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第一次侍寢時為什麼會害怕?她是否連余氏也不如?

古月 2022/08/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甄嬛傳》中,安陵容在第一次侍寢時,由于緊張到害怕,躺在皇帝的龍床上時,身體仍止不住地顫抖。因此讓皇帝興致大減,下令敬事房太監將她給送了回去。

與此同時,夜色彌漫的深宮長道之上,余鶯兒正志得意滿地唱著昆曲,乘著馬車朝皇帝的寢宮而去。

當軟轎和馬車擦肩而過時,本就因被原封不動送回,從而內心里深感失落和痛苦的安陵容,撩起轎簾,望著前去侍寢的余鶯兒,眼眶里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撲簌簌的落下……

這一幕,表面上看就像是通過一方落寞和一方歡愉,一方失意和一方得意所形成的對比,用以昭示后宮生活的現實和殘酷。

可實際上,這不過是一場由人操控(皇后和華妃),并充滿內情的爭斗而已。

只是,看著安陵容和余鶯兒兩人所形成的對比,讓人感到好奇和疑惑的是,安陵容在第一次侍寢時為什麼會那麼緊張害怕了?

按理來說,安陵容好歹也是出自官宦家庭,是經過「選秀女」而被選拔上來的嬪妃,何至于連個宮女出身的余鶯兒都不如?

對此,有人認為,按照《清史稿》記載,雍正此時的年紀應該是四十五歲,而安陵容此時才十六歲。

她一個未經人事的花季少女,去侍奉人到中年并且身材有些發福的雍正,當然會感到緊張和害怕。

也有人認為,根據《清朝野史大觀》中所記載的嬪妃侍寢流程,安陵容接到侍寢的通知,在沐浴后被裹上一床毛毯,由太監馱到「鳳鸞春恩車」上再被馱到皇帝的龍床,參考劇中當時的天氣,她應該是著了涼,所以才會在侍寢時,身體顫抖不已。

對于上述兩個觀點,我認為并不太對。

要知道安陵容在入宮前后,是有過相應的心理建設和專人培訓的。而說到侍寢時會害怕,其實每一個進宮的嬪妃在第一次侍寢時都會感到害怕。

因為對于這些女人來說,皇帝不只是丈夫,更是一個可以以一言定生死興衰的男人。

雖說于私,有夫妻情分,可于公,則有君臣之分。

所以,即便是甄嬛、沈眉莊等人,在第一次侍寢時也會感到害怕,只不過她們的心理素質夠好夠強大,能避免出現太過緊張的局面。

至于說根據《清朝野史大觀》的記載和參考天氣寒冷的原因,來解釋安陵容在侍寢時之所以害怕到渾身顫抖,則純屬無稽之談。

那麼安陵容在第一次侍寢時,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感到緊張害怕了?

我認為原因有兩個,一是她在進宮后,心態有些失衡。二是她由于帶著功利心進宮,將得失看得太重。

為什麼這麼說了?

首先,安陵容是同沈眉莊、甄嬛等七人一道入的宮。

在入宮后數月,除了被華妃賞了「一丈紅」的夏冬春、稱病躲進碎玉軒不肯外出的甄嬛,以及因年紀太小不宜侍寢的淳兒外,剩下的五個新進嬪妃里,唯有她安陵容沒被皇帝寵幸過。

如果僅僅是沒有被皇帝寵幸過也就罷了,畢竟后宮里的嬪妃太多,皇帝又忙于朝政,每個月來后宮的次數非常少,因此安陵容倒也能理解。

再加上她在進宮后,通過旁觀對比,心里也漸漸清楚,她一個縣丞之女,相較于其他嬪妃,她的家世實在是太過低微了些,自然不會得到皇帝的關注。

可問題是,比她安陵容出身還要低微的宮女余鶯兒,居然能討得皇帝歡心,不僅被封了「答應」,還被賜了「妙音娘子」的稱號。

更為關鍵的是,余鶯兒的受寵程度還直追她的好姐姐沈眉莊。

這些情形加在一起,安陵容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也無需進行深思熟慮,只需稍加對比,她的心態自然就會失衡。

如果僅僅是心態上失衡也就罷了,反正后宮里不得寵的嬪妃又不止她一個。但問題是安陵容入宮,是抱著為母親爭氣,為她自己爭光的目的來的。

有這樣的功利心在,安陵容在入宮后自然是迫切地想要得寵。

奈何入宮后,她一直是備受冷落,這讓她一度認為皇帝只當沒她這個人存在。

然而就在她感覺自己很有可能沒有出頭之日,一度灰心喪氣之時,皇帝偏偏又突然下令讓她侍寢。

如此一來,讓久處冷落之境,求皇帝恩寵而不得的安陵容,看到了一個能達成心愿,并能改變人生的機會。

對此,安陵容自然是急切地想把握住機會,去證明她自己。

只是連她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因為將得失看得太重,所以在侍寢時太過緊張害怕,導致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因此不僅讓皇帝沒了興致,也讓她成為了后宮中絕大部分人的笑料。

不光是太監、宮女們笑話她出身不好且身帶晦氣,居然在侍寢時被原封不動地送回來。華妃一干人等,更是用「完璧歸趙」來嘲笑她。

而反觀余鶯兒,她則沒有心里失衡和把得失看得太重的問題。

她作為皇宮中最底層的宮女,在面對機會時,則表現得很是大膽和放得開。靠著在倚梅園偷聽到的幾句話和一句詩,就敢走到皇帝身前并欺騙皇帝。

完全不在乎她欺騙皇帝的事情倘若被人揭穿會如何,也不在意自己得寵后,將要面臨的所謂打壓和針對。

如此不顧一切的心態和行事手段,跟此時的安陵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那麼安陵容是否連余鶯兒也不如了?

絕對不是。

這是因為余鶯兒本質上就是個除了一條命以外,壓根就沒有什麼可失去或者說害怕失去的人,所以她行事是只求眼下,不考慮將來。

而安陵容則是有父母親人在,行事難免會有顧慮。

再加上她作為官宦之家的女兒,在遇到事情時,往往會很自然地先去計較得失,然后再考慮是否會承擔風險,以及將來是否會有后患等等。

如此思維和行事方式,相較于余鶯兒怎麼高興怎麼做,壓根不去考慮后果。

安陵容則絕對要強于余鶯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