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難怪鄭袖會救羋月,看她有何目的?

古月 2022/06/21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原本鄭袖是一個腹黑而惡毒的女人,可在《羋月傳》中,這個女人卻顯得沒那麼可惡,似乎還有點小可愛。究其原因,到底是為什麼呢?

追根溯源,無非是因為她與惡毒的楚威后水火不容,頻繁互撕, 莫名給了人一種「以毒攻毒」的快感。又叫「惡人自有惡人磨」。

除此之外,鄭袖還在劇中充當了一次「好人」,把羋月從楚威后的魔掌中解救了出來。然而,對于她的出手相救,羋月不但不心存感激,反而對鄭袖多了幾分畏懼與芥蒂。

恰如鄭秀自己所說,她今日相救,并非出于善舉,而是另有目的。勸他們以后好自為之,別再來蘭桂台踩踏她的紅線,倘若再有下一次,可別怪她鄭袖翻臉無情。

羋月倒吸一口涼氣,知道鄭袖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對于這個女人只能敬而遠之,絕對不可過分親近。在這個女人的心中,只有永恒的利益和利用,根本不存在人類的感情, 她做得任何一件事,都有明確的目的,絕非善念大發。

1:鷸蚌相爭在皇陵,婆媳結怨初始成,鄭袖信步遭毒刺,卻與羋月巧相逢。

鄭袖自從被納入楚懷王的后宮,便開始獨占恩寵、艷壓群芳。就連楚懷王的原配妻子南后也要對其禮讓三分了。

但凡楚懷王出入皇宮,都要帶上鄭袖,與其如膠似漆,形影不離。不知不覺中,鄭袖便有些得意忘形了。難免會做出一些出格越禮、放浪形骸的事來。

楚威后雖然內心陰毒,但表面上卻端莊威儀,有著母儀天下的風范和氣度,最看不慣鄭袖這種嬌滴滴狐媚惑主的樣子。加之楚懷王被她迷得暈頭轉向、 言聽計從,很多時候甚至到了是非不分、顛倒黑白的地步。

楚威后屢次勸諫兒子無果,內心早已憋了一股怨氣,既然管不住兒子,就只能讓這媳婦懂點規矩了。

時逢先王忌日,楚威后與楚懷王率領諸位皇子公主以及護衛將士們,出城祭奠先王。一路上,鄭袖都緊緊挎著羋槐的胳膊,與其比肩而立。

楚威后再也忍無可忍,訓斥鄭袖道:「此次來祭奠先王,按照祖上的規矩,應該是先王的妻子兒女走在前頭,并按照嫡庶尊卑、長幼有序地往后排。 你作為大王的姬妾,怎敢與大王并肩而行?趕緊到后面去。」

楚威后教訓的有禮有節,即便楚懷王也不好再袒護了,畢竟母后說得沒錯。此時的鄭袖并非嫡妻,還未取代南后,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姬妾而已。身份卑微,確實沒有資格與大王并駕齊驅。

然而,這件事對于鄭袖來說,卻是奇恥大辱。楚威后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直斥其非,令她顏面掃地,威儀全無,心里豈能不惱?一怒之下,鄭袖索性賭氣脫離了祭祀隊伍,一個人在皇陵的周圍閑逛,一邊走一邊生悶氣。

偶然看到路邊野花長得奇異可人,便想采擷幾株拿在手里把玩。不料,卻誤碰了一株帶刺的草木,直接扎在手指上。 鄭袖頓時感覺疼痛鉆心,禁不住「哎呀」一聲蹲坐在地上。 她不知道那種刺是有毒的,會隨著毒素的深入越來越痛,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此時,恰好羋月采藥歸來,見狀便知鄭袖是被毒草所傷,忙隨手摘了一根「解藥草」,嚼爛了敷在鄭袖的傷口上。鄭袖瞬間覺得傷口清清涼涼,疼痛緩解了不少。

然后,兩人就開始自報家門。羋月稱是為父王守陵的公主,鄭袖自稱是大王的愛妃,名叫鄭袖。為表答謝,鄭袖承諾:「 多謝你今日相救之恩,日后要有用得著我鄭袖的,我必然投桃報李,以償今日情分。」

冥冥之中,好像是老天在蓄意制造這場邂逅似的,為羋月日后的進宮做準備,并事先為羋月鋪路搭橋、承接善緣。

2:扶危濟困非報恩,善舉之下有乾坤,羋月化作他人劍,專襲身邊異己人

羋月進宮以后,還真的被鄭袖救了一次。當時,羋月為了治療葵姑的眼疾,去鄭袖的院子里采草藥,不料卻驚動了鄭袖喂養的一條狗。當時同行的還有黃歇。假如單純是被鄭袖發現,倒還好說,偏偏這事被正在鄭袖宮中的楚威后發現了。

楚威后本就巴不得拿住羋月的把柄,趁機把她置于死地,這回羋月卻鬼鬼祟祟地趁夜色掩映送上門來,還潛入鄭袖的宮中「圖謀不軌」。當時大王也在這里,楚威后可以趁勢治羋月一個「伺機弒君之罪」,嚴懲不貸。

不管怎樣,今日落在楚威后手里,楚威后是斷然不會放過她的,俗話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管楚威后要強加給她一個什麼罪名,羋月都是百口莫辯了。

盡管黃歇挺身而出,要替羋月頂罪,可羋月怕連累了黃歇,執意不肯順水推舟,這越發讓楚威后逮住了把柄。非要拿住羋月不放。

原本鄭袖見自己的后花園被羋月糟蹋的一片狼藉,愛犬也被擲傷,心里十分惱火,待要發作時,卻見楚威后已經先聲奪人、并聲色俱厲地要嚴懲羋月了。

鄭袖見狀反而不再生羋月的氣,并靈機一動,計上心來。她歀步走到羋月的面前,暗對羋月使了一個眼色,嬌滴滴的道:「 雖然是我讓妹妹來幫我采藥的,卻也不該把我的蘭桂台糟蹋成這個樣啊,好了,下不為例吧。你們還不回去,難道還要在我這里過夜?」

楚威后聞言大怒,自己在這里管教「兒女」,審問「嫌犯」,你鄭袖身為姬妾,怎可不經過我的允許就隨便放人?眼里還有我這個婆婆嗎?

鄭袖據理力爭,非要與楚威后一較高下,嗲聲嗲氣地問道:「請問大王,這蘭桂台是誰的蘭桂台?」楚懷王道「自然是愛妃的蘭桂台呀。」鄭袖道:「既然是臣妾的蘭桂台,難道不該由臣妾說了算嗎?」

言下之意,我的地盤我做主,連我這個當事人都不追究了,楚威后算老幾,還非要橫插一杠子在我的地盤上撒野?我偏不依你的,看你怎樣。 有大王給我撐腰做主,即便你身為母后,也要認清形勢忍氣吞聲。

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我就是要讓你看看,目前誰才是楚國后宮的老大。誰才是在大王面前說一不二的人。以后,你也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輕易惹毛我。」

楚威后被鄭袖氣個半死,卻也無計可施,畢竟,鄭袖說的也算在情在理。只是,從來沒有哪個女人敢這樣對自己說話,甚至面對面的對抗。無奈,自己的兒子不爭氣,自己也只能忍了。

羋月剛出了鄭袖的宮門,就被鄭袖從背后叫住,神情鄭重地警告道:「以后不許再來我的蘭桂台搗亂。這次饒了你,不過是想借你打壓一下楚威后的氣焰,并非善心大發。倘若你再來騷擾我,可別怪我不客氣!」言罷,拂袖而去。

從此時起,羋月就知道鄭袖不是一般人了,是個狠角色。所以,后來魏美人夸贊鄭袖如何親切熱情的時候,羋月才會提醒魏美人: 鄭袖沒有對你好的理由,你千萬要當心。可惜,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最終,魏美人還是中了鄭袖的圈套,飛蛾撲火,自取滅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