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親患重癥病危!七旬父親對著女兒「當街下跪」指責女兒「偷走救命錢」:要錢,一分也沒有

hh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71歲的老人患癌入院,多次被下達病危通知書,兩個女兒卻拒絕探視,還不愿意分擔醫療費用,所有的重擔都落在了兒子身上。這究竟是一場人倫慘劇還是另有隱情?十月懷胎非同小可,兩個女兒也都是做了母親的人,為何忍心對病重的老母親不聞不問?這個問題是很值得深思的。

為了老伴的醫療費用,七旬老父對著女兒下跪

成都市雙流區有位鄧婆婆,今年71歲,曾患過子宮癌,經治療后好轉。可惜天意弄人,幾年后,她子宮癌復發,而且比上次更加兇險,入院不久就被下達了病危通知書,醫生說她已時日無多。

躺在病床上的鄧婆婆只有一個念想,就是希望兩個女兒能來看看自己。鄧婆婆一共育有3名子女,大的兩個都是女兒,最小的是兒子。生病住院后,兒子是經常來看自己,醫藥費也是他拿出來的,兩個女兒卻從未見人影,更沒有拿出過一分錢。

兩個姐姐的絕情讓付先生很生氣,再加上七十多歲的老父親因為照顧母親而累壞了身體,自己剛剛投資農場失敗,家里又有兩個孩子要養,身上的擔子早已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無奈之下,付先生拉著父親來到大姐工作的地方,要求大姐承擔母親的部分醫藥費。這本來是很合理的事,然而當付先生提出這個要求時,付大姐卻立馬變了臉,當場甩下一句話:「要錢,一分也沒有!」

大姐的態度讓付先生更加生氣,他當著眾人的面指責姐姐曾偷偷取走父母僅有的6萬元存款,現在母親看病急需用錢,大姐至少應該把這6萬塊先還了。

弟弟話音剛落,付大姐就再次發飆,聲稱這錢早就給父親了,這是有法庭錄音為證的。原來付家姐弟早就因為這筆錢鬧上了法庭,在法庭上,老父親承認女兒有把這筆錢交給他。但事后付老先生卻聲稱是女兒以死相逼,他才不得不做了偽證,這筆錢他其實根本沒有拿到。

付老先生的話引起了大女婿的不滿,他慫恿妻子跪地發誓,說自己沒拿父母的錢。付大姐跪下后,付先生拉著老父親也一同跪下,于是就上演了七旬父親對著女兒下跪的一幕。一旁負責調停的警察同志趕緊把付老先生拉了起來,畢竟他這麼一個白發老人去跪黑發子女,實在是太讓人寒心了。

兩個女兒不管患癌母親的背后:父母的錢都給弟弟花了

鄧婆婆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不拿醫藥費的態度很堅決,那二女兒又是什麼態度呢?記者帶著這個問題去采訪后發現,二女兒跟大女兒一樣,也是堅決不出錢,但她同時表示愿意去醫院照顧母親。

現代社會已經沒有「父母的養老歸兒子」的說法了,可為什麼鄧婆婆的兩個女兒卻堅持不出醫藥費呢?

面對記者的質疑,付二姐說出了一件事,原來姐弟仨的父母本來是有一筆巨額存款的,那是老家拆遷后的補償款,差不多有100萬。可這筆錢,她和大姐從來沒看到過一分,因為這些錢早就花到弟弟頭上去了。

早幾年,父母曾給弟弟買過一輛30多萬的途觀,弟弟的前妻失婚時也卷走了30多萬。光是這兩項加起來,就已經有60多萬了。后來弟弟要開農場,父母更是將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支持他,可惜農場經營失敗,一下子又虧了幾十萬。就這樣,父母的那筆拆遷款被弟弟敗了個一干二凈,以至于現在母親住院了,連醫藥費都拿不出來。

付二姐表示,自己是愿意去醫院照顧母親的,她跟大姐也到過醫院,但父親不讓她們進去探視,還將她們打了出來。

姐弟仨就母親醫藥費爭執不休,政府調解失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付大姐和付二姐堅持不出醫藥費,付先生又實在拿不出錢,這件事最終鬧到了政府部門。

雙流區司法所的一位工作人員嘗試對付家的事進行調解,可幾句話談下來就發現,付大姐和付二姐的態度異常堅決,她們表示「錢的事不參與,出力照顧是可以的」,而付先生則堅持要求兩個姐姐各承擔三分之一的醫療費。

姐弟仨水火不相容,這場調解最終以失敗告終,司法所的工作人員建議他們走法律途徑。對于這個建議,付大姐和付二姐非常贊同,弟弟卻很是氣憤,當場甩話說「以后父親的養老也不用姐姐管了,他一個人承擔!」

就在姐弟仨鬧得不可開交之際,醫院卻傳來了不好的消息,鄧婆婆的病情再度惡化,已進入了彌留之際。

或許是看到母親即將離世心有不忍,付大姐和付二姐終于去了醫院,答應在母親最后的時日陪伴在她的身邊,至于醫療費的事,兩位姐姐也同意跟弟弟商談。

只是不知道,姐姐們這一次是真的愿意出錢,還是僅僅采取了拖延戰術。鄧婆婆已經時日無多了,病床上的她肯定很不希望子女們鬧成這樣吧,同樣可憐的還有付老先生,他以后的養老,恐怕也是個老大難題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