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兒童母親最單純的「愿望」:希望兒子多喊幾聲「媽媽」

网瘾少女 2022/05/09 檢舉 我要評論

「從認親那天到今天,剛好七個月。」5月6日,歐陽艷娟告訴記者,她與當年被拐的兒子相認七個月,孩子只叫過一次「媽媽」,她心里「實在不好受」。

今年45歲的歐陽艷娟是湖南道縣人。2005年8月,她的1歲半兒子李成青被「人販子」張維平抱走,經中間人「梅姨」介紹拐賣到廣東紫金縣。歐陽艷娟夫婦從此踏上漫長的尋子之路。

事發16年后的2021年9月,廣東警方找到已經17歲的李成青,此后安排歐陽艷娟夫婦與兒子相認。認親之后,李成青回歸原生家庭。今年春節后,歐陽艷娟夫婦帶著李成青南下廣東,夫婦倆一邊打工,一邊支持兒子在深圳繼續上學讀書。

失散多年的兒子終于回歸,被幸福籠罩的歐陽艷娟想彌補母愛。而血濃于水的母子親情,卻因16年的隔離變得有些陌生、有些隔閡。

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到了。這是歐陽艷娟與兒子認親后的第一個母親節。這一天,她說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兒子早日融入家庭,可以無拘束地、親熱地喊她「媽媽」。

歐陽艷娟與兒子李成青的自拍合影。受訪者 供圖

認親:兒子快18歲了,第一次聽他喊「媽媽」

當身高近一米八的李成青走到面前,歐陽艷娟才意識到,兒子真的找到了,這不是夢。那一天,是2021年10月6日,距離李成青失蹤已過去16年。

16年前,歐陽艷娟帶著一歲半的兒子李成青,隨丈夫李樹全從老家來到廣東惠州,住在博羅縣的出租屋里。白天,李樹全到建筑工地做泥水工,歐陽艷娟在家帶孩子。那段時間,夫婦倆認識了一名30來歲的男子,他自稱姓王,四川人。

「他說有兩個小孩要養,問我有沒有辦法幫他找工作。我看他實在可憐。」李樹全回憶,當年他介紹「小王」到工地上打工;看到「小王」腳有些受傷,又帶他去老鄉開的診所治傷,還讓他在自己家吃住了一個星期左右。

李成青1歲時的照片。 受訪者 供圖

2005年8月7日下午,李樹全去了工地干活,歐陽艷娟在出租屋帶孩子。「小王」那天沒有去工地。「當時小王說,抱我兒子出去買包子吃。出去后就再也沒回來了。」歐陽艷娟說,她當時沒找到兒子,就去派出所報了警。

李成青失蹤10年后的2016年3月,「小王」在貴州被警方抓獲。此案由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偵辦。后來李樹全夫婦從警方得知,「小王」原來并不姓王,而是拐賣兒童的慣犯張維平。

據張維平交待,2003年至2005年,他在廣東拐賣兒童9人,其中包括歐陽艷娟的兒子李成青。張維平稱,當年他以「買包子」為由拐走李成青后,與中間人「梅姨」一起將孩子帶到河源市紫金縣,賣給了一對夫婦,獲利13000元。

如今,張維平供稱的「梅姨」尚未歸案,他則被法院以拐賣兒童罪判處死刑——2021年12月,廣東高院維持了對張維平的一審死刑判決。目前,最高法正按程序進行死刑復核。

2021年7月,歐陽艷娟夫婦再次到廣東尋找兒子。為了生計,歐陽艷娟學會了包粽子、賣粽子,她丈夫則繼續在工地務工。夫婦倆一邊打工,一邊查尋兒子線索。

有時候,歐陽艷娟會直接打電話督促辦案民警:「要是以后我變得瘋瘋癲癲了,那時候就算找到孩子,他恐怕也不敢認我了。」

2021年9月底,他們接到廣州警方電話——孩子終于找到了!

原來,當年一歲半的李成青被拐賣到紫金縣后,便跟「爺爺奶奶」生活,四歲后被帶到在深圳工作的「爸爸媽媽」身邊,從此在深圳上學。2021年中秋節前,警方通過人臉識別等偵查手段找到了李成青。

「人販子」張維平歸案后指認作案現場。受訪者 供圖

李成青后來告訴,2021年9月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9月的一天,「警察叔叔」帶著心理醫生找到他,告訴他關于「被拐賣」的事。「我開始當然不相信。」他說,「我以為他們在出題目,給我做心理測試呢。」

DNA鑒定結果,證實了李成青與歐陽艷娟夫婦在生物學上的親子關系。

2021年10月6日,在警方的安排下,歐陽艷娟夫婦與李成青在廣州增城見面相認。

那天,歐陽艷娟夫婦在一間屋子里等待。沒多久,在民警和心理醫生的陪伴下,李成青走進屋來。他身材瘦高,戴著近視眼鏡,在工作人員的提示下,有些生硬地朝歐陽艷娟夫婦喊了「爸、媽」。歐陽艷娟一步沖上去,緊緊抱住了兒子。

「這是他第一次叫我媽媽。」歐陽艷娟告訴,兒子出生后學說話較遲,失蹤前還不會開口叫爸媽。

「兒子找到了,還活在這世界上,我的心就放下了。」歐陽艷娟說,認親時她有心理準備,并沒有哭。當時,兒子輕輕叫出來的那一聲「媽」,令她內心無比快樂。

相處:母親發七百字短信承諾,不追究養父養母責任

認親之后,歐陽艷娟夫婦帶著兒子回了一趟湖南道縣,與親人相認,馬上又將兒子送回深圳的學校——他在當地一所職高讀二年級。

歐陽艷娟夫婦則繼續租住在東莞市橋頭鎮。每周周末,李樹全都會借上親戚的車,去深圳的學校接送兒子。平常,李樹全仍到工地做泥水工,妻子則繼續賣粽子。兒子失而復得,讓夫婦倆覺得生活重新有了奔頭。

與李成青相處一段時間后,歐陽艷娟感覺到兒子性格內向,不愛說話。有一天,李成青的班主任給她發來信息,告訴她孩子表現異常,「心事重重。」歐陽艷娟想起前些天丈夫隨意地說了一句「追究養父養母責任」,被兒子聽到了——當時他嘴上沒說什麼。想到這些,歐陽艷娟頓時急了,一口氣給李成青寫了700多字的短信發過去。

「是爸媽沒考慮到你的心情,說了一些氣話,讓你難過了。對不起了,兒子。」歐陽艷娟在短信中讓兒子放心,不會去告他養父養母,「這種事絕不會發生。」同時,她還向兒子提了點「小要求」,「以后有什麼心事可以說出來,別把它憋在心里,讓自己難過。」

歐陽艷娟電話聯系朋友來喝「團圓酒」。 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2022年1月,歐陽艷娟夫婦帶著放了寒假的李成青回到湖南道縣。春節前,夫婦倆在村里舉辦了慶祝兒子回歸的「團圓酒」。李樹全將辦酒的信息高調地發在微信朋友圈,「歡迎大駕光臨,不勝感激。」

那天是農歷臘月廿三。村里李氏家族在村口的牌坊上掛起了紅色橫幅,歡迎李成青回家「認祖歸宗」。中午,歐陽艷娟夫婦的親友、同學,以及40多戶村民都來了。李樹全原計劃的25桌酒席很快坐滿了,而外面仍有親友陸續趕來。

李樹全急了,在妻子的埋怨聲中,他跑著去通知廚房加菜,通知鄰居家擺桌子。增加了4桌酒菜后,所有的親友們都入了座,夫婦倆這才松了一口氣。稍作歇息后,李樹全帶著李成青,挨桌地去敬酒。親友們不斷舉杯祝賀,李樹全笑得合不攏嘴,一旁的李成青說著廣東口音的普通話,有些拘謹地道謝。

這一天,歐陽艷娟夫婦忙得不亦樂乎。散席后送走客人,夫婦倆帶上全家人,在村口牌坊的橫幅下拍下一張珍貴的「全家福」。

李成青在深圳長大,很少在現場看到煙花。李樹全到縣城買來19箱煙花,讓兒子在大年三十晚上放煙花過足了癮。

正月初八是李成青的農歷生日。歐陽艷娟夫婦到縣城為兒子辦了一大桌酒席。歐陽艷娟記得大概一個月前,兒子跟她提過陽歷生日的事,「他說,那天媽媽給我買了一個蛋糕……他想了一下,可能覺得這樣講不好,又說,是深圳的媽媽……」

兒子李成青回歸后,歐陽艷娟一家在老家拍攝「全家福」。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愿望:希望孩子融入家庭,想多聽幾聲「媽媽」

春節之后,在老家過完農歷生日,歐陽艷娟夫婦便帶著李成青南下深圳——很快就要開學了。

后來碰上新冠疫情,學生都在家上網課,歐陽艷娟便為兒子租了一間有網線的單間。白天,她趕去電子廠上班,下班后趕回來為兒子做飯。兒子吃完飯就上他的單間,不大愛和父母說話。

歐陽艷娟是一個愛聊天的人,但她覺得和兒子沒什麼共同語言,「我又不知道打游戲,聊學習方面又聊不上……」她看到孩子有時心事重重,自己卻苦于「走不進他的世界」。

有一次聊天,李成青說,將來要撫養「兩邊的爸爸媽媽」。歐陽艷娟感覺他內心有壓力,連忙開導他:「我們現在還能掙錢,你讀書不是為了養我們,把心思放在學習上就行了。」

「他總是想得很遠。」歐陽艷娟記得,有一次兒子突然問她:「以后我生的孩子,是跟你們姓還是跟養父那邊姓?」她當時就忍不住笑了,讓兒子別胡思亂想,「姓什麼,等以后生了孩子再說。」

和兒子相處幾個月下來,歐陽艷娟感覺彼此都有點「小心翼翼」,生怕對方敏感,生怕帶來傷害。明年李成青要離校實習半年,歐陽艷娟覺得他生活自理能力差,想多教他洗衣、做飯,可看到他不感興趣,便沒有多說,「不敢勉強他。」

她對待老家的小兒子則不一樣,想罵就罵。有一次,她看到小兒子在一篇「我的媽媽」的作文里,把她寫成脾氣很壞的女人。她看完作文便急了,劈頭就問小兒子:「我有你寫的那麼兇嗎?」

對于「老大」李成青,歐陽艷娟覺得「他的心在養父那邊多一點」。她說,兒子在認親見面時叫了一聲「媽」,此后這七個月,便再也沒叫她「媽媽」了。李成青發微信時偶爾寫上「媽媽」兩個字,歐陽艷娟看到了,心里便會歡喜好一陣子。

與記者通電話時,歐陽艷娟轉身問丈夫:「叫過你‘爸爸’嗎?」李樹全告訴她,兒子叫過兩次「爸爸」——除了見面第一次,還在幾天后他過生日時,說了一句「爸爸生日快樂」。

「那你比我好,多叫了一次。」她有些「吃醋」地說。

「兒子現在還不叫爸爸媽媽,說實在的,我們心里不好受。」歐陽艷娟嘆了口氣,「我們走不進他的心里面,那我們心里就不好受。他心里可能也不好受。」

不過,她很快又進行自我安慰,「兒子現在還算乖的,至少沒有抵觸心理。」她有時跟其他被拐孩子的媽媽交流,便覺得自己幸運多了。

在「梅姨」案涉及的9名被拐兒童中,目前已找回6人,其中跟隨原生家庭生活的有3人,其他3人仍隨養父養母生活。因為溝通障礙等問題,有個孩子還把親生母親的微信拉黑了。

一名被拐兒童的母親向歐陽艷娟訴苦,說了一句氣話:「找到孩子了,還不如不找到。」歐陽艷娟不認同,反駁道:「就算他不認我,我看到他活著,心里也開心。」

5月8日,母親節。歐陽艷娟跟往常一樣,在電子廠的流水線上班。這天中午,她在二兒子的班級家長群里,看到了兒子和同學們送給母親的集體祝福視訊;小兒子的班主任則給她發來孩子的道歉視訊——小兒子沒完成作業任務,在母親節這天向媽媽說了「對不起」。

在學校寄宿的「老大」李成青,要等到端午節放假才回家。他有手機,但平常極少給歐陽艷娟打電話,母親節這天也沒聯系。

記者問歐陽艷娟:在母親節這個特別的日子,有什麼想對兒子說的?

「其實每個母親都不容易,都是為了孩子。」歐陽艷娟說:「母親節,我想對他(大兒子)說,雖然他的心還不怎麼在我們這里,雖說血濃于水,但是……希望他慢慢理解我們的苦心,真正融入這個家,把我們當成親人,當成真正的親生父母。」

說到最后,她又補充一句:「最重要的,我希望我兒子不要有壓力,過得開心快樂就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