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墨蘭入壽安堂被拒后,林小娘的反擊,愚蠢又可笑

小九 2022/12/21 檢舉 我要評論

老太太要養六姑娘的事依然定下,一上午就傳遍了盛府,林小娘聽聞后,當場摔了一個茶碗,墨蘭坐在一旁抹眼淚,哭得淚水滾滾: 「我說不去不去,你非讓我去,瞧吧,這回丟人現眼了吧!」

整個盛府都知道這幾天墨蘭在老太太跟前殷勤服侍,都以為去的會是墨蘭,誰知臨陣變卦,林棲閣這是丟臉丟大了。

林小娘站在屋里,釵環散亂,秀麗的五官生生扭出一個狠相。

「哼,那死老太婆要錢沒錢,又不是老爺的親娘,擺什麼臭架子!

她不要你,我們還不稀罕呢,走著瞧,看她能嘚瑟到哪兒去!」

林小娘是什麼人!

一個不念及老太太的養育之恩,為了榮華富貴不惜做小三勾引盛纮的人;

一個自以為抓住了盛纮就掌控了整個盛家的人;

一個看誰不順眼就踢開,遇事不順心就報復的人。

這樣的人不會白白受了這個窩囊氣,更不會讓人委屈了自己心愛的女兒。

于是,她開始了對老太太赤裸裸的報復。

1,

果然,明蘭入住壽安堂的第二天,王氏領著孩子們來請安的時候,中間缺了墨蘭和長楓,說是病了。

「兩個一塊兒病了,莫不是風寒?這病最易傳染,我已經差人去請了大夫,只希望佛祖保佑,兩個孩子沒事兒才好。」

王氏一臉關心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墨蘭和長楓是她親生的呢。

老太太神色絲毫未變,她知道這是林噙霜在跟她示威。

當初收養林噙霜是礙于故人的面子,慢慢地她發現林噙霜喜好詩文,心思細膩,也真心疼過這個丫頭。

到了議親的年紀,老太太本想給她找個勤學上進的讀書人,夫妻有共同話題過得也舒心,將來丈夫有了功名,她也能有好日子過。

可心機深厚的林噙霜眼紅盛家的富貴,寧愿做妾也要纏著盛纮,進府后憑著盛纮的寵愛把盛家攪得雞飛狗跳。

老太太雖然看不慣,但介于自己跟盛纮的關系只是名義上的母子,且林噙霜慣會拿盛纮的身世和親娘的遭遇來討好盛纮,借機博取同情,老太太也就懶得打理她了。

畢竟兒孫自有兒孫福,盛纮已經是一家之主,有正經的工作,有老婆孩子一大家人,他有權也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不需要一個老婆子天天在耳邊嘮叨,充當保護傘。

所以老太太雖然住在盛府,但也跟隱居了一般,不讓孩子們請安,也不出息參加活動,每日只在自己的壽安堂活動,一心向佛,不問世事。

但現在林小娘居然為了墨蘭的事情當面叫板兒,給她擺臉子。

一個連入主屋請安都沒有資格的妾室,仗著男人的寵愛,把持著自己生的兩個孩子,就敢跟盛家的老祖宗示威,老太太決定對著她那高傲的臉狠狠的打一巴掌。

2,

「回頭讓老爺親自去瞧瞧,兩個孩子擱一塊,得病也容易傳染,楓哥兒也大了,不如趁早分開好些。」

老太太的話把王氏嚇了一跳,對于老太太出手過問此事,她很驚喜,驚的是老太太已經多年未計較過這些,今天怎麼突然發興了。喜的是老太太出面給林小娘顏色,她巴不得呢。

于是連忙幫腔: 「老太太說的極是,楓哥兒和墨姐兒最得老爺歡心,這次一塊兒病了,老爺是得去瞧瞧。」

盛纮下了衙門回到家,聽了王若弗轉述的老太太的原話,加上自己的理解,連官府都沒換,黑著臉就去了林棲閣。

緊接著林小娘屋里就傳出了哭鬧聲,咆哮聲,外加清脆的瓷器摔破聲,林小娘伏在炕上哭得死去活來,盛纮摔門而去。

第二日請安時,長楓和墨蘭果然「病好了」,待眾人按長幼秩序給老太太行禮后,兄妹倆又跪在老太太的跟前兒請罪。

墨蘭首先開口告罪: 「我們原本沒什麼病,只是前日睡得晚了著了涼,昨日起來便頭重腳輕的,害怕把病氣過給老太太,就沒敢來。」

老太太并沒有理睬她,而是拉著長楓溫聲教誨:

「楓哥兒快十歲了,該有自己的屋子了,沒得整日跟婦孺在一起耽誤了功課。你要好好用功,將來光宗耀祖,自立奉親,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長楓聽了祖母的肺腑之言,立刻肅容直立,恭恭敬敬地給老太太拱手作揖,一旁的墨蘭受了冷落,漲紅著臉窘得手足無措。

老太太回身看著她說: 「墨丫頭這次風寒,大約是前幾日在我跟前孝敬時落下的因頭,這天寒地凍的,你身子骨弱,怕是經不住才病的吧。」

墨蘭眼淚汪汪地看著祖母, 「不能在老太太身邊伺候,終究是我沒福氣。這幾日心里難受,才染了風寒,是我錯了。」

說著立馬跪到老太太的腳邊哭泣。不得不說,這一點墨蘭真的得到了林小娘的真傳,那抽搐的小身板邊哭邊搖曳顫抖,連屋里的丫頭都看著不忍。

老太太拉起墨蘭安慰道: 「墨丫頭啊,我沒讓你過來,你別往心里去,大娘子身邊的孩子多,我要一個過來,也好讓她松快些。你一個小姑娘,切不可心思太重。」

眾人散去后,祖母借著墨蘭的事情教育明蘭。

「明丫頭啊,要是墨蘭是裝病,咱們該不該教訓她?

來祖母這里,識字學女工都是次要的,咱們第一要學的是明理知事。

人活在世上,總有順心和不順心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莫要強求,要惜福隨緣,不能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祖母這段話像是對明蘭的教導,又像是對自己過往的總結。

她這次之所以出手教訓林小娘和墨蘭,不是為了抖威風,而是想給小一輩的孩子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只是有些看懂了,聽懂了,有些卻裝著不懂。

3,

林小娘作為一個妾室,為什麼敢公然給盛家的老祖宗擺臉子示威,無非就是仗著盛纮對自己的寵愛和盛纮跟老太太之間那層微妙的關系。

她以為自己是盛纮的愛人,孩子是盛纮的寶貝,老太太只是盛纮名義上的母親,沒啥真感情,當自己跟孩子受了委屈后,盛纮肯定會像以前一樣站在自己這邊。

盛纮以前確實為了她忤逆過老太太的意思,所以當墨蘭被拒絕時,她才會反射性地給老太太臉子瞧。

可惜這次卻撞到了槍口上。

經歷過衛小娘的死后,盛纮知道了妻妾矛盾激化會帶來的后果,剛升任到登州,他也下定決心要整頓門風。

他的確很喜歡林小娘,也寵愛她生的一對兒女,也愿意抬舉他們,可是他更喜歡自己的家族和社會地位,他不允許任何有礙于他仕途的事情發生。

老太太前腳剛拒絕墨蘭,林小娘后腳就讓一雙兒女裝病不娶請安,這是擺明了下老太太的面子,也是明刀明槍地告訴整個盛府,她林小娘腰桿硬著呢。

而老太太的反擊,是在逼盛纮在寵妾林小娘和家族體統面前做個選擇。

「孝」字當頭,盛纮只能毫不猶豫地選擇后者,他即便再寵愛林小娘,也不能跟社會法度過不去,畢竟,一個不孝的罪名可以讓他失去所有。

他此刻依舊愿意護著林小娘,但前提林小娘要遵守做妾的本分。

林小娘為什麼這次輸得這麼慘,是因為她以為自己抓住了盛纮便抓住了一切,有盛纮做靠山便可以隨心所欲,但她卻忘了盛纮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和畏懼。

這就好比買股票,不能只看公司的經營狀況,還要關注國家的政策和形勢。

林小娘攀上盛纮,依靠盛纮,以為有了盛纮的寵愛就萬事大吉了,殊不知,沒有誰是能完全依靠的,即便能依靠,也不能時時依靠,事事依靠。

當你的問題威脅到對方的利益時,他會舍棄自己的利益護著你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林小娘一路從恩寵有加,呼風喚雨的寵妾到被限制約束,再到消失在盛家的舞台,㐊因為盛纮的情愛變淡了,而是因為她的那份自以為「 抓住盛纮就等于抓住了一切」的自信。

善于觀察周圍環境的變化,知道自己所處的位置,才能更好地處理關系,經營生活,只有這樣才能收獲持續的美好和利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