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白髮阿伯照顧39歲偏癱兒」妻患癌離開,長子欠債8百萬,小兒子中風,次子疫情失業「為幫父親弟弟打兩份工」網歎「人生不易」

清風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清風

勿以善小而不為,生活中,請做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你幫我我幫他,相信這個社會定會越來越美好!

人生在世不稱意十有八九,這一輩子都會有生老病死,但好在有家人的陪伴,能一起度過困難的時光;父母老了,子女照顧盡孝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一家人和和氣氣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本來就很溫馨,但有些家庭卻不是這樣,他們可比一般人苦的多

(該圖片與本文無關)

「人吃到這個歲數,運氣差的就躺在床上被兒女顧,沒想到我是反過來,白頭髮顧黑頭髮的,有夠無奈。」70歲的阿杉伯在旁看著39歲偏癱的阿鈞(張為鈞),感慨接著說,阿鈞去年4月顱內出血壓迫腦幹,造成右側肢體偏癱,合併認知功能損傷及失語症。

據《蘋果新聞網》報道,70歲的阿杉伯育有3子,長子已成家、次子在外工作,「阿鈞排行最小,也沒穩定的交往對象,一直在家中陪伴我和太太。」阿杉伯又說,這幾年家中不太平靜,先是太太3年前得到胰臟癌,確診時已經是第四期了,「病情惡化非常的快,才短短81天就離開了,說出來不怕人笑,太太走了1年多,我才漸漸接受這個事實。」

阿杉伯說,自己願意走出來,也是因為常回想到太太臨終遺言,「她生前會跟我說,阿鈞體重較重,人沒什麼自信,不太可能有對象,雖然有個孩子能留在我們身邊,是做人父母老後的福氣,但是她病倒後想法變了,覺得我們不能自私,要鼓勵阿鈞瘦下來、去找對象,成家離開也沒關係,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事。」

阿杉伯說:「但不知道是阿鈞天生要遇此劫數,還是天公伯懲罰我,太慢記起太太交代,父子間才開始溝通這件事,有高血壓病史的阿鈞就中風了,人癱在病床、認不得人也說不出話,看了就很折磨。照顧他需要用力攙扶,我曾腰椎手術的位置就會痛,也曾累到在醫院昏倒被人送急診,有人建議送阿鈞去機構,但是他還年輕,我真的捨不得,一直相信他會變好。」

阿鈞病倒後,由老邁的阿杉伯負責照料,「有居服員陪同阿鈞去醫院復健、協助沐浴,分攤阿杉伯照顧壓力。」

阿杉伯曾動過腰椎手術,視力也因白內障受損模糊,「攙扶阿鈞或是陪同就醫,除了辛苦也有風險,但阿杉伯都忍耐下來了,真的很讓人尊敬。」

阿鈞經長期復健,失能狀況已有改善,「他現在可藉輔具幫助,短暫脫離輪椅行走,認知也有改善,反覆說明多次後,理解約有7、8成,但語言能力尚停留在複誦短句程度,要獨立自理甚至回歸職場,仍有漫長復健路要走。」

記者嘗試與阿鈞對話,但阿鈞多只是重複記者所說語句,宛如孩童牙牙學語,但詢問會不會擔心父親跟家計時,阿鈞思考很久後點了點頭,看似想表達卻張口許久說不出話。

阿杉伯說,阿鈞病前為超商店員,這1年多開銷不足,全靠勞保失能一次金30多萬元苦撐,但已用罄,「我人老了,哪天隨時走了沒關係,但阿鈞還有很長的人生得過,我拖著老命也要再撐一下」因阿杉伯與阿鈞現領低收身障、老人年金共12608元,扣除房租6600元,不敷兩人醫療生活

阿杉伯次子阿榮表示:「大哥已成家且有債務,我跟弟弟都單身,照顧爸爸是基本孝道,但現在弟弟中風,我原從事服務業又受疫情影響失業,現在是靠2份餐飲打工,才勉強夠自身開銷,但知道爸爸顧弟弟辛苦,我在求職或打工空檔,會盡量回去分擔,讓爸爸多休息。」

阿杉伯長子阿豪說:「我和太太做小生意養兩個讀國小的孩子,爸爸跟弟弟現在困難,我是長子本該協助,但是家中投資失敗,負債約8百萬元,每天過著被錢追著跑的日子,真的心有餘力不足。」

臺中市身心障礙者福利關懷協會副執行者楊晶軒表示,從阿鈞年紀及復健進展來看,「阿鈞尚有復健潛力,有機會恢復自理,若是他日功能恢復較佳,也有機會評估進到協會庇護手作坊工作,達到經濟自主,但這都需要時間,現在阿杉伯與阿鈞生活陷困、壓力極大,這段時間若有大眾資源共助,可以給予緩衝、提供恢復功能的機會。」

一家人真的很不容易,希望阿鈞能復健成功早日好起來

 

一個人真正的資本,不是你的美貌,也不是你的金錢,而是你的善心,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讓我們一起修行修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