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被果郡王騙了,其實他根本沒死,終于看清甄嬛真面目

古月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最開始看《甄嬛傳》的時候,對甄嬛和果郡王兩人的愛情特別感慨。

果郡王的母親舒太妃一直都教導他不要鋒芒畢露,但在對于甄嬛這件事情上,他卻完全失了自己的分寸。

果郡王的一生應當是逍遙快活的,可偏偏他遇上了甄嬛,最后還死在了甄嬛的手里。

本以為這是果郡王最后的結局,但其實我們都被果郡王騙了。

從原著小說上的許多細節上看來,果郡王的死亡是經不起推敲的,其實他根本沒死,只是在看清了甄嬛的真面目后,徹底斷了跟她的情分,再也沒有出現過。

甄嬛與果郡王的緣分

其實早在甄嬛與果郡王初遇那次,就為兩人日后宮外定情埋下了伏筆。

話說那日是溫宜公主的生日宴,甄嬛覺得這宴會乏味,便帶著流朱走到外面的院子里透透氣。

甄嬛見眼前的池水清亮見底,便脫了鞋襪,坐在池邊玩水撒歡,絲毫不知果郡王此時正站在其身后偷看。

果郡王看得神思恍然,隨著甄嬛的一聲驚呼把他的思緒拉了回來,還順手拉住了差點跌落池中的甄嬛。

果郡王出手相助之后并未離開,竟還細細看起甄嬛的腳來,不住地夸贊甄嬛的腳美。

甄嬛自知失禮,在陌生男子的面前露出腳來,這是一件讓她覺得非常尷尬的事情。

來不及向搭救她的人致謝,甄嬛便匆匆而去。

就連果郡王問甄嬛的名字,甄嬛也是避而不答。

古時候的女子對于腳是相當看重的,除了能讓自己的丈夫看見以外,更是不能在外隨便裸露。

甄嬛身為皇上的妃嬪,也深知在宮里一言一行都極有可能為自己引來禍端,但甄嬛卻不但在大庭廣眾之下脫掉了鞋襪,還被一個陌生的男子盯著看了那麼久,甚至還被評頭論足一番,甄嬛與果郡王的初次相遇,便注定了兩人日后的關系絕非一般。

甄嬛不知道的是,她與果郡王的緣分并非源于此,早在倚梅園祈福的時候,果郡王就注意到她了。

當時正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夜,甄嬛那邊還在稱病避寵,看到小允子給自己剪的小像活靈活現,便一時興起獨自一人跑去倚梅園祈福。

雪后的倚梅園浪漫風雅,歷來是諸多文人雅客的最愛,那天晚上去了倚梅園的,除了甄嬛以外,還有果郡王和皇帝兩人。

果郡王正在月下獨飲,卻突然聽到一聲祈禱,「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果郡王大概也是沒想到在這靜謐的守歲之夜,會有人跟自己一樣來到倚梅園,心中覺得甚是有趣。

皇帝那邊也聽到了這聲祈禱,但甄嬛借口自己的鞋襪濕了偷偷溜走,并未被皇上抓到。

果郡王進入園中尋找,只撿到了一枚掛在枝頭的小像,而后被果郡王珍藏起來。

后來皇帝大張旗鼓地在皇宮里找那夜在倚梅園的女子,妙音娘子站了出來。

看余鶯兒那處處張揚跋扈的樣子,果郡王就知道皇帝是找錯人了。

直到后來在水池邊見到了甄嬛本尊,再加上小像剪得惟妙惟肖,果郡王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那夜在倚梅園中祈福的女子正是甄嬛。

從那時候開始,果郡王心中就萌發了對甄嬛的情感。

在溫宜生日宴上,甄嬛被曹琴默設計跳驚鴻舞,果郡王及時出手,為她吹笛伴奏,錦上添花,也讓皇帝對甄嬛圣心大悅,比以往更是多了幾分寵愛。

事后甄嬛被人諷刺如同府上歌姬時,果郡王又果斷出言維護甄嬛,從這時候開始,甄嬛對果郡王的印象總算開始有所改觀。

后來沈眉莊因假孕風波被皇上禁足,華妃想要甄嬛掉進自己的陷阱,不料卻反倒自己中了甄嬛的詭計。

敬嬪借機讓皇上撤走了一半的守衛,其實明里暗里地都在幫著甄嬛和沈眉莊相見。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甄嬛為了不讓侍衛發現自己偷偷來看沈眉莊,便要從沈眉莊的寢殿離開。

回去的時候,甄嬛見不遠處一直有侍衛在盤旋,情急之中便上了湖邊的一只小船,打算躲在這里逃開侍衛的視野。

但是甄嬛一上去就被絆了一腳,后來才看清楚,果郡王也在這艘船上。

被絆的這一下也驚覺了不遠處的侍衛,好在被果郡王三言兩語給搪塞回去了。

機緣巧合之下,甄嬛與果郡王有了私下獨處的機會,這是甄嬛與果郡王第三次見面。

果郡王又助甄嬛逃出了困境,兩人之間的緣分又多了一些。

甄嬛作為皇帝的妃子,按理來說在自己的小叔子面前理應避嫌。

即便是不得已在船上與果郡王獨處,甄嬛也應與果郡王劃清界限,但甄嬛卻在船上與果郡王相談甚歡。

果郡王帶著甄嬛泛舟湖上,不料卻將懷里的荷包掉了出來。

甄嬛順手拿起來一看,發現荷包里的小像竟是自己除夕夜那天晚上掛在倚梅園枝頭上的。

甄嬛明明知道這個小像是自己,還被果郡王時時刻刻貼身帶著,但甄嬛卻沒有在此時將小像拿走或者銷毀,更沒有提醒過果郡王的行為不妥當,而是選擇若無其事地把小像還給了果郡王,還不忘叮囑果郡王,「既是王爺的心愛之物,就請不要再示于人前」。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甄嬛得知了果郡王中意于她,但甄嬛的這個舉動,是鼓勵果郡王可以偷偷私藏自己的小像?還是鼓勵果郡王繼續暗戀自己?

還是說這個時候的甄嬛,其實心中也對果郡王有了些許情意?

到了湖邊之后,王爺還邀請甄嬛來他的清涼殿里小坐。

一個是皇帝的后妃,一個是皇帝的弟弟,不過僅僅數面之緣,果郡王竟敢向甄嬛提出如此邀請。

這話若傳出去,不論是何緣由,想必兩人都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但果郡王生性放蕩不羈,他并未想到自己的做法會帶給甄嬛什麼樣的后果,而是選擇再次將自己的心思赤裸裸地暴露給甄嬛。

宮外定情

甄嬛因為誤穿了已故純元皇后的衣服,發現了皇帝對她的寵愛只是因為「宛宛類卿」的緣故,在生下朧月之后便不顧旁人的勸阻,自請去了凌云峰。

皇帝看甄嬛如此果決,自己又還在氣頭上,便讓甄嬛走了。

當甄嬛還是皇帝寵妃的時候,果郡王心里就喜歡上了甄嬛。

不但為她引來宮外的溫泉水為她種滿了荷花,替她在宴會中伴奏解圍,替她去宮外抓胡蝶爭寵,還曾在甄嬛小產的時候救她于最危難的時刻。

所以在后來甄嬛對皇帝心灰意冷出宮的時候,果郡王也是二話沒說,后腳馬上就追出了宮外去。

為了取得甄嬛的歡心,果郡王又是幫忙解救甄遠道,又是時不時地為甄嬛帶來朧月的畫像,好緩解甄嬛對女兒的思念之情。

果郡王知道甄嬛怕貓,每到夜晚的時候,就幫她守在門外,趕走野貓。

對于果郡王示好的這些舉動,甄嬛并沒有回避,也沒有拒絕。

雖說甄嬛當時是已經離宮了,但她當時所在的庵廟也是皇家寺廟,不同于民間普通的尼姑庵,甘露寺可是拿朝廷俸祿的。

甄嬛雖說不算是宮里的妃子了,沒有位份,但在這里也不完全算跟皇家脫離了關系,只是算是在這里帶發修行而已,換句話來說,甄嬛還是皇帝養在宮外的妃子。

但不論甄嬛是廢妃還是尼姑的身份,她都不應跟別的男子太過于親近,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小叔子,并且甄嬛本身早就知道果郡王傾心于自己。

甄嬛在凌云峰每天要受人欺負,再加上她的身子本來就弱,每天還要干不少重活、粗活,因此很快就病倒了,還發起了高燒。

果郡王一聽甄嬛生病了,馬上便趕往甄嬛的住處。

見甄嬛高熱不退,連吃藥都沒用,果郡王便赤身將自己埋在冰天雪地里,然后進屋給甄嬛降溫。

如此真情意切,又怎能不讓甄嬛感動萬分?

或許甄嬛先前是顧忌兩人在宮里的身份,但現在甄嬛出了宮沒人盯著,再加上果郡王總是在她脆弱的時候給予各種溫暖,這次的事情之后,甄嬛和果郡王兩人之間的感情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最后真正打動甄嬛的,還是果郡王描繪的一世一雙人的美好愿景。

在后宮中,皇帝雖然也能給予甄嬛許多寵愛,但皇帝寵愛的卻終究不止她一人而已。

而果郡王的出現,卻讓甄嬛再次對自己期盼中的愛情充滿了憧憬,一下子戳中了甄嬛那顆細膩柔軟的心。

于是在一個雨夜,心中的情愛終究勝過了兩人之間的道德底線,甄嬛與果郡王互訴衷腸,在宮外定情了。

甄嬛自始至終都沒有擺正自己作為皇帝嬪妃的位置,除了皇帝之外,她是不可以與其他男子有任何親近的,但她卻與果郡王一而再再而三地逾越了這條規矩,這也說明了兩人這段不道德的戀情終究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

后來果郡王奉命出征沙場,但卻一直沒有按照兩人之間的約定回來。

甄嬛以為果郡王身死疆場,腹中又有了孩子,因此便設計重新獲得了皇帝的寵愛,準備重新回宮去。

也正是在這時,果郡王卻意外地回來了。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果郡王才終于看清了甄嬛真面目,這個女子并非如他想象般天真單純。

甄嬛對果郡王說回宮是她唯一的選擇,她無路可退。

但事實卻并非如此。

當時溫實初為了保全甄嬛,說要帶她遠走高飛,還可以將她腹中的孩子視如己出,但甄嬛卻拒絕了溫實初的想法。

再說甄嬛這樣如此聰明伶俐的人,怎麼可能僅僅憑借著一個莫須有的猜測,便斷定果郡王已經亡故的事情。

就算果郡王真的死了,短短幾個月里仍舊尸骨未寒,甄嬛便設計重新色誘皇上,情深意切,那她對果郡王的感情又有幾分是真心的?

只能說果郡王當時的「死訊」,恰好及時而又充分地給了甄嬛一個必須回宮的理由。

先前甄嬛在不知道果郡王出事的時候,沈眉莊就曾經來過凌云峰,告訴她甄遠道在寧古塔中毒的消息,沈眉莊還建議甄嬛把甄遠道接回京城來治療。

此時的甄嬛的確是厭惡了深宮里的明爭暗斗和那無情的帝王,但她想到自己那些被流放寧古塔的甄氏一族,想到自己病危的老父親,為了自己的家人有更安穩和平靜的生活,甄嬛只有回宮復寵,才能重新獲得自己想要的榮華富貴。

如果甄嬛一直都是一個只懂兒女情長的女子,那她在后宮也遠遠爬不到那麼高的位置。

而這些體面,都是溫實初和果郡王給不了的。

皇上作為一個如此多疑而又控制欲極強的人,若是被他發現了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皇上必定還會禍及她的家人。

最好的結果,也只是和果郡王一生隱姓埋名在一起。

但甄嬛想要的是為家族洗刷冤屈,這一點只有她得到權利之后才能做到,甄嬛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因此回宮是她當下最正確的選擇。

甄嬛回宮,果郡王身死

之后甄嬛設計回宮,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保全腹中的胎兒和家人的性命,因此她對皇上也只有利用。

即便那時候得知了果郡王還活著的消息,但甄嬛和果郡王從此卻只能隔墻相望。

甄嬛一心想要獲得權利,去保護所有她想保護的人。

而果郡王因為得到了又失去,一心只想為了他和甄嬛的兒女情長廝守終生,因此在甄嬛回宮后,果郡王也做出了很多瘋狂的舉動。

他將自己和甄嬛的愛情看得高于一切,根本不管那世俗之間的功名利祿和條條框框。

甄嬛懷有身孕回到宮中,果郡王看到之后,竟直接抓住她的雙手詢問她的情況,絲毫不顧及甄嬛當下的身份。

陷入愛情之中的果郡王再也無法像最初的那般把持自己的理智了,他的內心無比煎熬而又絕望。

但甄嬛在經歷過一次絕望之后,在宮中更是步步為營。

甄嬛深知自己如果有半點閃失,那牽連的不單單自己一人。

因此在面對果郡王的關懷時,甄嬛表現地冷靜而又無情。

在家宴中,果郡王珍藏很久的甄嬛小像掉出來了。

本來皇帝私下就懷疑他們二人有私情了,這下更是加重了他心中的這種懷疑,好在最后被浣碧搪塞了過去,但宮中后來還是傳起了甄嬛和果郡王的流言。

源于果郡王種種無法自持的表現,皇帝最終還是起了疑心。

為了證明二人清白,皇帝最后讓甄嬛給果郡王一杯毒酒,讓她親眼看著果郡王服下。

甄嬛帶著毒酒去找果郡王,原本甄嬛是打算自己喝掉那杯毒酒的,但當時果郡王看出了漏洞,便起身讓甄嬛去關窗,然后把甄嬛的毒酒和自己那杯調換了過來。

在兩人喝下酒后,甄嬛非常詫異地看著果郡王毒發身亡了。

為了甄嬛,果郡王甘愿喝下毒酒。

到這個時候,大家都以為果郡王暴斃了,但其實果郡王根本沒死。

從原著中的許多細節看來,都能證明果郡王那晚是詐亡。

甄嬛只身與果郡王在桐花臺會面的那一夜,果郡王便說到,皇上根本不可能派甄嬛只身前來與他閑聊用餐,因此他早就知道此行有詐。

既然果郡王早就知道皇帝此次派甄嬛前來是何用意,以果郡王的才智,他又怎麼可能會坐以待斃呢?

因此果郡王當時早就有了想法,那就是制造一場假死風波。

當年甄嬛和果郡王在凌云峰定情的時候,果郡王想和甄嬛雙宿雙飛,便找到溫實初為兩人配了一種「假死藥」。

服下這種藥之后,外界看來就會毫無生命跡象,但實際上還是活著的。

再者,果郡王作為一個能領兵出戰的人物,又在邊關呆了三年,勢必早已在暗中培養起來了自己的勢力,又怎會輕而易舉地死于甄嬛手下?

以果郡王的機智,皇帝之所以如此匆匆忙忙地召他回宮,這擺的完全就是一場鴻門宴。

在這樣的情況下,果郡王是完全有機會提前為自己做好準備的,因此也有機會為自己留下一條后路。

果郡王和甄嬛都是聰明人,自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這酒里有什麼問題。

果郡王之所以主動喝下那杯毒酒,是因為他在甄嬛回宮以后的日子里,終于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

為了保全甄嬛和自己的那兩個孩子,果郡王是不會讓甄嬛喝下那杯毒酒的。

皇上借甄嬛的手給果郡王送去毒酒,也是為了掩人耳目,樹立自己的仁君形象。

皇上不能自己親自動手,因此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甄嬛。

想必果郡王也是想到了皇帝有殺掉自己的這一層心思,為了讓自己有一個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機會,果郡王便選擇自己喝下那杯毒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