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她欠了男子40塊錢工錢,50年後98歲的她冒雨走3公里還債

小魚 2021/12/2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這個浮躁的當下,常常會聽到那麼一句「欠錢的都是大爺」,借錢容易,想要再要回來卻是十分不易。

這不僅僅是這個社會現象的反應,也是需要深思的問題, 有這麼一位老奶奶,只因50年前曾經欠木工40塊工錢,98歲的她冒雨走3公里只為還債。

突憶「欠債」,著手還錢

孫杏寶獨自一人居住在顏家村的一個矮房子裡,老伴早早地過世了,自己一共有5個孩子,4個兒子,一個女兒,其中2個兒子去世了。

這天,孫杏寶在家裡洗衣服,轉頭看向屋內時,也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自己似乎還有一筆欠款沒有還。

孫杏寶放下手中的衣服,提腳走向屋內,終于想起之前兒子結婚時打傢俱的錢還沒有給張發林。

想到自己居然還欠著別人的錢,欠了那麼多年,這個90多歲的老人家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愁緒萬千。

有一次女兒來看自己,孫杏寶惆悵地說道,「還欠別人錢呢……」

女兒嚇了一跳,「欠錢,什麼時候?」

孫杏寶看向遠方,緩緩地說道,「要有快50年咯。」

女兒緊接著追問,欠的誰的錢,欠多少,想著自己代替老人把這錢還了,也省得整日憂心,誰知道孫杏寶絕口不提具體細節。女兒見逼問不出什麼結果,這才作罷,待女兒走後,孫杏寶顫顫悠悠地從枕頭底下拿出保存得整整齊齊的存摺,眯眼細看上面的數字。

喃喃自語:「我記得一共記了8個工,怎麼也得有40塊錢吧,按照現在的物價……」

之後,孫杏寶默默地打聽了一番,得知張發林現在的工錢大概在800塊錢左右,心中大概有數,孫杏寶懷揣著存摺去銀行取錢。

去取錢的事情,孫杏寶並沒有告訴孫家人,雖說是兒子結婚欠下的債,但是不管怎麼說,當年欠債時是自己當家,沒道理自己欠的債要讓子女承擔。

冒雨送錢

孫杏寶,坐在屋內看著窗外下個不停的雨幕陷入了沉思,這雨下個不停,路上肯定會十分濕滑,但是「還債」卻是勢在必得。

如今的孫杏寶已經98歲了,此時的自己老態龍鍾, 越是這般想著,孫杏寶越發的坐不住了,瞧著屋外的雨漸漸小了下來,她披上厚外衣,從枕頭下取出昨日剛從銀行取出的養老金,點了點共是7000塊。

將錢收進口袋,裹上圍巾,戴上線帽,拄著拐杖,打著把傘,就這麼顫顫巍巍地朝著木匠師傅張發林家走去了。

被雨淋過的地面更加濕滑,孫杏寶每走一步路都需要小心翼翼,不得已,孫杏寶彎下本就佝僂的身體。

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孫杏寶終于走到了張發林的家門口,或許是受大雨影響,張發林家門緊閉。

孫杏花在門口站定,伸出手敲門,「張師傅?有人在家嗎?」

彼時張發林的妻子聽到了敲門聲,趕過來打開門就見門外站著一位九旬老人,「您是有什麼事嗎?」

孫杏花看著站在面前的婦人,回道,「要給工錢。」

張發林的妻子很是疑惑,看著眼前的老人,問道,「什麼工錢啊?」

孫杏花:「我欠著的,一定要還掉的。」

由于孫杏花年紀大了,耳朵不太好,說話也不是很利索兩個人的對話進行的並不是很順利,一番詢問之後,張發林的妻子才徹底明白過來,,這位老人的來意。

孫杏花從口袋中掏出那7000塊錢,遞給張發林的妻子,「之前的木工錢,我欠你們的,帶來了,你們不要嫌棄。」

張發林的妻子伸手推辭,「這個我不能收的,你自家留著吧。」

孫杏花見張發林的妻子推辭,忙急道,「你們不收,我睡不著,你們為什麼也不來討,就當是幫我一個心願……」

連番推辭之下,張發林的妻子只好收下了5000塊錢,剩下的2000塊錢堅決不收,看著老人被雨淋濕的衣物,顫抖的身軀,開口道,「老人家,進來喝口水吧,這天也怪冷的。」

孫杏花搖搖頭,轉身回家,張發林的妻子站在門邊看著孫杏花遠去的背影,搖搖頭歎息一聲,拿著錢關上了門。

收「欠款」,感動不已

張發林的妻子將孫杏花上門還錢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丈夫,張發林聽到後,久久未發一言,似乎陷入對往事的緬懷之中。

張發林從小在村裡長大,為了生計選擇做木匠,做的多了也就精了,這些個人家知道自己做的好,只要有活計就會來找自己。

那個年代大家的手頭都不富裕,一時拿不出錢也是正常的,都是鄉裡鄉親的也不好意思催著他們要錢。

張發林瞧見自家妻子「求知」的眼神,撲哧一笑,「孫奶奶三個兒子結婚那年,確實給她家做過傢俱,但是具體做了哪些傢俱,幹了幾天活,還有多少工錢沒結,是真的不記得了。」

張發林的妻子看著桌上的5000塊錢,歎息道,「也難為她還記得啊。」

張發林點點頭,如今的物價水準高速飛漲,自己憑著「木工」這門手藝,倒也還可以糊口,只是並不富裕罷了。

過去打了傢俱沒給錢的恐怕也不是只有孫杏寶一家,只是如她這般過了50年還能記掛著還錢,也是十分難得了。

欠債還清,喜不自勝

孫杏寶還完錢之後,揣著剩下的400塊沿著來時的路,蹣跚地回家了,與來時不同的是,孫杏寶回程的腳步都莫名輕快了許多。

到家後,孫杏寶先是換下了濕漉漉的褲子和鞋子,接著把那400塊錢好好地存放在枕頭底下。

第二天,孫杏寶的女兒孫建英前來看望自己的母親,母女二人相談甚歡,孫杏寶一高興,脫口而出,「欠的錢都還了。」

孫建英猛的一怔,「錢還了?什麼時候還?」

孫杏寶喜滋滋地笑著說,「昨天,昨天我去還的。」

孫杏寶本是想把自己的喜悅分享給自己的女兒,只是萬萬沒想到,聽到錢還了消息,女兒第一反應不是開心,而是埋怨。

「這下著雨,路上滑,萬一你摔跤怎麼辦呢?快100多歲的人了,你好歹跟我們說一聲啊。」

孫杏寶輕輕點著頭,「我記得清楚,我心裡知道。」

孫建英斂了斂心頭的怒火,問道「你還了多少錢?」

孫杏寶雖說有點耳背,但是還是聽明白了女兒的疑問,笑著比劃了一下「5000。」

孫建英嚇了一跳「5000?為什麼要還那麼多?」

孫杏寶耳背,孫建英重複了好幾遍,方才聽清女兒問的話「現在的工錢不是都漲價了嗎?」

「人家不催著要,那是人家心善,當年窮,還不上,現在我能還上了,肯定要還掉的。」

一個人可以帶起一群人,也能帶動一座城,無數個向善向上的力量,在「孫杏寶力量」的影響之下萌生。

如今的孫杏寶還是過著自己的小日子,媒體的熱潮過去以後,生活回歸平靜,現在的她生活在二十平方公尺左右的平房裡,吃飯,生活。

平時只要有空,孩子們就會帶著東西過來看望孫杏寶,周圍的鄰居們也都會幫忙一起照料這個「誠信奶奶」。

時隔50年終還欠債,「無債一身輕」的孫杏寶依舊可以挺直腰板生活,或許正如她所說,如果有一天離開了,至少是乾乾淨淨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