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馬爾泰若曦:寫入正史的雍正宮女,死后不準葬入皇陵

小九 2022/09/11 檢舉 我要評論

當年穿越劇大火,《步步驚心》堪稱經典之作,馬爾泰若曦一角成為熒幕經典形象,劉詩詩更是憑借此劇躋身一線女星行列。俗話說,藝術來源于生活,深扒雍正后宮,是否有一個如馬爾泰若曦一般的女人存在呢?

別說,還真有,她就是被寫入正史的宮女:云惠。

01內務府包衣女子

首先云惠的姓氏為馬佳氏,與馬爾泰有些相似,馬爾泰這個姓氏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雍正乾隆時期倒是有一個叫馬爾泰的官員,官至領侍衛內大臣,馬佳氏這個姓氏在歷史上卻是真實存在的,康熙朝那位大名鼎鼎的榮妃,便是來自馬佳氏。

這個姓氏族群成員主要從事經商,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入仕,散布于官場。

關于云惠的家世,史料沒有記載,但通過她的后宮履歷可以推斷:

她應該是一名來自內務府的包衣女子。

因為按照宮規,內務府包衣女子年滿十三歲,是要參加宮女選秀的,如果被選中,就要留在宮中服役,云惠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入宮的,也就是說,云惠最開始其實是一名宮女。

云惠第一次在史料中出現是在雍正三年,檔案記載,雍正三年,后宮嬪位以下的主位有: 老貴人、海常在、郭常在、云惠、蘭英、吉官。

這份名單中,有三個比較特殊,即云惠、蘭英與吉官,因為她們既不是常在、也不是答應,有點類似于官女子,卻又不是官女子,因為一般的官女子只是服侍主子的,屬于奴才,云惠她們三個卻是被服侍的對象,她們身邊是有官女子伺候的,她們三個應該也屬于主子。

02寫入正史的宮女

據檔案記載,雍正七年正月:

「老貴人下官女子五人、郭貴人下官女子四人、常常在下官女子四人、海常在下官女子四人、蘇答應下官女子三人、啟祥宮官女子二人、云惠下官女子一人、蘭英下官女子一人、吉官下官女子一人」

所以,云惠、蘭英、吉官三個地位應該低于答應,高于官女子,像這種介于妃嬪與官女子之間的群體,清朝后宮史上還是不多見的。

云惠最后一次在檔案中出現是在雍正九年,當時后宮嬪位以下的主位有:

薩克達貴人、郭貴人、李貴人、劉貴人、安貴人、常常在、海常在、高常在、馬常在、李答應、常答應、云惠、蘭英、吉官。

名單中的薩克達貴人很有可能是老貴人,也就是撫養弘晝的那位老嬤嬤,被雍正破例封為貴人,于乾隆元年去世,死后被葬在蘇麻喇姑寶頂旁邊。

雍正九年之后,云惠便在檔案中消失了,結合后來的一則史料,她果然在這一年去世了。

「雍正九年四月內,云答應病故,亦送至六股道埋塟,未經蓋造衙門圍墻。今蓋衙門三間、大門三間,成砌周圍圍墻,再蓋造看守人等住房,照曹八里屯看守人等例頭目住房各三間,看守人等房各二間。」

大家可以發現,云惠在去世后,被追封為答應,稱云答應,至于這個答應是雍正追封的,還是乾隆追封的,我們就不知了,估計大機率是雍正追封的。

03禁入皇陵的小主

有一點我們需要注意,云惠去世后沒有被葬入雍正的泰陵妃園寢,而是被葬在六股道墓葬區,為何呢?

估計有兩種可能:

第一,云惠可能沒有為雍正侍寢。

雍正年間曾有一份關于康熙易貴人的諭旨:「今日總管等所奏易貴人之事,似此貴人入陵尚可。陵內關系風水之地,嗣后爾等宜加意斟酌,如曾奉御皇考之貴人尚可,若隨常加封者則不可。或在外圍周方左右,或在蘇媽里姑之左右另建園寢。爾等謹記。若遇事出,同內務府總管密議、具奏。」

這份諭旨中,雍正就曾指出,像易貴人這種曾經侍奉康熙的,可以葬入皇陵,那些沒有侍奉皇帝,只是隨常加封的,就不能葬入皇陵。

根據這個案例,或許云惠也沒有侍奉過雍正。

第二,云惠的等級太低。

可以看到,葬在妃園寢的,都是些皇貴妃、妃、嬪什麼的,再不濟也是貴人、常在或格格,而云惠生前連答應都不是,等級實在是太低了,因此,沒有資格被葬入皇陵。

不過,說到底,云惠還是要比其他宮女要幸運一些,她能夠成為雍正皇帝的妃嬪之一,享受妃嬪待遇,身邊有官女子伺候,與那些服侍人的宮女有著本質區別。

更重要的是,云惠在史書中留下了驚鴻的一瞥,讓人們意識到,歷史上也有這號人物的存在,相比起那些籍籍無名、默默無聞之輩,豈不是要強出太多了嗎?

參考資料:《清史稿》《清宮檔案》《清世宗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