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兄癱母失智「打零工扛家照顧」一生未婚,只爲母親能多認得自己一天

兄癱母失智「打零工扛家照顧」一生未婚,只爲母親能多認得自己一天
2021/08/10
2021/08/10
 
清風隨緣

生活就是一所道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欲修身,先养心

「這開水怪怪的,我不喝」、「這高麗菜切太大塊了,我不吃」

77歲的母親躺在護理床上,每次都要對兒子阿輝喂來的水和飯,進行百般挑剔。

阿輝是家中次子,有一個哥哥(阿祥)和一個姊姊(阿惠),和父母一家五口人生活。

哥哥19嵗時,因遭受刺激患上思覺失調症,終日胡言亂語,發病時還會摔砸東西,後又因意外「吃飯噎到缺氧」而成爲植物人。

當時家裡人口較多一些,所以照顧哥哥全部的生活起居也沒有那麼吃力。

後來慢慢地,姐姐要出嫁,阿輝也要外出打工,照顧哥哥的擔子就落在了爸爸跟媽媽肩上。

爲此母親選擇辭職在家,專職照顧兒子,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20幾年……

母失智父往生,生活重擔一人扛

原本以爲生活可以沿著之前繼續下去,

結果就在8年前,阿輝突然發現媽媽開始出現焦慮不安、胃口變差和失眠的情況,持續1個月都沒有好轉的跡象,反而出現記憶力越來越差,經常忘記回家的路,擔心母親狀況的阿輝,便決定帶她到大醫院檢查;

最後,才知道媽媽患上了失智症。

讓阿輝沒想到的是,起初醫生診斷說她患了憂鬱症,還可以用藥物控制,但失智症只能減緩病情惡化速度。

他很後悔沒有早一點帶媽媽到醫院裏去,沒有多一點對她的關心,才讓她承受這麼大的傷害,自責悲痛下的阿輝,原本計劃好好照顧母親,多多孝敬她,而且父親本身身體狀況也很糟糕,所以拼命打工,賺取醫藥費和尿布錢。

本以爲父子倆抗家計,幸運之神這次會照顧到他們,結果有一次失落,

6年前,父親身體徹底壓垮,永遠地離開他一輩子拚命守護的家,阿輝的不舍難過,以及無法言說的不公,湧入心頭卻又吐不出去。

有時候你越是想要擺脫一個東西,往往被束縛的無法呼吸,是的,我們總想擺脫厄運的牢籠,卻發現到頭來不過是螳臂當車,白費力氣而已……這句話在阿輝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之前媽媽發病初期還有能力照顧哥哥,我可趁空出門工作,每月能賺約2萬塊,外加媽媽的中低收老人和哥哥的低收身障補助,一家尚可勉強度日。」

1年前,母親病情惡化,雙腿無力行走,起身便溺都需人協助才勉強可以進行,一下子,阿輝幾乎沒有時間外出做工,沒工作也就意味著沒收入,沒收入一家人就得餓肚抗。

現在家裏的收入就是補貼跟姐姐的一些資助,還有阿輝每晚出去資源回收,不定額的微薄收入。

就連他想爲哥哥找一個好的護理之家來照顧的願望,作爲弟弟都無法去實現,一個月「15000塊實在太貴了」!

每每想到這些,阿輝都很自責「只恨自己沒有生出三頭六臂,未能讓哥哥、媽媽得到更好的照顧」

自責的同時,阿輝也感性的說到「希望能盡全力照顧母親,讓她還能認得我,哪怕多一天,是一天……」

父母在人生上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永遠都是,有媽在的孩子,才是個寶啊!

生活會苦一陣子, 但不會苦一輩子,或許是因阿輝的堅持善良,或許是被阿輝的孝心感動,終於有媒體們發現了阿輝的事跡,並且進行了報道,也有慈善組織向阿輝一家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家庭照顧者承受的壓力非外人所能想象,時間久了,照顧者往往變成「隱形的病人」,生理和心理都有可能出狀況,若此時有社會愛心資源介入幫助,協助讓阿輝有能力將其中一人送至機構安置,便可減輕身心經濟壓力;也建議除了長照居服資源外,阿輝要多利用政府其他長照服務,例如可利用喘息服務,將失能託給機構照顧一天或幾天,讓自己身心精神休息一下,照顧家人的路才能走得長遠。

 

心至诚才能行至孝,歡迎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一起修心、修行,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