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行》原著:從來不是仙魔定善惡,而是善惡分仙魔

小九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其實,看過蜀客的仙俠系列作品就知道,無論《月歌行》的原著《奔月》,還是前作《重紫》,上面這句話都是始終不變的主題。

然而,無論什麼時候,世人眼里所謂的善惡、正邪,從來都不是由種族來界定的!

01、仙的魅力。

人們之所以追逐仙門,正是由于他們有著隨時準備為守護蒼生而犧牲的覺悟。

若非仙人們肩負著守護蒼生的重任,又身體力行著維護六界太平的職責,又怎見仙門魅力?

然而,即使是在最超凡絕俗的仙門,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一塵不染,而是處處存在著歧視、嫉妒,以及其他不光彩的東西。

書中設定,仙門里但凡是有尊號的仙尊,修為精深是一方面,同時也個個都是極有威望的仙者。

他們一旦獲得了尊號,那就意味著必然立過大功,或對六界做出過無比重大的貢獻。

就拿仙尊與尊者來說,二者的區別就在于,他們第一次立大功的方式:殺護為仙尊,救護為尊者。

比如說,南華派輩分最高的萬無仙尊。

當初那場天罰中,為保住六界碑不倒,南華派掌教聞靈之與上萬仙尊、弟子舍命抗天,幾無生還者。

當時,還是首座弟子的萬無仙尊,受聞掌教之命,獨自帶著南華術法典籍與二百新弟子去人間避難。

天罰之后,他又在妖魔覬覦、門中無真仙的局面下,憑一己之力獨力撐持了千年。

這千年間,他不僅保住了術法典籍,還不負使命地成功延續了南華仙道,重振了南華派榮光,使孱弱的南華派重新成為仙門大派之一。

可最后,誰也不會想到,曾經活命無數的老仙尊,竟然就是攪得六界不得安生的食心魔。

原來,那場天罰之后,仙門再無真仙面對魔族的強勢進逼,萬無仙尊也是艱難地支撐著南華派。

這位昔日的首座弟子,受命于仙門危難之間,獨力撐起了孱弱的南華派,其中艱辛無人可知。

百年前的仙魔大戰中,他為保六界碑不倒,才迫不得已開始修煉魔仙,仙魔同修,也是想要借助魔道提升力量。

可是,仙修魔道,一念之差,仙已成魔,等他終于護住了南華派,卻也讓自己走上了不歸之路。

這位因仙修魔的仙尊,肩負起了重建南華、守護蒼生的重任,也保住了南華派生機。

可他拯救了六界,卻不能拯救自己。

最終,仙心不敵魔[性·侵]蝕,才會在最疼愛的晚輩面前露出了真容,洛歌和商玉容之死,只是因為發現了他極力掩飾的秘密。

是仙?是魔?早已說不清。

最終,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仙尊,即使有望通過地靈眼鍛體得以心智還原,從而恢復為昔日的仙尊之身,卻根本無法面對身后鋪滿血跡的來路。

他愧對六界,更不能面對自己,才會用最后的仙魔之力來毀滅自己。

其實,仙又如何?

他為救仙門而生,終于也因仙門而死,六界重歸太平,結果已經不重要,最后僅余「責任」二字而已!

而集仙門萬千希望于一身的洛歌,初出茅廬第一功,便是殺生護世,也是重華尊者之后,最有望晉升大羅金仙這個近神位階的天仙。

為護蒼生,他手段強勢,言語鋒利,殺伐果斷。

這位縱橫六界的仙者,看似優秀得近乎完美,也理智得近乎無情,可他那不近人情的背后,卻有著仙人身上少有人能看到的多情。

他以殺伐的手段守護著仙門和蒼生,卻也會疼愛病弱的妹妹,更會憂心好友的晉升歷劫,甚至承受著巨大非議也要救下柳梢這個魔女。

最終,他沒有選擇仙者的大義,也沒有為了消弭食心魔的大禍而放棄柳梢,而是用自身的魂魄盡散來最后一次守護蒼生!

02、妖的隱忍。

可是,妖魔里面就沒有好的嗎?

也不見得。

在人間,妖魔與象征守護的神仙相對,經常充當代表殺戮和罪孽的反派,讓人很難對他們生出好感。

可是,柳梢真正接觸過魔族和寄水族之后才發現,那些人人得而誅之的妖魔,似乎并沒有傳言中那麼可怕。

很多時候,他們跟人一樣,并非都是強大兇殘的,像寄水妙音族這樣弱小的族類,也同樣會受到排擠和欺負。

千萬年前,勢薄力弱的寄水族,即使在神界也有一席之地。

然而,只因為祖先造下了一樁深重罪業,就致使全族遭受神咒天罰,從此只能著白衣寄水消罪,一旦離水便會氣竭而亡。

神咒不除,他們一生都不得離水,合族不得晉升。

白衣妖君訶那之所以討厭穿白衣,也正因為此。

在幾番險遭滅族之后,他們全族為了生存只能卑微地忍受屈辱, 面對欺凌也唯有低頭隱忍而已!

可是,即使在這種環境下,還是出了訶那這樣溫和善良又顧全大局的謙謙君子。

為了讓他能離水而生,合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犧牲了九萬族民才凝聚出了那顆「真水元」。

這也就是說,他天生就要承擔起守護寄水族的重任,甚至為了要解除族人身上的詛咒,而不能為所欲為的對柳梢表達心中的愛。

為了讓族人安居樂業,他只能默默守護心中所愛,而從不計付出與回報,可當族人生死存亡之際,他也會第一時間沖出來舍命保護!

好在,他的真誠與信任也換取了柳梢的真心回報。

地焰中的少女,為報昔日一曲妙音之恩,哪怕魔力即將耗盡,魂魄也已經開始遭到侵蝕,卻還是毅然舉起了雙手。

她付出燃燒生命的代價,以神血滅咒,除妙音罪業,還訶那一個強大的妙音族!

這個在詛咒的陰影下掙扎了千萬年的的種族,其中的辛酸和興奮,又有多少人能懂?

如今,他們終于不再軟弱,也不再畏懼戰斗與犧牲。

這個弱小的種族,在這場仙魔大戰中,用燃燒生命的歌聲幫助魔宮爭取了時間,繼而改變了整個戰局。

究其原因,不過是希望已現,戰魂永存!

03、魔的無奈。

就連仙門都會有敗類,那魔族又何嘗不會有善者?

天罰之后,仙門遭遇重創后急速衰落,可魔族的魔尊徵月卻再次現世,冒著魂飛魄散的風險重辟虛天魔宮,方才讓眾魔有了容身之地。

一時間,即使魔族的天地護法與左右圣使名氣沒以前幾任的大,可放諸六界,卻也無人敢小瞧他們。

因為,這世間的無數法則,其實大多都在制約著弱者懼怕強者。

只要你足夠強大,就能在六界之中行走無阻。

而這些入魔的人,他們效忠魔神的同時,也受著魔誓的制約。

而且,他們心中有著太多的仇恨,行事也往往無比地兇狠殘忍,說殺人就殺人,哪能跟仙比!

可是,惡并不能永遠統治世界:

即使是冥境里最后的那個神,他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也受著神則的約束。

要說公平、公正,可能唯有這天地自然規則了,無論貧富、善惡還是強弱,它都一視同仁。

畢竟,不僅人世間的凡胎俗子逃不出生老病死,就連仙、妖和魔這些六界修行者,也沒有誰能避開晉升的劫數。

不信你看,就連各界最強大的神,也被賦予了守護的責任,限制著外族的侵略行為!

而魔族最強大的存在——魔神亡月,也有著不能放棄的責任。

當初,他如果不是一意孤行非要堅持自己的修行之道,哪怕在天罰中與眾神一起灰飛煙滅,也會作為執掌太陰之氣的月神被記入神界輝煌的史冊中。

結果,這個曾經受萬眾敬仰的月神,卻因執意開創利用濁氣修煉的「進神道」,也就是後來的魔道,從此和眾神決裂,離開了神界,也和月亮解除了契約。

可他親手開辟了虛天魔界,也親自接引了魔族子民,一時的錯誤也造就了永世的責任,等待他的就只有不盡的付出。

為了守護子民,他再次與月亮結契,換來了虛天的月亮和源源不絕的太陰之氣,付出的代價就是魔神的眼睛,這也讓他永遠不能用眼睛看到自己親手創造的世界。

失去了魔神之眼,他可以利用契約的漏洞,用手上那枚紫水精代替,來看護他開辟的虛天,守護他的子民。

看著那個怕死的少女魂飛魄散,可他卻什麼都不能做,對于那場別有用心的接近和利用,他不是不內疚的。

然而,他也只是靜靜地站在地煞坑旁,伸著那只蒼白僵硬的手,看著少女的魂魄碎片消失在地縫里,逐漸被地脈吞噬。

可以說,他為了拯救整個魔族,主動擔負了太多的責任。

那些沉重的負擔,讓他成了一個被責任束縛的神,也讓他失去了放棄自己的權力,甚至還把柳梢這個無知少女牽連其中。

其實,魔又怎樣?同樣有著太多的無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