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女博士懷孕時患上「怪病」,親媽老公都保孩子,生子后被失婚,7年后卻「完美逆襲」

网瘾少女 2022/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王磊,我們失婚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他知道,這句話,覆水難收,自己將背上拋妻棄子,遺棄剛生孩子又癱瘓在床老婆的一切原罪......

剛從 癱瘓中醒來的王磊愣住了,唯一能動的手指在不停地顫抖,淚水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滑落。嗚嗚的哽咽聲絲毫都不能表達出她內心的哀痛。母子連心,一旁幾個月大的兒子放聲大哭,恨不得把天都喊破了。

等她眼淚流干后,王磊眨了眨眼睛,她同意失婚。

6年后,她靠著自己的力量重新 「站」了起來,逆風翻盤,成為了對社會極有貢獻的人。

01

1982年,王磊出生在安徽一個普通家庭,父母給她取名王蕾,卻在上戶口時陰差陽錯地寫成了王磊。等發現寫錯時,王父都已經回到了家,看著陰沉的天色,王父便說:「三石磊就三石磊吧,希望她以后面對生活的磨難時能像石頭一樣堅強硬朗。」

好像一切在冥冥中自有天意,小時候的王磊十分的活潑好動,性子就像一個男孩子一樣,經常被人笑道:「看來這名字沒寫錯,是性別搞錯了,應該是個男孩子才對。」王磊每次聽到都一笑置之。

有一次,母親陳順英受傷,王磊媽媽看著腳上的血,哭著說:「媽媽,我給你呼一呼就不疼了。」

看著女兒的暖心的動作,陳順英寵溺地笑著說:「好,我磊磊真善良,以后長大了當醫生救死扶傷好不好?」

王磊看著母親的臉,疑惑地問:「媽媽,醫生是什麼?」

媽媽笑著說:「剛才幫媽媽處理傷口的那個叔叔就是醫生。」

王磊一聽,當即點了點頭。天真地說:「 好,那我就當醫生。

此后,當醫生這個念頭就成了王磊的前行的一切動力,上學后,她開始努力學習,別人出去玩,她就在家里看書學習,一改從前愛玩鬧的天性,成了別人家的孩子。那些說她是男孩子的老人也改了說辭,說她:「這姑娘,以后肯定有大出息。」

母親陳順英卻說:「我倒不求她有大出息,她平平安安過一生就是最大的福氣,我只要她開心,其她的隨她意。」

不過王磊對學習就像著「魔」一樣,因為她的目標從原來的普醫變成了一名神經內科專家。而想要成為一名專家,就需要走出這個山區。

2001年,王磊參加大學聯考,以非常優異的成績獲得 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父母都驚呆了,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放養的女兒會這樣優秀,憑著自己的努力走出了皖南山區。

作為醫學生來講,能按時畢業的學生,是少之又少,而王磊則是那個特別的存在,她不僅按時畢業,還考上了湘雅醫院的博士生。這一讀,又是5年,在這5年間,王磊很多篇論文都被國際社會公認科技文獻系統之一的SCI刊登,能在SCI發布的論文,就代表著國際認可,含金量極高。她還連續3年拿過國家全額的獎學金,這樣優秀的女孩,說她是天才都不為過。

一塊發光的玉石,總會有很多人看到,也有很多人想要擁有。而王磊,就是這塊發光玉石。所以她的身邊,追求者無數,而王磊也遇到了那位曾經的真命天子。

這一段情,是她人生最美好的幸福,也是人生最不愿回首的痛苦。

02

讀博期間,王磊認識了和她不同領域的一位湖南男生。強者頂峰相遇,王磊和男朋友就是這樣的狀態,盡管不同領域,但思想碰撞的魅力,讓兩個人走到了一起,安徽和湖南的距離都沒能把兩人拆散。為了兩邊都能照顧,王磊和男朋友決定,在兩個省份之間的折中點安家落戶,于是就選了南昌第二附屬醫院。

畢業后,王磊很快就把結婚、買房、工作這些人生大事落實了。適應半年后,她升為神經內科主治醫生。事業一帆風順,夫妻恩愛,2012年8月王磊懷孕,此時的她算是達到了圓滿,幸福無法言喻。

然而,水滿則溢,月滿則虧,當某樣東西到了極致后,事情就開始反轉。

王磊父母知道她懷孕后,放下家里的一切,老兩口到南昌來照顧女兒。盡管王磊妊娠反應嚴重,一天也吃不下一碗米飯,但她依舊以病人為重,每天都按時上班,有時候還會留在醫院過夜。

可誰能想到,意外說來就來呢?

2012年12月,南昌第二附屬醫院來了一位特殊的病人,值班醫生唐振宇看到病人時被嚇了一大跳。

「這到底怎麼回事?磊博怎麼了?」

王磊的丈夫推著車喊:「在家里突然暈倒了,意識非常薄弱,快上機器。」

唐振宇一聽,心里頓感不妙,于是直接推進了急救室,過了1個小時后,王磊的情況才穩下來。檢查結果出來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結果顯示她是急性腦干出血,橫斷損傷面積達到百分之70%,如果再晚來一點,華佗在世都別無他法。

這時,醫生面臨了一個巨大的問題,想要王磊醒來,需要用很多藥物,而這些藥物,對胎兒的影響巨大。唐振宇和他的同事想過后,先是通知了王磊丈夫,又為難地看著陳順英說:「 阿姨,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陳順英握著王磊的手,滿眼淚水說: 「小唐啊,孩子留著吧,要是沒了孩子,磊磊醒來了她也熬不過去啊。」

陳順英說完后就走到一旁哭了起來。 這一個決定,讓她心痛不已,這無疑是讓自己的寶貝女兒去換她的小寶貝。盡管她不愿意,但又別無他法。她能做的事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王磊照顧好。

昏迷狀態的王磊無法進食,胎兒在她體內需要營養,為了補給王磊身體的營養,保證胎兒正常生長,陳順英不分日夜,每隔兩個小時就給王磊灌流食和營養液。

胎兒逐漸生長,王磊的病情時好時壞,身體也開始萎縮。每次幫女兒擦身體時,陳順英的眼淚就忍不住流。她每天都會和王磊說話,盡管她從來沒有得到熟悉的回應聲。

懷孕8個月,醫生決定提前剖腹產,臨近兩天所有人都焦灼不安,生怕出現不可控制的意外,也害怕孩子會有后遺癥。陳順英夫妻寸步不移地守著王磊。

2013年4月22日,在婦產科專家和神經內科專家的陪同下,王磊被推進了產房。過了幾個小時,一聲嘹亮的哭聲沖破霧霾,他用自己的哭聲告訴王磊,他很健康。

醫生高興地說:「阿姨,是個男孩,六斤多呢!」

陳順英點了點頭:「磊磊,你好樣的,真是媽媽的好寶貝。」

可還沒來得及高興,產房里就傳來了焦急的聲音,王磊腦干再次出血,情況危急。聽到這個消息,門外等候的人心都揪了起來。陳順英雙手合十,為女兒禱告。

手術室里的王磊卻毫無反應,全身插滿了管子。這一年,她才31歲,正是青春好年華,但卻生死未卜。

上帝把門關上時,總會遺落一些光,經過搶救,王磊的生命體征恢復,經受重創的她仍然是安靜地躺在床上。但相比死亡,昏迷對陳順英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安慰。

03

路再遠也會有盡頭,夜再長總會有天明。

經過半年的治療,王磊從昏迷中醒來。全身上下,只有2個手指頭和眼睛能動。作為優秀的神經內科醫生,她十分明白自己發生了什麼。但醫者不能自醫,這是她最無力的事。

想到自己的下半生只能困在床和輪椅之上,王磊心如死灰,就連茍延殘喘都不愿意。就在她萬念俱寂時,陳順英把兒子抱到她身邊,對她溫柔地說:「磊磊,你當媽媽了,要堅強,孩子不能沒有你。」

看著兒子可愛的臉,王磊笑了,生命里照進了一抹光。

然而,開心并沒有持續多久,王磊的丈夫就提出了失婚,他對剛醒來不久的王磊說:「王磊,我們失婚吧,這樣的日子,我真的受不了了。」

王磊愣神了,沒有任何的反應,眼淚像珠子一樣往下掉。在努力往前走的時候,最愛的人不僅沒有成為后盾,還在要上岸之際來了一招釜底抽薪。無論貧窮富貴,無論健康疾病,曾經的結婚誓詞成了笑話。

痛嗎?

痛,可這又能如何。

聽著兒子的哭聲,王磊從悲傷中緩了過來,含著淚點了點頭。

王磊丈夫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了王磊,自己選擇了凈身出戶。可這些物質補償和每個月準時到卡的撫養費并沒能給到王磊精神的安慰。就像王磊說的:「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我現在這樣,他要失婚我無可厚非,但想要我原諒,我現在還做不到,我也不想提他。」

殘障的身體和千瘡百孔的心,讓曾經意氣風發的女博士一蹶不振。

幸好父母陪伴還有孩子的作為支撐,王磊重新振作起來,等身體情況穩定后,她選擇了回家治療。

她先是給自己定制康復方案。每天在父親的幫助下做康復訓練,每當她堅持不住時,她便對自己說: 「父母年長,孩子還小,我要振作起來,就算幫助不了家人,但也不能讓他們操心。」

在王磊的堅持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身殘志堅」雖不想用在王磊身上,但用來形容她最適合不過,經受過高等教育的她不愿意就這樣埋沒了自己多年的才華。 于是在朋友的幫助下,王磊建立了一個名為「花甲論壇」。

這個論壇主要是為了給一些需要幫助的人解答問題,而且是全公益,所有的問題都由王磊自己一個人回答。有些癥狀復雜的,王磊為了保證正確性,她特意地把自己上學時做的筆記反復確認,直到完全沒問題后她才會作答。

目前為止,論壇已經有了6700多的會員,推文總數在8500多貼。王磊除了每天復健,她剩下的時間都放在了論壇上,因為病情原因她的右眼已經完全失明,只能靠著左眼和食指來打字,因為動作緩慢,她一個帖子就要花上3-4個小時,有時候還是陳順英幫著打,忙起來時連飯都不吃, 盡管她已經很努力了,但提問的人也總會因為她慢而惡語相向。后來,大家知道王磊的故事后,都給她道歉,也會說一些暖心話安慰她,互相扶持。

被人需要和能幫助到別人的快樂,讓王磊感到了一些成就感,慢慢的她的性格變得開朗,父母見到她的變化,心理也有了些許安慰。

如今,兒子思源已經長成了小伙子,他知道自己的媽媽和別人不同,所以他很懂事,回去會幫著做家務,有時候也會念故事給王磊聽,又或者給她拉上一首小提琴。

經歷過大難,才知道這樣的幸福難能可貴。雖然靠著父母的退休金和撫養費過著清貧日子,但對于王磊來說,一家人整整齊齊,歡聲笑語比大富大貴更重要。

建論論壇時,有人問王磊這麼累是不是為了名利,王磊卻說:「 我什麼都不為,我只是覺得,我領過獎學金,是國家培養出來的人,我只想盡自己的能力來回到社會。

在小編眼里:此時坐在輪椅上的王磊就是一個英雄,她比前夫,甚至很多身體健全的人偉大。

希望往后的日子里,這個從荊棘叢里逆風翻盤的姑娘能夠順遂到底。為她點贊的同時,也希望大家去論壇請教時,可以多一些耐心等一等,給一些時間給王磊,因為網絡后面的她正在竭盡全力,不求回報的給你答案。

在這個悲傷的故事里,沒有贏家。

最痛苦的人,其實是母親陳順英,如果當時保的是大人,也許是另外一個悲傷的故事。而也有網友認為,作為丈夫來說,第一反應更應該是保大人,當他開始詢問時,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而作為王磊,其實是可以拒絕在失婚協議的,因為有遺棄家庭成員罪,作為她來說屬于重大殘障或者精神疾病,只要她不同意,丈夫是不能失婚的。只是她的學識和驕傲不容許她乞求卑微的父親關系。

那麼被口誅筆伐的丈夫真的錯了嗎?他的錯,在命運。他下定決心開啟新生活,是因為看不到希望,他同樣知道自己這麼做等同于一輩子抬不起頭。所以他凈身出戶,做出補償,比起那麼多拍拍屁股走人的,又不知強了多少倍。

唯一讓我們欣慰的是,磊博選擇了堅強、勇敢和善良,一句歌詞寫進骨髓:我們都在用力的活著......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