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歡娛藝人排行出爐,白鹿穩居C位,一姐吳謹言名存實亡

古月 2022/06/03 檢舉 我要評論

歡娛2022年藝人排行榜出爐,白鹿位居C位,于正口中的一姐吳謹言位居一旁。

就在幾個月前:于正發視訊怒懟網友,說自己為什麼要放棄自己家一姐,他重視吳謹言超過任何一個藝人。

可事實上真是如此嗎?

2021年一整年,于正在短視訊平臺曬出白鹿物料超過10條,而關于吳謹言的只有一條。

白鹿在這一年參加綜藝節目有9次,吳謹言一次都沒有。

《周生如故》、《一生一世》、《玉樓春》的熱播,讓白鹿熱搜不斷,熱度不斷。

吳謹言的《正青春》、《我的砍價女王》,沒有最撲只有更撲。

原本以為白鹿要超過她,還得幾年。

這幾年她磨練磨練演技,遇到個好本子,翻身也不是難事兒。

可現在看來,白鹿已經成功將她擠了下來。

娛樂圈是名利場,不是慈善舞會。

放不放棄,從來不是嘴上說說就行,要看實際行動。

短短幾年時間,她的事業從高峰墜落到低谷,只能怪她拎不清輕重,抓不住機會。

簡單一句話,她大概只記住「謹言」,忘記了「慎行」。

01

如果單從吳謹言的演戲來看,估計大家很難想到,她曾經是一名芭蕾舞演員。

吳謹言從小就喜歡跳舞,她容貌清秀,身材纖細,跳起舞來靈動自然,很有天賦。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天底下所有父母的心愿,孩子有這方面的天賦,做父母的一定會大力支持。

在她十歲那年,北舞附中來成都招生,這對吳謹言來說是個非常好的跳板,一旦成功,她就能進入更廣闊的天地翱翔。

吳謹言很爭氣,輕輕松松地考上了北舞,開始了更加專業的學習和訓練。

芭蕾舞作為最殘酷的藝術,不僅能勞其筋骨,更能苦其心志。

她年紀雖小,但在痛苦中長時間的磨煉,也讓她有了遠超常人的韌勁。

小時候學習芭蕾舞蹈的時候,老師特別嚴格,而且學習芭蕾舞蹈是需要控制體重的。

在北舞的時候,老師對學生一飲一食要求非常嚴格,炸雞漢堡之類的食物,基本不可能出現在胃里。

實在嘴饞,要一兩個高熱量食物,也要即吃即消耗。

飲料更是雷區中的雷區,一旦被老師發現,就只能去垃圾桶里待著。

她們也不敢吃一些高熱量的食物,一旦吃完,就需要用一天把熱量跑出去。

如果碰到老師時手里拿的是飲料,飲料馬上就會被丟進垃圾桶。

每周老師都會給他們稱體重,多一兩肉都要受到懲罰。

除了嚴格控制飲食,她還要格外注意保護自己的雙腳。

對于芭蕾舞演員來說,腳,甚至比他們的生命還要重要。

腳的好壞,更是,意味著職業生涯的好壞和長短。

17歲那年,吳謹言如愿進入中央芭蕾舞蹈團,當起了白天鵝,端起了鐵飯碗。

吳謹言知道鐵碗難端,但她怎麼也想不到,她不僅沒端好飯碗,還把吃飯的工具弄壞了。

傷痛只能帶來身體上的折磨,對于吳謹言來說,從此不能跳舞,才是真正致命的打擊。

數十年如一日的訓練,就是為了登上夢寐以求的舞臺,機會來了,她抓住了,但最終還是溜走了。

那段日子,她郁郁寡歡,找不到人生方向。

02

看著日漸消瘦的吳謹言,朋友心生不忍,于是勸她去考表演學校。

從芭蕾舞專業轉行當演員的不在少數,她的資質不差,沒準就考上了,多一個選擇總沒錯。

2009年,吳謹言如愿考入北電,跟另一位令妃成了同班同學。

從大二開始,她就有了片約,在新環境中慢慢告別了過去,迎來新生。

在娛樂圈,有片約,并不意味著能走紅。

2010年,她拍了《古裝六人行》;

2011年,拍了《萬有引力》。

2013年,與陳鍵鋒、喬振宇合作民國年代戲《烽火佳人》

剛一入行,就跟這麼多前輩合作,這資源,足以讓她們班同學心生羨慕。

那幾年她還沒走紅,演技雖有些青澀,但也能看出她為了更貼近角色在不斷使勁兒。

她喜歡周迅,就去學她的表演方式。

有心儀的角色,就去努力爭取。

2015年,管虎拍《老炮兒》,吳謹言在里面演一個女大學生,鏡頭一晃而過,幾乎無人發現。

可截圖看扮相和眼神就知道,她在這個小角色上下足了功夫。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馮小剛才會邀請她去試一試《我不是潘金蓮》,只可惜這個大餅花落冰家。

也許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她對「紅」,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和執念。

03

雖說吳謹言從出道開始,就不缺戲拍,可沒有知名度,對于一個有野心的演員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想要走紅,要麼靠運氣,要麼有人捧。

小紅靠命,大紅靠捧,從不是虛話。

2016年,她接拍了電視劇《外灘鐘聲》,遇到了事業上的貴人于正。

此時的于正,不得人心已久,一姐袁姍姍被網友黑到不能再黑,也不再拍攝公司自制劇。

他急需一個能重新打通市場,并且非常聽話的女演員。

于正邀請吳謹言參演《朝歌》,并且一人分飾三角,這大概就是于正對她出的考題。

后來吳謹言簽約歡娛,正式成為于正旗下的藝人。

于正攢了幾年的大爆款,因為楊蓉的退讓,成全了吳謹言。

出道十多年,她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于正為她一手塑造的「黑蓮花」人設,深得網友喜愛,風頭一度超越了她的偶像周迅。

不知道她會不會暗自竊喜,自己離偶像的距離又近了一步。

走紅后的日子里,她拿了華鼎獎,演了《皓鑭傳》、《金枝玉葉》。

綜藝方面更是全面開花,《奇葩說》、《王牌對王牌》、《經典詠流傳》、《快樂大本營》、《故事里的中國》……

能夠如此快速地接觸到主流綜藝資源,說明她是真的紅了。

只可惜,她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兒,愚蠢到能葬送她演藝生涯的那種。

04

2018年8月,央媽家的六公主約吳謹言做專訪。

這本是一場年輕演員與專業影視媒體的深度對話,最終卻變成了專業媒體對年輕演員的品性指導。

發生了什麼事兒不重要,重要的是六公主給過她和她團隊機會,但她們依舊沒有放下心上。

這不是走紅后的飄飄然,能是什麼?

沒想到吳謹言走紅后,獲得的第一個「殊榮」,竟然是被六公主點名批評。

這個榮譽,至今還沒有第二位演員獲得過。

央視網提醒她:

期待每一個藝人,無論在舞臺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獲得過多大的榮譽,在臺下都能時刻拒絕浮躁,審視自我。

那麼她聽進去了嗎?

表面上看,又是道歉,又是感謝,實際上一點也沒明白那些期待后面的含義。

真正的明白,是知行合一,不是只說不改。

出席活動助理環繞,保鏢簇擁,好不氣派。

從專業上來看,《延禧攻略》讓她嘗到了CP的甜頭,所以一口氣跟聶遠合作了3部戲,不過都沒有太大水花。

之后她慢慢脫離公司自制劇,外出接戲,而這一舉措,也讓她把自己的短板完全展露無遺。

歡娛的女藝人中,也就楊蓉的演技厲害一些。

其他演員的水平相差不多,所以觀眾也沒覺得她演技掉線。

可跟殷桃這樣的視后一起演戲,對她的挑戰實在太大。

她的臺詞、動作、表情、語氣有了參照物,批評和質疑自然接踵而來。

說實話,她那擠眉弄眼,噘嘴歪頭的表演方式,跟教主媳婦真的差不了多少。

《正青春》的失利,足夠給她一個嚴峻的警示。

如果她還不想辦法提升演技,訓練臺詞,那麼袁姍姍的現在,就是她的未來。

演員這條路,向來都是走紅容易,常紅難。

所以有人選擇,趁熱度高的時候狂撈錢,攢夠了家底 慢慢混日子。

有人選擇珍惜羽翼,踏踏實實演戲,熱度不高,作品不多,但部部都是精品。

吳謹言沒有選前者,就證明她對演戲還是有理想和追求。

但她離后者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人生路很長,一時迷了眼,走彎了路,不要緊,重要的是,及時止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