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單身老漢撿破爛養大女棄嬰,女兒長大后為報恩,賣掉公司帶父全國游,「你養我大,我養你老」

网瘾少女 2022/04/2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過去的農村,因重男輕女,或家境貧寒而丟棄嬰兒的現象很普遍。

所以那時候在福利院或路邊,每年都會有剛出生不久的孩子被扔,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女嬰。

村民對這種事已經屢見不鮮,幾乎每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都能說一些和棄嬰有關的事。

1997年冬,50歲的單身漢張雙奇從工廠下班時,在路邊的草叢里撿了一名被人遺棄的女嬰。

他給女嬰取名為白鴿,希望她未來能和天上的白鴿一樣飛得高,飛得遠。

從此一老一小,相依為命,過著極其清貧的生活。

但即使生活艱難,張雙奇也一直將白鴿視若己出,當作親生孩子照顧養育。

哪怕是撿垃圾,也要供她讀書,陪她去北京看病,支持她創業打拼。

如今24年過去了,當初那個被遺棄無依無靠的女嬰,因為有養父的守護,已經成長為一名「身價過億」的女強人。

父親將她養大成人,吃了大半輩子的苦。

如今到了她該回報的時候了,為了報答對養父的恩情,她在事業如日中天時,毅然賣掉公司,買上一輛66萬的房車,帶著養父旅游中國,帶養父實現看祖國大好山河的愿望。

回首過往,皆是不易,她這一路上到底經歷了哪些坎坷,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01

2020年,在《越戰越勇》的舞臺上,白鴿眼含熱淚,對觀眾介紹她這一生最親愛的父親張雙奇。

「我的父親今年73歲,我今年23歲,我們相差50歲。」

「他只有1米48,還很瘦很瘦,但他在我心里,卻比任何人都要高大。」

話畢,臺下掌聲雷動。

這一生,她最虧欠的是父親,最感謝的人也是父親。

1997年3月,白鴿被親生父母扔在了路邊的草叢。被村民發現時,她已哭得聲音嘶啞,只剩下哼哼唧唧微弱的聲音。

圍觀的村民都圍著指指點點,有人說她可憐,有人說她爹媽真狠心。人群中有人指著一位女人起哄,「要不你把這娃抱了去,正好你家孩子也才幾個月,一起養了得了。」

女人連忙擺擺手道,「哎呀,那不行,我這一個孩子都讓我操碎了心。」

其余人更是搖搖頭。

圍觀的人多,卻沒有一人伸手抱抱這個奄奄一息的嬰兒。

倘若一伸手,那便算是接下了這「燙手山芋」,沒人愿意出頭。

當時正值三月天,河南的農村還很冷。從工廠下班回家的張雙奇下意識裹緊了衣服,一抬頭就瞥見不遠處有一波村民正圍成一團,在談論些什麼。

出于好奇,他加快了腳步,等湊近了看,才發現原來是一名被遺棄的女嬰。這個可憐的嬰兒小臉已被凍得發紫,身上只包裹著一只破毛毯,看樣子也就兩三個月大。

看到這一幕,張雙奇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罵了一句,「這大冷的天,真是作孽啊!」

又趕緊脫下身上的棉衣,裹在了嬰兒身上,把她抱進懷里。 他找了找周圍也沒有留下任何信物,應該是鐵了心要丟棄不再找回。

這時天越來越黑,寒氣也漸漸涌上枝頭。眾人漸漸散去,張雙奇抱著孩子在原地等了老半天也不見有人來認領孩子。

決定把孩子先抱回家再說。不然在寒冷的夜里,這嬰兒鐵定會被活活凍死。

最初的這幾天,張雙奇托村長幫忙打聽,附近有沒有哪家的女嬰丟了。

可打聽了一個星期,也沒個消息。

張雙奇雖然時年50,但未婚未育,也沒有一兒半女。他2歲時母親去世,父親娶了后媽,又生下兩個弟弟,5個妹妹。

他作為家中老大,自然要幫襯著家里供養弟弟妹妹。等弟弟妹妹成了家,他也過了嫁娶的合適年齡,后來自己也沒了成家的心思。

和小女嬰相處了幾天,也有了感情。張雙奇便決定把這女嬰收養。

那幾天家門口的天空,總是盤旋著幾只白鴿。

他一拍大腿來了主意,以后這娃就叫白鴿吧。白鴿在天上飛得高,寓意好。

他在拖廠里看管垃圾池,每個月工資兩塊。 狠了狠心,花了一塊給白鴿拍了張照。這張照片便成了白鴿小時候唯一的一張照片。

養育一個孩子從來都不是件簡單的事,何況是一個毛手毛腳的大男人。

最初他買來奶粉喂白鴿,可他不識字,也不知道該如何兌奶粉,只能向鄰居請教經驗。

可鄰居說,光吃奶粉也不行,還是得搭配母乳吃才有營養。

可他一個大男人哪里去找母乳?

鄰居又出了主意,「村里不是有人家里有和白鴿一樣大的孩子嗎?抱著娃上門討個奶吃。不然咋行?」

所以,每到夕陽西下時,村里人總能看見這個身高不足1米5的小老頭,懷抱著娃娃大哭的小嬰兒往有奶的人家里趕。

可總是麻煩別人,張雙奇也覺得為難。但為了小白鴿也沒辦法,只能時不時地拎上東西,上門感謝。

以前家里只有他一個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靠著在工廠做工的工資,也能勉強湊合。但現在家里多了口人,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為拮據。

有了小白鴿,他也沒辦法再去工廠里做工。

只能把小白鴿背在背上,靠著種地養羊,撿破爛維持爺倆的生活。

日子雖過得艱難,但張雙奇卻對這個女兒從未有過半分怠慢。哪怕是奶粉再貴,他也依然堅持給白鴿吃到一歲多。

就連村里人都說,「喂米糊糊得了,吃奶粉多貴啊。」

張雙奇就笑著說,「我再多撿些礦泉水瓶子就行,不然害怕娃以后長不高呢。」

別人都說他傻,不過是一個撿來的孩子而已。何況長大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干嘛對她這麼好?

他們不知道,在張雙奇的心里,白鴿才是他的一切,只要白鴿過得好,他做父親的,受點苦又能有什麼呢?

02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轉眼間白鴿也到了上學的年紀,同學背地里都嘲笑她是沒媽的孩子,起初白鴿還會大聲和他們爭辯理論。

但對方一句,「你說你有媽,倒是把你媽叫到學校來我們看看呀」,給堵了回去。

她也曾多次向父親問過,「我的媽媽去了哪里?」

每次都被張雙奇一句「外出打工了」給搪塞了過去。年齡還尚小的白鴿,對母親外出打工這個理由深信不疑。

直到國中,漸漸長大的白鴿才明顯感覺到自己和其他同學的不一樣。

母親從未出現過,哪怕是過年也不曾回家,而且從未主動聽父親提起過母親。在她心里,她則更相信是母親拋棄了他們父子倆。

其他同學總是穿著光鮮亮麗的衣服,而她翻來覆去就是那兩套。袖口都磨得已經發白,褲腿也短了一大截。

父親無論走到哪里,總是要拎上一個破爛口袋撿垃圾。而其他同學的父母穿著體面,在放學后還能開著小轎車風光的接孩子放學。

她不明白,大家都在同一個教室上課,她白鴿為何就與別人不一樣?

她覺得怨恨、委屈、把這一切不公怪罪于父親。

一次放學,天下起了大雨,張雙奇趕到學校給白鴿送傘。

正和同學走在一塊的白鴿一眼就看到了在校門外,又矮又瘦小的父親。手上還拎著裝垃圾的破爛口袋,正墊著腳尖張望,尋找她的身影。

他在家長堆里,顯得笨拙又窮酸。

此時的白鴿只覺得臉頰發燙。她下意識地躲到同學身后,想裝作沒看見父親,偷偷溜出校門。

這一幕正好被張雙奇看到。他的眼驟然地黯淡了下來,把剛剛差點脫口而出的呼喚咽了回去。

深深地低下了頭,就像是一位犯了錯的孩子。

他知道是女兒嫌自己給她丟臉了。便趁人不注意,轉身悄悄離開了人群。

等到人少的時候,才飛快跑到白鴿身邊,把雨塞給她,一句話不說就又跑開了。

回到家,父子倆就像是心照不宣的默契,誰也沒提及那件事。

只是從那以后,張雙奇再也沒有在白天撿過破爛。每次都是等女兒白鴿寫完作業以后,默默提上口袋出門,一直到深夜十二點才回來。

父愛如山,沉默卻從不缺席。張雙奇一直在用他的方式,默默守護著女兒。

可即使如此,生活依然很艱難。為了供白鴿讀書,已經欠下不少外債。家里的吃喝自然是能省則省。

屋后有一棵香椿樹,一到春天就發新芽。那新芽用來炒蛋,放在現在的城市里,可是道好菜。可在農村,那是不值錢的玩意兒。

家里實在拿不出多余的錢買肉買菜,張雙奇就摘下香椿用鹽腌制,保存在罐子里可以吃很久。

最困難的時候,家里連續吃了整整一個月的腌香椿。張雙奇是吃苦吃慣了的人,但白鴿還只是個孩子。在學校原本伙食就開得差,放假就想回來改善下伙食,吃些有油水的蛋肉。

可沒想到家里每天都吃這野菜,都快要吃吐了。

其他同學回家都能大魚大肉,還會拎各種零食,牛奶到學校。

想到這,憤怒、委屈一股腦沖上了心頭,一氣之下把飯桌掀了。

可剛發完脾氣,白鴿就后悔了,看著地上散落一地的飯菜、碗筷,她愣愣地站在那兒,不知所措。

她原本以為父親會打她一頓,或者罵她一頓,可是父親一句話也沒說。起身默默地收拾,白鴿分明看到父親的嘴唇和手在發抖,眼里含著淚。

他又何嘗不想給女兒更好地吃食,可他也無能為力。

那是白鴿,第一次看到父親哭。這件事就像是一根扎在心里的刺,讓白鴿始終無法釋懷。

直到多年后,站在舞臺上提起當年的叛逆,仍然忍不住淚流滿面。

到了高中,白鴿懂事了許多,她不再和青春期一樣,時不時地傷父親的心。反而是打心底里心疼父親。

父親養育她不容易,她一天天長大,父親也在一天天變老。

有時她去上學,走到家門口的田埂上回頭望父親,他瘦瘦小小的身子佇立在那兒,仿佛一陣風都能吹倒。

白鴿鼻子一酸,眼淚沒忍住就撲簌撲簌的往下掉。

她在心里暗暗發誓,等到長大后一定要成為有出息的人,讓父親過上好日子。

一次,學校需要用到戶口本,白鴿便請假回了家。剛進家門,就看見父親正在啃饅頭,桌上還放著一碗涼水。

這時,白鴿才明白。為何這一段時間每次放學回家,都發現父親的臉色越來越不好。

原來,自己在學校的日子,父親在家就連一道素菜都舍不得吃。曾經被自己萬分嫌棄的腌香椿,卻成了父親在家不舍得吃的奢侈美食。

白鴿忍不住抱著張雙奇狠狠地哭了一場。也是從這時,白鴿沒了繼續上學的心思。

比起讓父親受苦受累供自己讀書,她更愿意早日出去打工賺錢,減輕父親身上的負擔。

她不顧父親的反對,從學校輟了學。

03

白鴿在城里找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工資800元。

發了工資后,白鴿花了600元給張雙奇買了一個又大又柔軟的床。

父親坐在席夢思床上,這里小心按按,那里輕輕摸摸,嘴里不住的念叨,「這床真好啊,真好啊。」活了大半輩子,第一次見這麼好的床,還是最愛的女兒買的。

張雙奇眼里透著喜悅和自豪,就連嘴角都是揚起的笑意。

這一切都被白鴿看在眼里。父親于她而言,是她努力的意義與動力。以后她還要給家里置辦更多的東西。

此后,白鴿又做了許多工作,服裝店做過導購,賣過化妝品,還擺攤賣過玉米.....

將賺來的錢,給家里添置了第一個洗衣機,第一臺冰箱.....

白鴿最大的心愿是讓父親有一個遮風避雨結實的房子,家里住的是土墻屋。一到下雨天,屋外落大雨,屋內下小雨,就得拿盆子接漏水,無數個夜里,都是伴著滴滴答答的水聲入眠。

為了早日實現這個心愿,白鴿身兼數職,沒日沒夜地干活。也因此大病了一場,父親為了帶她治病,拿出為數不多的積蓄帶著白鴿去了北京的大醫院。

在北京的那段時間,白鴿和父親租住在一天50塊錢的地下室,每天往返于醫院和出租房之間。

一個月后,他們再也拿不出錢治療了。

醫生說,「回去等著吧,好就好了,不好的話就不好了。」

父女倆又拖著行李回了老家。

那段日子是白鴿人生中最昏暗的一段時光。

好不容易有些起色的家,因為自己的病,又功虧一簣回到了起點,還要讓年邁的父親照顧自己。她每天都抑郁寡歡,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出門,也不說話。

張雙奇知道女兒心底的難過,他能做的就是默默陪在女兒身邊。

白鴿鬧脾氣不吃藥,張雙奇仍然每天堅持熬藥;白鴿不愿起床,他就把早飯做好端在床頭;醫生說白鴿的病泡腳有好處,他每天都會給女兒端上熱騰騰的洗腳水。

農村的廁所在門外,白鴿怕黑,每晚起身上廁所,張雙奇都要遠遠地拿上手電筒陪著白鴿。

消沉了一段時間,在父親的陪伴鼓勵下,白鴿也終于調理好身體,重新振作。

她去城里找了一份工作,業余時間開始創業做護膚品電商,沒想到才第一個月就賺了6千。這更是激勵了白鴿創業的決心,她辭去了工作,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做電商上。

第三年,就靠著賺來的錢給家中蓋了三間平房,父女倆才終于結束了風雨飄搖的生活。

白鴿抓住了電商的機遇,加上她勤奮又聰明。事業越做越紅火,還成立了公司,買了一套大房子,換了豪車。

業余時間,白鴿還會將與父親的生活視訊發布在網上。隨著關注的人越來越多,評論區開始有人質疑「你這麼高,你父親這麼矮,你肯定不是親生的」。

「你和你爸長得一點都不像。」

其實,這個問題隨著白鴿漸漸長大,她心里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答案。只是父親不主動提,她也不再主動問。何況對她來說,什麼都不如陪伴在父親身邊更為重要。

直到一天,張白奇把白鴿叫到身邊,說有事情告訴她。

白鴿從未見過父親這般樣子,嘴唇止不住的顫抖,神情難過又嚴肅。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有要緊的事要說,可偏偏一直說不出口。

直到兩個小時后,才終于緩緩開了口,「白鴿,其實我不是你的親爸爸,我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就把你帶到我的家里,沒有給你好的生活,但現在我把真相告訴你,你可以去尋找你的親生父母,我不會阻止你,但是在我這里,你永遠是我的女兒。」

說完,低下頭不敢看白鴿,怕女兒說出自己心里一直擔憂的那個答案。

白鴿說,「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的親生爸爸,我的心里永遠都只有你一個爸爸。」

說完,父女倆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直到去年,白鴿的病復發,她在醫院里住了好幾個月才痊愈。也是這次生病,讓白鴿意識到是時候該放下事業,好好陪伴身邊人。

父親已經73歲了,她不想留有「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便在2021年關掉了公司,買了一輛房車。帶著父親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他們從拉薩到了新疆,又到了甘肅。這一路,他們穿過了絕美又孤獨的公路。

也看到了巍峨的雪山,更見識了像天使一樣掉落眼淚的湖泊。

每次看到父親臉上的笑容,對于白鴿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

未來他們還要去更多的地方。

在社交平臺上,白鴿每天都會更新與父親的旅游日常,吸引了幾百萬關注他們的粉絲。 他們被白鴿的孝心感動,也為張雙奇的偉大善良點贊。

在2021年5月26日,白鴿和父親還登上了央視的舞臺。向全國觀眾講述他們一路走來的故事。

善良的老人,收養了一個知恩圖報的女兒,造就了這一段人間最真的感情。

對于白鴿來說,養父張雙奇拯救了她的生命,就像是她人生中的天使。

對于養父來說,又何嘗不是呢?

因為有了女兒白鴿,讓他感受到了人世間與子女的情意,體會了為人父的人生意義。

看著一個在襁褓中的小生命,在自己孕育下長大成人。

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在這個世界上,他們彼此相遇就已經是一種幸運。

在漫漫人生相互支撐,雖不是親生,卻勝似親生。

生育之恩大,還是養育之恩大,這是自古難有定論的話題。張白鴿與張雙奇父女倆,用行動給出了最好的答案。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