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雇主跑路,保姆無償撫養2名棄嬰感動無數網友,保姆:為了孩子

网瘾少女 2022/05/1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8年9月14日,一名女子站在一家面包店里,眼睛凝視著玻璃柜臺內的蛋糕,沉思許久過后,從錢包里掏出了一疊零錢,數了數,盡數放在店員面前,「麻煩幫我拿一塊這個蛋糕」。

這名女子便是李澤英。

李澤英出生于1978年,家在貴州省高山鎮的一個小村莊里,父母皆是農民,頭頂上還有四個兄弟姐妹。

在村子里,能讀上書的人家都是家里小有積蓄,父母也愿意花錢供孩子讀書。

李澤英也想去讀書,可是,她的父母將五個子女拉扯長大已是不易,從地里刨食出一家七口的口糧已是他們的承受極限——讀書對李澤英一家人來說是一種奢侈。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李澤英懂事得很早,她深知父母的辛苦,看見別的孩子去上學時,她投去羨慕的眼光,而后繼續埋頭幫母親下地干活,打理家務。

村子里的人走的路大抵相同,大多數人都是在十七八歲就開始求著在外工作的親戚朋友幫忙介紹一份工作,好出門打工補貼家用,李澤英也是如此。

1994年,李澤英16歲了。

兒女大父母老,她的幾個哥哥姐姐結婚的結婚,在外打工的打工,她也隨著大流,被人介紹了一份工作。

母親得知此事,來到李澤英面前,叮囑她出門在外定要注意安全:「在外面要多幾個心眼,不要被騙了,也不要去騙人,踏踏實實掙良心錢!」

帶著母親的殷殷叮囑,李澤英來到了自己的工作地點。

雇主名叫卓遵琴,是貴州一所醫院的護士,平日里工作繁忙,一對雙胞胎在家無暇照顧,便想要招一個保姆專門在家照顧這對孩子。

卓遵琴是一個善良健談的女子,她和李澤英接觸了幾天后,發現李澤英仍然是小心翼翼不敢多動的樣子,專門空出時間跟這個年輕的小保姆交心。

「把這兒當自己家。」

李澤英剛入社會就得到了這麼一句話,很是感動。她默默地在心底將卓遵琴認為是自己的姐姐,照顧起尚在襁褓中的雙胞胎更是精心。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地過下去,平淡中也有歡笑,李澤英對她的生活很是滿足,但是,變故往往就發生在平常里。

每天都在家里照顧雙胞胎的李澤英,對這個家越來越熟悉,也和雇主卓遵琴的關系越來越好。兩個人的關系從最開始的雇傭關系逐漸轉變為朋友,與此同時,卓遵琴也向她透露出一個秘密。

這個秘密剛一說出,便讓李澤英張大了嘴——雙胞胎并非卓遵琴親生,而是撿來的棄嬰。

卓遵琴是一個護士,臨近下班的時候她從科室出來,在走廊里的時候她眼尖地發現了座椅下面有一個包裹。

為什麼醫院座椅下面會有包裹?卓遵琴好奇地蹲下去,將這個包裹拿出來。

等拿出包裹時,卓遵琴才發現這并不是什麼被人不小心丟了的物品,而是有人將一個嬰兒用一條小被子裹著丟在了醫院走廊的座椅下面。

跟卓遵琴關系好的同事們前來詢問狀況,得知這是被人刻意丟在座椅下面的,便問:「這孩子的父母呢?該不會是棄嬰吧?」

卓遵琴搖搖頭,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沒成想,另一個同事罵罵咧咧地抱著一個用棉被包裹住的孩子進了科室內。該名同事看見被眾人圍著的嬰兒,大驚失色:「怎麼回事?這是誰家的孩子?」

「小卓剛剛在椅子底下撿到的!你的這個孩子又是怎麼來的?」

「我也是在椅子底下找到的!這是怎麼回事?」

同事們七嘴八舌地指責不負責任遺棄孩子的父母,幾個人將兩個嬰兒放一起,發現兩個孩子性別都為女,被子均一模一樣。

一般來說,這種包嬰兒的包被都是父母自備,如果不是巧合,那麼兩個被遺棄的嬰兒身上的包被花色一樣,極大可能是父母將其分別遺棄。

兩個嬰兒雖然出生沒多久,眼睛還沒睜開,五官雖然皺巴巴的,卻仍能看出這是一對雙胞胎。有人去婦產科打聽情況,發現這確實是一對被父母狠心拋棄的雙胞胎。

幾個同事大多都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對這兩個孩子的父母痛罵不已,也有人擔憂地問:「該怎麼辦?送到福利院去嗎?」

卓遵琴嘆了口氣,她說:「先帶倆孩子去做個檢查,看看是怎麼回事。」

經過檢查得知,兩個女嬰確實帶病,這可能也是她們的父母狠心拋棄的原因。醫院領導得知情況后,給兩個女嬰治病,卓遵琴每天都會去看望。

孩子的病好了,何去何從仍然是個問題。卓遵琴說:「既然老天要讓我撿到這兩個孩子,這也是種緣分,我來養吧。」

就這樣,卓遵琴和院方做好了相應手續,走好了全部流程,帶了這對雙胞胎回家,又找了一個保姆專門照顧。

李澤英聽完卓遵琴的敘述,驚訝地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好。一方面,她感慨兩個女嬰的身世坎坷,一方面,又驚嘆卓遵琴的善良。

于是,李澤英對待雙胞胎更加用心,對待卓遵琴也更加親近——這是她見過的最善良的一個人。

誰知好景不長,卓遵琴的丈夫被公司辭退了,待業期間每天都大吵大鬧,兩個小孩哭鬧不止。

卓遵琴心疼孩子,便和丈夫吵了起來。丈夫卻來了句:「是你親生的?撿來的也值得花這麼多錢!」這句話成了導火索,兩個人大吵一架,鬧了很長一段時間。

最后,卓遵琴和丈夫失婚了。失婚對于卓遵琴來說,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李澤英在旁目睹了全程,她也無法改變,只能默默地打理好家務,陪在卓遵琴身邊。

然而,讓李澤英沒有想到的是,卓遵琴經此打擊后,事業生活都一蹶不振。

若是一時的沉淪,李澤英尚且可以撐得下去,但是,卓遵琴到最后終日在家,班也不去上了。李澤英是靠著卓遵琴發工資,而現在發工資的人也幾個月不去上班,李澤英更是斷了經濟來源。

更要命的是,卓遵琴不僅不去上班,還染上了賭的惡習,開始徹夜不歸,到最后更是好幾個星期不回家。家里的門鈴要麼不響,要麼就是債主在追債。

在送走最后一個上門討債的債主后,李澤英欲哭無淚:自己已經快一個月沒有看見李澤英了。

兩個孩子此時也有了兩歲,開始咿咿呀呀說話了,她們睜著眼睛,問李澤英:「媽媽?媽媽?」

李澤英抱著兩個孩子,耐心地哄著,她茫然無措。

1998年,李澤英剛滿20歲。9月14日這天,是兩個孩子的生日,她想:「琴姐那麼好的人,就算墮落了,也會回來給孩子們過生日吧。」

抱著這樣的希望,李澤英用自己僅剩的錢,為兩個孩子買了一塊生日蛋糕。但是,她枯坐到天亮,也沒有等到卓遵琴回家,于是,她心死了。

雇主跑了,保姆又該何去何從?這兩個孩子被親生父母拋棄,又被養父養母拋棄,若是自己再拋棄,孩子這麼小,又該去哪兒?

對于這些,作為一個此前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的李澤英而言,可謂是毫無頭緒。

她從十六歲就開始照顧這對雙胞胎了,一直到她二十歲,朝夕相處中感情早已深厚,若是讓她丟下兩個孩子自己回老家,絕對不可能。

這個時候,房東上門來,把李澤英和雙胞胎趕了出門,因為她們付不起房租。各種方法都已經用盡了,此時李澤英孤身一人,只好帶著兩個小孩,租了一個最便宜的單間。

白天她去打工,小孩在家里自己玩,晚上一起睡在一張床上,三個人就這麼生活在一起。

就算房租再便宜,沒有錢也還是得卷鋪蓋走人。李澤英便一日打好幾份工養活兩個孩子。二十多歲的年紀沒有結婚,卻帶了兩個娃,讓她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戀愛。

沒有人會愿意自己的女朋友帶著兩個拖油瓶,李澤英也無所謂,她每天都在打工,又苦又累的活她每天都在干。

李澤英小時候就很想去讀書,可是家里沒有錢,她只能自愿放棄。但是對于手中的兩姐妹,她不想放棄,所以,多苦多累她都愿意,目的就是攢錢給兩姐妹去讀書——自己淋過雨,也想為他人撐傘。

2003年,李澤英結婚了,丈夫對她的經歷很是心疼,兩個人仍然將雙胞胎帶在身邊照顧。

雙胞胎姐妹在李澤英的堅持下,仍然跟卓遵琴姓,一個叫卓歡,一個叫卓欣,兩個人都已上學,成績優異。

同年10月,李澤英平安誕下一子,卓歡卓欣興奮極了。在此之前,兩姐妹已經知道自己不是李澤英親生的,也知道了當年李澤英的辛苦,如今,她們也已懂得感恩。對此,當有人問及李澤英是否后悔當初的決定時,她毫不猶豫的回復道:「當初過得雖然苦了點,但要說后悔肯定是不會的,畢竟倆娃娃知道感恩嘞,心里暖的很。」

1998年,卓遵琴跑路了,年僅20歲的李澤英留下來撫養兩個孩子長大。如今已過去了23年,她的事跡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道,2010年被評選為第二屆中國道德模范,登上了電視,所有人都為她的經歷感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