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幼時母出走,大二女苦撐照顧單親中風父,讀護理系的她「從來沒想過爸爸竟是我照顧的第一個病人」看他無助很難過

幼時母出走,大二女苦撐照顧單親中風父,讀護理系的她「從來沒想過爸爸竟是我照顧的第一個病人」看他無助很難過
2021/09/16
2021/09/16
 
清風

勿以善小而不為,生活中,請做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你幫我我幫他,相信這個社會定會越來越美好!

生活不是一帆風順的,總有會苦難、困難需要經歷面對,可問題是能不能熬過這段艱苦的時光,或是信仰或是執念,只要有這個信念,再難苦都能挺得過去

「現在癱在床上,煩惱的事情很多,最擔心的就是拖累到女兒。」48歲的單親爸柯明德(阿德),5月底突然中風致左半側癱軟,記者家訪關心時,阿德不時望向一旁讀大二的獨生女小汶,說話時明顯焦慮不安。

阿德表示,和前妻在小汶讀國一時離婚,自己靠著當房仲收入,負擔房租1萬元及父女生活開銷,「做仲介16、17年了,景氣好時一個月可以賺5、6萬元,但這一行店頭越開越多、競爭非常激烈,收入越來越差,最近幾年平均每月才1、2萬元收入,家用不足只能靠積蓄彌補。」阿德又說,積蓄用罄後,便靠跟銀行信用貸款苦撐,「不是沒想過換工作,但坦白說是覺得自己資深,沒道理熬不過那些新人,現在病倒了、沒有積蓄應急,後悔沒轉行也太晚了。」

小汶(左)協助癱床父親擦澡,舒緩皮膚悶熱不適。

阿德大二獨生女小汶說,從小看爸爸工作早出晚歸,「從國中到高中,送我上課後就開始工作,有時晚自習結束回到家9點多,他也還沒下班,真的很辛苦。」小汶又說,爸爸這幾年會聊到收入不穩的話題,要我好好讀書,規劃好自己的未來,「所以升大學時,我選擇報考護理系,就是看中未來就業機會多、薪資不錯又穩定,畢業後可以馬上幫到家裡。」

小汶表示,大一課程結束前,已交接學長姐畢業空出的校內工讀工作,每月薪水6千元,「本來還開心能減少爸爸的負擔,沒想到先是5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又起、工讀停止,回到家沒幾天,爸爸竟中風送醫,真的一切都來得太快了,根本意想不到。」

小汶又說,爸爸送醫後,除了腦中風還發現胃出血問題,到8月初才順利出院,「爸爸不碰菸酒很多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工時太長、壓力太大所造成,現在他左側手腳動不了,大小便得依靠尿袋、尿布,都是我在照顧,看他這麼無助真的很難過。」

小汶(左)陪同坐輪椅的爸爸至醫院復健。

阿德表示,自己中風後,女兒曾考慮過棄學邊工作邊顧自己,「但講真話,我連自己去廁所都還辦不到,她怎麼可能放心去工作,更重要的是一棄學,她原本規劃好的未來就會亂掉了,會影響她一輩子,做爸爸的不可能這麼自私,一直鼓勵她別放棄,但生活開銷沒有著落,真的很苦惱。」

小汶回應,讀護理系未來就是照顧服務患者,「從來沒想過爸爸竟是我照顧的第一個病人,也感嘆自己剛升大二,還沒學到更多更好的照顧技巧,來幫助爸爸早點好轉,現在只能努力念書、認真工讀,讓爸爸壓力減少,不要為我煩惱自責。」

當地社福中心社工表示,與醫院社工已連結資源,提供阿德家單次急難金1萬元,並連結長照服務,協助阿德後續復健、沐浴,另申請低收入戶資格中,「通過後為就學補助6358元,評估仍不敷阿德父女房租生活」

小汶的大伯表示「大家都有家庭要顧,能幫的有限,只能暫時湊錢幫他繳房租,讓他們父女不要流落街頭,但要長期下去也有困難。另外我已退休且住得近,小汶上課時,除了居服員服務,都是我前來幫忙照顧阿德,能做的都做了,希望他趕快康復,不然這個家真的會垮掉。」

希望小汶一家能早日度過難關!

 

一個人真正的資本,不是你的美貌,也不是你的金錢,而是你的善心,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讓我們一起修行修心

 


"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