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甄嬛去世后遇到端妃,卻發現端妃的地位已今非昔比

小九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俗話說,人活百歲終有一死,即便是斗了半生、稱霸后宮的甄嬛也不列外。人,從出生那天起,就注定要奔向死亡,正所謂:「出生」則是「入死」。只是,令甄嬛沒想到的是,在她死后的陰司世界里,與陽間的游戲規則竟是不一樣的。

在那里,不再以陽間的出身貴賤作為「任職掌權者」的參考標準,而是根據一個人的靈魂質量、德行優良來判定是否具備這樣的資質。

因此,甄嬛去了陰司后才發現,雖然自己在陽間貴為太后,但來到這里之后,卻什麼也不是了,并且,自己還要接受另類的「靈魂審判」,而審判她的「法官」竟是生前的皇貴妃——端妃。

1:皇陵之內立法度,陰陽顛倒不相如,在世縱為人前貴,下世亦可做囚徒

且說那甄嬛,彼時已壽高八旬,大限將至,神智逐漸混沌不清,近來,亦時常夢見先帝與允禮交替前來接她。 先帝龍顏震怒,揚言定要與她好好算賬、血洗前恥而允禮則深情款款,立誓要帶她遠走高飛雙宿雙棲——

甄嬛一時驚懼異常大呼小叫,一時又笑靨如花,柔情蜜意——只把身邊的小宮女、小太監們看得目瞪口呆,錯愕不已。不多日, 甄嬛便在一次睡夢中真魂出竅、命歸黃泉了。

令她感到詫異的是,當自己從身體中解脫出來后,神智竟越發活躍清明。并且視覺、聽覺、嗅覺、觸覺也更加清晰敏銳,似有了神通一般。這體驗實在妙不可言,若非她親眼看到自己的軀體已經躺在離自己不遠的床上, 她甚至都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亡了。

甄嬛在這種狀態下不過停留了片刻,隨后便被一道白光攝了進去,緊接著,她又來到了一處宮殿般地所在。只是,這里并沒有色彩斑斕,花紅柳綠,也沒有烈日當頭或皓月當空,只有灰蒙蒙的一片,恰似在陰天雨霧中。

雖然也有一些太監宮女,往來穿梭各司其職,卻不似印象中的那樣神色緊繃、來去匆匆,而是個個坦然自若,從容不迫。

另有一群宮嬪打扮的女子,她們服制一樣,既看不出品級身份,亦看不出年紀大小,都是一樣的青春貌美、端莊嫻雅。 彼此見了,也只以平禮相待,或頷首微笑或互道萬福,竟沒有大禮叩拜的情景。

甄嬛心中納罕:「此系何處,自己為何會置身于此呢?」一面想著,不覺信步來至一處所在。此地依稀覺得有些熟悉,其陳設布局,竟有幾分像景仁宮。在該殿正中央、位于高台之上有一把類似于「 鳳座」的椅子。 只是,在這鳳椅旁邊還有一把「副座」,不知是何用意。

在這之下,便有兩派座椅分列兩旁,皆是居于客位。甄嬛心中思忖:「看此處分明是景仁宮,自己怎會來到這里,也不見諸位嬪妃來此請安,皇后宜修又匿身何處?」正想著,卻見正中央那「鳳椅」之上隱約端坐著一個人, 此人神色和藹安詳,卻不失端正威儀。甄嬛仔細一看,不禁失聲叫道:「端妃姐姐?」

端妃現身笑道:「正是,得知妹妹今日大歸,特在此迎候。請過來坐吧。」

甄嬛道:「此系何處,怎不見其他姐妹?」端妃用手一指,道:「怎麼不見?這不都是咱們后宮的姐妹?」

甄嬛駭然轉身,復向兩旁的座椅上望去,此時竟已坐滿了人,且座無虛席,其中有她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不認識的自不必多說,只是,其中竟有去世的 華妃、齊妃,鸝妃、襄嬪、寧嬪,祺嬪、富察貴人、夏冬春及余鶯兒等一眾「冤親債主」。

2:恩怨并非一世休,陰司之內再聚頭,倘若生前懷坦蕩,何必憂心見宿仇?

甄嬛大驚,畢竟,她們的死,多多少少都與自己有些關聯。難不成,她們知道自己今日大歸,是聯合起來向自己興師問罪的麼?越是這麼想著,再打量她們的面容時,竟覺得她們個個都在意味深長地沖自己笑, 甄嬛立時覺得脊背發冷、毛骨悚然起來。

端妃的聲音再次響起:「 妹妹,此處乃皇陵的陰司地宮,不歸閻羅王管轄,可由我們自制。只是,此處的制度與陰司地府的制度是一樣的,任何人不得違背。因此,在這里不必稱呼生前的尊位謚號,大家以姐妹相稱即可,也可喚對方的姓氏區分彼此。自然了,若實在不知對方姓氏,也可延續生前稱謂, 只是,不能再以品級壓人了。

甄嬛一面聽著,一面及至端妃近前坐下,內心卻思忖著:「我生前貴為太后,端妃怎可居于主位,而我卻退居客位?豈非上下不分、尊卑顛倒了?」剛思及至此,端妃已感應到她的心聲,笑道:「妹妹不必疑惑,方才我已說過了,此地沒有上下尊卑之別,大家均為姐妹, 我之所以能端坐此位,是方便我辦公理事并不以此為尊。」

甄嬛道:「姐姐擔任何職?」

端妃道:「恬居審判之職,司管恩怨情債業力投胎,若能借此機會,教化后宮亡靈們善念生而惡念滅,更是功德無量。」

甄嬛聽罷此言,不禁觸動了心病,轉而問道:「 為何不見皇后娘娘?」

端妃道:「妹妹難道忘了?皇上曾說過與她生死不復相見。她自然是存靈別處了。純元皇后不慣操勞此事, 只愿照管那些嬪妃們的皇子、公主,盡嫡母之責。因此,閻君特命我來代勞此職。」

甄嬛道:「原來如此,姐姐德高望重、清明公正,可謂是當之無愧。」

端妃笑道:「妹妹客氣了,以妹妹的聰慧,難道當不得此任?我不過是暫時代勞罷了。今日不巧,恰有一案正難定奪,妹妹不妨在旁協助,看該如何料理。」

甄嬛道:「我初來乍到,懵懂無知,一切由姐姐裁奪即可, 妹妹只做旁聽,不敢置喙。但不知姐姐今日要審判何人呢?」

話音未落,卻聽堂下有一女子的聲音凄然傳來:「冤枉啊!」甄嬛低頭一看,竟是余鶯兒,余鶯兒披頭散發,滿身是血,「撲通」一聲跪在堂前,哭訴道:「 端妃娘娘,妾身有冤要訴!我要控告甄嬛公報私仇,害我性命。妾身死得冤啊!」

甄嬛禁不住起身呵斥道:「大膽余氏 ,你竟敢污蔑本宮,當初是你冒名頂替竊了本宮的恩寵,不思安分守己,感恩戴德,反而受人挑撥毒害本宮, 你既已起了害人的心,即便殺人未遂也論罪當誅,有什麼好冤枉的?」

端妃神色鄭重道:「妹妹,你先坐下。此案由我來審,你聽著就是。」

甄嬛這才意識到自己喧賓奪主、魯莽失態了,不由得面露羞愧,臉色紅脹,忙坐下身子平定心神,靜觀其變。

那麼,余鶯兒到底有何冤可訴,端妃又會給余鶯兒判定什麼結果呢?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聲明:此文乃是小編之——「浮想聯翩」,請大家理性觀看,切莫當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