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蓉姐兒是庶女的賀弘文,至死都不知道明蘭為何放棄了他

小九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京城又多了幾樁喜事。」賀弘文的妻子一邊笑著給丈夫夾菜,一邊給遠行歸來的丈夫講近日京城中的新聞。

「寧遠侯府的大小姐出閣了,嫁的是永昌侯府的世子爺,當真是門當戶對,富貴雙全。」

「顧家大小姐不是兩年前就出嫁了嗎?怎麼又一個大小姐?」賀弘文很少打斷妻子講話。

「相公有所不知,兩年前出嫁的是顧侯爺的親閨女,這次出嫁的是侯爺過世哥哥的女兒,說起來也是侯府嫡女,不過呀,還是兩年前的顧大小姐嫁的好。」

賀大夫遲疑道:「一個是世襲罔替的侯爵世子,一個是新科進士,雖說是新貴,可倒底是底子單薄了些。」頓了頓又繼續道 :「不過雖然占著顧大小姐的名頭,終究是個庶出的,也差不多了。」

飯后天空下起了雪,賀弘文背朝門口站在那棵老梅樹下,仰頭看那梅瓣積雪。

此時的他心中應該又想起了那個明媚的女子,那雙迷人的眼睛,那個明明也是個庶女,卻放棄跟他過平凡的生活,扭頭就嫁入了侯爵世家,做了侯爵夫人的女子。

時隔多年,哪怕他已經兒女雙全,哪怕他待孩子很好,和妻子相敬如賓,可兩個人都知道,彼此都不是對方的愛人。

可多年之后的賀弘文一直都沒弄明白,本來勝券在握的他為何弄丟了明蘭。在他看來,明蘭是看上了侯府的權貴才會嫁給顧廷燁。

1,自以為足夠愛

盛明蘭跟賀弘文的相識是長輩介紹的,盛老太太跟賀老夫人是老閨蜜,兩個老人家都看上了對方的寶貝孫子孫女,便撮合他們認識,想著定下這門親事。

原本這樣的婚姻應該很幸福的,畢竟雙方都知根知底,也算是門當戶對。

明蘭十歲時就在祖母的介紹下,認識了十三歲的賀弘文,兩人一起乘船去宥陽,一起在金陵祖宅里談天說地。

明蘭說自己女紅不好,總是扎到手,賀弘文會安慰她多練習就行了,還特意給她私人訂制了一款護手霜。

賀弘文說母親想讓自己科舉入仕,可他卻現在行醫,真的很不孝。明蘭會寬解他說,大丈夫行醫濟世乃是壯舉,從古至今有多少芳名流傳的名人大夫,讓賀弘文不必內疚。

得知要娶明蘭后,賀弘文連身邊伺候的丫頭都遣散了,一心一意地等著明蘭長大。

他每次外出采買藥材都會給明蘭帶來新鮮的玩意兒和各種好吃的,明蘭不開心時,他還會笨拙地端著魚湯去哄她開心。

這樣看來,兩個人真的在朝著幸福的方向前進。

可途中卻遇見了曹錦繡。

明蘭對曹錦繡的反應很強烈,在賀弘文看來甚至有些過激。

賀弘文內心善良,醫者仁心,再加上從小到大的情誼,他做不到對曹錦繡不聞不問,何況在賀弘文看來,曹錦繡所求的不過是一個棲身之所。

可明蘭卻一口咬定: 「有她沒我,有我沒她。」哪怕在曹家面對賀母的期許和曹姨媽的哀求時,明蘭都不改初心,完全無動于衷。

賀弘文為著明蘭的心意做了很多努力,只想跟明蘭證明自己心里最重要的只有她。

看著明蘭轉身要走,他狠下心當眾表態:「姨母,我絕不納表妹!我自小當她是我親妹子,以后也是我親妹子!」

他為了挽回明蘭,把親娘,姨母,親戚都得罪了干凈,下足了狠手。

為了擺脫曹家,賀弘文背著母親和祖母去找祖父,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說給他聽,還央求祖父向有司衙門遞本子,將曹家逐出京城。

曹家看到衙門發的通帖跑到賀家哭求,賀母茶飯不思了幾天,還是去求公公,結果被臭罵了一頓。

「你是我賀家人,不姓曹!曹家貪贓枉法,罪有應得,念著親戚一場幫一把也就是了,他們還蹬鼻子上臉,整日鬧得賀家不得安寧,這種不知好歹的東西早該逐出去!你若實在惦記曹家,就給你一封休書,去曹家過吧!」

賀母當場就昏厥過去,醒來再不敢說半句話。

曹家眼看要離京了,就整日求著賀家讓曹錦繡進門,看著賀弘文始終不點頭,曹錦繡竟尋死了,被救下來后,吐露了已經不能生育的實情。

已非完璧之身,又不能生育了,這樣的曹錦繡除了被賀家收留,確實找不到好婆家可嫁。

賀弘文看著哭成一片的曹家親戚,呆了很久,還是答應了讓曹錦繡進門,但為了以后自己的妻子不受氣,他還跟曹家提了條件。

他說自己愿意照顧表妹,有生之年必讓她吃喝不愁,但有個條件,從此以后,除了幫忙救急外,賀家和曹家再也不是正經親戚了。

「明妹妹,我知道你在怨什麼。

那日我去見表妹,她瘦得只剩下一副骨頭了,只吊著一口氣等我,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眼睛求我,我沒法子硬下心腸拒絕。

但我也明明白白告訴她了,我只給她一條生路,進門之后,什麼男女之情,噓寒問暖,都不要想了。」

「明妹妹,她若真的就這麼死了,就會變成我心中的一塊疙瘩,一輩子梗在我的心頭,叫我永遠記著她。我,我不想老記著她,我的心里只應該放著我的妻子。」

這是賀弘文的表白,也是他的承諾,賀弘文覺得他為明蘭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拼盡了全力。

2,什麼才是真愛

明蘭心里也清楚,賀弘文只是個平凡的男子,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盡力了,對于婚姻而言,這樣的開頭不算好,也不算壞。

雖然她想要的愛情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但她知道這世間的父親相敬如賓的多,心心相印的少。

當初祖母拒絕了那麼多門當戶對的婚姻,寧愿跟父母鬧翻也要下嫁探花郎,到頭來不還是坎坷半生,空留遺憾。

明蘭看到過華蘭隱忍憂愁的眼角,墨蘭強裝歡笑的偽裝,海氏看著羊毫每次侍寢后喝下湯藥的如釋重負,還有王氏這麼多年在盛家的折騰,似乎每個女子想要在這后宅生存,接受幾個姐妹都是必須的。

每日穿錦著緞,珠翠環繞,安排妾室的生活起居,照管庶子庶女的婚姻嫁娶,里里外外一大家子忙乎,似乎成了每個被標記成賢惠女子的日常。

可是明蘭不想變成這樣一個賢惠的符號,她也有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夢想,可能這就是她對賀弘文的執念。

而作為一個生活在男人三妻四妾是標配的環境中的普通人,賀弘文覺得自己對明蘭已經夠真心了。

很久以后明蘭對顧廷燁說,當初祖母一直說賀家哥哥好,可是當曹家表妹來逼迫我的時候,他明知道我不愿意,卻還是讓我獨自面對。對著曹家表妹,我對也是錯,錯也是錯。

可是你不一樣,你愿意擋在我的前面替我遮住不安和難堪,有你在,哪怕前面是萬丈深淵,我也不怕。

在賀弘文第一次試圖讓明蘭自我消化,接受曹錦繡時,明蘭就已經感覺到他并不是真的愛自己。

愛一個人應該替她考慮,為她遮風擋雨,而不是站在旁邊看著,任由別人為難她。

賀弘文在明蘭表明堅決不接受曹錦繡的立場后,是做了一些事情,這些事情也確實都是為了挽回明蘭才做的。

但這樣的賀弘文最多算是權衡各種利弊后的浪子回頭,而不是真心從一開始就維護明蘭。

明蘭說,我一輩子就嫁一個男人,沒理由拿自己的男人去補貼別的女子;丈夫是一個女子的全部,哪個富豪再大氣,再慈悲,也不可能把全部身家施舍給乞丐。

而唯一一個能讓明蘭舍棄自己男人的人,就是男人自己,男人愛上了別的女子,或者男人為了什麼人,什麼事兒,放棄了愛情,就如同賀弘文。

3,如何選擇

賀弘文對明蘭的愛很矛盾,要說他愛明蘭吧,他卻任由曹家人祈求逼迫明蘭,還希望明蘭能主動接納曹錦繡;要說他不愛明蘭吧,為了挽回明蘭,他的確拼盡了全力。

要不是顧廷燁的突然提親,或許明蘭真的就認命嫁給賀弘文了,是半路殺出的顧廷燁讓明蘭有了選擇的機會。

在賀弘文看來,明蘭突然轉臉嫁給顧廷燁是看上了侯府的富貴,是庶女身份只能接受家里人的安排。

可對明蘭而言,選擇顧廷燁卻有另一層深意。

顧廷燁的坦白讓明蘭體會到了被重視的感覺,顧廷燁的表白更讓明蘭感動(還有一個懂自己的人)。

明蘭對顧廷燁有感情嗎?除了對救命之恩的感激,明蘭對他還沒對賀弘文有感情。

明蘭選擇嫁給顧廷燁是為了保全盛家的臉面嗎?在外界看來確實如此。

但在明蘭看來,選擇顧廷燁放棄賀弘文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與其嫁給一個你愛他,他卻不愛你的人,不如選擇一個愛你,懂你的人。

至少從顧廷燁費盡心機要娶明蘭的過程中可以看出,他是稀罕明蘭的。

以愛情為前提的婚姻當然是美好的,可若是用心經營,先婚后愛,情意綿綿也不是沒有可能。

何況顧廷燁比賀弘文的檔次高的不是一點點,即便是個有婚史的男人,也屬于金龜婿系列的。

明蘭若嫁給賀弘文,只能守著一個小院子看四季花開花謝,還要面對一個隨時都會鬧騰的曹錦繡。

可嫁給顧廷燁后,明蘭有了尊貴的身份,可以穿只有命婦才配擁有的制服,可以入宮面見皇后貴人,可以跟國舅夫人,將軍夫人做閨蜜,開闊了眼界增長了見識。

即便是沒有顧廷燁的真心相對,在這場婚姻里,她也是不虧的。

賀弘文以為明蘭只是個庶女,等得到自己這樣的付出已是萬幸,肯定會感恩戴德,歡天喜地地嫁到賀家。

可最后他失算了。

多年之后,明蘭依舊是他心中那一碰就痛的愛戀。

而他,即便是夫妻相敬如賓,兒女繞膝歡樂,獨自倚梅看雪時,還是滿心落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