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星漢燦爛》原著:頓悟袁慎為何會給程少商送藥,根源在這三點

wang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袁慎出生膠東世族,父親是封疆大吏。他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主。而他自己18歲就能代師辯經,名聲斐然,是皇上身邊的紅人。

家世好,有才華,人還長得帥,袁慎無論走到哪,身邊都不乏對他傾慕已久的女娘。可袁慎眼高于頂,對于這些愛慕,根本不屑一顧。

可這樣高冷的袁慎,竟然會屈尊去給程少商送藥。

讀了原著之后才發現,袁慎之所以會對少商與眾不同,是因為以下三點。

少商有自己的想法,讓袁慎有挫敗感

在原著里,袁慎和少商的第一次相見,同樣是在燈市,但與電視劇的劇情不同。并沒有猜燈謎的情節,是袁慎的繡球滾落到了少商的腳邊,袁慎去撿,他對女孩微笑,女孩卻呆呆地看著他。

袁慎以為自己已經給少商留下了印象,卻不知,那日袁慎是背著光站在少商對面的,所以少商根本就沒有看清他的臉,所以在程家宴請賓客那日,他出現在少商面前,少商才不認識他。

可這并不妨礙袁慎的計劃,他之所以接近少商,為的就是讓少商替他傳話。燈市一見,并非偶遇。是袁慎的故意試探,他想看看,這個女孩是否能替他完成任務。女孩的表現讓他有些驚訝,但可以肯定,完成恩師的囑托沒有問題。

袁慎信心滿滿,就憑自己在外面的名聲,少商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和她三叔母傳話。這是他主動給少商表現和接近他的機會,是多少女娘夢寐以求的事情。她肯定也會覺得這是一種榮幸。

袁慎還是高估了自己,以為很快就有消息的事情,一連等了幾天都沒有消息。只能派人去程府大門口蹲著。得知少商和姎姎出門,他不得不馬不停蹄地趕了上去。

可少商見到他,絲毫沒有羞愧之意,還直言,根本就沒想過要替他傳話,要不是袁慎腦子好,口才棒,再使用一些威逼利誘的手段,少商絕對不會屈服于他,乖乖答應傳話。

少商最后的行為,確實令袁慎滿意,恩師拿到了桑夫人的回信,心情大好。 可袁慎在少商這里,第一次嘗到到了受挫的滋味。

他袁慎所到之處,那些小女娘,哪一個不是爭先恐后地爭著在他面前露臉。祈盼他能多看他們兩眼。哪怕他只是看了一眼,也能讓那些小女娘失魂落魄。程少商是第一個不把他當回事的小女娘,心里自然不敢小瞧了少商。

讓袁慎沒想到的是,這只是他受挫的開始,程少商是真不把他當回事,連搭救之恩,她也毫無感激之情。

程少商與眾不同的處事風格

原著里,在尹家,袁慎一改往日的高冷做派,竟然主動出面替少商罵人。

尹家花園里,幾個小女娘聚在一起非議少商,說她粗鄙卑怯,假正經,你一句我一句的,數落著少商的斑斑劣跡。

少商剛想上前,好好地收拾一下這群人。卻被袁慎一把揪住她的后領,利落地推到一棵樹后,還宛如打地鼠一般按下她的腦袋,然后自己大步往前走去。

袁慎把少商藏在了一棵大樹底下,自己卻正義凜然地去替她出頭。

小女娘們見到袁善見,又驚又喜,長短不一地輕呼起來,有的嬌羞,有的柔媚,有的扭扭捏捏像個米老鼠,眼里都是敬仰之情。

可袁慎卻冷著臉把這些女孩罵了一遍,

「粗鄙?卑怯?依在下看來,毀人名譽,肆意誹謗就是這世上最大的粗鄙,自己不敢出面,背后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亂,就是最大的卑怯」

「背后非議,鬼祟形事,難道旁人就會高看爾等一眼?程家娘子是何等人,人品好壞,旁人自己不會看麼?要你們來自作聰明!我盼望各位好自為之,戒之慎之!」

袁慎把這些女娘訓斥得頭都不敢抬,有兩個還幾乎要哭了。袁善見覺得自己這一番說辭,言語夠激烈,讓那些女孩無地自容,也算幫少商出了一口惡氣,少商這回對自己的態度應該會有所好轉。

可當他回到大樹底下,等著接受少商的感激時,少商卻不見了。

他替她出了頭,還以為她會感動得淚水漣漣,她卻消失得無影無蹤,竟然連句謝謝都沒有,至少也應該給他一個笑臉吧! 這讓袁大公子備受打擊。

可這并不妨礙袁慎欣賞她!從袁慎十四歲起,外面的小女娘見了他,不是臉紅,羞澀,就是欣賞贊美,也有故意做出或奇異或高傲之舉來引他的注意,但這些程少商都沒有。

少商對待自己的態度,完全由她自己的心情,喜惡來決定,并不會特意討好,也不會人云亦云,這一點,讓她顯得與眾不同,而他,恰恰很欣賞。

少商敢于反抗

袁慎見少商不見了,便在花園里尋找。可接下來的一幕完全刷新了他的眼界。

程少商竟然在和尹姁娥打架。原因是尹姁娥羞辱少商。

少商向來有仇必報,能動手絕不動口。她也從來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她只知道不能讓自己受委屈。哪怕被打得鼻青臉腫,她也要出了這口氣。

這行為讓袁慎很是震驚,但第一反應,竟是沖上去保護少商,不能讓人高力氣大的尹姁娥,傷到少商。

少商和尹姁娥被帶走時,如果不是尹氏攔著,袁慎定要闖進尹府后堂,好好查看少商的傷勢。這讓尹夫人都大為震驚,外界傳聞,袁慎雖然年少得志,常伺陛下左右,但謹言慎行,獨善其身。怎麼兩個小女孩打架,他如此關心?

要是讓尹夫人知道,袁慎不但關心小女娘打架,甚至還親自把藥送到程府,送到少商手里,她一定會驚掉下巴。

程少商打架的事情,并沒有影響少商在袁慎心中的地位。因為他很清楚,少商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這點倒和他相同,對于敢欺負自己的人,他們都會毫不留情地反擊,并且都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可有一點不同,少商是個女孩,能有這種膽量的女孩,他看見的,少商是第一個。

外界對少商的評價,并不友好。袁慎經過接觸后發現,這女孩身上是有缺點,可身上的優點也不少,她在任何地方都敢展示真實的自我,有主見,有膽識,敢反抗。這些優點讓她顯得與眾不同。

她是唯一一個,讓他滿心歡喜,想要告訴母親的女孩。讓母親知道他們認識的種種,讓她和他一起分享,感受這個女孩給他帶來的驚訝與喜悅。

袁慎送藥時告訴少商,「原本家母要邀汝母過府一聚,可陛下后日要東巡,急召恩師與我隨駕,只能等我回來后......」

少商猜得沒錯,袁慎確實是想讓他母親相看她。

可惜,錯過了這一次,后面的變數太多,袁慎永遠都落后了一步。

讓袁慎徘徊在門口,等著送藥的女孩,注定只能成為心中的白月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