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繭居族:終生啃老,從不出門,為騙養老金與去世的父親「共處七年」

网瘾少女 2022/05/01 檢舉 我要評論

「根據您提供的這些情況來看,建議您的兒子可以在將來把現在居住的房子賣掉,以后就租比較小的廉價出租屋來居住。」

對面的老太太不由得垂下了肩膀,她有些為難地開口: 「恐怕,他很難去處理這樣的事務。」

咨詢師有些不解,買賣房屋的確是手續繁雜,對于一個成年人來說不也就是多跑兩趟的事嗎?

這位老太太也太慣著孩子了,咨詢師想著。

母親的憂慮

坐在咨詢師面前的女士是一位年邁的母親,她已經75歲了。

這位母親生有兩個兒子,長子和大多數人一樣,讀書工作,結婚生子,現在也有自己的家庭和事業。

她的小兒子卻和兄長完全不同,現在已經45歲的小兒子,一直在家中生活,依靠父母供養為生。

小兒子曾經考上一所不錯的私立大學,但是他并沒有拿到畢業證。

在學校里他找不到自己生活的方向和動力,也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很快他就告訴父母,學校里的所有課程對他毫無吸引力。

即便是理智上知道自己應該好好學習,然后找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是他自己卻無法做到這一點,于是他便輟學了。

即便沒有大學學歷,在日本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收入也不會太差。

不過小兒子自從沒有上學后,就一直待在家中,他并不愿意出門上班。

父母和他談過許多次,希望他能振作起來,就算父母暫時能夠供養他,但是他們肯定會比兒子更早離開人世。

等到那一天,如果小兒子仍然沒有任何照顧自己和謀生的能力,那麼他又該如何活下去呢?

父母的苦口婆心沒有起到太大作用,小兒子不但不愿外出工作,甚至不愿與外人交往,他就一直待在家中,除非必要也不外出。

這位母親并不是沒有怨言,但是當她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改變小兒子之后,他也只得無奈地接受了現實,繼續「撫養」自己的骨肉。

很明顯這位母親的小兒子就是非常典型的「啃老族」, 他沒有任何自己謀生的能力和意愿,完全依附于父母的退休金和積蓄來生活。

母親在向咨詢師介紹家庭情況時,并沒有一味地指責兒子,她認為兒子也是個好孩子。

前些年老伴身患重病,需要有人長期護理,居住在家中的小兒子也幫了不少忙,特別是母親外出辦事時,基本都是他在照料自己的父親,這讓母親覺得兒子心地善良也很溫柔。

不過父親并沒有好起來,隨著病情加重,他離開了人世。

這個家庭中只剩下了母親和小兒子,日子一天天過去,母親的年歲也在不斷增長,現在她已經75歲高齡, 母親開始擔憂,等自己離世以后,小兒子要怎麼生活呢?

目前這個家庭中的收入,主要是母親的養老金,而父親的撫恤金則成為家庭的積蓄。

對于他們這樣的家庭而言,一旦母親過世,那麼家庭的所有經濟來源就將斷絕,盡管還有一些積蓄,但是是遠遠不夠支撐小兒子生活幾十年的。

母親知道,無論如何小兒子都不會再踏入社會去工作。

作為一個45歲的中年男人,沒有一技之長,沒有工作經驗,因為長期不與人打交道,他處理一些社會事務的能力也少得可憐。

知子莫若母,憂心忡忡的母親在左思右想后找到了一位理財咨詢師,想要得到一些建議,可以讓小兒子在自己離世后活下去。

她告訴咨詢師,他希望能在自己去世后,兒子還能夠憑借她和丈夫留下的財產維持40年。

咨詢師詳細了解他所有的財產和現狀,建議讓小兒子在她身故后賣掉現在居住的房子,另外租一個可以容身的小房子即可。

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建議,如果小兒子實在無法獲取收入,那麼只能盡量將現有的變現。

但是這個建議卻讓這位母親感到非常為難,大家都知道,不管在哪個國家,賣房子、租房子都有很多手續要辦理,日本同樣如此。

這位母親了解自己的兒子,他20多年來都長期住在家中,不與外界打交道,可能完全無法處理這樣的事。

而且兒子在家中住了幾十年,要讓他離開這里換一個新環境,對他來說無異于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他可能很難適應。

這位母親面臨兩難選擇,如果她現在就將房屋賣掉,替兒子處理好一切事物,那麼她將要繳納一大筆稅金,這對兒子往后的生活來說是巨大的損失。

如果等她過世以后將這些事交給小兒子來處理,他可能根本沒有辦法去跟人討價還價以及處理所有的后續事務,到時候說不定情況會更糟糕。

雖然咨詢師給出了建議,但是這位母親并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

她依然不知道如何保障自己身故后兒子的生活,在她離開前她只說,要去和自己的大兒子和媳婦再商量一下怎麼辦。

這件事令人唏噓,更令人感慨的是, 在日本,這樣的事并不是孤例!

像這位母親的小兒子一樣,不愿出門工作學習,斷絕社會關系,甚至不愿走出自己房門的「啃老族」,為數不少,而且這種現象已經成為日本一個較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繭居族」的冷酷

這樣不愿走出家門、蝸居一室的人,被稱為「繭居族」。

媒體有一個專門的名稱來稱呼這樣的群體——8050,其含義就是80歲的父母來照顧50歲的子女。

根據日本相關部門的統計,這樣的群體數量已經超過了100萬。

當父母還在世時,他們有地方住,有飯吃,有衣服穿,但是大多數父母都會早于子女離世,這一群體在失去生存依賴后,又該如何自處呢?

2020年,一個叫做鈴木豐的男子曾經被許多日本媒體報道過。

鈴木豐當時58歲,作為一個特殊的被告,他站上了日本東京地方裁判所的被告席。

鈴木豐就是一個繭居族,他長期居住在家中,依靠父親的養老金生活。

2020年3月,鈴木豐的父親年滿百歲,東京政府的養老部門派遣了專門的工作人員到鈴木豐家中拜訪,要對這位百歲老人表示祝賀。

在此之前,工作人員試圖先聯系鈴木豐的父親,但令人感到蹊蹺的是,不管他們采取什麼辦法都無法與這位百歲老人聯系上。

鈴木豐對此事極為抗拒,一直在想方設法地回避。

工作人員報了警,他們和警察一同強行進入了鈴木豐父親的住所。

屋內的情形讓所有人為之震驚, 房間內竟然有一具尸體!已經腐爛多日,發出猛烈的腐臭味。

那就是鈴木豐的父親,早在7年前就已經去世。

鈴木豐為何要隱瞞父親的死訊呢?其中有什麼隱情?難道是鈴木豐謀殺了自己的父親?警方懷疑到。

實際上父親的死和鈴木豐沒有關系,他只是沒有將父親死亡的信息報告給轄區政府。

理由很簡單,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繼續領取父親的養老金。

否則他完全沒有經濟收入,根本沒有辦法活下去。

就因為這個原因,在父親過世后,鈴木豐隱瞞了這個消息,他將父親的遺體包裹起來放在房中,與之日夜相處了整整7年!

而在這7年間,他領取了父親的養老金約1,2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76萬)。

當此事敗露后,鈴木豐振振有詞地為自己辯護: 「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就在此事發生不久之前,一名叫做田中久貴的46歲男子被警方逮捕,他和鈴木豐一樣,為了冒領養老金,而將母親的遺體留在家中。

他的母親去世時已經83歲,田中久貴一方面不知道如何處理母親的后事,另一方面擔心母親去世后自己沒有了收入,于是就將母親的遺體放在家中長達一年多。

直到警方因為他母親的稅收狀況和保險賬單有異常,展開調查后才發現此事。

鈴木豐和田中久貴都是因為想要領取父母的養老金而隱瞞他們已經去世的事實,除此之外,還有做出其他選擇的繭居族。

88歲的母親在家中過世后,他卻毫無應對的辦法。

這名男子已經53歲,同樣是數十年居住在家中不出門,極度缺乏各種生活經驗。

當母親在家中過世后,他并沒有想要冒領養老金,他不知道應該撥打相關部門的電話,也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

于是就把母親的遺體裝入垃圾袋中,然后放在了客廳。

這樣的處理方法讓人聽來都覺得眉頭一皺,難以理解,果然很快母親的遺體就開始腐爛發臭。

這名男子堅持了10天,實在無法忍受腐臭的味道,終于打電話給警方求助。

在正常人看來,上述兩種情況不管哪一種,都令人感到十分恐懼。

繭居族們因為自己無法謀生,又想要繼續領取父母的養老金,所以在父母去世后會想方設法地掩蓋真相。

又或者,由于這類人群長期被父母庇護,完全不通人情世故,也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事,只能任由父母的尸體腐臭發爛

這一群體的人大都比較內向,在學校或者社會上受挫后不能及時調整自己的心態,無法再面對挑戰和困難。

也許很多人只是想在家里呆一段時間,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要再次踏出家門也變得越來越艱難。

他們不但不愿學習和工作,還不愿和人打交道。

這會造成一種惡性循環,越不愿意與人打交道就越會喪失正常社交的能力,無法正常社交,就越沒法找到工作。

久而久之,他們以及家人的心態也會發生變化,雙方都不得不接受現狀。

大多數父母不可能真的不管孩子;一部分父母還認為,當自己需要照顧時,有孩子在身邊也不錯。

這些得以將自己困在家里的繭居族,也將自己徹底和社會分割開。

因為沒有接觸到外界,他們喪失了物欲,家里安全的環境讓他們可以無所顧忌地頹廢下去。

而這樣的家庭在父母過世后,孩子往往會陷入絕境。

誰之過?

在日本的一個專題節目中,報道過這樣一個悲劇。

一個56歲的男子死在自己家中,死因是由于營養不良,也就是說,其實他是被餓死的。

他并不是由于患病而無法行動或者無法開口說話,只是在父母去世后,他無法再和人群、社會產生任何聯系。

這名男子名叫牧岡伸一, 曾經,他也滿懷壯志地想要在社會上打拼。

第一次考大學時,牧岡伸一沒能考上,第二年重考還是失敗了。

他決定先找工作,但是當時由于經濟不景氣,牧岡伸一換了好幾個工作也沒能穩定下來。

后來,他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了國家公務員,在醫療行業工作。

牧岡伸一的工作十分辛苦,常常要加班。

因為過于操勞,他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而且,他心理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活著對他而言已經毫無樂趣,其間還為了工作失去了自己的健康。

他也沒有任何激情和追求,常常覺得日子很沒意思。

高強度的加班讓他苦不堪言,他終于沒能堅持下去,他被解雇了。

這件事讓牧岡伸一受到很大打擊,被解雇這件事,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抬不起頭來。

他開始懷疑,自己存在于這個世界到底有何意義?

他不愿再出門找工作,不愿與人溝通,把自己牢牢地關了起來。

父母對他的這種狀態十分擔憂,但不管是溫柔的寬慰還是憤怒的斥責,都沒能讓牧岡伸一走出去。

牧岡伸一不但不和外人交流,就算和自己的弟弟以及父母之間,也筑起了厚厚的屏障。

有時候,他連吃飯都不愿意和家人一起。

父母仍然希望牧岡伸一能夠振作起來,重新找一份工作,有時候難免有些著急,他們之間常常因為這個問題而爆發爭吵。

工作這件事成為了牧岡伸一的痛點,聽到都覺得頭疼,但是父母卻總想著為他打算,屢屢提及。

這件事已經成為了牧岡伸一與父母間的地雷,即便可以忽略不見,但一碰就炸。

一次父母又提及找工作的事,雙方又發生了的激烈的爭吵,父親在氣頭上動了手,看著兒子嘴角的血跡,他們又后悔不已。

但這個問題始卻并不會解決,終橫亙在父母和牧岡伸一之間。

但是時間不留情,牧岡伸一的父母漸漸老去,母親患上了老年癡呆癥,后來父親也患上了癌癥,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期。

很快父母就先后去世,牧岡伸一的弟弟牧岡二郎在父母去世后就搬出去了。

他對哥哥自暴自棄的生活態度極為不滿,自搬出家門后,就再也沒有主動聯系過哥哥。

當他再次得知哥哥的信息時,卻是政府的工作人員通知他去認領遺物。

由于牧岡伸一長期在家中,不與外界打交道,所以已經喪失了所有的社會生存能力。

當他的父母先后去世后,鄰居注意到了他的生存狀態,于是特意去提醒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如果對牧岡伸一置之不理的話,他很有可能會死亡。

日本的社會福利部門派遣了工作人員,到木大保家中去探訪,想要看看可以怎樣幫助他, 但是牧岡伸一卻拒絕和工作人員進行任何交流溝通。

對于來訪的工作人員,牧岡伸一連門都沒有打開, 他只是不斷地重復自己沒有什麼問題,也不需要幫助。

事實上當時牧岡伸一的生活狀態已經相當糟糕—— 家中因為沒有交費,已經停水停電!

工作人員隔著門見到牧岡伸一的氣色也不好,整個人顯得有些虛弱。

但是由于他表示拒絕,所以工作人員也無可奈何,他們不可能將牧岡伸一強行帶走。

就在工作人員到訪10天之后,牧岡伸一被人發現死在了自己家中。

政府的工作人員為牧岡伸一料理了后事,并且通知他的弟弟牧岡二郎去收拾遺物。

當牧岡二郎到了家中時,他發現這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垃圾,就連過道也幾乎無法通行。

家里堆著許許多多零食或者速食品的包裝袋,但是沒有找到任何新鮮食品的痕跡。

由此可見,牧岡伸一在父母去世后就完全沒有做過飯。

在他的遺物中,牧岡二郎發現了他的開銷記錄,父母留下的錢只剩下了8000多日元,約合人民幣400多塊錢。

牧岡伸一的一生無疑是個悲劇,他的父母到死也沒有教會他獨立生存。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像牧岡伸一這樣的「啃老族」早就已經放棄了自己的人生。

許多人對待他們的態度就像牧岡二郎一樣,不理解而且感到憤怒。

他們大都認為,牧岡伸一們落到今天的下場都是自作自受。

換個角度看,他們也是時代的犧牲品。

當他們正當壯年的時候,正好遇到日本經濟衰退,根本找不到什麼合適的工作。

處處碰壁,再加上家庭教育和自身性格的原因,他們在困難面前退縮不前,選擇了逃避。

他們逃進了父母的庇護里,將個人需求減至最低,以此安穩度日,同時也抹去了自己在社會上的生存能力。

一旦父母死亡,他們就完全失去了依靠,要麼騙取父母的養老金,要麼渾渾噩噩地等死。

結語

近年來,日本社會和政府也在關注這一群體。

繭居族要如何回歸社會和安度晚年?也是他們不得不考慮的事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