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長沙農婦攜衣尋子,與38年未見的兒子重逢后,兒子拒絕相認

网瘾少女 2022/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近年來,調解尋親類節目,迅速在網絡上火了起來,該節目不僅教會了許多觀眾處理家庭矛盾的辦法,且也切實的幫助了諸多失散多年的母子、愛人重逢。

2015年,一位農婦便把電話打到了長沙電視臺,拜托電視臺幫她找一找失散多年的孩子。

原本記者還以為是老人的孩子被拐賣了,趕緊詢問情況,一番了解之后,記者才得知是老太太的前夫帶走了孩子,如今她已經和孩子有38年沒見面了。

毛英之

看著眼前這位母親拿著兒子的衣服,聲淚俱下的樣子,記者于心不忍,趕緊安慰道說:「您放心吧,我們電視臺一定會幫您找到兒子的。「

可是當記者幫這位母親找到兒子之后,事情卻出現了反轉,兒子不僅不愿意認回母親,還說出了多年前母親離自己而去的真相。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母子二人的分離呢?

婚后生活多矛盾

要弄清楚這件事情的答案,還要來聊聊這位老婦人的婚姻,這位老婦人名字叫做毛英之。

年輕的時候,她不僅聰明活潑,而且還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長大之后,她遇到了一位心儀的男子,名字叫做沈光煥。

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她,就同沈光煥結為了夫妻,一開始兩人相處的還算不錯,可隨著二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久,她就對丈夫生出了不滿,她覺得丈夫不僅長得不怎麼樣,且錢賺的也不多,根本就配不上自己,所以婚后她隔三差五就鬧著要和丈夫失婚。

在平日生活中,她不僅一不順心,就會對著丈夫大喊大叫,且在外人面前也經常不給丈夫面子。

沈光煥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民,在面對妻子的叫囂的時候,他總是習慣性的忍讓,好聲好語的相勸,可隨著妻子越來越過分,他也無法忍受了。

就在兩人快過不下去的時候,毛英之懷孕了,看著眼前的女子腹中懷上了自己的孩子,丈夫便放棄了失婚的想法,決定要好好和他過日子。

原本他以為只要孩子生下來,兩人就能過上和睦的生活了,可事實卻恰恰相反。

(毛英之)

懷孕之后,毛英之變得愈發懶惰了,平日里她不僅經常對丈夫頤氣指使,要他去干活,而且脾氣也更大了。

兒子降生后,沈光煥給孩子取了個名字叫做沈一寧,可因對這個家庭的厭惡,毛英之卻對這個兒子不大喜歡。

當時沈光煥患上了骨髓炎,病發的時候,他時常疼的連動都動不了,可作為妻子的毛英之,不僅沒有照顧丈夫,且還經常獨自一人跑出去玩。

(毛英之)

沒過多久,家中的積蓄就被她花的差不多了,當時周邊的人都勸沈光煥,要他和妻子失婚,可是丈夫卻想著,兩人失婚以后,孩子肯定是會受苦的,所以他們便一直湊合著。

不久后,夫妻二人又生下了一個女兒名字叫做沈婷婷,或許是因為出于對女孩兒的喜歡,沈婷婷出生后,毛英之對她便非常照顧。

有一次,丈夫有事外出,留下了妻子和孩子獨自在家,這邊丈夫前腳剛走,毛英之便揪出了家中養肥了的雞,并將其做成了菜。

直到丈夫回家,他才知道妻子不僅背著自己把雞給吃了,而且還沒讓家中的大兒子嘗一口。

雖然說他當時非常憤怒,可畢竟這雞也是讓自家人吃了,所以他便沒和妻子一般見識。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忍耐不僅沒有換來妻子的悔過,反而還助長了她囂張的氣焰。從那以后,妻子便提出了和他們爺倆分灶吃飯的提議。

從那之后,沈光煥便只能和兒子吃一些清湯寡水的飯菜,可毛英之和女兒卻經常開小灶。終于,他忍無可忍,向妻子提出了失婚,眼看著日子實在是過不下去了,兩人便去民政局辦了手續。

兩人失婚后,毛英之毅然決然的帶著女兒沈婷婷離開了這座山村,并給孩子改名為了毛婷婷。

剛失婚的時候,夫妻二人還會讓孩子們彼此見見面,說說話,可后來,兩人卻漸漸斷了聯系。

毛英之離開家的時候沈一寧已經八歲了,所以對母親的所作所為,他也有點印象。

小的時候,他原本還想著等母親消氣了,就會來看自己,可是母親這一走,便再也沒有回來,一直到38年之后,毛英之在收拾家中柜子的時候,意外從里面找到了一個盒子。

打開一看,她才發現這個盒子里裝的都是兒子小時候穿的衣服,或許是人一到年老,就會變得異常多愁善感,她撫摸著這些衣服,思念涌上了心頭。

追悔莫及尋兒子

闊別多年后,毛英之又來到了沈家,看著眼前物是人非的景象,她更加悲痛了。

經過一番打聽,她才知道,由于鐵路要途經此處,所以沈家的老房子早就被夷為平地了,眼看著自己尋找兒子的路就這麼斷了,她很不甘心。

一天,在看電視的時候,她偶然從電視上看到了一檔尋親節目,于是她便撥通了節目組的電話。

在記者的陪同下,毛英之再度來到了當年的老村莊,幸運的是,這一次,她遇到了先前認識的一位鄉親。

(毛英之)

鄉親說:「你兒子現在在長沙工作呢,我聽說他現在在醫院里當醫生。」

當毛英之問起具體地址時,她想了想說:「好像是在岳麓山附近吧。」

聞訊,毛英之非常開心,她沒想到兒子現在居然這麼有出息,她趕緊催促記者,要她帶自己去岳麓山找兒子。

就在二人找孩子的過程中,毛英之還意外碰見了沈一寧的姑姑,看見多年未見的嫂子,小姑子當時就火了,她絲毫不留情面的說:「你怎麼會在這里,你不要再去打擾他們了,我們也不想再看到你」。

聽到這里,毛英之不僅沒生氣還趕緊拉起了她的手,說自己已經知道錯了,求你告訴我兒子的下落。

但是小姑子卻甩手離開了,當記者追過去詢問緣由的時候,她直言對記者說:「這麼多年了,她都沒管過孩子的死活,現在來找孩子,肯定是因為知道他有一份好工作,想占便宜來了」。

毛英之找兒子的事情一經報道,便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沒過多久,電視臺就根據社會傳來的線索,找到了她的兒子。

原來,在當年離開故鄉后,沈一寧便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學校,如今他已經在省醫院中有了穩定的工作了。

當記者將此事告訴了毛英之后,她大喜過望,趕緊讓記者帶自己去見兒子。

可當記者撥通了沈一寧的電話后,他卻拒絕了和母親見面。

為了堵住兒子,毛英之親自來到了醫院的服務窗口,向當天值班人員詢問,沈一寧大夫是否在醫院。

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她來到了兒子所在的診室,但一番搜尋過后,她卻沒有見到兒子的身影,一問護士,毛英之才知道,他今天特意請了假。

沈一寧為何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請假呢?難道是因為他要刻意躲著母親嗎?為了弄清楚此事,也為了解開母子二人的心結,記者介入了尋親。

清官難斷家務事

在媒體記者的協調下,醫院再次撥通了沈一寧的電話,并把他叫到了現場,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后,這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才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可令記者沒想到的是,多年不見,他看到母親時竟然毫無反應。

不過一見到兒子,毛英之的情緒卻激動了起來,她三兩步沖了上去,拽住該男子的衣袖,就嘶吼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敢不認我嗎?「

眼看著周圍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記者趕緊將她拽到了一邊,勸說著:」阿姨,您先別這麼激動,讓我和您兒子單獨聊聊。「

(毛英之、毛婷婷)

就這樣,記者單獨叫走了沈一寧,在交談的過程中,沈一寧告訴記者,不是自己狠心,是母親將事情做得太絕了,這份親情是她自己舍棄的。

沈一寧說,他依舊記得母親當年狠心的樣子,這些年來,父親為了照顧他,吃了很多苦,由于母親平時花錢花得太厲害了,所以母親走之后,家里還背上了一筆不小的外債。

不僅是自己不愿意認這個母親,而且,如果讓父親知道了自己和母親還有聯系的話,父親也一定會傷心的,正當記者安慰沈一寧的時候,旁邊的毛英之突然沖了出來,哭著說:「你可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呀,你身上流著的是我的血,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

面對母親的苦苦哀求,沈一寧面不改色地掙脫了她的手,扭頭離開了現場。

看著兒子如此絕情,母親也無可奈何地回了家。

(毛英之、毛婷婷)

當女兒毛婷婷聽說了母親的經歷后,也很不高興。記者連忙勸她說:「不管怎麼樣,他都是你的親哥哥,你不要對他有這麼大的抵觸情緒。」

聞訊,毛婷婷也說出了一段自己和父親的糾葛,她說:「你有所不知,我這個父親對我也好不到哪兒去,當年我上大學的時候,跟他借了兩千八百多塊錢交學費,一開始他還不愿意借我,直到我承諾畢業之后一定還給他,他才借給了我。可沒想到,我這邊還沒畢業,他就非要我連本帶利的還給他4000塊錢,哪有父親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你不知道我當時找了多少人借錢,才把這份錢給他還上。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或許我跟他的關系還不會像現在這樣糟糕。「

眼看著家中兩個孩子都不愿意認父母,記者也很無奈,商議過后,她專門將四人邀請到了一家飯店,和他們一起吃了一頓飯,雖說除了毛英之之外,其他三人對此事都非常抗拒,可經過記者好說歹說,他們才終于答應了見面。

可見面沒多久,幾個人卻吵了起來。

看著兒子面色如此難看,毛英之也非常生氣,她委屈地說:「我知道,當年和你父親失婚,我確實沒盡到我該盡的責任,我對你也有愧,可是畢竟是我生了你啊,要你喊一聲媽,就這麼難嗎?「

說到這里,話鋒一轉,又說:「我知道了,你現在在醫院里當領導了,嫌棄我,所以才不認我的,對不對?「

(毛英之)

沈光煥聽她這麼說,當時就不樂意了,也趕緊為兒子打抱起了不平說:「當年你做了什麼事情,你心里不清楚嗎?咱們兩個人失婚是誰害的?「

兒子不愿意再在這里聽父母二人繼續爭吵了,他站了起來,轉身就走了出去。

父親也立刻站了起來,對毛英之說:「你不要再糾纏我們了,當年是你離的婚,你拋棄了兒子,如今你怎麼還有臉來找他呀?他要干什麼,做什麼工作?和你都沒有任何關系了。「

父子二人出去之后,記者也緊跟著跟了上去,兒子對記者說:「你們的好意我明白,但我真的是沒辦法接受她,過往的傷疤已經很深了,我不愿意再提及過去的事情了。

不管是對我來說,還是對我父親來說,她的存在都是傷害,不過,如果她將來生了什麼病,或者是有什麼難處了,我肯定是會贍養她的,但想讓我原諒她,與她相認,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說這期節目播到這里就已經結束了,可是隨著節目的播出,這件事情卻在網上引起了大家的熱議,有的人認為沈一寧心地善良,被母親拋棄了之后,還愿意贍養母親,已經非常難得了;還有的人認為,其實毛英之也很可憐,她應該得到一次被原諒的機會。

不過,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她們的經歷和這些年的委屈,也并非是幾句話能夠說清楚的,但愿看了他們的故事的朋友們,都能從中汲取教訓,好好珍惜眼前人吧,不要等到失去了之后才后悔莫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