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墨蘭到死都不知道,梁晗為何故意寵幸她的陪嫁丫頭

小九 2022/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梁晗徹底和墨蘭撕破臉了。

為了惡心墨蘭,梁晗故意寵幸了墨蘭身邊的陪嫁丫鬟。

墨蘭依著門窗,哽咽著說:怎麼會這樣?我是按著我阿娘教我的做的,她就是這樣把持著盛家的,我是哪兒沒做對呀?

對于墨蘭的疑問,明蘭早已給出過答案。

明蘭的忠言

明蘭對墨蘭最后的忠告,要從梁家分家開始說起。

梁老侯爺去世后,梁家庶長子鬧著分家,為著家族顏面,明蘭和華蘭前去梁家給墨蘭撐腰,生怕墨蘭受了委屈。

明蘭和華蘭不過是念著孔嬤嬤當初的教導「身為盛家兒女,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即便她們倆再怎麼不喜歡墨蘭,可為了盛家的門楣,還是站在了墨蘭身后。

有格局的人,才會顧大局。

然而,墨蘭不僅不感激,反而嗤笑明蘭是專程來看她笑話的。

她問明蘭「是否覺著我窩囊無用」。

明蘭毫不客氣地說: 論兒女、論前程、論夫妻情分,大姐姐、五姐姐,還有我,四姐姐自己比比看吧。

這門親事,本就是墨蘭千方百計算計來的,可費勁了心思,最后卻落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下場。盛家四個女兒中,就屬她的日子過得最成樣子。

婆婆壓根瞧不上她,丈夫如今也將她打入冷宮,根本不踏足她的房間半步。

她曾經哭著問自己,為什麼一切都是按著林小娘教著做的,可到頭來卻落個如此下場。

因為,林小娘只教了你如何做妾,沒教你如何做大娘子。而你現在,可是堂堂伯爵府嫡次子的大娘子,卻偏偏一副妾室做派,屁股和思想匹配不到一起,早晚會坐空,這是必然的。

對于這一點,明蘭也很直白地告訴過她,原著中這樣寫道:

林姨娘教了些什麼,觀姐姐現下行徑,我也能看出些來,無非是爭寵斗艷,整治妾室,牢牢拿捏夫婿,分寵、挑撥、諂媚,說實話,無怪梁伯母對姐姐不滿,林姨娘是什麼身份?姐姐又是什麼身份?好好一個正房太太,偏去學妾室做派,還想拿這些鬼祟伎倆安身立命?

明蘭一番肺腑,可墨蘭不但不聽,還憤憤地拍起了桌子,斥責明蘭詆毀自己的小娘。

隨后,又顧影自憐地說,除了我小娘,還有誰教過我?

明蘭一邊搖頭,一邊說,原著中這樣寫道:

孔嬤嬤、祖母,連父親也常對我們姊妹訓話,可姐姐都沒聽進去。遇到不公的事情,你只會埋怨運氣差,那大姐姐呢?梁伯母可有算計過你的嫁妝?可有往你屋里塞人?可有刻薄欺辱你的孩兒?

想當初,華蘭初嫁到袁家,就遭受到婆婆的各種霸凌。先是各種算計華蘭的嫁妝,然后趁著華蘭有孕,又千方百計地給袁文紹屋里塞通房妾室,每次一塞就是七八個,還動不動就讓有孕在身的華蘭在大太陽底下站規矩,這些都算不上殘忍,更壞的是,婆婆竟然刻薄華蘭的兒女,更鬧心的是,袁文紹之前還是個愚孝男,看到華蘭遭罪,卻不敢找親媽理論。

即便遭受了這些,華蘭也沒有怨天尤人,更沒有埋怨過許下這麼親事的父親,她心里明白,悲天憫人改變不了現狀,只有自強。

她的心思永遠不在妾室通房身上,而是在自己兒女身上,在自己銀錢身上,有兒女銀錢傍身,然后再使用各種手段,拉攏丈夫的心,讓他和自己站一邊,一起對付惡婆婆。

如今,日子過得可是四姐妹里,最幸福的。有丈夫疼,有兒女愛。

而墨蘭,一遇到不公,就抱怨自己出身不好,在家還能以此哭哭啼啼地博父親同情,而在外呢?誰會同情你?

那些一遇到事情從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人,最后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見墨蘭冥頑不靈,明蘭試圖繼續說到說到,原著中這樣寫道:

即便四姐夫當初寵愛春姨娘,可若姐姐拿出道理來,諄諄勸導夫婿進取,斥責春姨娘的無理取鬧,梁伯母還不歡喜壞了,能不給姐姐撐腰?往這條路子上,姐姐倒可以多使些手腕,四姐夫焉能不聽?

可姐姐偏不走正途,去行那些歪門左道。為跟姨娘爭寵,不住給夫婿弄通房美婢,以圖分寵,鬧得屋里烏煙瘴氣。這幾年下來,大姐夫給大姐姐掙下數倍嫁妝,可四姐夫呢?娶了姐姐后,數年來仕途上竟無半點進益,我只問姐姐,若梁伯母哪日不測了,你們分家出去,四姐夫可能撐起門戶來?

《紅高粱》中,九兒曾經給蠱惑余占鰲的戀兒說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真愛一個男人,那就應該知道引自己的男人走什麼樣的道兒。

墨蘭生活的主心骨,從來不在梁晗身上,而是在那些美妾身上,她不管丈夫的仕途有沒有增益,不管丈夫有沒有賺錢的能力,目光所及,皆是庸脂俗粉,絞盡腦汁,不過是該如何與妾室爭斗。

正如明蘭所說,如果梁府真分家,梁晗能否撐起自己的小家?

梁晗最終故意寵幸墨蘭的陪嫁丫頭,不過是墨蘭自作自受。

芙蓉到了出嫁的年紀,墨蘭偏不放她出去,還說了很多惡毒的話語,為了出口惡氣,芙蓉把墨蘭這幾年的骯臟事兒,全部抖落給了梁晗,如何害死春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如何耍手段嫁入梁府。

對于梁晗這麼一個高傲的富家公子而言,得知自己的女人不是愛自己,而是愛自己的門第,那是一件多傷自尊的事情。

梁晗知道真相后的憤怒,其實從另一個角度講,他內心深處曾經是在乎墨蘭的。

只可惜,是墨蘭自己將一手好牌打爛的。

如果當初墨蘭也能學學明蘭,對自己身邊的丫頭善良一點,善待一點,或許,梁晗就不會知道真相,或許這段感情還有救。

明蘭曾經對小桃說: 我從來沒有一刻想過,要叫你們舍了終身幸福,就為了留在我身邊。

在人之上,把別人當人,這無疑是一種良善。

梁晗不是盛紘

墨蘭最后的疑問:我阿娘就是這樣把持盛家的,我到底哪里做錯了?

林小娘從未真正地把持過盛家,把持盛家的始終是老太太,是盛紘。 她把持的不過是盛紘的心,確切地說,不是盛紘的心,而是盛紘的出身。

更確切地說,不是林小娘的手段多高明,而是盛紘頗有同情心罷了。

盛紘和林小娘一樣,都是庶出,盛紘從小受盡白眼,艱難生活。他深知庶出的日子不好過,所以他對林小娘多了幾分憐惜。

而林小娘也是拿捏著這一點,每每犯錯,就做小伏低,痛哭自己的出身不好,生計如何的艱難,總能恰如其分的勾起盛紘當初艱難討生存的光景,然后生出一股惺惺相惜的情愫,最終得到原諒。

梁晗不一樣,他出生就含著金湯匙,衣食無憂,前程似錦,沒有遭過白眼,沒有受過欺辱。所以墨蘭每每犯錯后涕泗橫流的裝可憐,勾不起梁晗多少情愫,時間長了,反而讓人厭煩。

再者,盛紘不可能休了王若弗,但梁晗很有可能休了墨蘭。

王若弗是低嫁。當初盛家時運不濟,盛紘也只是一個庶出,可王家家大業大,王若弗還是嫡出,不管是出身、還是門第,王若弗都高出盛紘很多。

所以,即便王若弗后來不得盛紘心意,也并非盛紘心里所想的那個人,甚至有時候讓盛紘厭煩,更有甚者做很多蠢事讓盛紘鬧心,盛紘卻從沒有不理王若弗,也從沒有想過休了王若弗。

盛紘始終念著王家當初愿意把嫡女下嫁的恩情,也始終是一個好面子的人,所以他不會允許自己做出忘恩負義的事情來。

而墨蘭的處境不同,她是高攀。

一個侯門嫡子,一個四品官員家的庶女。

墨蘭不僅高攀,還理虧。這門親事,是她和林小娘一手算計來的,什麼一見鐘情,什麼情意綿綿,不過是為了和自家姐妹比高低,才算計上了梁晗。梁晗不過是她為了改變自己出身的一個跳板,這無疑是對梁晗的一種欺騙。

子嗣。

王若弗膝下一子兩女。長柏可是盛家的棟梁,將來盛家的發展,可全部系在長柏身上;華蘭也是一樣的出挑,在伯爵府把日子過得風生水起,京城官宦人家,誰人不知盛家大姑娘了不得。

所以,即便王若弗最后犯了天大的錯誤,差點要了老太太的性命,最后也不過是回宥陽老家吃齋念佛。

所謂母憑子貴,大抵如此。

而墨蘭,結婚數年,整日和妾室勾心斗角,膝下并無一子,在古代,女人膝下無子,是很難在家族中立足的。

婆婆。

盛老太太并不是盛紘的親娘,所以,對于盛紘的私生活,老太太大抵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只要盛紘不要太過分。

除非林小娘犯了大錯,老太太才會出來敲打敲打盛紘,其他的,得過且過。

老太太要的,不過是盛紘能撐住盛家的門楣,讓盛家能越來越好,自己能安享晚年,其他的,她也懶得管。

而盛紘也是從苦熬過來的,深知盛家如今的光景,實屬不易,所以他也聽取老太太的敲打,知錯就改。

而梁夫人就不一樣,梁晗可是她的小兒子,是她心尖兒上的肉,所以事無巨細的什麼都要管。

眼看著原先還能調教的兒子,叫兒媳勾引的進取之心全無,整日廝混于花叢中,怎麼能喜歡得上兒媳呢?

而梁晗呢,從小就衣食無憂,放浪形骸,現下有人縱容他瀟灑度日,又為何要逼自己好好上班進取。

說到底,墨蘭只是學會了林小娘的狠勁兒和狐媚勁兒,那些孔嬤嬤、老太太、盛紘教的人生大道理,一個都沒記下,相夫教子的課業,最后一塌糊涂,賠上了自己的后半生。

說道相夫教子,不得不提提柳氏。

不得不提的柳氏

柳氏下嫁。

嫁給了盛家最不起眼的庶子——長楓。一個自詡風流,成日里鶯鶯燕燕,不思進取的男人。

面對這樣一個男人,柳氏硬是把這塊爛泥,扶上了墻。

在嫁給長楓的第一天,柳氏就知道自己的處境,就開始遠觀自己的未來。

想要在家中立足,就必須要把長楓引到正道上。

長楓起初不喜歡她,時常和屋里的丫鬟私通,而她也從沒為了博長楓歡心,就投其所好,給他送美女,而是偷偷把事情傳到盛老爹的耳朵里,讓盛老爹出馬教訓長楓,隨后自己在做好人,安慰長楓,當然聰明的盛老爹也愿意配合兒媳演戲,久而久之,她成了長楓最知心的伴侶,長楓什麼話都愿意跟她說。

處理完長楓屋里的鶯鶯燕燕,她開始督促長楓學習,她沒有嘮嘮叨叨,而是以腹中的孩子激發長楓的斗志,讓他有個當爹的樣子。

結婚短短兩三年,長楓像變了個人似的,也安分了很多,懂得顧家了。

這樣的兒媳,那個公婆不愛,姊妹不敬。就連明蘭和華蘭這般討厭林小娘的人,也相當樂意和她這個兒媳婦走的親近些。

當初,看著長柏帶走老太太去外省赴任,給老太太頤養天年,柳氏身邊的嬤嬤就說,將來老太太手里的家產,肯定都是長柏的,長楓很難分到半個子兒,再加上大娘子的嫁妝和海氏的嫁妝,長柏以后可謂是一生無憂了。再看看長楓,只希望姥爺垂簾,以后多給長楓分一點家產。

這要是墨蘭,還不得氣死,還不得想方設法搜刮一些家產。

而柳氏卻說:我要是老太太,我也愿意給大哥,本就不親,大哥好歹養過一陣,還占著長子嫡孫,還占著至誠至孝,干嘛不全給呢? 我不會貪這個心,不該我的,我半點兒不會惦記。老天垂簾,念我姻緣不易,叫相公用功進學,將來咱們自己掙下家業。

一顆溫柔而正向的內心,永遠能托起一張燦爛的笑臉,撐起一個幸福的家庭。

相反,一顆陰暗的心,永遠托不起一張燦爛的臉。

梁晗和長楓比,論出身,論前程,都要比長楓好很多。

可最后,長楓卻收獲了一段美好的婚姻,美滿的家庭;而梁晗,卻落個妻離子散,含恨而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