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帝賜歡宜香,不讓年世蘭生孩子的原因,竟和他們有關

古月 2022/06/01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想這個原因有皇帝為防年氏功高震主的原因,也有太后推波助瀾的結果。

為什麼這麼說呢,在《甄嬛傳》里華妃年世蘭寵冠六宮,用芳若姑姑的話說,華妃娘娘鳳儀萬千,是宮中絕色美人。

這個寵冠到了什麼地步呢,華妃處于妃位,掌有協理六宮之權。

皇后都要對其退讓三分的程度。假如有了孩子,是不是后位要換人坐了?

在皇帝沒有登基之前,年世蘭被賜側福晉,入王府時純元皇后已經不在。

王府后院被烏拉那拉宜修整肅得差不多,一入王府就有專房之寵。

再加上當時皇位屬于誰還并不明朗, 雍親王是需要有能力幫扶自己的朝臣,有什麼是比姻親關系更加牢不可破的呢。

我們從劇開頭第一集也能發現,隆科多、年羹堯在四郎登基這件事上立下了汗馬功勞,被視為 社稷忠臣肱股之臣,隆科多是四郎的舅舅太后的母家,年羹堯是年世蘭的哥哥。

隆科多是步兵統領,年羹堯是川陜總督,兩個都是手握兵權的人。

在四郎沒有登基之前,年世蘭是懷過一個孩子的,只不過被明面上端妃端來的一碗湯害的滑了胎,從這以后她就再也沒能懷上孩子了。

我始終覺著端妃端過來的湯,是 宜修下手,但太后推波,亦是四郎本人默許的。

我覺著在年世蘭懷孕的過程中,年家估計是有流露出,年家將來要全心全意依靠未出生的小主子的意思。

平素里年羹堯就仗著自己有皇帝的恩寵,功勛在身跋扈,囂張。

這心思在多疑的四郎眼里,可不就是覺著如果年世蘭生了男胎,那麼有可能年家會擁他為主,逼迫自己立太子,這不就是 即使將來皇位到手也可能隨時不保的意思嗎?

再有年世蘭雖為側福晉就已經壓制得當時的嫡福晉宜修喘不過氣來。

假如她有了孩子勢必要被封為貴妃或者皇貴妃,更進一步是不是會封皇后,這是 事關中宮之位落入誰家的大事情。

身為烏拉那拉氏出身的太后勢必不愿意看到這樣的局面發生,因為她要保全烏拉那拉氏烏雅氏一族的榮譽與光輝。

側臥之榻豈容他人酣睡,于是她出手敲打兒子,你要防著年氏啊,將來萬一要是年氏血脈有皇子誕生,勢必會再次發生你當年奪得皇位的事情。

他是不愿意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的。

于是他一面要靠年家隆科多籌謀皇位,一面要防著年家將來扶持皇子對抗皇權。

于是在登基之后皇帝太后一商量,一款專門為專寵的年世蘭獨家高定的香料——歡宜香就誕生了。

此香,用了大量的名貴香料,用以掩蓋麝香難聞刺鼻的味道。

而后宮前朝牽一發而動全身,他想要前朝的朝廷重臣為自己賣命,除了不斷加恩,還有就是后宮給這個家族出來的女子體面恩寵。

那時朝局不穩,重用年羹堯,也要寵年世蘭,所以歡宜香是很實用的東西,獨一份賜給華妃年世蘭,顯示皇恩浩蕩。

從此,翊坤宮日日歡宜香不斷,華妃就再也不能懷孩子了。

封建王朝,尤其是皇帝身邊,最忌諱談真心。

假如華妃不是把一顆真心全部給了皇帝,一心一意愛著他。

愛到容忍不了有人跟她爭寵,去對付那些如雨后春筍一般源源不斷冒出來的新人,她不可能發現不了歡宜香的事情。

華妃的悲劇就在于,她太天真了, 天真的信著枕邊人是能跟她白頭偕老的那個人,也天真地信著枕邊人也跟她有同樣的想法。

皇帝或許是喜歡過這個行事風風火火、潑辣爛漫的年世蘭,但帝王的心中, 喜歡一個人的分量是抵不過皇權的分量的。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這是世上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美夢,但卻是 后宮最不能求的事情。

因為一入宮門深似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