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明明知道眉莊溺水是華妃搞的鬼,為什麼還去她宮里吃宵夜?

古月 2022/04/25 檢舉 我要評論

華妃先是弄死福子,發現犯罪成本等于零,沒得到任何懲罰。這麼好的待遇,怎麼能放著手里的權力不用呢,所以又立即打殘了夏冬春,結果還是沒人懲罰她。

接二連三的作案,竟然都毫發無傷,這滋味簡直不要太爽。奪人性命,如囊中取物,真是堪比閻王了,想讓誰死,誰就得死。

所以,眉莊也成了華妃的獵物。

趁著月黑風高,周寧海一個大力推手,咕咚一聲,眉莊溺進了魚池子里。

緊接著就是一群人圍在了昏迷不醒的眉莊身邊,這個時候皇上的心理活動最值得玩味。

皇上沒有一點擔憂的神情,反而一直是一副不悅的面孔,耷拉著眼角,頭也不抬,不管對誰。跟奴才說話如此,跟甄嬛說話也是一樣。

試問,皇上為何如此不悅呢?

對甄嬛不滿

聽聞眉莊落水,皇上同甄嬛和敬妃一起趕了過來。可是進來的時候,皇上仍是邁著四平八穩的步伐,未有一點急色和憂色。

既然敬妃和眉莊住在一個宮里,按理說敬妃應該先到才是。

而皇上和甄嬛是從碎玉軒趕過來的,偏偏和敬妃在同一時間到達了目的地。說明是甄嬛火急火燎地催著皇上趕過來的,她是真心擔心眉莊的安危。

皇上和甄嬛正在熱戀期,在皇上眼里,甄嬛對眉莊的關心似乎超過了他,他心情不爽,所以一進來就面色沉沉。

并且這個時候,還沒等他說話,甄嬛先越了規矩,搶先向太醫發問:「姐姐情形如何?」

聽到甄嬛這樣越級搶話,敬妃很是震驚,若有所思地看了甄嬛一眼。

這就說明甄嬛這個行為確實是唐突的,別人是不敢這樣在皇上面前放肆的。

即便事出有因,但大領導還沒問話,甄嬛這樣越俎代庖,皇上那麼小心眼的人肯定是不高興了。

人就是這麼矛盾,先前皇上就是因為甄嬛的不守規矩而喜歡得她,還借口看樂譜保持著撩妹的狀態。

可現在追到手了,曾經的優點就變成缺陷了。

當太醫回答甄嬛的問話時,看看皇上的臉色,怒氣已經顯現了出來。皇上的威嚴,容不得任何人侵犯。

對眉莊失望

眉莊性命攸關,可皇上未有一點擔憂的神色。

可見,皇上待眉莊真的沒有一點感情。眉莊先前的得寵,不過是皇上培養工具人的手段而已。

來都來了,總得做足戲啊,于是象征性地走到眉莊床邊,問了奴才一句:「你們是怎麼伺候小主的?」

小施和采月慌里慌張地跪下來向皇上求饒。

敬妃擔心她們六神無主,不知從何說起,便好心提醒他們:「都說仔細些,沈貴人是怎麼溺的水啊?」

小施說去拿魚食了,采月說她去華妃宮里取墨去了,他們當時都不在眉莊身邊。

答案昭然若揭,眉莊溺水,就是華妃搞的鬼,皇上心里明鏡似的。

可是等到華妃豬八戒倒打一耙責問眉莊奴才的時候,皇上又莫名地說了句:「不中用啊……」

看似皇上是在說眉莊的奴才們「不中用」,可是也并沒有懲罰他們失職之罪。

所以皇上應該是在說眉莊「不中用」。

眉莊得寵后,皇上先是送菊花,再是賜牌匾,還當眾和眉莊手拉手,緊接著就要求眉莊學習管理后宮的事情,囑咐她留心學,多學學。

這不就是交換嗎?

雖然協理六宮是個肥差,可也得看具體情況啊。

在華妃和皇后這兩個權力欲極強的二領導面前,公然地削弱她們的權力,是個人都得合計合計,這個「肥差」要得要不得。

擔心眉莊拒絕,所以皇上使出了這一系列的安撫手段。就是想讓眉莊不畏艱險,加班加點也要心甘情愿。

皇上把眉莊當成了重點培養的高管候選人,將來華妃下線后,還能用她來制衡皇后。

正滿心歡喜地等待著眉莊學有所成呢,咔嚓一下,眉莊自己先崴泥了。

眉莊這個意外明顯可以避免。

當時她讓采月跟著頌芝去取墨的時候,采月都十分害怕:「小主你一個人在這行嗎?」

丫鬟都有危險意識,偏偏眉莊不以為然,很是放心地讓采月走了。

其實,眉莊大可以說等小施回來讓他去取,沒必要冒這個險。

所以,這麼明顯的調虎離山之計,眉莊都看不破。那后宮的重重陷阱,她如何躲避的了呢?

自顧不暇,如何有能力管理后宮呢?

皇上覺得白費心血培養她了,對眉莊很失望,所以說她不中用。

對華妃不滿

華妃聽聞眉莊溺水,便花枝招展地過來假意賠罪,對皇上說:「宮中侍衛巡查不嚴,以致沈貴人落水不能及時發現,是臣妾協理六宮無方,還望皇上降罪。」

這麼言辭懇切地向皇上道歉,皇上仍是神情冷漠、頭也不抬地說著:「侍衛夜巡自由班次,若真降罪于你,皇后乃六宮之主,也難逃罪責。」

皇上沒有懲罰華妃失職之罪,只是因為不想連累皇后,并不是袒護華妃。相反,皇上心里正憋著氣呢。

可華妃以為皇上在偏袒她,于是疾言厲色地對著眉莊的奴才發火:「糊涂東西,怎麼伺候你們家小主的,讓皇上憂心。」

還向皇上請命,把他們打發到慎刑司去。

敬妃趕緊替他們求情,說他們縱然有錯,但也罪不至進慎刑司。

華妃不達目的不罷休,強詞奪理:「不如此不足以正宮紀,若今后奴才們都這麼當差,御湖里不掉滿了人了。咸福宮的奴婢不濟事,敬嬪也難逃其責。」

華妃這話說的也是張弛有度啊,拿宮規說事,又把敬嬪的活路堵死了,即便皇上知道是她的錯,也不好說什麼。

可是這件事確實是華妃有錯在先,還這樣顛倒黑白,所以皇上一言不發地聽著華妃惡人先告狀,但也沒有準許她的請求。左右為難之際,大聰明甄嬛說話了。

甄嬛先是替小施和采月求情,說讓他們將功折罪。

華妃不依不饒,說在自己的翊坤宮邊上發生這樣的事,怎麼能輕饒了他們?

甄嬛終于逮到了華妃話里的漏洞,辯駁著:「嬪妾擔心的正是這個。娘娘明明賞罰分明,但不清楚的人還以為,因為事情出在翊坤宮附近,與娘娘威嚴有礙,娘娘才如此懊惱,并非只是為了沈貴人溺水。」

甄嬛的話正中皇上下懷,正等著甄嬛和敬妃二比一打敗華妃呢,所以立即接了一句:「莞貴人的話有道理,不如等沈貴人醒了以后再說。」

甄嬛看皇上這麼快就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那皇上就是不想袒護華妃,想要懲罰她,那不如再接再厲,再給華妃點顏色瞧瞧。

所以又以「為華妃的安全著想」為由,向皇上建議撤了翊坤宮的奴才,換些精明能干的,以便能更好地護華妃周全。

華妃哪愿意撤走自己的心腹啊,急切地和甄嬛打著嘴仗。但皇上站在甄嬛這一方,任華妃怎麼舌燦蓮花,敗局也是早已注定。

皇上順著甄嬛的話茬,說著:「別的事都不要緊,只是這樣的事再也不能發生了。明日就讓蘇培盛換一批精干的侍衛駐守翊坤宮,朕也安心些。」

接下來又是一個反轉。

雖然華妃犯的是原則性錯誤,可是皇上對甄嬛也有不滿。所以借著華妃的邀請,就坡下驢去了華妃宮里吃夜宵去了。

皇上還假意邀請甄嬛,跟他一塊去華妃宮里吃點。

甄嬛又不傻,這宮里恐怕沒有人愿意去華妃宮里自討沒趣,還是當著皇上的面。醋壇子,誰惹得起啊。

于是甄嬛委婉地拒絕著:「臣妾哪里有這樣的好口福,不如請皇上把臣妾那一份給用了吧,臣妾想在這里照顧眉姐姐。」

皇上這個行為,既是安撫華妃,也是對甄嬛不滿的發泄。

可是熱戀中的甄嬛不懂啊,所以最后栽在了亂說話上面。

而華妃也不懂啊,皇上已經撤換了她宮里的侍衛,明顯是在警告她。可是她還那麼一意孤行下去,自掘墳墓而不自知。

只有眉莊看清了皇上的真面目,遠離這個陰晴不定的胖橘,睿智如眉姐姐,才是最幸福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