能會打了水漂。

懷孕分娩,是女人一生中最難熬的關卡。54歲,別人都已經做奶奶的年紀,郭敏為何非要花錢買罪受,跑遍北京城求孕呢?

這是因為3年前的一場悲劇。

失獨母親之痛

2005年11月22日,當51歲的郭敏如同往常一樣起床上班,準備度過普通的一天,她的手機突然來了一條消息,她看了一眼,當即昏了過去。

消息從江西老家發來,寥寥幾個字,就像一把刀直接刺穿郭敏心臟: 女兒昨晚12點因交通事故去世。

遭遇不幸的是郭敏和前夫的女兒劉令輝,因為計劃生育政策,郭敏在1981年生下她之后,沒有再生第二個孩子。

郭敏和前夫失婚之后,正是為了這唯一女兒將來的成長,才放棄在江西國企的工作, 于1997年來到北京打工,收入所得幾乎全部寄往老家,投入了女兒的生活。

2001年,郭敏和老實可靠的首鋼退休工人任漢生再婚,工作和生活都在這個大城市穩定了下來,立刻就接女兒來到北京和母親團聚。

母女早上一起出門,晚上母親又專程去接女兒一起回家,兩人互相體貼照顧,郭敏辛苦了一輩子,就是為了這天倫之樂。

誰知2003年,北京突然爆發非典疫情,為了女兒安全考慮,郭敏同意了前夫接回女兒躲避的要求。

女兒回家后,母親郭敏還是拼命賺錢,她還準備著將來就在北京為女兒成家,母女一輩子也不用再分開, 誰知兩年后卻等來了這樣的晴天霹靂!

經過醫院一番搶救,郭敏醒了過來,但她的精神幾乎崩潰了,連回老家見女兒最后一面的勇氣都沒有。

拿著老家寄來的死亡證明,郭敏不分白天黑夜地流淚,眼睛腫了,嗓子啞了,整晚整晚失眠。

短短幾天之后,郭敏再照鏡子, 突然發現以前那個充滿活力、滿頭黑發的中年婦女,形容枯槁,滿頭白發,如同古稀老人。

一夜白頭這個詞,原來是真的。郭敏撫摸著女兒14歲那年舉著花傘拍下的一張照片,不敢相信,女兒再也回不到這個溫馨小家的殘酷事實,也同樣是真的。

郭敏的內心被無盡的愧疚和后悔填滿,甚至痛恨自己當初為何要同意女兒回去。

人生才過半百,卻只覺得徹底失去了希望,無論丈夫任漢生如何寬慰照料妻子,郭敏陷在絕望的深淵中無法自拔,幾次想要自盡追隨女兒而去。

任漢生有個28歲的兒子,不過郭敏和他的關系并不算親密。繼子的收入也不高,遲遲不能結婚生子,也就沒有孫兒可以轉移分擔郭敏的傷心。

正當任漢生束手無策,眼看郭敏快要徹底失去活下去的動力,一則報道像刺破烏云的光芒,出現在了兩人眼前。

56歲再做母親

2008年時,郭敏從報紙上讀到一個故事, 一位60歲的日本老太太通過胚胎移植技術,竟然成功受孕生子。

就像快要淹死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漂浮的木板,渾渾噩噩的郭敏腦中,一個無比清晰的念頭浮現出來:我才54歲,我也一定還能生孩子,我一定要再生個女兒。

一秒鐘都不愿耽擱的郭敏立即開始求醫之路,直到找到那家私人診所。

除了在南方的老母親,幾乎所有人都無法理解郭敏的決定,老母親給了女兒三萬塊錢,為她湊足了手術費用。

經過一次流產,郭敏為了以防萬一,讓醫生一次給自己植入了三個胚胎,每天行動小心翼翼,還要喝六大碗豆漿保胎。

三個胚胎最后成活兩個,2010年4月6日,健康的任嘉彬任嘉怡在北大第一醫院順利剖腹降生。

此時任漢生的大兒子依然每天早出晚歸,尚未成婚,任漢生在北京的老屋只能留給他居住。

郭敏也不愿意將歷經千難萬險生下的孩子交給別人照顧,于是她和丈夫一合計,決定搬到相對偏遠的昌平區,花600元租了一個小房子,在本該頤養天年的年紀, 這對56歲的母親和62歲的父親,開始了養兒育女的晚年生活。

昌平物價不高,郭敏夫妻的退休工資每個月能有4000塊錢,要保證兒女飲食衣著還是沒問題的。

看著健康成長的兒女,當初反對妻子懷孕的任漢生也露出了笑容,認為至少可以給孩子們一個快樂無憂的童年。

抹不去的傷

老天爺似乎逮住了郭敏一個人開玩笑, 在外租房只過了三年,任漢生突然發作腦梗,在醫院足足躺了幾個月才好轉。

因為拖著兩個三歲小孩,郭敏無法照顧丈夫,萬不得已之下,任漢生搬回了兒子家中,他每月兩千多元的退休工資也被迫全部投入在藥物和治療上。

如今郭敏不僅要一個人負責兩個孩子的全部吃喝拉撒,每個月的預算一下子縮減到僅僅一千七百元。

要在2013年的北京靠這點錢養活兩個幼兒,郭敏不可能做得到。她需要重新開始工作,卻又沒辦法正常上班。

幾經波折,她依靠自己的會計專業,從一些小公司那里接到了制作賬本的兼職,一家公司一個月只給她200元報酬, 但唯一的好處是,她可以平常在家里干活,只需要到月末的幾天準時提交即可。

10平米的小房子里,各種賬本資料堆滿了一張小桌子,為了湊夠每個月必須的開支,郭敏整整接了8份兼職,一個月勉強可以有3500元左右的收入。

如同會計工作一樣,這筆錢的每一分,都有明確而必要的用處。

租房雜費600元,幼兒園600元,奶粉400元…一筆筆列出來,郭敏每月最多只有500元剩余,而這筆錢她無法輕易動用,必須隨時留著上醫院。

很難想象,在北京這個北方經濟中心, 還有家庭連一天一個雞蛋都吃不起,只能隔天吃一個,一碗蘿卜湯,也必須分兩餐喝完。

任嘉彬和任嘉怡最愛吃魚,郭敏也會常常給他們煮魚湯,還會細心地專門把沒有刺的內臟和魚肚肉留給他們。

實際上,一條不大的魚要分成4份,吃上整整一個月,每周只能吃一份,絕不允許有任何浪費。

好在孩子們年紀尚幼小,還不懂得家中這些困難,郭敏也利用可憐的預算,盡可能為孩子準備出搭配平衡、營養豐富的素菜餐譜:周一吃餃子,周二吃西紅柿雞蛋面,周三吃玉米面或是湯圓,周四又可以吃雞蛋了,就安排一份蛋炒飯…一周七天,每天沒有重樣的飯菜。

郭敏的確是合格的母親,兩兄妹的營養硬是沒落下,長得又高又壯。

因為堆成山的賬冊、家務,郭敏每天只能睡5個小時,剩下全部時間都在工作兒女身上,忙得連吃飯都只能在炒飯的時候順便扒拉幾口。

是否當初的生育決定過于草率,才導致今天連口喘息的空閑都沒有?

殊不知,這正是郭敏希望的。只有時間全部被兒女們占據,她才不會再陷入對大女兒痛苦的思念之中,也正是為了給兒女操辦事務,才重新激發出她想要活下去的勇氣。

四周鄰居都對這母子三人的關系感到難以置信,郭敏牽著兒女們上下學的表情,卻是快樂而自豪的,好像徹底走出了喪女之痛。

只有郭敏自己心里清楚,大女兒給自己造成的傷口,從未真正愈合。

劉令輝那唯一的照片一直是郭敏最重要的寶貝,自兩個孩子呀呀學語開始,她就告訴他們: 「這是姐姐。」

「姐姐是我的」「是我的」,嘉彬和嘉怡常常為了爭奪相片吵架,大概冥冥之中有什麼安排,這位再也見不到的大姐姐,倒是為弟弟妹妹準備了一份特別重要的禮物。

大姐的遺贈

2015年,昌平城中村需要改造拆遷,兩兄妹只能從原先就讀的農民工幼兒園轉入正規的幼兒園, 再過一年,他們就將面臨一個極為現實又嚴峻的問題:上小學。

因為穿著帶有補丁的舊衣服,兄妹倆曾被幼兒園的小朋友當面說成是窮光蛋。

「媽媽沒有錢給你們買新衣服,下次有好心人送新衣服就給你們穿。」郭敏滿懷愧疚地說出這句話,兩個懂事的孩子點了點頭,就此不再為這件事和母親抱怨。

嘉彬會在家里做實驗,嘉怡考取了舞蹈證書,這兩個都是好孩子,也是學習的好苗子。雖然手頭實在拮據,郭敏思量再三,還是覺得要讓他們上重點學校。

郭敏終于下定決心,拿起了一把陳舊的鑰匙。

這把鑰匙屬于劉令輝當年在朝陽區購買的一間房子,原本那里才是郭敏理想的晚年家園,不過還沒來得及做裝修,女兒就急匆匆趕回了老家。

女兒出事后,郭敏幾年時間里都不敢踏入空蕩蕩的房子一步。

仿佛劉令輝一直在天上關注著母親,這間房子在前幾年突然被劃入某重點小學的學區房,許多人用巨款也買不到的教育資源,郭敏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2016年,郭敏帶著兒女正式打開了留下來的大房子,搬進了新家。

雖然一夜間坐擁「千萬豪宅」,郭敏手頭的收入卻并未增加,為了節約生計,她每天還是要回到昌平的菜市場購買日常生活用品。

歲月的侵蝕,并不因為郭敏好強能干就來得遲一些,2017年,她突然患上了腔隙性腦梗,不得不退掉5份兼職 。第二年,丈夫任漢生也去世了。

兩個八歲的孩子,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就只剩下一個41歲的哥哥,和真正照顧他們的64歲母親。

郭敏也不得不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將來老了再也賺不到錢的時候,兩個孩子怎麼辦?

解決辦法并非沒有,因為多家媒體的采訪報道,許多同樣懷著刻骨之痛的「失獨家庭」,將郭敏視為榜樣,經常上門看望她,給一家子提供幫助。

有的失獨家庭希望領養小男孩任嘉彬,如果只需要照顧一個孩子,郭敏的壓力自然會小很多。

任漢生在世的時候也曾經建議,既然郭敏只想要個女孩,何不就將嘉彬送人呢?

郭敏拒絕了所有捐贈,也拒絕送走任何一個孩子。兄妹倆和自己,哪一個都不能分開,既要窮得有骨氣,也要窮還依然在一起。

要不是為了兩個孩子,郭敏根本不可能活在這世上。 而只要嘉彬和嘉怡在一起,哪怕以后自己走了,至少相互還能有個伴兒。

算起來,到任嘉彬和任嘉怡讀完9年義務教育,郭敏已是年過古稀,她不敢考慮更長遠的事情,希望兒女直接進技校,能夠盡早自食其力就好。

2020年,郭敏提到了兒女小時候的一件事,那時候丈夫還健在,二人推著嬰兒車散步。她就經常和兒子說話,而丈夫則對女兒沉默寡言。

久了,郭敏發現,女兒漸漸不愛說話,而兒子一直十分活潑。

2021年新出嚴禁補習班政策,許多家長都表示了各種議論,郭敏卻對此十分歡迎。因為她不必再為孩子們解釋,為什麼每個同學都要報好幾門補習班,而嘉彬和嘉怡什麼補習班也上不了。

而對自己,郭敏只有一個簡單的愿望: 好好養生,能陪伴兒女越久越好,最好到100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