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難怪秦王與自己的原配妻子沒有孩子,看她妻子是啥出身?

古月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在《羋月傳》原著中,有個令人細思極恐的情節,卻被大多數讀者忽略了。

那就是,秦王贏駟與自己的前兩任妻子都沒有孩子。羋姝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也只有羋姝給他生下了公子贏蕩和公子壯。

贏駟一共有三位嫡妻,原配妻子是電視劇中的「贏夫人」——那個自稱是秦王姐姐的女人。實際上,贏夫人并非是贏駟的姐姐,而是他的結發妻子。庸夫人是庸芮的姐姐。在原著中,庸夫人是贏駟「還是太子時」娶的妻子,這就是所謂的結發之妻、正宗原配。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秦王很多嬪妃都有孩子,比如唐夫人,魏夫人,衛良人等等。卻唯獨庸夫人一無所出,不僅庸夫人一無所出,就連續弦的魏國嫡公主也無所出,這難道僅僅是個巧合嗎?

莫非庸夫人和先王后都「恰好」沒有生育能力?還是其中另有隱情?答案就隱藏在大公主孟贏與羋月的一番私密對話里。

1、庸夫人只是孟贏的嫡母,卻并非生母

庸夫人與贏駟結婚后,連個女兒都沒生出來,庸夫人膝下伶仃,便撫養了幼年喪母的大公主孟贏。

按說,庸夫人與贏駟少年結發,正當妙齡,庸夫人怎會一無所出?甚至連懷孕的經歷都不曾有過,這真的屬于「自然現象」或「機緣未到」?

然而,根據孟贏與羋月的一番對話來推斷,庸夫人無孕絕非自身原因。而是秦王為穩固政權使用的一個陰謀和手段。

太子時期的贏駟,也曾經歷過一場「生死劫」。差點性命不保,而罪魁禍首就是商鞅。那是贏駟與羋月一起去祭商鞅墓時,贏駟在商鞅墓前自言自語爆出的一番話。原文如下:

秦王駟道:「大秦自逆境而立國,寡人亦是逆盡人意,逆盡天下。商君,你為人偏執,行事極端,寡人一直認為,你會禍亂我大秦。列國變法,均不成功,可見變法是錯的。君父當年是急功近利,妄賭國運。寡人身為太子,為大秦之計,必要勸之諫之阻之。為此,觸怒君父,連累太傅受劓刑,太師受黔刑,實乃打在寡人的臉上,乃平生奇恥大辱也。寡人刻骨深恨,恨不得將爾碎尸萬段,生啖爾肉。」

當時的贏駟被他的父王流放,因為一次迷路,還差點餓死在外頭。太子之位也險些不保。所以說,當時的贏駟也是身處險境,如履薄冰。雖然貴為太子,也是危機四伏。

后來的他,也只能臥薪嘗膽,一切聽從父王的安排,包括自己的婚姻。在父王的「包辦」下,他娶了庸夫人,也就是他的第一任妻子。 庸夫人的出身雖然談不上有多顯赫高貴,卻足以輔助贏駟能順利登基、穩坐帝位。那麼,庸夫人究竟是何出身呢?

​2、庸夫人的出身令秦王深為忌憚

我們且來看看原著原文中孟贏對羋月說的那番話吧?

孟嬴輕輕地嘆息一聲,道:「母親,是與父王和離的。母親出身庸氏,庸氏是我們秦國大族,她一生驕傲,焉肯以妻為妾? 所以,父王要娶魏氏女,為了國家大計,她不能反對,可也不能居于魏氏之下,于是自請和離。」

也就是說,庸夫人出身秦國的「庸氏大族」,在輔助贏駟登基的過程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是贏駟的「堅強后盾」。

就比如《甄嬛傳》中的烏拉那拉氏家族,是輔佐胤禛登基的主要力量——內部勢力。

然而,自古帝王的制衡之術都差不多,越是這種「元老級別」家的女兒,身為帝王的妻子,就越會被帝王所忌憚。唯恐這些老臣們會借皇子干政。就比如《甄嬛傳》中的純元和宜修,都沒嫡子,即便懷上,也生不下來,即便生下來,也活不成。因為那些外戚們很容易借皇子結朋聚黨,威懾朝廷。

所以,贏駟干脆讓庸夫人無孕,只要庸夫人生不下嫡子,庸氏一族就不會借皇子生事,從而徹底杜絕了隱患和內亂的產生。 贏駟不僅不讓庸夫人生出嫡子,而且,即便是魏國的嫡公主,也生不出嫡子。

當時的贏駟雖然已繼承王位,卻根基不穩,他必須先通過與他國聯姻來鞏固自己的政權。在這種情況下,他自然也不會讓魏國公主生下嫡子了。彼時的嫡子就相當于大眾默認的太子——未來的儲君,除非嫡子德行有虧,或先天智障無法接管朝政。然后才會考慮從其他皇子中重選太子。 否則,嫡子就是無可爭議的太子人選。

而此時的贏駟自身尚且立足不穩,怎會讓魏國公主生下嫡子,讓他國有機會覬覦秦國的「未來?」所以,魏國公主自然也是生不出「嫡子」。

與前兩任妻子相比,羋姝是幸運的,至少秦王肯讓羋姝給他生嫡子了。秦王當初娶羋姝是為了瓦解「五國合縱」,讓羋姝生下嫡子,等于進一步加強鞏固了秦楚聯姻。五國合縱更不可能了。

并且,此時的秦王根基穩固,已無隱憂,并正欲開疆拓土「蕩平列國」。所以,羋姝懷孕恰逢其時。因此才順利地生下了公子蕩。要不然,羋姝很可能會成為被秦王絕育的第三任妻子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