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上對甄嬛的「三次」疑心,他們就再也回不去了

古月 2022/04/25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拋棄生下僅三天的朧月,毅然決然地離宮去了甘露寺。拖著病軀,忍著對孩子的思念,帶著對皇上的仇恨,離開了這個曾帶給她美好過往的巍巍宮廷。

很多人看到這里,都覺得甄嬛實在是太心狠了,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啊。再說,皇上也承諾了會恢復她的地位,她怎麼還能這麼不識好歹呢?

而且,大仇未報,孩子嗷嗷待哺,怎麼可以安心離去呢?

其實甄嬛的心灰意冷,也是層層遞進的。皇上對她的幾次疑心結合著看,也就不難理解甄嬛的狠心了。

第一次雖疑心,但給準備的時間

曹貴人無意中抓到了浣碧在宮中違規燒紙錢的把柄,覺得對于浣碧應該放長線釣大魚,于是對浣碧的錯處不了了之,所以浣碧便以為曹貴人是個大慈大善之人。

浣碧如同剛入職場的小白,對居心叵測的職場老油條曹貴人放下了戒心,便把皇上假扮果郡王撩甄嬛的劇情合盤說給了曹貴人聽。

這個信息以浣碧的認知,是分析不出來個中要害的。可是,讓曹貴人聽了去,就能興風作浪了。

曹貴人很少一個人到皇上面前來,一般都是抱著孩子來討皇上歡心。因為皇上和她實在沒什麼話說,就像皇上同齊妃一樣,只能說說孩子的事。

可是這天皇上和果郡王打獵回來,曹貴人卻早早地等在了皇上的勤政殿。

皇上本就因為果郡王精良的箭術而自覺失了康熙的父愛,正在這里嫉妒得郁悶傷懷呢,偏偏曹貴人繼續火上澆油:

「臣妾聽聞,皇上當日初見莞貴人,為怕妹妹生疏了,便假借十七爺之名,與妹妹品簫談琴,這才成就今日姻緣,當真是一段佳話呢。」

聽到曹貴人這樣說,皇上的臉色更加陰沉了。端坐在上首,一句話也不說,耷拉著眼角,屋子里的氣壓降到了極點。

曹貴人見挑撥成功,便借口溫宜餓了,急匆匆地離開了。

曹貴人走后,皇上還是面色陰沉,說想要聽琴。

甄嬛也想離開這個壓抑的現場,于是就提議讓眉莊過來,畢竟剛才皇上的怒氣是由自己引起來的,皇上總不至于拿眉莊出氣吧。

可是皇上偏偏不依甄嬛,就是想讓她來撫琴,來寬解自己郁悶的心情。

眼看拒絕無望,甄嬛只能乖乖就范。

可是沒彈幾個音節,叮~一聲,琴聲戛然而止。

甄嬛慌張地向皇上道歉,說自己琴彈得不好,還請皇上恕罪。

皇上郁郁地說道:「琴音精妙,只是你心有旁騖,心思沒有全然付與此琴。」

鋪墊完了,皇上便問出了自己的心里話:「你對朕的情意朕已經明了。只是朕想知道,你是何時對朕有情的?」

留下甄嬛,皇上就是想問出心里的這個疑惑。這個時候的皇上,還是非常在意甄嬛的。雖然疑心乍起,可也給她留足了解釋的余地。

打發走了曹貴人,又讓甄嬛撫琴來給她爭取解釋的時間。

甄嬛那麼聰明,肯定知道皇上接下來要問什麼,所以一邊彈琴,一邊思索著接下來應對皇上的話術。

所以皇上說她「心有旁騖」,就是說明甄嬛的心思都在琢磨怎麼應對皇上的問話上面了。

給了甄嬛這麼多的準備時間,所以甄嬛給了皇上一個滿意的答案。

聽到這里,皇上的面色如雨后初霽,眉開眼笑,嘴里說著:「朕不過是隨口一問罷了。」而后,又向甄嬛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以示安慰。

這一次,皇上雖然對甄嬛疑心,但既給她留足了面子,也給她爭取了答題的時間。

不像對曹貴人,主動給皇上剝著葡萄,皇上卻是看也未看。

說明現在的皇上就是不想失去甄嬛這個新寵,談戀愛剛到蜜月期,舍不得失去。

第二次疑心,誣陷甄嬛

眉莊被華妃陷害,說她假孕爭寵。皇上一氣之下,褫奪了眉莊的封號,降為答應。

甄嬛不忍心眉姐姐承受這樣的冤屈,所以一直暗中尋找假太醫劉畚的下落。

終于,蒼天有眼,劉畚落網了。

甄嬛擔心夜長夢多,連夜把劉畚帶到了皇上面前,讓他說出陷害眉莊的細節。

嚇破膽的劉畚向皇上說道:「其實眉莊小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沒有身孕,臣為小主安胎之時,已明確無月事。而那些頭昏,嘔吐等癥狀乃是藥物所為,并非喜脈。但臣在為眉莊小主把脈之前,已奉命: 不管是何脈象,均報喜脈。

皇上聽到這里,走過場地問了一句:「奉命?奉誰的命?」

劉畚先是不敢說,甄嬛說了一句:「她既要殺你,你還要替她隱瞞嗎?」

劉畚聽聞,于是肯定地說道:「華妃,是華妃!」

劉畚又描述了一些細節,說華妃當初答應他,給他銀兩,讓他離開圓明園避險,還說城內有人接應。可是,一進城就遭到了追殺。

說完了該說的,劉畚被帶了下去。

皇上聽到這樣驚天的消息,竟然沒有震驚,也沒有憤怒,反而問了甄嬛一句:「劉畚的話會不會有不盡不實的地方?」

甄嬛又替眉莊解釋了一堆,說自己還看到過那張藥方。

人證物證俱在,皇上還是疑心甄嬛:「 嬛嬛,劉畚的事不會是你有意安排的吧……?」

甄嬛大失所望:「皇上以為是臣妾指使劉畚誣陷華妃?臣妾不敢,也不屑至此。臣妾若真想指使劉畚誣陷華妃,營救惠貴人,大可早早行此舉。實在不必等到今日,惠貴人性命垂危的時候了。」

甄嬛瞬間就能說出皇上話里這麼多的破綻,皇上會想不到嗎?

皇上自始至終都知道是華妃干的,只是現在被甄嬛挑明了出來,再想袒護她也不能了。

心里有氣,故意往甄嬛身上潑臟水,因為這個時期的甄嬛對于皇上來說已經過了新鮮勁,自是比不了蜜月時候的貼心可人了。

皇上聽到甄嬛這樣犀利的言辭,解釋說自己不是不信你,若是不信你,就不會治華妃的罪了。

甄嬛據理力爭,說:「皇上若真信臣妾,剛才就不會有此一問了。」

皇上立即變了臉色:「嬛嬛!!!」

甄嬛只能道歉,說自己失言。

皇上第二次對甄嬛的疑心,說明甄嬛已經失去了在皇上心目中的核心地位。皇上可以隨意疑心她,甚至誣陷她,她和眉莊也沒什麼兩樣了。

甄嬛同皇上的婚姻已經到了疲乏期。甄嬛對于皇上的吸引力日漸減少,糟糕的是甄嬛還在沉迷在夢幻中,夢幻皇上待她始終是不同的。

但好歹皇上還是愿意解釋給她聽的,不犯錯或許能夠相安無事地過下去。

第三次當眾羞辱,無一絲情意

說完了皇上對甄嬛的前兩次疑心,再看看最后的致命一擊。

扳倒了華妃,甄嬛沉溺在自己勝利的喜悅中漸漸地忘了自知之明。

隨意干涉朝政,去冷宮誅心華妃,忽略皇上的真情實感,真的以為她就是皇上眼里的那個「特殊」。

皇上封她妃位,因為吉福的破損,甄嬛在皇后的設計下,誤穿了純元的舊衣。

皇上這麼多年一直思念著純元,現在華妃也永遠離開了他。

就像甄嬛說的那樣:只有永遠失去和最難得到的才是最好的。

現在皇上永遠失去了純元和華妃,這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痛苦,這份痛苦必須得有個人出來背鍋,不巧甄嬛成了背鍋俠。

看到甄嬛穿著純元的衣服,皇上狠狠地斥責甄嬛,還讓她當眾脫下純元的舊衣。

在封建保守的古代,當眾更衣猶如讓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裸奔那樣的羞辱,皇上的這個責罰不僅傷害性極大,侮辱性還極強。

換作尋常的夫妻,在親戚面前揭對方的短處,都是十分讓人下不來臺的。

何況是規矩嚴明的皇家。

光口水就能把甄嬛淹沒了,甄嬛如何能在宮里待得下去?!

有個鏡頭是皇上同皇后離去后,甄嬛枯坐在地,輕紗遮面,眼里噙滿了淚水,但并沒有流下來。

這里的意思就像在說甄嬛終究只能窺見皇上的一角,她對皇上的了解,不過是霧里看花,曾經以為自己是皇上的知心人,真是大錯特錯了。

哀莫大于心死,所以也沒有眼淚可流了。

甄嬛在皇上心里的三次轉變,說明這樣的婚姻是繼續不了了。

先前皇上可以給甄嬛留余地,照顧她的面子,還能溫婉安慰;再之后就是隨意污蔑,即便證據確鑿,仍能顛倒黑白,但還是愿意為她解釋;最后,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判處死刑,還當眾羞辱。

沒有感情的婚姻或許還能維持下去,沒有尊重的婚姻就難以為繼了。

對方不再把你當個人看,可以羞辱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只有分開,甄嬛才能有尊嚴地活下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