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萃雯:和江華因戲生情時,被他反咬一口,絕望離場后如今幸福嗎

小九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讀小學時,鄧萃雯拉著媽媽的衣角,想依偎在她的懷里撒嬌。

誰料,媽媽卻對她說:「你不要再叫我媽媽了。」

從那時候開始,鄧萃雯心里只有一個愿望:離家出走。

高中畢業之后,為了實現這個愿望,她想去當空姐,結果卻陰差陽錯進入了娛樂圈。

之后,憑借《薛仁貴征東》《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金枝欲孽》《巾幗梟雄》等多部經典作品,讓鄧萃雯從「問題孩子」升級成為「TVB視后」。

然而,演藝事業順風順水,感情生活卻幾經波折。

但鄧萃雯說,這一切都是她的問題。

一、

1966年的鄧萃雯,出生于香港。

名字是爺爺給她起的,他希望孫女長大后能夠出類拔萃。

其實,不用等到成年,鄧萃雯從很小開始,便和同齡人不一樣。

當時,鄧萃雯的母親生她的時候才17歲,父親也不過才20來歲,兩個大小孩都照顧不好自己,更不可能照顧好女兒。

鄧萃雯在母親身邊,一度因為拉肚子瘦到像個水壺,奶奶看不下去,這才將她接到自己的身邊。

5歲那年,父母因為性格不合而失婚,之后又各自再婚。

父母都有自己的小家,鄧萃雯成了一個偽孤兒,被寄養在爺爺、奶奶的家里。

奶奶身體不好,爺爺又要掙錢,因此,在很小的時候,當別的孩子在沙土里玩過家家時,鄧萃雯卻真真實實地站在廚房,做飯,炒菜,洗衣服。

爺爺對她的教育像軍訓一般嚴格,怎麼站,怎麼坐,鄧萃雯都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吃飯的時候,爺爺要求鄧萃雯筷子要拿得剛剛好,不能太高更不能太低,不喜歡吃的菜不僅要強迫她吃,還要吃到吐,吃到喜歡上這個菜為止。

如果這時候,有媽媽在身邊那該多好,要是她在,會不會阻止爺爺別對她那麼苛刻。

然而,一切只能是幻想。

有一次,母親來看鄧萃雯時,鄧萃雯開心地喊了她一聲:「媽媽。」

結果,母親卻對她說:「你不要再叫我媽媽了。」

因為父母常年不在身邊,鄧萃雯也成為老師眼中的「問題少年」,畢竟別的孩子無論是開家長會,還是試卷上的簽名,向來不是爸爸就是媽媽,而她,永遠是爺爺。

因此,從很小開始,鄧萃雯只有一個愿望:離家出走。

只要離開這個家,去哪兒都行,走得越遠越好。

好不容易熬到高中畢業,鄧萃雯不再讀大學了,她開始想要實現自己多年來的夢想。

那時候,鄧萃雯的家住在機場對面,她看著飛機每天飛來飛去,心想一來一回這樣飛一趟應該可以離開好幾天。

于是,她便去報考空姐,誰知,年齡不夠,只能被安排去機場做后勤。

做了一段時間之后,鄧萃雯開始厭倦了。

既然當不成空姐,那去報名選美,可一想到要穿著泳衣出現在全港人民的電視里,鄧萃雯膽怯了。

「那就去考演員啦,你在學校也演了不少話劇,一定可以的。」

正當鄧萃雯一籌莫展時,同學的一句話讓她灰暗的心瞬間被點亮。

當時,爺爺身體不好正在住院,鄧萃雯趁他不知道便悄悄地跑去報名,她想著,選不上也不怕,反正神不知鬼不覺。

誰知,過了一段時間后,演員訓練班的錄取通知書直接寄到鄧萃雯的家里。

奶奶拿著通知書,問她:「你壞了,做了什麼錯事,人家的信都寄家里來了。」

就這樣,鄧萃雯去了TVB的訓練班,和邵美琪、黎美嫻等人成為同學。

四個月學成之后,鄧萃雯就接到電影《薛仁貴征東》女一號的戲份,搭檔是萬梓良。

讓所有人意外不到的是,《薛仁貴征東》是個大爆款,不僅拿下當年61點的最高收視率,還讓鄧萃雯一夜爆紅,出道即巔峰。

二、

鄧萃雯比很多人還幸運,不僅一夜之間成為大明星,還收服萬梓良成為她的初戀男友。

萬梓良比鄧萃雯大9歲,別看萬大哥長得人高馬大,演戲時眼睛一瞪就嚇死不少人,但在現實生活中,他可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好男人。

和萬梓良在一起,鄧萃雯第一次體會到被人愛是什麼感覺。

萬梓良常常教鄧萃雯如何提高演技,說服她要趁年輕多看一些書,還時時勸慰鄧萃雯要聽從公司的安排。

在大哥的指導下,鄧萃雯的演技爐火純青。

加上她長相酷似翁美玲,公司便開始將她捧為接班人,有流量,好劇本統統甩給鄧萃雯。

在公司的力捧下,鄧萃雯出道的前7年,就當了5年的女主角。

后來,和萬梓良交往了兩年左右,兩人因為性格不合適而分手。

在出道后第六年,鄧萃雯進入事業瓶頸期。

雖然那時候還有戲拍,手上也有一點閑錢,鄧萃雯依然覺得很不安。

因為當時她還年輕,即便演的角色還是大女主,可依然逃不過被別人選擇的命運。

鄧萃雯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娛樂圈永遠是后浪把前浪拍死在沙灘上,萬一真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就沒有生存的能力了。

想了很久之后,隔年,她就把拍戲當為兼職,之后只身一人出國讀書。

剛到國外時,朋友告訴她畢業后最容易找工作的專業是工商管理,鄧萃雯想都沒想就報了這個專業。

結果,學了一段時間之后,她覺得挺沒趣的,后來又轉到紐約,選擇了她最喜歡的設計。

設計是藝術,演戲也是藝術,鄧萃雯似乎找到自己以后的發展方向,她開始有了想定居國外的想法。

想要移民,就得需要很多錢,那時候,鄧萃雯多年存下來的錢也只夠她交學費。

因此,她又回到香港繼續拍戲,原本只是想著賺夠了就可以走人,結果來了之后不僅走不了,還陷入人生的至黑時刻。

重回香港娛樂圈,鄧萃雯發現已經不是她走之前的環境了,那時候,新人比老人還多,一個比一個拼。

鄧萃雯雖然早有名氣,但中間斷片了幾年,再回來也沒有什麼市場,無奈之后,她只能去客串一些女N號。

配角是最苦的,戲份少,薪水更少。

拍了幾部之后,鄧萃雯轉身加入亞視。

三、

轉到亞視不久后,公司就讓鄧萃雯和江華、萬綺雯等人合作拍攝《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那時候的鄧萃雯,在一幫帥哥靚女跟前,絲毫不怯場,她憑借自己多年的演技,把「姚小蝶」

刻畫得入木三分。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收視長虹,鄧萃雯再次翻紅。

還是一樣的戲碼,鄧萃雯因戲生情,和男主江華走在一起。

可是,這一次卻沒有那麼幸運,因為江華當時已經結婚,事情被媒體曝光之后,鄧萃雯滿懷信心地認為江華一定會選擇她。

畢竟,在交往期間,她很確定對方的情感。

可惜,事與愿違,當江華妻子知道這件事之后,江華為了挽回婚姻,聯合妻子發布聲明,兩人將矛頭指向鄧萃雯。

就這樣,鄧萃雯一夜之間成為別人飯后談資的對象,走在街上還被人指指點點。

而當她知道自己深愛的人,居然會這樣對待自己時,鄧萃雯很驚訝,也很絕望。

但自己做錯的事,就要有敢于承擔的勇氣,鄧萃雯選擇一個人面對,熬一段時間總會過去的。

可是,剛紅就遇到緋聞,這對一個明星來說,絕對是個很壞的信號。

然而,這不是最壞的,更慘的還在后頭。

鄧萃雯因為緋聞纏身,有一段時間沒什麼重要的戲可拍,正在這時候,香港出現金融風暴,很多人一夜之間破了產。

鄧萃雯雖然沒有破產,但因為收入暴減,她已經入不敷出,快要支撐不下去了,手頭上的房子眼看就要斷供了。

她只能不斷地去接戲,什麼角色都行,只要保證自己有收入就可以。

可惜,即便是這樣,還是到了撐不下去的一天,鄧萃雯決定和自己和解,把另一套房子賣了。

經濟問題解決了,她也開始審視自己的問題。

回顧過去的種種,鄧萃雯覺得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過去的她太缺少安全感,太需要愛的溫暖,導致她從來沒有理性地對待感情。

幸好,錯了一次,痛了無數次,還有回頭的機會。

2004年,TVB籌拍《金枝欲孽》時,「如妃」這個角色原定是蔡少芬,當時,蔡少芬沒有檔期,于是,這個角色花落鄧萃雯。

「如妃」是個配角,戲份并不多,當時編劇并沒有給太多時間讓鄧萃雯準備,通常是明天開拍,今晚才把劇本送過來。

鄧萃雯則需要在很短的時間內,把「如妃」的台詞全部背熟。

《金枝欲孽》上映后便火爆海峽兩岸,當時電視台想通過這部戲捧紅黎姿和佘詩曼,結果,卻被鄧萃雯搶盡了風頭。

鄧萃雯也憑借《金枝欲孽》,成為觀眾眼中的宮斗劇鼻祖,自此之后,不僅在香港受寵,內地的觀眾也開始喜歡這個演技了得的娘娘。

后來,鄧萃雯聯合黎耀祥拍了《巾幗梟雄》系列,憑借這個系列連續兩年拿下「TVB視后」。

從「問題少年」到「視后」,鄧萃雯用了26年的時間。

期間,有苦,有樂,有巔峰,也有低谷。

每一次,鄧萃雯都自己扛下來。

如今,56歲的鄧萃雯還是單身一人,但她卻很滿意自己的狀態,也特別享受一個人的生活。

在鄧萃雯身上,找不到即將步入60歲的年邁痕跡,她和年輕人一樣,還在努力地工作。

在最新的綜藝采訪節目《她的雙重奏》里,被問及為何這個年紀還這麼拼時,她說現在還有能力,還有機會,不能浪費。

而對待婚姻的問題,鄧萃雯依然很清醒、很理智。

她說,一個人的時候都不能得到幸福,再多一個人也不一定能擁有幸福。

確實,婚姻不是必選項,它更像一個甜品,用來點綴生活的味道。

而現在的鄧萃雯,還和年輕時一樣對生活充滿向往,不同的是現在的她,比以前更理智,更柔和。

回顧鄧萃雯的過往,你會發現,她敢說、敢做、敢拼、敢認,雖然把自己活成了一支隊伍。但她也不會固執地一頭栽下去。

而是每到一個節點,就會回頭審視自己,復盤自己,好的繼續保持,壞的及時改正。

不要被命運改變,不要被別人選擇,在鄧萃雯身上,真的體現得淋漓盡致,這個人真的很令人敬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