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賬戶4.8億存款不翼而飛,得知被銀行私自轉走后被告知追不回,太過分

网瘾少女 2022/06/13 檢舉 我要評論

怪事年年有,2017年,一家公司的老板解某身上便發生了一件怪事,他在銀行賬戶里存了1.1億元(4.8億新臺幣),但在短短的一天時間內,這筆錢卻如人間蒸發般消失了。

要知道那可是1.1億啊,這筆錢無論是放到任何地方,都不是一個小數目。

解某感到十分納悶,他好端端地將錢存到了銀行里,怎麼會發生這麼古怪的事情呢?

解某為何這麼有錢?

進入到正題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解某的身份,畢竟能往銀行賬戶里存1.1億元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解某是青島嘉莉寶家具有限公司的老板,這家公司的主要賺錢業務便是家具出口,最高的一年年產值甚至高達6億元,是一家非常有潛力、賺錢的企業。

同時,解某也是墨區兩屆人大的代表,無論是社會身份,還是社會地位,都是數一數二、有頭有臉的人物。

時間來到了2017年,解某的公司遇到了點困難,與一些企業產生了借貸糾紛,但經過協商重新約定了還款日期后,這件事也被解決了。

等于說,解某只要挺過這段時期,公司的狀況就會有所好轉了。

然而,不幸的是,解某公司銀行賬號上的1.1億元公款卻不翼而飛了,這給解某公司的未來經營帶來了沉重的打擊。

青島即墨嘉莉寶公司廠區

發現1.1億元不翼而飛

解某公司銀行賬號上的那筆錢,是華航通達公司對他們公司土地廠房的購置款。

2017年11月初,解某公司的一處廠房的所在地被政府規劃為打造汽車城,在這之后,墨華山鎮黨委書記李某與解某洽談征收土地一事。

在商談了幾天后,雙方最終敲定了1.7億元的補償款價格。

11月30日時,華航通達公司先將1.1億元「土地廠房購置款」打入了解某公司在青島農村商業銀行的賬戶上。

解某收到這筆錢入賬的短信通知后,還沒高興一會兒,卻發生了一件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只見他的手機不斷地收到短信提醒。

自己賬戶上的錢在不斷地被轉走,每次交易都是百萬以上的數額,最高的一次甚至達到了約7500萬。

在經過9次轉賬之后,他的銀行卡賬戶余額直接變為了「0」。

這一下可把解某嚇壞了。

解某不斷地在腦子里想著,究竟是誰,是誰把他的錢轉走的?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1.1億元一天被轉走不太可能,因為公司U盾在自己的手上,如果不是自己操作,錢是根本不可能被轉走的。

U盾是銀行處理網上業務的高級安全工具,比如解某要轉賬匯款的時候,就必須要[插·入]U盾才能輸入密碼,如果不插U盾,就不會被系統判定為賬戶持有人,錢就轉不出去。

反之,[插·入]U盾密碼輸入對之后,解某便能進行賬戶轉賬、匯款、付款。

從這段簡單的介紹中,我們不難看出,U盾的安全性還是非常高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解某才會認為那些轉賬短信是「假的」,因為U盾在他的手上,沒有他的操作,這些錢基本是轉不出去的。

就這樣,解某不斷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在不斷的自我安慰中,他打開電腦,登陸上了公司的網銀賬戶,打算查查賬戶上究竟有多少錢。

很快,解某便登陸上了賬戶。

然而,當他看到賬戶上余額為「0」的數額后,卻如同石化了般,一動不動地坐在屏幕前好一會兒。

「賬戶余額怎麼可能為0呢?」

「我不相信,絕對是系統出錯了。」

解某不斷的喃喃著什麼,平復好心情之后,他不斷的刷新著網頁。

但是,無論解某怎麼刷新網頁,網頁上顯示的賬戶余額數字都未曾改變,他的1.1億元巨款,真的被人轉走了,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翼而飛了!

解某覺得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辛辛苦苦談下來的土地廠房購置款,說沒就沒了,這讓他找誰說理去?

去銀行討說法

為了搞清楚自己的這筆錢究竟去了哪里,為何會不翼而飛,解某立馬便去了銀行里詢問。

因為和銀行經常有業務上的往來,所以解某和行長姜某也算是老相識了,他一到銀行便直奔姜某的辦公室。

「姜行長,我來只為查一件事,我公司賬戶上的1.1億元存款,怎麼說沒就沒了,你們銀行怎麼監管的,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說法?」

對于解某的質問,姜某卻 以「打太極」的方式,將這件事推給了鎮領導

「這件事我也不清楚,你去問問鎮領導......」

在銀行的建議下,解某來到了鎮領導那里,但鎮領導一聽他問起此事,便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說自己不知道。

「你的錢存到了銀行,關我們什麼事,政府已經將其中的1.1億元購置款打入了你們的賬戶中,我們這里有轉賬記錄,錢轉給你們了,監管是銀行監管的,錢沒了,你們找銀行啊!」

就這樣,這件事又被推給了銀行。

無奈之下,解某只好再去找銀行要說法。

每次去銀行的時候,解某都未能得到銀行的正式回復。

漸漸地,解某也沒了耐心,他覺得這筆錢就是銀行內部人故意弄丟的,他們現在就是在「拖」,「拖」著不肯告訴他真相。

每每想到這里,解某的心中便涌現了一陣怒火,最終, 忍無可忍地解某選擇向監管部門進行控告,與此同時,解某還報了警,希望通過警方的力量查清真相,嚴懲這些失職的銀行工作人員。

土地廠房購置款匯款證明

在相關部門的介入下,這筆錢的去向很快便有了著落。

原來,在解某收到1.1億元購置款的當天,這些錢分了9筆被轉走了。

其中包括還貸款(2筆,約8500萬元)、付喬培滋款(1筆,1200萬元)、還興華典當款(1筆,400萬)、還建行貸款(1筆,500萬元)等。

具體情況可看下圖:

銀行存款明細表

通過圖中的情況我們可知,銀行在未經過當事人的同意,便私自將這筆錢轉到了別人的農商銀行賬戶里。

在監管部門和警方到來的時候,行長姜某不僅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感到后悔,反而為自己狡辯道:

「我這是 ‘受托支付’,解先生的公司欠下了許多債務,我這是幫他還錢,我承認轉款的事實。」

銀行給的這個說法解某無法接受,他表示:

「銀行哪來的權力強制劃走我的錢,法院都沒強制執行呢,要還錢也是我還,銀行憑什麼替我做主,再說,我根本就沒給銀行授權能隨意處置我的錢......」

解某一再強調銀行的錯誤,希望銀行能將1.1億的存款追回。

但銀行工作人員卻表示, 因為這筆錢打到了解某欠款人的賬戶上,所以本身屬于一個還款行為。

對于還款的錢,銀行是追不回來的。

聽到銀行工作人員這樣表示,解某便更加氣憤了。

「你們銀行就是這樣辦事的?你們銀行的這個舉動完全就是侵害儲戶利益。」

「另外,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債權債務的?公司賬戶將錢直接轉給個人,連經濟往來的票據都沒有,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

盡管解某說得有理有據,駁斥得銀行工作人員啞口無言,但轉款還錢的事情已經發生,這筆錢無論怎麼說都不可能會被還回來了。

除非那些收到資金的賬戶主動將這筆錢還回來。

不過這也不現實,畢竟解某是欠著他們錢的人,之前還因為這筆錢鬧上過法庭,現在這筆錢好不容易還了,想要讓他們重新「吐」出來,無疑是難于上青天。

此外,被控告的姜行長還曾主動給解某打電話,在電話中不解地問:「你為何要舉報我,我也想解決你的事,你這方法不對啊......我對你很......」

解某知道姜行長不想將事情鬧大,但他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只是在電話中氣憤地反駁:

「欠不欠債是我的事,錢怎麼也是我的事,錢應由我來處理,這是另一個問題!」

解某之所以這麼生氣,就是因為銀行在不征求他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挪用自己公司賬上的錢。

他是欠別的公司的錢沒錯,但之前已經在法庭上協商好了,也商量好了還款日期。

本來他是打算用這筆錢投資點別的,好錢生錢,盡快將欠別人的賬還清的,結果卻沒想被銀行給攪和了。

解某覺得銀行沒這個權力,畢竟連法院都未做出強制執行的決定,銀行又有什麼權力強制劃走他的錢還錢呢?

其實解某的想法一點錯都沒有,在法院沒有強制執行的情況下,銀行是不能擅做主張,強制劃走儲戶賬戶上的公款的。

不過讓解某疑惑的一點是,銀行怎麼知道他欠誰錢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隨著調查的展開也被揭曉了。

還喬培滋的1200萬元轉賬記錄為例

喬培滋說,當初是通過墨華山鎮黨委書記李某的介紹,他才同意把錢借給解某的,在借款的協議上,李某是雙方的見證人。

之后,約定的還款日期到了,喬培滋便去找解某要錢,但那個時候解某的公司陷入到了困境,無錢可還。

無奈之下,喬培滋便去找李某要說法,畢竟他可是雙方的中間人。

李某告訴喬培滋,解某的公司剛和政府簽了一個協議,近期會得到一筆1.1億的征地款。

說完這些李某便沒再說別的了,喬培滋很好地領會了李某的意思,他理解為,等到征地款下來后,他便可以向解某要錢了,如果解某不打算還,他便走司法程序要法院強制執行。

不過,讓喬培滋沒想到的是,解某公司的征地款下來后沒多久,他便收到了轉賬。

收到轉賬的那刻,他想到了李某前幾日對他的一番囑托,李某前幾天便對他說解某會有一筆征地款。

想到這里,喬培滋心中便有了答案。

后來,當記者找他了解情況的時候,他說:

「我找他們要錢,李某告知嘉莉寶公司近期會得到一筆征地款,后來我就收到了錢。我不認識姜秀娟,還錢應該是李協商銀行轉的。」

反思

以上便是這件事的全過程,那麼 銀行替儲戶私自還錢的做法,到底違不違法?

其實,如果貸款雙方所簽的合同中存在相關抵銷、受托支付的條款,就可以以《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九條規定行事:當事人互負債務,標的物種類、質量不相同的,經協商一致,也可以抵銷。

但如果沒有這種相關約定,銀行就無權挪用解某公司賬戶的公款,如果做了就是違法行為,侵犯了解某公司的財產權。

另外,如果確定銀行內部有人濫用職權的話,濫用職權的人也將受到懲處,根據相關法律規定:

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若相關人員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