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阿嬤「溜出」養老院!山里走失「四天三夜」只為給「去世20年的母親做飯」:她認為翻過山就是回家了

hh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7月19日下午1點,杭州臨安區于潛派出所接到轄區一家養老院的電話,養老院說他們一位鄧大媽走丟了。

養老院距離天目山景區一公里左右,就在山腳下,養老院后門出去,就是天目山余脈。

山上有茂密的竹林和灌木叢,住在山腳下的村民們靠山吃山,每年的春天,村民們會上山挖筍,但過了春天,山上就人跡罕及了。

事發時,正值浙江連續40度高溫,山里悶熱,搜救人員上山救援時,還遇到了幾次人工降雨,下過雨的山路打滑。

鄧大媽今年85歲,這已是她第二次從養老院走丟了。

72小時,是人員走失的黃金救援時間,老人能找到嗎?而對一個8旬高齡老人,如此高溫天氣,最佳救援時間還將縮短。

100多人每天在2000畝山林范圍內搜尋四五遍一聽這次走丟的還是鄧大媽,副所長汪海棠心里蠻急,老人有老年癡呆。

今年3月29日,派出所接到養老院求助,說鄧大媽溜出去了,后來,民警從監控看到,當時有卸貨車停在那卸貨,老人趁著人多溜出了門,往養老院后山走了。

找了一天一夜,后來在一座山的半山腰找到了老人,這個位置是山的西北方向。

這次,從養老院了解,當天上午8點58分左右,護工去老人房間打掃衛生,老人趁著護工在衛生間忙碌,從消防通道跑了出去,消防通道的門在養老院后面,老人背著包從這走出去,護工說,房間里好幾瓶礦泉水不見了,推測老人隨身帶走了。

從監控看,老人并沒出現在路邊,推斷老人又跟上次一樣,去后山了。

事發當天,已是連續幾天40度的高溫天氣了,山里也很悶熱,派出所出動了10多個警力,臨安四支救援隊戶外、狼行、北斗、民安救援隊都派出了救援隊員,還有當地民兵、村民、志愿者等加入搜救,近100多人。

「根據天目山的地形圖,結合上次發現的地點是在西北方向,在之前找到老人的范圍上我們增加了搜救范圍,確定大約2000畝山林范圍」,狼行救援隊隊長沈曉斌說。

搜救路線從養老院這側出發,到達山頂后,順著山脊,從山的正面和背面兩側一路搜尋到山腳,「每20米一個人、一個范圍,開展交叉式的地毯式搜尋」。

第一天下午3點多,到山頂時,天下起了大雨,據當地氣象信息,臨安從7月15日至7月31日,在多地適時實施人工影響天氣作業,以緩解旱情和減低火險,推測這天大家在山上是正好遇到了人工增雨,「沒處躲,大家都淋濕了,本來衣服被汗濕透了,我們說反正都濕了,我們就繼續找吧。「汪海棠回憶說。

雖然是天目山余脈,每座山峰海拔沒有主峰那麼高,大約四五百米高,但山依然陡峭,大概坡度在70度左右。

第一天搜救,到晚上11點多,隊員們下山,搜救無果,「有隊員中暑了,也有隊員被蜱蟲叮了,有的被荊棘劃破了」,沈曉斌說。

就連不怕累不怕苦的搜救犬上山后,也吃不消,「跑了一段路就趴在地上不肯動了,實在太累了」,參與救援的隊員說。

因為山林茂密,山上的灌木叢足足有3米多高,還出動了無人機、紅外線感應設施,但都沒偵察到什麼信息。

第二天(20日)一早6點多,大家再次在山腳集合,再次出發,「第一天走過的路線,再搜一遍」,據介紹,每個范圍,救援隊員都交叉作業,比如前面一組搜救隊員搜救的路線,另一組隊員再搜一遍,如此重復推進,被暴雨沖刷過的山路更滑了……到第二天晚上,依然沒有收獲。

第三天(21日)搜救了一整天,依然沒有收獲。

走失83小時后,終于找到了第四天(22日),搜救到晚上7點多,大家在山腳集合后,商量次日的搜尋方案,「我們覺得這幾天下來了,怕老人出意外了,打算第二天出動搜救犬再次進山搜尋。」汪海棠說。

四天搜下來,2000畝、連綿起伏的幾座山都被救援人員翻爛了,每天上午兩遍,下午換隊伍再兩遍,汪海棠說,「我們根據救援力量分小區塊,比如分abcd,每個區塊由一支力量負責,搜索一兩遍后,和另一支力量交換,交替搜索,防止不同的人側重不同有遺漏,基本上每個區塊都有3支搜救力量,重復搜過」。

(搜尋范圍)

3天、72小時內,是人員走失的黃金救援時間。而到22日晚上7點,老人走失已超過了72小時,達到82小時了!

當天(22日)晚上8點,有村民來報警,說看到一個老人,可能是走失的老人。村民家就住在山腳邊上,她聽到自家的雞窩后面有說話聲,她過去看,看到一個老太太,渾身都是泥水,說的話也聽不懂。

大家趕緊趕過去一看,正是走失了四天三夜的鄧大媽!

(紅圈為老人發現位置)

老人看著很虛弱,腳上被蜱蟲叮咬過,大家趕緊送她去醫院,醫院檢查老人就是身體虛弱,其他沒什麼大礙。

發現老人的位置距離山腳不遠了,據分析,可能老人在山里迷路了,走著走著又往回走了。

「我要去給娘做飯」

鄧大媽是四川廣元蒼溪人,她走失后,家人們從杭州趕來一起尋找。昨天,老人出院后,被家人從臨安接回了杭州,目前由大兒子照看。

鄧大媽有6個子女,兩個兒子四個女兒,大兒子、三女兒和小女兒目前生活在杭州,大兒子今年66歲,最小的女兒今年也有50歲了。

大兒子在杭州生活有21年了,雖然已經過了退休年齡了但還在工地做保安,全年無休,一天24小時在崗值班,一個月5000元,主要負責看有沒有亂倒土渣等。三女兒在杭州幫助女兒帶孩子,小女兒嫁到浙江金華,現和丈夫一家三口在杭州。老人的小兒子現在在四川廣元老家打工,另外兩個女兒分別嫁到了外地。

老人老伴曾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受過傷,身體一直不太好,28年前,老人的老伴去世。「老家也沒什麼人了,就把媽媽接過來」,大兒子說,七八年前,在杭州的子女們把老人帶到杭州,有個照顧。

五六年前,老人被查出患有老年癡呆(阿茲海默癥),已經在杭州走丟過幾次了,他們聯系杭州主城區幾所養老院都沒去成,3年前,孫子幫助聯系了杭州一家養老院,老人送去后,也逃出來過幾次,后來被養老院勸回了。

一年多前,孫子又幫助聯系到了臨安這家養老院,「本來像我媽媽這樣的情況,他們不肯收的,因為怕老人走出去找不到,我們跟院長說情才收的」,大兒子說,養老院收費也不貴,一個月大約3000元左右,幾個兄妹負擔,「這次不怪養老院,他們是好心才收我媽媽的」。大兒子說,如果這次母親還不適應,考慮把母親送回老家,讓弟弟幫助照看。

為什麼老人要「逃」出養老院呢?

「她認為翻過山就是回家了,可能也是她的執念吧」,汪海棠分析說,今年3月,找到老人的地方是在山的西北方向,老人也一直往西北方向走。

「上次找到時,老人家說,這次我沒帶水,要是我有水,你們追不上我的」,當時,汪海棠他們找到老人時,老人挖了山上的野筍吃,「她的野外生存能力很強」。

時隔4個月后,老人再次走失,這次,她做了準備,帶了幾瓶水,這也讓她支撐了這麼多天。

老人為什麼這麼執意要翻過山回家呢?

看到來接自己的子女時,老人其實已經不認得他們,她用當地話說,「我要去娘家里,去給娘做飯」。

大兒子說,在老家,他媽媽管自家媽媽叫娘,「外公很早去世了,媽媽在老家時,一直照顧外婆,一直到她九十多歲去世。」老人的母親在二十年前去世。

橙柿互動記者 楊麗 通訊員 符栩瀟 張微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