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皇帝至死不碰宜修的身子,你看純元臨終前說了啥話?太惡毒

古月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在整個《甄嬛傳》當中最為可憐或可悲的人究竟是誰,有人說是我安陵容,也有人說是華妃,可真若從每一位妃子的角度出發,那麼最慘的,莫過于宜修了。

她曾位居高位,可到了最后,皇上卻只用了一句「朕與她,死生不復相見」作為結尾,宜修的兩行熱淚,已經說明了一切,可這一切,對她而言依然是罪有應得。

宜修早已無可救藥

后宮的妃子們對于高位的迷戀,早已到了一個無可救藥的程度之中。

這也不怪她們,畢竟,選擇來到這深宮當中,就等于為人生做出了選擇,再無其他可能,即使是「無為」,也很有可能陷入到其他人的算計之中。

而宜修能登上皇后的位置,也很大程度上說明了她的本事。

尋常人都能感受到,若是一直未曾擁有過,那麼可能也就不那麼迷戀了,可從擁有到失去的感覺,卻充滿著痛苦。

宜修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曾有本事叱咤整個后宮,可待到末尾階段,已變得無聲無息。

最可憐的也是她,明明還活著,最愛的男人卻不愿意再見她了。

在后宮的這些年里,她從來都沒有真正得到想要的,就連擁有的,也都失去了。

對她的評價,寥寥數語恐怕難以概括,在深宮當中的很多事情,其實也沒有「好」和「壞」的區別,既然選擇走著這樣的一條路,那麼就要付出一些代價。

可宜修的后宮史,卻真的可以被評價為「壞透了」。

她戕害嬪妃、毒殺皇嗣、心狠手辣、殘忍無情。

在《甄嬛傳》的主線當中,講述了太多關于她在成年之后的廝殺,卻很少提及到她的童年有多麼卑怯。

人們能看到安陵容不受待見,可她不氣餒,總是變著法子想著辦法,宜修卻不同。

有人評價說安陵容「沒臉沒皮」,結合她的童年來看,其實安陵容是有著這種底氣的。

安家在皇宮中排不上名,可是在地方上還算有名望,她又是家中的嫡女,也沒有太多關于核心權力的爭奪,因此,安陵容只要能夠進入皇宮之中,對于安家本身來說就是一種榮耀,也是父親仕途的依靠,因此,在宮中的安陵容就已經算成功了。

她只要搬進了后宮,那麼安父就是皇上的「岳父」,巨大的利益空間可不是說著玩的,最起碼沒有人敢于去找安家人的麻煩,這對于安家和安陵容來說,也就夠了,安陵容剛入宮時的表現,也同樣印證了這些。

在長期被動的權力爭奪中,安陵容的整個世界都停留在宮殿之內,她也無可奈何地卷入了,最終「以攻為守」,制造出不少的麻煩。

可是,宜修卻不是如此,她本身就是封建掌權大家族的庶女,這樣的家族,對于權力的要求則更高。

也不難推斷出,「庶女」和「嫡女」比起來,培養方向還是不太一樣的,因此,她接受的東西,也沒有辦法和姐姐相比。

那個姐姐,就是貫穿于整個《甄嬛傳》當中的一個絕對核心人物,她正是純元。

女孩從很小的時候就會有著嫉妒心,這在宜修身上有著明顯的體現,皇帝每一次提到「純元」名字之時,宜修的面龐上都會閃現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即使,那個時候她已經是皇后了,可有些東西,是她揮之不去的陰霾。

姐姐純元從小就是錦衣玉食,接受的是最為全面的教育,她天然就被保護的很好,心里沒有其他的雜念,因此,這才有了皇帝口中的「生性純良」。

要是宜修只是個姿色平平、能力平平的女子,那麼可能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奈何宜修不是,她在家族中對一切都耳濡目染,同樣變得非常出眾。

這樣一來,她的心中必然是充滿著不平衡的因素,她也要強,可也只能位居人下。

九子奪嫡的過程是如何艱險,這是她真正的考驗,她所經歷的一切,都要比甄嬛所經歷的恐怖太多。

她所使用到的是自己所擁有的的一切,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遺憾的是,當她的「四郎」完成了壯舉,可家族卻出面,將姐姐純元送入了皇城,成為了皇帝心里最為重要的女人。

從單純的男女愛情故事中去理解,恐怕皇帝的做法并不讓人接受,宜修付出了這麼多,最終卻被冷落。

可要從整個王朝和家族的角度考慮,皇帝不希望「禍起蕭墻」,他更不喜歡那種喜歡算計的女人,他需要的,是一個「母儀天下」的存在,往那一站,就能讓全天下心服口服。

這麼一來,宜修的心中能平衡嗎?

就算她格局再大,恐怕心中也是有怨言的,純元再怎麼說,也是家族內部的人,她上位成功,對于整個家族都是有幫助的,可后來的甄嬛、華妃等又算什麼呢?

由于甄嬛的身上有著主角光環,幾乎所有觀眾的出發點都是跟她牢牢站在一起,她要得寵了,大家拍手稱快;她若是被冷落遺棄了,那麼觀眾也會跟著去謾罵后宮的其他妃子甚至是皇上。

宜修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無論是論功勞還是論感情,她本來就該在那個位置上。

因此,她的很多「壞」,都有了出發點,她經歷的事情和純元完全不同,她沒有純元那種容忍度,更學不會純元那種單純。

宜修本身,就是一枚天然的棄子。

嫡庶的問題是與生俱來的,這點也是宜修無法改變的,可是「庶出」,就是她的原罪。

哪怕「庶出」的宜修已經變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后,家族對于她的態度,還是沒法像對純元那般。

而皇帝,也必須要維護這種封建禮節,這也是必然。

宜修難過的時候,皇上也會過來安慰幾句,不過純元那邊有了什麼事情,皇帝更是會毫不猶豫地離開,將宜修一個人丟在那里。

可偏偏,她懷中的孩子,又是短命,上天剝奪了她最后的希望。

沒了孩子,在宮中的地位就會直線下滑,因此,從那以后,她的人生也僅僅只剩下了爭斗和冷血:既然沒有辦法去改變自己的命運,那就要用雙手將這一切全部都給拿回來。

此時的宜修,已經是徹底病態了,她輕視一切生命,無論是真心對待她的,還是本身就有仇的。

久而久之,她也形成了這樣的習慣,她泯滅了人性,對皇帝保持著一種畸形的愛。

她付出了一切卻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她所想的,也是將其他所有人變成自己的工具,冷冰冰地為她服務,這也是她能夠草菅人命的原因。

唯一不變的,是她還是愛著皇上,哪怕皇上心里更多想著的是純元。

看似高高在上的宜修,其實早已失去了對生活的全部希望,她看不到出口,也同樣看不見前路。

她所做的一切,似乎也只有一個目的:皇帝不愛自己,也不能去愛別人。

這樣的宜修,更讓皇帝厭惡

單從《甄嬛傳》的電視劇中來看,純元皇后從來沒有出現過,可是卻貫穿了整部劇情,可謂是受寵終生。

即使是他死后,也經常會被皇帝掛念,多少年都未曾忘記,甄嬛能夠在宮斗中脫穎而出,和純元皇后也有著很重要的關系。

純元生性善良,是家族保護得好,宜修的詭計多端,卻是在不間斷的斗爭中形成的自我保護。

當宜修真的無法走出心理牢籠的禁錮之時,她還是親手設計殺害了自己的親姐姐純元。

在原著當中,純元臨死之前,跟皇帝說了一段話。

大致意思是:宜修是自己的妹妹,無論如何,希望皇帝不要廢后。

可以看出,純元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生命就是要終結在妹妹的手上,不過她還是沒有將話徹底挑明,畢竟,這兩個女人都承載著家族的希望。

皇帝也是個生性多疑的人,他能從九子奪嫡事件中走出,也不簡單。

宜修這種「雕蟲小技」,對皇帝來說其實并不難發現。

皇帝悲痛萬分,不過仍然念及著純元的遺言,再加上看在純元家族的份上,皇帝的處理方式,也沒有真的狠下心來,不過,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碰過宜修了。

宜修曾表達過,在整個后宮之中,只有她是真的愛著皇帝,就連姐姐純元恐怕也是無奈之舉,更不要說后來的熹貴妃了。

后期才漸漸崛起的甄嬛,其實早就被宜修看得很透徹,她們都是從那一步走上來的。

宜修嫉妒心很強,也同樣走偏了路。

在原著中,讓她真正「黑化」的,是在失去孩子以后,可那段描述也非常微妙。

這也能讓人領悟出不通的意思,有人說是純元故意為之,因為姐姐也是知道妹妹的心思。

可純元皇后的死則更為蹊蹺,皇帝不可能不懷疑什麼,說再多也是推測,畢竟皇帝手里沒有一手證據,也不能直接將宜修怎麼樣。

純元在臨死前所說的話,還在表現著自己的善良,那這種刻板的印象就在皇帝的心中徹底留下了,和純元比起來,宜修所做過的一切,都是「毒婦」的表現。

這些,也在原著當中有所體現。

皇帝真正厭惡宜修,和純元皇后有著極大的關系,最起碼,在純元去世之前,皇帝還不能說是討厭宜修。

此外,皇帝不愿再碰皇后,還和宮中的一些其他原因有關。

比如,皇帝的特殊屬性,也決定了他可以是「見一個愛一個」,每天都要面對著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妃嬪們,很難會不心動。

特別是在新一批妃嬪選秀入宮后,至于宜修這種年老色衰的女人,就完全喪失競爭能力了。

新入宮的女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年輕。

一個普通男人,對妻子年老色衰都表現得非常無力,皇帝有的選擇,他自然不愿意觸碰變老的身體。

因此,也能從原著中或電視劇中看出,每次皇帝要去找皇后談論事情的時候,皇后都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去泡澡然后再涂抹上很多香料,以此來掩蓋住臉上的皺紋。

若天天見到蒼老的皇后,似乎這也是在無形之中提醒他:皇上已經老去了。

宮內還有一條不算很成文的規矩:妃嬪在25歲之后,就不再侍寢。

皇帝在大部分時間下還是會默認,這是他的本性,不過,皇帝念及宜修是純元皇后的妹妹,有的時候還是會過去休息,不過兩人已經沒有了愛情的火花。

也經常能看到,皇帝經常會在半道上被其他年輕妃嬪給勾走,這些做法,都讓宜修更加氣憤。

在宜修的想法中,待到皇子誕生,或許皇帝就會重新愛上她。

可孩子誕生之后,皇上的感情重心還是在純元那里,他到宜修身邊的時候,敷衍的味道越來越嚴重。

宜修也能漸漸感覺到,或許,那是純元讓他來的,女人最懂女人。

宜修年輕的時候,皇帝都沒有那麼愛她,更不要說在她年老色衰之后了。

在皇帝懷疑她害死了純元之后,對她就更加厭惡了,她根本就沒有純元那種善良的感覺。

宮里的每個人都不單純,在原著之中,太后更是一個「神」一樣的存在,作為上一屆「宮斗冠軍」,她在純元去世后的第二天就已經知道了是宜修下的毒手,只不過為了宮中的安寧,她并沒有選擇將這件事在皇帝面前提起。

而宜修在殺害純元之后,恐怕也是后悔了。

對于家族而言,兩個人的分量要遠比一個人大,更何況純元是皇帝最心愛的女人。

此外,純元一死,就已經被「定格」了,皇帝的心中,只有年輕漂亮的純元,而沒有年老色衰的純元,與之不同的,是漸漸老去的宜修。

真正的「殺人誅心」,恐怕也是看著純元就這麼漸漸在宮中老去,然后被其他年輕漂亮的嬪妃替代,或許那樣,對宜修來說,才是復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