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倚梅園這場戲,早就透露了皇帝、甄嬛和果郡王的愛情結局

古月 2022/06/15 檢舉 我要評論

倚梅園這場戲發生在除夕夜宴上,甄嬛為避寵佯裝身體不適,皇后特許她不用參加宴會。

至此,甄嬛還沒有正式見到過皇帝,更不知日后與她發生情感糾葛的果郡王到底是誰。

現在回過頭來看倚梅園這場戲,并不是如表面所看那麼簡單。皇帝、甄嬛和果郡王的愛情從此刻就已經開始的,而且結局都已經寫好了。

只不過不等故事結局,我們還想不到原來作者一早就給我們埋下了這麼大的伏筆。

首先,我們來捋一下同時出現在倚梅園的都有誰,除了甄嬛、皇帝和姍姍來遲的果郡王,還有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宮女,后來我們都知道她叫余鶯兒,是冒名頂替甄嬛的那個幸運女孩。

甄嬛帶著滿腔的心愿和小允子給她剪的小像來到了倚梅園,等她尋到一處高枝將小像掛上去后,便對著滿園的梅花開始許愿。

皇帝在夜宴上看到一盆紅梅,不禁讓他想起發妻純元,于是便問皇后倚梅園的梅花如何,皇后回答:凌霜而開。

一聽這話,皇帝二話不說,也不看什麼富察貴人彈琴了,撇下眾人獨自到倚梅園散步去了。

皇上剛到倚梅園時,甄嬛已經許完了前面兩個心愿,一愿父母妹妹安康順遂,二愿自己在宮中平安一生,第三個心愿她遲疑了一會沒有明說,最后以一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來表白了自己對美好心愿的祝福。

甄嬛不知道的是,這也是純元皇后最喜歡的詩句。

趕巧,皇帝來倚梅園緬懷純元,耳邊便聽到純元生前最喜歡的詩句,可以想象的出皇帝有多激動。試想若不是他還算清醒,怕是以為這就是純元的聲音了。

晃過神后的皇帝忙問是誰在吟詩,甄嬛被嚇了一跳,趕緊躲到了小橋邊。

皇帝霸氣地說:再不說話,便讓人把倚梅園翻過來。

甄嬛作為皇帝的嬪妃,自然不能隨便與陌生男子搭話,便謊稱說自己是倚梅園的宮女,鞋襪濕了,正在換。

古時候男子是不可以隨便看女子的腳的,所以皇帝遲疑了。甄嬛趁著皇帝遲疑的功夫,火速溜走了。

甄嬛是跑著離開的,這時候果郡王趕到,留給他的只是甄嬛朦朦朧朧的背影。

果郡王順著甄嬛跑開的方向行了幾步,然后在樹梢上看到了甄嬛掛上去的小像,他想都沒想就取了下來,藏在了身上。

到此,甄嬛倚梅園一行,和皇帝對上了話,又把美麗的倩影留給了果郡王。

除此之外還給了皇帝和果郡王不一樣的念想,比如皇帝聽到的那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果郡王從枝頭取走的甄嬛小像。

如果以上內容還不能完全幫你分析清楚他們三人的愛情走向,那我們就適當結合后面的劇情發展再深入地分析一下。

甄嬛走后,果郡王很快尋到了皇帝,皇帝大贊倚梅園也有才情卓越的宮女,于是讓蘇培盛一定要將她找出來。

果郡王對此沒有正面的反應,可想而知他對皇兄口中的女子也是充滿好奇的,否則他也不會私藏小像。

蘇培盛把余鶯兒帶到皇帝身邊的這場戲也很有看點,余鶯兒端著一杯用梅花上的雪泡的茶獻給皇帝。

皇帝聞出了梅香,便問了余鶯兒幾句話,余鶯兒回答地天衣無縫,讓皇帝相信她就是昨晚在倚梅園吟詩的少女。

皇帝以為余鶯兒就是甄嬛,便將她封為官女子,然后興高采烈地一邊朝外走一邊念: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誰知余鶯兒一臉懵,完全聽不懂皇帝在說什麼。一旁的果郡王發現余鶯兒的表情不對勁,于是便專騙余鶯兒說這是李白的詩句,還告訴她皇帝最喜歡李白的詩。

這就是明顯的拆穿,果郡王已經試探出余鶯兒并不是在倚梅園吟詩的少女。

其實,他還有個佐證,果郡王拿走了甄嬛的小像,一定是對她的樣貌記憶猶新,兩相比對也能知道她們并不是一個人。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皇帝聽完后只顧高興,而果郡王卻難得的對皇兄的妃子多看幾眼,要知道這已經不合乎規矩了。

而果郡王明知皇兄找錯了人卻沒有明說,是因為他也有私心。因為不論是皇帝還是果郡王,他們身邊都缺少有才情的女子,看皇帝身邊的幾個女人就知道了,皇后啰嗦,華妃矯情,齊妃木訥,別人更不用說了。

而此時果郡王真的以為甄嬛只是個宮女,所以他拿走了甄嬛的小像,面對皇兄認錯了人,他也沒有拆穿。

也許在他心里也有這麼個念想,說不定哪天還能遇到她,畢竟他有甄嬛的小像。

可以說,皇帝僅憑一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就喜歡上了甄嬛,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這是發妻純元最喜歡的詩句。

恰好的風景恰好的心境,他在倚梅園碰上了她,皇帝自然認為這是純元冥冥之中對他感情的呼喚。

所以,一向心細如塵的皇帝只是聽了余鶯兒幾句話就沒有絲毫懷疑她的身份,哪怕后來她做出一系列出格的事情,皇帝也是睜只眼閉著眼。

其實,是皇帝在自我麻醉,只愿意記住余鶯兒身上那一絲與純元的相似,至于那些不好,他權當看不見,他只求,能在這場夢里睡得再久一點。

而果郡王,他在第一次見過甄嬛之前,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因為后來甄嬛自己向皇帝告發了余鶯兒假扮她的事。

可能在這時,果郡王已經認清了彼此的身份。但甄嬛和果郡王的第一次相遇好巧不巧,她正露著一雙赤腳,就這麼堂而皇之地站到了果郡王面前。

彼時,甄嬛因為覺得宴會煩悶,便拉著流朱到湖邊戲水,她脫下鞋正玩得高興,不想遠處的果郡王將一切看在了眼里。

后面就有了那既尷尬又充滿意蘊的場面,果郡王看著光腳的甄嬛,兩個人就在這尷尬的見面中留下了匆匆一面。

倚梅園里,甄嬛謊稱自己鞋襪濕了再換鞋,這里,甄嬛不止脫了鞋襪,還將一雙腳都讓果郡王瞧見了,難道不是緣分。

這份緣,如果不是果郡王在倚梅園里撿到了她的小像,由此心生愛慕,今天果郡王也不會不知道避嫌。

縱然知道甄嬛是皇兄的寵妃,但一向灑脫不羈的果郡王難免不想近距離看一看,這個曾經讓他和皇兄同時感興趣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也正是這前后的情感關聯,所以,原本已經認清身份的果郡王,依舊沒有丟掉甄嬛的小像,還是將她藏在身上,慢慢地藏進了心里。

但對于甄嬛、皇帝和果郡王三人而言,都有他們預料不到的結局。

皇帝對甄嬛是從先聞其聲,再解其意,最后才慢慢地將甄嬛與純元分辨開來,但這個過程里既有他對純元的無限緬懷,也有對甄嬛的深刻熱戀。

但是,分辨是需要過程的,尤其是感情,尤其是皇帝的感情,他要認清自己,要比所有人用的時間都長。

甄嬛卻不同,皇帝只聽懂了她讀的詩,卻不知道其背后的意思,覺得一心人本身就是奢望,況且她完全不知道還有純元這個人。

而果郡王與甄嬛的愛情,就像他拿到的那個小像,小像既是縮小后的甄嬛,也是甄嬛的替身。縮小后的甄嬛是她離開皇宮擺脫妃子后的身份,而替身就是日后的浣碧。

果郡王只能短暫地擁有甄嬛,當她由「宮女」變成皇帝寵妃,甄嬛是他怎麼都夠不著的白月光,后面甄嬛重新回到皇宮,便是徹底鎖死他們感情的最后一把大鎖。

而他撿到的甄嬛小像,卻又因為浣碧,讓她得到了甄嬛的替身,只不過,果郡王寧愿愛而不得,也不會去愛甄嬛的替身,這是甄嬛的幸運,也是浣碧的不幸。

但無論如何,皇帝和甄嬛,甄嬛和果郡王,他們之間復雜的感情線早就在倚梅園里埋下了伏筆。

寫到這,不覺有些心酸,只能說命運捉弄人,而人的情感又是那麼的復雜不可捉摸。

還是借甄嬛那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來祝福我們所有人,都能夠心想事成,成為自己期待的模樣。

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