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手段高明,為什麼非要去甘露寺過苦日子?原來她背后有陰謀

古月 2022/05/09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甄嬛傳》里面的大女主甄嬛,那是真正的才貌俱佳。

她不僅精通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也是樣樣精通。

她還善于拿捏人心,可以這麼說,皇帝喜歡的和不喜歡的她都知道,既能順勢逢迎,也能小心伺候。

那問題來了,這麼厲害的一個角色,卻在第四十三集時,因為誤穿已故純元皇后的舊衣而失寵。

沒想著翻盤,也沒想著復寵,竟然自請出家去甘露寺修行。

這中間甄嬛受盡磨難,直到第五十五集才高調回宮。

按照前情的劇情線路,甄嬛明明有手段復寵的。

只要她想,復寵就是分分鐘的事,可她為什麼非要出家去甘露寺過苦日子呢?

重溫這部經典大劇,我明白了其中的關竅。

原來,自請出家是甄嬛最大的陰謀。

我們一起來回憶下,甄嬛是什麼時候下定決心離開皇宮,而選擇出家的呢?

是在她懷著八個月身孕,失寵被禁足,同時又聽說家人獲罪,被流放寧古塔的時候。

也是在看到皇帝懷念純元的那句「縱得莞莞,莞莞類卿,暫排苦思,亦除卻巫山非云也」的時候。

那時的甄嬛是真傷心,真失望。

那是種始料不及,痛徹心扉的難過。也正因為這一系列打擊,導致了她早產生下了女兒。

自入宮,甄嬛認識皇帝后,她和皇帝一直都是郎情妾意,兩個人如春風化雨般和諧、美好。

甄嬛明明感受到了皇帝的心,而自己也愛得徹底。

結果卻發現自己只不過是個替身,這個打擊對于心高氣傲的甄嬛來說,不悖于五雷轟頂。

難道僅僅因為這些,甄嬛就看破紅塵,想青燈古佛,了此殘生了嗎?

別忘了,她還有一個剛出生的女兒,還有在朝為官尚未洗清罪名的父母。

況且,甄嬛本身也就是心氣高,善于謀略攻心之人。這樣走她能甘心嗎?

原來自請出家,選擇韜光養,是她早就想好了的,只不過找了這麼一個,合適的契機而已。

首先,打消太后疑慮,讓太后放心。

對于后宮干政,一直是歷朝歷代皇族禁忌。

清朝時,順治帝曾在交泰殿立了一塊鐵牌,上書「內宮不得干政」。

這是被奉為金科玉令般的存在,在這條律令之下,后宮妃嬪和太監禁止干涉朝政。

但是,甄嬛在和皇帝的相處中,已經不止一次談及朝政。

例如,甄嬛在失了第一個孩子后,華妃被貶,年羹堯步步逼迫,是甄嬛主動提議給華妃復位。

還有,敦親王上書請封他的生母溫僖貴妃為貴太妃,也是甄嬛出的主意幫皇帝化解了難題。

就連處置敦親王和制服年羹堯,都有甄嬛的參與。

這樁樁件件,都逃不過太后的耳目。

太后也是從后宮的旋渦里,一點點摸爬滾打過來的,最后成為了后宮的至尊贏家。

所以,她最忌憚的就是女人過于聰慧。

就怕這「枕邊風」影響到了皇帝的判斷,從而影響前朝國運。

何況,當時情形,皇帝對甄嬛的寵愛六宮皆知。

如此一來,甄嬛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她就成了太后心里那根難受的刺,為太后所不喜。

甄嬛聰明就聰明在,在太后斥責她之后,她立馬就明白了問題的實質,也了解了自己的處境。

此時的她,只能想辦法轉圜當前被動局面,才能打消太后對她的忌憚和防范。

那麼,離開宮里,暫避風頭,就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其次,她為了剛出生的女兒,給女兒掙一份保障。

后宮嬪妃無數,但皇帝卻子嗣稀薄。這其中的溝溝坎坎,甄嬛看得明明白白的。

當時的自己被算計失了寵,甄嬛心里明白,這是皇后容不下她了。

失了寵的妃嬪在宮里連低賤的奴婢都不如。

丫鬟奴婢在位高者眼里太低微,也太過于渺小,根本不屑于理會。

但是曾經的寵妃就不一樣了,得寵和失寵只在皇帝的一念之間,這一念就能注定敵我之間的你死我活。

彼時失寵了的甄嬛剛生完公主,即使想要復寵也是有心無力。

但是只要自己在一天,敵人的各種明槍暗箭就不會斷,女兒的危險就多一分。

而且,當時的她是嬪位,父親已經被貶黜去了寧古塔服役。

自己的失勢加上母家的不得力,在后宮這個捧高踩低的地方,幾乎人人都可以踩一腳。

思慮周全的她明白,以她當時的境地,是無法護孩子周全的。

敬妃去碎玉軒接公主時問甄嬛「妹妹,你就只有這一條出路了嗎?」

甄嬛答道:我如今多在宮中多待一天,公主就多一分危險。從今往后,姐姐就是公主的額娘了。

敬妃家世顯赫,又沒有子嗣,且在宮中多年屹立不倒。

所以,無論是身份還是家世,敬妃都比落魄的她要好很多。

這是她給自己女兒找得最妥帖的去處。

所以,她向皇帝提議即刻離宮,請求讓敬妃撫養公主。

她利用皇帝的憐憫之情,請求皇帝給公主賜名「綰綰」。

綰,是長發綰君心的綰,與純元皇后的小字「莞莞」同音不同字。

但是甄嬛私心里明白,只要皇帝每次喊「綰綰」,就會想到故去的純元皇后。

純元皇后在皇帝心里的分量越重,這個名字才能起到護身符的作用,越好用。

尤其是公主滿月時,身在甘露寺的甄嬛拿出全部積蓄,懇請芳若嬤嬤,仿照純元皇后的羊脂美玉項圈,為公主打造一個類似的項圈。

其實這步棋,也是利在皇帝對純元的懷念和思慕,為自己的女兒多掙一份皇帝的憐愛。

為了保證敵人不把矛頭對準公主,她選擇落魄離宮。

她在甘露寺受盡靜白和其他姑子的欺侮,一聲不吭。

因為她心里明鏡似的,這些人都是被人授意過的,是看著她的眼睛。

只有自己落魄,宮里頭的人才會安心。

為了女兒,為了能讓她平安成長,她愿意暫時跌進塵埃里。

作為一個母親,甄嬛也算是把一份拳拳愛子之心體現得淋漓盡致了。

最后,甄嬛收放自如,完成了從莞莞到熹妃的華麗轉身。

后宮的女人能存活到最后的,都各有各的手段。

甄嬛無疑是聰明的,她聰明就聰明在對自己有個清醒的認識。

最初和皇帝相識時兩情相悅。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明白君心深似海,面對帝王夫君,也懂得該如何去愛。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活成了純元的影子。

如果一直以純元皇后的影子存在,皇帝早晚會失望。

因為她和純元本就不是一人。

雖然像,也只是像罷了。

那時的她才是徹底失寵,她必須做回自己。

通過之前和皇帝的相處,她心里明白皇帝對她的幾分真心,憑著這幾分真心,她要翻盤做自己。

只有莞莞徹底死了,她才是真正的她,是真正的甄嬛。

所以,甄嬛在拜別皇帝時吟誦「朱弦斷,明鏡缺,朝露晞,芳時歇,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忘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

這是西漢才女卓文君《訣別書》的最后一段。

卓文君就是憑借《白頭吟》和《訣別書》挽回了丈夫司馬相如的心。

男女之情,本就易生變數,帝王擁有后宮美人無數,若想得到長久的眷顧,太難了!

就像手里握著的那根風箏線,太緊繃容易斷,太松則無法掌控。

最好的狀態就是收放自如,可要做到這一點,也是最難的。

但是,甄嬛真正做到了。從莞嬪到熹妃,就像從「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到「往日暗沉不可追,未來之路光明燦爛」。

甄嬛做了一個華麗麗的轉身,不再是替身,而是獨一無二的自己。

此時的皇帝寵愛的只是自己,不再因為任何人,這樣的寵愛才能讓甄嬛心里踏實,也是她最想要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